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女人不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在这南河郡没什么根基,这几个小子又有心与你结交,这岂不是正好的事。”

    顿了顿,梦蝶继续道:“对了,那苗清风正暗地里调查你和郑大鹏,或许是觉得招揽你无望,这才又把心思放在了他身上。”

    “这个兄弟他是挖不走滴。”赵小贵自信的一笑。

    他和梦蝶都认为苗清风又像当初对待自己那样,起了爱才之心。面对郑大鹏这样的猛人,任何江湖势力都想挖墙脚,这一点情有可原。

    既然提到郑大鹏,赵小贵忽地皱起眉头,道:“昨日大鹏倒是对我说起了一件事,正想着要告诉梦姐。这件事和章大人有关,所以白日里才会冒然问起你和章大人的关系,还望梦姐切勿见怪。”

    “说说看。”梦蝶只把一双凤目眯了起来。

    赵小贵轻叹一声:“当初大鹏假扮乞丐,实属受人之托来监视梦姐的,不成想却巧遇了小贵。”

    “监视我?!”梦蝶瞳孔猛然收缩,迸出几分冷酷和狠厉,连赵小贵也感到了微微的寒意。

    “正是。”赵小贵道,“起初大鹏并不想说出雇主是谁,因为不合江湖规矩,只是现在和梦姐接触几次后,认可了梦姐,这才告知了小贵,说那雇主正是章牧信!”

    听了这话,梦蝶似乎有了片刻的失神,之后眼神颇为复杂。

    章牧信,正是梦蝶在南河郡的依仗。虽然梦蝶自身的能力和实力均非同小可,但很多时候也得益于章牧信的权势。

    而现在,章牧信竟然暗中监视她!若不是监视之人阴差阳错的正是赵小贵的兄弟郑大鹏,恐怕现在她依然毫无察觉。

    看着梦蝶的神情变化,赵小贵有点替她难过。

    “看样子这次轮到梦蝶谢谢你了。”经过短暂的不适,梦蝶已平静如初,淡淡道,“这个章牧信...哎!”

    “梦姐当真大气,若换做他人,断难见这份沉稳。对于此事,梦姐知晓便好,平日里留心也就是了。”赵小贵劝慰道。

    那章牧信监视梦蝶的动机和目的,可能只有梦蝶自己清楚,她不想说自然有不想说的道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隐私,该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小贵子不必夸我,遇上这事不然还能怎样?”梦蝶苦笑,“正如你所说,多留些心也就是了。对了,那郑大鹏私自中断了任务,不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吧?”

    “这个应该不会,不过那佣金肯定是没了。”赵小贵笑道:“不知梦姐是否知道‘鹰眼’?据大鹏说,这是一个专门从事跟踪调查的江湖门派。当初大鹏在青州府城它的分支混事,正好接了这活儿,这才来了这里。而大鹏也是人精,在那里用得根本不是本名。”

    按理说,执行这样的任务,郑大鹏是不可能知道真正的雇主是谁的,但郑大鹏是什么人?他执行任务挣点散碎银子不假,但也要最大限度的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免得自己陷入被动。所以从青州府城动身之前,他就设法摸清了状况,这才知道是章牧信。

    当听到郑大鹏在‘鹰眼’做事用得并不是本名时,梦蝶意味深长的乜了赵小贵一眼:“是不是我也可以这样理解,那‘赵小贵’未必真的就是赵小贵?”

    嘿...赵小贵心想,算你厉害,哥还真不是那赵小贵。

    见赵小贵不语,梦蝶却是俨然间换了一副姿态。只管把一双凤目顾盼流波,于是那柔和中带着些许的妩媚声音,软软地钻进了赵小贵的耳朵:“姐姐对你的身份还真是好奇,何时愿意告诉我了,自然会有个天大的好处等着你。”

    赵小贵眨眨眼,这副柔媚的姿态,说着天大的好处,扯开幻想的翅膀,你能想到些什么?当然,不管你想到什么都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不然是会吓死人滴。

    此时,月已初生,月色淡淡,月色下的南河,显得有几分清冷。

    梦蝶走了,目光迷离,月光下的身影,萧索而美丽。

    赵小贵喟叹,不管今生还是后世,一个女人在属于男人的世界里打拼,是何其的不易。阴谋阳谋、尔虞我诈,哪怕连章牧信这样的关系都不可信。

    “眼下不管是六指猴还是他身后的苏威,还是柴布仁,亦或是潜在暗中的其他一些人,都断不肯放过小贵。小贵若是能与这些公子哥交好,那些人自然是要掂量掂量的,最起码不敢明着来,所以小贵要谢过梦姐。”

    梦蝶微惊,不由得上下看看赵小贵,心道,这小子倒是鬼精的。

    章骏驰听了,有些脸红,干咳一声道:“小蝶姨莫怕,将来骏驰必有大造化,那时必将加倍奉还。”

    其实梦蝶也就是一说,哪会真的责怪他,于是道:“还不还的从来没指望过,只希望这些银两莫喂了白眼狼才好。”

    “小蝶姨说笑了,骏驰岂能那样,本事再不济,也得充条大尾巴狼孝敬你。”章骏驰说着,冲赵小贵一抱拳:“也罢,今日有些晚了,不妨改日再宴请赵兄,小弟就此别过了。”

    看着这俩混蛋走了,梦蝶这才稳稳心神,淡淡道:“其实让你结识他们自有我的道理。”

    赵小贵点点头,躬身一礼:“小贵谢过梦姐。”

    谢我?梦蝶一扬眉,道:“何以谢我?”

    “不介意,不介意,有时间定要比试一番。”章骏驰笑眯眯的瞅着赵小贵,似乎想看出点什么来。

    “这个...在下马术浅薄,怕是误了几位小哥的时间,还是免了吧。”以赵小贵目前的身份,并不想与这些官宦子弟有太多的纠缠,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属狗脸的。再者,对方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在他眼里一个小屁儿而已。

    话一出口,一旁的梦蝶却悄悄给了赵小贵一个暗示,赵小贵心头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

    临出门时,这小子促狭的眨眨眼:“小蝶姨,还是那句话:早早动手,莫要迟了...”说罢,撒丫子跑路。

    而身后的李译得了他的暗示,不敢不从,也跟着嚷嚷道:“小姨夫后会有期...”

    “怨不得最近支出的甚是厉害,原来是这样花去的,你以为我威远赚钱容易?”梦蝶说着,把一张俏脸沉了下来。

    听了这话,赵小贵这才吃了一惊,原来不仅给这小子买马,连日常的开销都是梦蝶管着。

    梦蝶狠狠的瞪了章骏驰一眼,这才一指赵小贵道:“这便是那晚超过你们的骑者,你不是想认识一下吗?”

    赵小贵觉得这小子有趣,所以不待章骏驰开口,抢先道:“在下赵小贵,那晚实属无意冒犯,还望几位小哥不必介意才好。”

    接触久了?赵小贵笑笑,于是道:“指教不敢,若是日后得空,倒是可以彼此交流交流。”

    “呵呵,看得出赵兄乃爽快之人,不若小弟做东,换个地方,嗯...就太和楼吧,那可是咱们这最上档次的酒楼,届时再唤上几位兄弟,如此畅饮一番才好。”

    章骏驰这个官家子弟,一出手便是阔绰奢侈。赵小贵知道太和楼的一顿酒席下来,至少百两银子。

    而章骏驰也是有脑子的,听了赵小贵的话,眨眨眼,知道江湖中很多高人,本事越大,越是不肯轻易显山露水。

    于是章骏驰也不急,笑道:“怕是赵兄多虑了,其实咱这人最简单,想必日后接触久了,赵兄自会指教一番我和几位兄弟的骑术。”

    看到章骏驰躲到了微微发抖的李译身后,梦蝶如玉般的脸颊荡过一丝红晕,但随即一挑凤目、勾勾小指道:“你过来,小姨不打你。”

    赵小贵闻听,心中偷乐,心道,这句话的全文应该如下:你过来,我不打你,不打死你才怪!但他也意识到,梦蝶和章牧信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

    章骏驰不傻,听了梦蝶的话,顿时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好了小蝶姨,骏驰知错了,当着这位仁兄,好歹留点薄面才是。”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至尊少年龙珠之超级12号我成了主线任务我在异界那些年儿热血边疆网王之网球之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