第93章 “冯岳和柴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章牧信也清楚这位御查使大人的心思,于是避重就轻道:此事年事已久,不少官员已不在其职,追究起来恐破费周折。二是柴布仁不管是怎么死的,也算是伏法受诛了。最后又暗示南河郡这边肯定会有所表示,这才算是替穆敬解了围。

    等穆敬回到南河郡,头一件事便是把冯岳找来,骂了个狗血喷头不说,还诅咒他最好也被那些冤魂带走。

    见冯岳脸都跪绿了,曹不识赶紧替他说情,要不是这样,冯岳很可能当场就得滚蛋回家。

    而孝敬那位御查使大人的好处,则全部由冯岳加倍买单,就这样,他也被停发半年的俸禄,以示警惩!

    等冯岳回到家中,顾不上别的,赶紧先给秀水街冤死的百姓立了香位,之后心悸不已的,天天夜里偷偷上香祷告,直至半年多后,这才稍稍平下心来。

    而对于柴家来说,柴布仁的突然暴毙只是柴家灾难的开始,因为除了所住的宅院和少量的金银珠宝外,柴君仁和楚玲悲哀的发现,他们已不剩什么了。

    先是偷偷跑了一些丫环和下人,而这些人走的时候,没一个是空手的,或多或少的都带走了一些东西。

    接着便是柴布仁的那六七个小妾,她们倒是没偷着跑,反而是与楚玲、柴君仁哭着闹着要分家产,气得柴君仁大骂不止,最后还是楚玲出面,好说歹说,这才用最低的代价遣散了她们。

    偌大的宅院,此时除了楚玲、柴君仁和几个贴身的丫环、下人外,已没什么人了。楚玲本还有心把这个家操持下去,但此时的柴君仁已经疯狂了,每日里不是喝的醉意醺醺的回来胡闹,就是一连几日的在外鬼混。楚玲左思右想后,这才背着柴君仁把这最后的宅院也给卖了,之后不知所踪。

    至于柴君仁,这下彻底傻眼了,可说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这个没本事、没脑子的膏粱子弟,如何生存?

    半年后,南河郡多了个要饭花子,身上是脏兮兮的华贵衣袍。

    一年后,有人在青州府城见到了柴君仁,这个曾经为恶乡里的少爷,已是奄奄一息了。

    再后来的一年寒冬,原先柴家的府院门口,多了一具冻僵的尸体,有人隐约认出了是柴君仁。

    至此,还真应了梦蝶那句话——让老贼家破人亡!

    ……

    未了缘一处僻静之所,赵小贵和郑大鹏正坐在花圃的石栏上。

    回顾这件事的前前后后,郑大鹏不住点头:“别说,这孟掌门还真不简单,一环扣一环的,实在精巧,最后竟活生生吓死了老贼!哈哈,比起狂砍猛杀来,另有一番情趣。”

    看了赵小贵一眼,郑大鹏一笑:“三哥,为弟觉得这女人不错,像她这样的还真不多见,不如三哥…”

    “打住,打住”赵小贵赶紧摇头,他知道郑大鹏想说什么。他没直接赞赏梦蝶,但也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的手段。这种手段,或许只有梦蝶这种经历的女人,才有这样精巧的手法。

    “三哥也忒腼腆了些,这女人分明也中意于你,不然,凭啥这么帮你,凭啥分你一半?”郑大鹏咧咧嘴,“虽说你已有了云姐,但大丈夫讲究三妻四妾,如此方显男儿本色。”

    赵小贵低头笑笑,也许自己还没适应这世道的婚姻情感吧,而偏偏这种事根本没办法解释。他没有纠缠于这个话题,而是叹了口气道:“抛开梦姐做的这件事不说,我总觉得所有的事加在一起并没有这么简单!”

    郑大鹏一愣:“怎么说?”

    赵小贵抬头看看席卷而来的乌云,道:“看样子要下雨了,还真他娘的是个多事之秋啊。”

    朱贺礼不在乎,因为他是这事发生之后才任职青州府的。其实穆敬和他一样,也是后来才任职南河郡的,但他很会来事,知道此时自己说出这个理由,只能把事情又推给了朱贺礼,所以他只是一声不吭的跪在地上,而朱贺礼则心知肚明的暗自冲他点头。

    最后还是章牧信站出来说话了,他和御查使算是一个系统的,说起话来自然方便一些。

    官府自然不会轻信这些,特别是冯岳,当听说柴布仁被什么秀水街的冤魂夺了性命时,顿时慌了。

    在他看来,柴布仁死不死的,以及是怎么死的,都和他关系不大,对于冤魂一说更是嗤之以鼻,让他惊慌的是怎么又扯出了秀水街的事来?

    还有,他不明白柴布仁为什么会突然变卖了所有,并且连夜出走,难道是他嗅到了什么危险?

    这下,事情大发了!

    当这位御查使大人笑眯眯的对青州知府朱贺礼说,他正想过问有没有此事呢,不成想不仅有,而且那些冤魂等不及自己,便夺了柴布仁的性命。

    朱贺礼当即沉了脸,只管把目光投向南河郡太守穆敬,穆敬吓得立马跪倒在地。开玩笑,好歹也是二十多条人命的大案,这要是添油加醋的上报朝廷,不知会牵连多少官员。

    “嫌这银子不干净?”梦蝶淡淡苦笑,“可这就是眼下的世道,想在这世道出淤泥而不染?难,太难!要是一辈子就这么走下去,那会更难。都说人在江湖身后不由己,以后你会发现自己所花的每一文钱,都可能沾满了肮脏和血腥。”

    赵小贵点头:“梦姐说得没错,小贵也不是个满脑子子曰诗云的迂腐之辈。当初拿了老贼一万五千两,小贵不会有一丝手抖。但这次不同,总觉得秀水街那二十余条冤魂看着呢。”

    深深的吸了口气,梦蝶双手抱怀来到窗前,长期混迹于冰冷、险恶的江湖圈子,她的心早就比这个圈子更加冰冷。但是,赵小贵却似乎在她冰冷的心魂深处,不经意的投下了一颗小小的火种。温暖,光明,虽然微弱。

    直到仵作验尸后,确认柴布仁并非他杀,而是因惊吓过度造成的胸痹而死时,冯岳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才对那些传言将信将疑。

    然而,这事并不算完,不知哪个多嘴的竟将此事当成逸闻,说给了正在青州府的御查使,那人正因为此趟没捞到多少油水而忿忿,一听这事,顿时来了精神。于是,楞说前几日有冤魂托梦给他,说的正是秀水街的事。

    这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了南河郡的大街小巷。虽说柴布仁死了,但也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当初不是没有人怀疑过柴布仁,只是苦无证据,这才使得柴布仁逃过了一劫,如今冤魂索命,终究是命丧黄泉。

    按梦蝶的意思,这些财富她和赵小贵一人一半。赵小贵当然心动,但还是拒绝了。他还从未想过以这种方式来攫取财富,总觉得这些财富上面,沾着无数人的血泪,他不知自己这算不算是迂腐,但确实有些别扭。

    梦蝶摇摇头,轻轻一笑,觉得赵小贵有点‘憨傻’,只不过憨傻的有点可爱。

    “什么…?!”梦蝶有些惊愕,这样的男子当真少见。惊愕之余,心情复杂,不由得紧咬丹唇,暗下有了一个大胆却令她脸红的想法。

    ……

    柴布仁死了,据逃回来的家奴说,是十二年前秀水街那把大火的冤魂找到了柴布仁,之后活生生的摄取了他的魂魄。

    “如今也算是帮他们报了大仇,他们若是在天有灵,想必应该感激才对,再者,可以给他们修一座合墓,每年清明祭扫一番也就是了。“梦蝶开导着。

    “梦姐说的也对,如果梦姐一定要给,那…就给云姐收着吧。”赵小贵显得很平静。

    对于梦蝶一连串针对柴布仁的动作,赵小贵是赞叹不已,可谓是干净巧妙,杀人不见血

    短短几日内,柴布仁不仅命丧黄泉,柴家的财富更是与柴家再无关系,这些财富总价值接近六十万两白银。

    这是何等的聚富手段?即便是柴布仁这种心狠手辣、为富不仁之辈,也是柴家几代人的家底以及他苦苦几十年的累积。而要是换做一般的本分商人,十辈子都未必能积累起这些财富。但是梦蝶的一番运作,如此巨额的财富便轻松易主了。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玄幻之洪荒登录器佛系演技派梦幻心游北江雄鹰重生之创造合成玉清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