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风波之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可越是如此,他和萧禹这才越是忧心。

    六指猴栽了,而后动用了官府的力量去冲击未了缘,结果柳彪也栽了!不仅栽了,而且还被逼着喊爷,真是不可想象!

    偏偏柳彪吃瘪后,再也没见有什么后续动作,难道就此偃旗息鼓、认孬服软?当然,苗清风也能理解柳彪的难处,任凭谁也不敢和那群小太岁明着硬干!于是他很诧异,这赵小贵何时与那些公子哥扯上了关系?!

    苗清风也曾路过未了缘,只见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一派繁华景象。

    如今,未了缘门前那一块儿供车轿停放的场地,早就不够用了,不少人只得把车轿停在别处,而后步行而来。

    其实不仅仅是这里小了,未了缘里面更是人满为患,颇是拥挤,以至于不少客人都需要交了定金,提前预约。

    未了缘的客人多了,也带动了周边那些铺子的生意,如斜对面一家专卖糯米小吃的铺子,原本冷清的生意,如今却是人头攒动、食客爆满,不仅有在那里吃的,更多的则是打包带走,然后去未了缘,用这些糯米小吃去哄那些姑娘们开心。

    这家名为‘宋记鲜糯’的铺子,原本品种并不多,现在见客人多了,于是新增了不少品种,什么栗粽、糍糕、豆团、麻团、汤团、水团、糖糕、蜜糕、栗糕、乳糕等等都有,看上去颇是诱人。

    此时,章骏驰正带着几个公子哥,嘻嘻哈哈坐在铺子里品尝蓬糕。

    蓬糕需是采白蓬嫩者,熟煮,细捣,和米粉,加以白饴(糖),蒸熟而成。看这几人的表情,便知这蓬糕滋味不错。

    因为顾忌身份和父辈的管教,这几个小子并不敢直接进入未了缘。而云莺知道他们喜欢去宋记鲜糯,索性与那老板约定,只要他们前来消费,不论多少,一概记在自己头上,那老板自是欢喜,如何会不答应?

    章骏驰他们来,肯定不是为了蓬糕和省几个小钱,他们来,自热是冲着赵小贵。

    自从赵小贵毫不客气的赢了他们,这几个小子便心服口服了,还要拜赵小贵为师,潜心学习马术。赵小贵说拜师倒不用,有时间交流一二还是可以的,但他想不到自己这下可是被粘上了。

    不得已,赵小贵这才悄悄告诉他们说,对待马儿要如同对待怀中的女子一般温柔怜惜,这样马儿才会俯首听命,自然尽力。

    章骏驰等人一开始哄笑,哪里肯信,但看赵小贵一脸的肃然,不似糊弄他们,这才渐渐重视起来。

    “马通人性,只有得到了它的认可,这才能心灵相通,随心所欲的驾驭。也只有这样,原本只是一匹普通脚力的马匹,才能赛出千里马的速度。”赵小贵道。

    赵小贵说着,轻贴马耳,一只手还缓缓抚着‘乌云盖雪’马鬃,似在喃喃低语。而‘乌云盖雪’则愉快的回应着,轻轻打着响鼻,时不时还嘶鸣一声,只看的章骏驰等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耐心!最关键的是耐心!”赵小贵笑道。其实他明白这些,还是得益于那些残存的记忆。

    这些家伙不得不服,于是也纷纷搂住了自己的马匹。只不过,这会儿功夫哪能有什么效果,所以现在粘上了赵小贵。

    这些词句,不仅南河郡的官老爷们有所耳闻,甚至连青州府的知府朱贺礼都风闻了一二。这样的绝绝才华,也让他吃惊不小。只是他认为,这些词句似乎只局限于小女儿间的卿卿我我,不免失了男儿气概,有些遗憾。

    现在,连苗清风都头大了,这姓赵的如井油之焰一般,不仅扑不灭反而越烧越旺,这可绝对出乎了他的预料。几十年来,遇到过猛人无数,也不曾见他慌乱过,因为没有一个猛人还有这等才华!这要是弄不好被人发现自己陷害赵小贵,估计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每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

    而经过几番磨难的未了缘,使得姑娘们有了安全感,愈发的美丽和乖巧,一个个巧笑嫣然、柔媚似水。客人们哪有感觉不到的,自然更是开心的不得了。

    于是口碑相传,来未了缘的人是越来越多,不少都是外地的大客商和慕名而来的风流公子。

    随着未了缘的名气大盛,赵小贵的名头也渐渐被不少人所熟知。不过不是因为赵小贵的凶悍,而是因为这小子时不时的会拿出一两首惊冠四座的佳句,像什么‘此恨拚今生,红豆无根种不成。数遍屏山多少路,青青,一片烟芜是去程’,还有什么‘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等等。为了避免万一出丑,赵小贵说得全是一些清代的名家词句

    而最为夸张的是,他还搬出了薛潘的那首行酒令: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一根棍棍往里戳。

    当然,这呆霸王的行酒令一出,顿时被云莺和姑娘们一顿拳脚打了出来。

    见未了缘渐渐恢复了生意,任凭那些人再如何逼他,就是不肯写什么了。

    通过独眼龙,六指猴知道一个能打的狠人,比十个废物强得多。所以,他这次请的都是狠人,足足八位。

    偌大的青州府,像类似威远这样以出租武师为主的武馆,除了威远,也还有那么几家,但能比威远名气还大的,就数青州府城内的万通武馆了。这一次,他一下从万通请了八位武师,虽说费用不低,但他只雇佣十天,所以还能撑得住。

    对于这些武馆来说,武师除了保护雇主外,被人临时雇佣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再正常不过了。不过,对付不同的事、不同的人,肯定派出的人手和费用不同。

    这倒不是赵小贵有意卖弄,而是云莺、宝儿和那些姑娘们,为了尽快恢复未了缘的生意,硬逼着赵小贵写出来的。虽然赵小贵一再强调这些都是他人所做,但大家除了哂然一笑外,就是没一个肯信的!

    赵小贵并不想欺世盗名,所以他是见好就收,甚至还故意写出一些粗俗不堪的东西,什么‘床前明月光,地下鞋一双’,‘昨日饮酒过度,醒来仍想呕吐’等等。

    ......

    如今的未了缘,少了官家的骚扰,不仅重现了昔日的繁华景象,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柳彪当时赶走了自己手下的那些官差,但消息却由未了缘当时在场的那几个护院泄露了出来,于是知道人越来越多。有些人来未了缘不一定是想寻花问柳,而是想一探究竟。

    苏威的意思很明确,不会为了他的事情,冒险惹一身骚。可六指猴不甘心,心道,既然指望不上苏威,自己也不是泥捏的,不妨请人来对付赵小贵,反正那独眼龙被逼走了,对付一个赵小贵应该还是有些把握的。

    他和柴布仁的想法看似相似,但却有所不同。柴布仁找的是一流的刺客,力求一击致命!而六指猴却打算用常规武力来对付赵小贵。在六指猴看来,赵小贵虽然也能打,但还是不及独眼龙凶悍,没了独眼龙,赵小贵就是一头没了爪牙的老虎!

    而万通的少掌门和他身边一个叫魏勇的武师听后,觉得一个籍籍无名的边军小卒能如何,于是这才答应了下来,并告诉六指猴他们最多只能弄残对方。

    之后那魏勇当着六指猴的面向少当家请命,少当家也应允了,笑着对六指猴说魏勇肯定不次于威远的王牌之一张豹,叫六指猴尽可安心。

    六指猴对张豹很清楚,如果一个和张豹类似的家伙,再加上其他七位身手不错的武师,他就不信还拿不下赵小贵!甚至,他在想,即便那独眼龙也在,未必都能对付得了这八个人!

    一般来说,武馆很少去替人做一些杀人越货的事情,因为这样的事情一旦败露,肯定会被官府毫不留情的剿杀,所以即便有些出格,也不敢太过。

    六指猴倒也没隐瞒什么,把他所掌握的赵小贵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对方,但自己吃瘪的那些丑事倒没说,因为嫌丢人。

    六指猴当初一怒之下招惹了赵小贵,现在也觉得有些草率,一番打探后,这才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同寻常。一个曾经的边军军卒,怎么会这么狠?!当然,说自己是边军的军卒,这只是赵小贵自己的说法,而那个郑大鹏的消息则是当年曾和赵小贵一起戍边的兄弟。

    两个曾经的边军军卒,能打的自己百十号人屁滚尿流,恐怕连十岁的孩童也不会信,更别说六指猴了。可不论他再如何打探,消息就这么多。无奈,只好自己亲自前往青州府,将这些连他自己都不怎么信的消息,告诉了苏威。

    苏威自然对着六指猴又是一通呵斥,然后表示,在没有弄清楚真实情况前,他是不会再对南河这边施压了。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末日随身基地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不想当白月光的白莲花不是好宿主[红楼]夫人套路深.给大BOSS养老[快穿]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