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竹林夜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老头倒是看得明白!”赵小贵点头,“强行划出所谓的江湖地盘,哪有以实力宣示自己的势力范围来得高明。”

    那意思,我什么都不说,你自己看着办,只要我认为你踏进了我的势力范围,收拾你便是了。

    此时梦蝶看赵小贵的眼神有些迷离:“嗯,这就是你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恰恰是和他太多相同的地方。梦蝶虽心高气傲,但怎奈心强命不强,又是女儿身,也只能这般将就了,可你不同,真想看看十年后的你,是否会成为第二个狴犴爷。”

    梦蝶的话里话外,透着一丝对命运的不甘,也似乎正在把这丝不甘寄托在赵小贵身上。

    看着梦蝶痴痴的眼神,赵小贵有些慌乱:“不论如何,只想着莫让你和云姐失望才好。”

    梦蝶一怔,这才收了收心神,心道,我和你在这里说话,无端的却提起小莺,随之而来的一丝醋意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觉间又想到那个‘小姨夫’的称谓,于是嘴角间荡起了一丝苦笑。

    看看一坛酒所剩不多,赵小贵笑道:“梦姐好酒量,只怕小贵不如呢。”

    赵小贵的意思是想结束了,他很清楚像梦蝶这种女人,不动情则已,可一旦动了情,即便是烈火焚情怕也会纵身其中,而那时自己是否还能把持的住?即便把持住了,是不是也很残忍的伤害了对方?

    “还真像狠狠的醉上一回,因为醉酒的人可以不管不顾,可以什么也不去想。”梦蝶看上去更像是喃喃自语。

    或是坐的久了,梦蝶说着起身,静静地看着天上的冷月,一动不动!

    这样的月色,这样的美人,不知会羡煞多少男人!

    正在赵小贵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突然有了一丝警觉,于是静静地感受着。

    “梦姐可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什么?”被赵小贵这么一问,梦蝶当即醒过神来,仔细听了听,也听到了一些声音,“莫不是什么动物?”

    深更半夜的,突然有了些响动,梦蝶不由得向赵小贵身边靠了靠。这是女人的天性,即便是‘狼蝶’也不例外。

    “是马匹。”赵小贵很肯定,“而且只有一匹。”

    “马匹?”梦蝶再仔细听了听,还真是从竹林西侧传来‘哒哒’的马蹄声,不疾不徐,而且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从声音判断,正是向他们这里走来。

    什么人会这时候来这里?两人不由得对看了一眼。

    “不管是什么人,姐也不是泥捏的。”梦蝶说着,变戏法一般,给自己的手指套上了那些五彩斑斓的指甲。

    是敌是友,或是别的什么人,现在很难判断,赵小贵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但他相信,凭借自己的本能,保护梦蝶和自己还是问题不大。

    近了,更近了,借着清冷的月色,两人看到一匹身上沾染了不少污浊的马匹,正顺着竹林的间隙,弯弯曲曲的走了过来。

    马背上伏着一个人,一个发髻散乱的女人。

    “青州府城?”

    梦蝶晃晃如葱的玉指:“只有一个百善镇!但是…,也可以说整个青州都是他的地盘儿,因为他的心胸够大,足以吞得下整个青州地界!”

    这是赵小贵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号,上一次是从莫山口中听到过,只是当时没怎么太在意。

    狴犴,传说中上古时期的一种神兽。龙九子中的七子,又名宪章,头生双角,酷似猛虎。相传它主持正义,明辨是非。

    “能去那里的,意味着你有了向狴犴爷送礼的资格——这是一份卑微的荣耀。南河郡所有混江湖的,我在那里只遇到过苗清风。当然,有可能苗清风也只遇到过我。所以在他眼里始终高看我一眼——就这么简单。”

    “你不是也将未了缘划为禁地了吗?这样看,似乎让我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司马宪章!至少让我知道,你有一个寻常男子所没有的心胸和气魄。”

    “承蒙梦姐高看,咱现在可什么都不是。”赵小贵笑笑,并不想多说什么,自己怎么回事最清楚不过了。若不是被云莺激发了斗志,若不是被那些人逼得没了选择,他觉得能平平静静的活着似乎也不错。

    梦蝶一摆手,嘴角荡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你可知狴犴爷的地盘又在哪里?”

    “这是百善堂的腰牌。”梦蝶静静看着手中的玉牌,“百善堂并不在青州府城内,而是在城东南十里之外的百善镇,明里是个祈福纳祥之处,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只有凭借此牌方可进入,而能进去的无一不是青州各郡县有些脸面的人物。据我所知,整个南河郡拥有这种腰牌的,没几个。”

    “梦姐的意思是带我去那里见识一番?”赵小贵觉得能去那里也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能更多的了解时下的社会。

    “聪明。”梦蝶托着香腮,看着眼前的男人。

    而后,梦蝶静静道:“外头风浪再大,也吹不到那里分毫,只要进去便是避风港、平安地。”

    避风港、平安地!这不成了‘和平饭店’了吗?

    “那倒没有。”梦蝶淡淡说出了一个名号——狴犴爷!

    司马宪章就是狴犴爷!

    “代表着一种身份。”

    “愿闻其详。”

    咳咳,赵小贵差点被口中的酒呛着。一百两银子,以那时的物价折合成后世的钱币,差不多六万了。心想,这他娘的那是什么百善镇,分明是夺人钱财的黑心镇。不过他更清楚,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梦蝶优雅地抿了一口酒,这才道:“凡是去那里的都有目的,心甘情愿的掏这么多银子,无非是给百善堂的主人送礼而已。”

    “看来这主人很不简单了。”赵小贵点头,“不知此人什么背景?不会是什么知府大人的宗亲吧?”

    “那百善镇可有什么好酒好菜好玩的?甚至…像梦姐一般的仙子姐姐?”赵小贵逗着梦蝶,发现梦蝶并不为意,接着道:“如果那样倒是可以多去几次。”

    “多去几次?”梦蝶轻哼了一声,“实话告诉你,那里什么都有,哪怕没有的,也能想法给你弄出来——只要你肯花银子。只是,一百两银子,恐怕只有面前这些小菜和点心,连这酒都喝不上。”

    “知道这是什么?“梦蝶说着从衣袖中摸出一枚白玉腰牌。

    接过透着温香的腰牌,赵小贵看到背面似乎是一个编号,正面则雕着一只头生双角的猛虎,在他看来,这更像是上古时期的某种神兽。

    “小贵不知。”又仔细看了看,赵小贵这才把腰牌还给了梦蝶。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佞难为帝道苍穹家有毛球欢乐多抗战之我是特高课课长十七章死诗超神学院之神河传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