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官家子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也或许是想结交你,和你一试马术也未尝可知。”云莺善良,所以总是把人和事情往好处想。

    “莺儿说得有些道理,这小子我还是多少了解些。”梦蝶微微点头,之后大有深意的看向赵小贵:“只是某些人却是难以了解,一个边军的军卒,不仅马术精湛,身手更是深不可测,不知该作何解释?”

    “嘿,身手谈不上,至于马术…那时咱不是正好在军中养马吗?那些马儿个个双眼皮、大眼睛,漂亮的不像话,咱瞅着喜欢,于是就天天和它们呆在一起,自然那马术...”赵小贵话未说完,早被梦蝶一脚踹了过去,一旁的云莺只管吃吃的笑。

    虽然现在赵小贵通过郑大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那身份却是不敢轻易说出来。故此,他也只好继续的忽悠。

    “莺儿心善,好相信人,但不管你何种身份,也不论今后你有多少女人,只要你敢负了莺儿,到时候可别怪我狼蝶心狠手辣,一刀阉了你解恨!”梦蝶看着赵小贵,风轻云淡道。

    听了这话,赵小贵只觉得裆部有些凉飕飕的感觉,但表面上依旧笑吟吟的:“梦姐在,小贵不敢。梦姐不在,小贵依然不敢,还请梦姐安心便是。”

    看着只管低着头、红着脸的云莺,梦蝶轻叹一声:“看来小贵子不仅有才,更是嘴甜。其实这等男子最是可怕,若是误了女子,还真叫人肝肠寸断、生死难忘啊。”

    梦蝶也知道这是人家两人之间的事,所以也不便再多说什么,于是转而道:“晚些时候那章骏驰要来,你可别因小事得罪他,那样我在章牧信面前不好说。”

    “使得使得,小贵如何不知轻重?”赵小贵点点头。只是说完,微微犹豫了一下,咧着嘴又笑问了一句:“敢问梦姐与那章大人的关系...究竟深到何种程度?”

    “滚蛋!”梦蝶说着飞起一脚,赵小贵睁着眼,却是没躲过去。

    “梦姐何故恼怒,知道了你与那章大人的关系,也是方便小贵与那章公子相处而已。”赵小贵讪讪一笑。

    梦蝶如何不恼,明明是这小子另有所指!只是赵小贵这么一问,一张动人心魄的容颜似乎有了些清冷,还有些淡淡的无奈和迷惘,良久这才缓缓道:“我和章大人之间勿要想得复杂,也没有外界传得那么不堪,你知道这些就够了。至于章骏驰,还算不错,也单纯些,如果和你胃口,不妨交往。”

    如果不是那种关系,赵小贵有些不明白,那章牧信何以会帮着梦蝶?但看梦蝶的神情,似乎并没有说谎,不明白这其中还有什么其他玄妙。

    听了这番话,赵小贵这才忆起这档事,但莫名的,眼前却浮现出师师我见优伶的身影。

    “那章家公子若是如此小性儿,我也没办法。”赵小贵苦笑。

    赵小贵心中一动,不敢抬眼看梦蝶,只管低着头,皱眉道:“那他打听我作什么?莫不是也想找小贵的麻烦不成?”

    如果真是找麻烦的,虽说赵小贵也不在乎,但却觉得自己真是够衰了。

    梦蝶凤目微阖,淡淡道:“那倒不至于。”

    那晚师师睡着后,赵小贵便悄然离开策马疾驰,一刻不停的向未了缘飞驰。路上遇到了几个半夜赛马的富家公子,最终的结果是赵小贵依仗精湛的马术,无形中超过了他们,导致他们心生郁闷,但同时也赞叹对方高超的骑术。几人当中,被人称为‘大哥’的正是章骏驰。当时有人看清了‘乌云盖雪’,章骏驰这才留了心。

    章骏驰知道现在的未了缘在南河郡名气颇大,如日中天,于是前两日背着家人,带着几个和他差不多的官家子弟,偷偷造访了未了缘。虽不至于颠鸾倒凤,但也是你情我侬,薄汗轻衣透。等走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乌云盖雪’。本来就是偷偷来的,他自然不好刻意询问,于是这才托了梦蝶打听。

    “那章骏驰打小喜欢骑马,马术精湛不说,更是带着几个小子经常私下里赛马。据他说,有人骑着这匹‘乌云盖雪’竟在一个雨夜里轻易的赶超了他们,所以很是诧异,这才想知道是何人的马术如此了得。至于是不是迁怒你超过了他们,他却没说。”梦蝶道。

    赵小贵无奈的点点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反正已经把他得罪死了,虱子多了不怕咬,爱咋咋地。”

    ‘噗嗤’一声,云莺和梦蝶都乐了。

    对于赵小贵时而有趣的词句,云莺还习惯些,而梦蝶却是少有耳闻,于是细细咀嚼了一番,这才轻摇臻首,樱唇轻启道:“话虽这么说,可也别忘了他的姐婿苏威,那可是太守府的参议,权势不小啊。”

    她和章牧信关系非同,而章牧信也算是她的依仗,即便那章家公子对赵小贵真有什么不满,她相信自己也可以化解。

    要说这件事的起因,还得从赵小贵那晚离开师师之后说起。

    “莫不是看上了我的乌云盖雪?那可不成,那马儿可是云姐送与我的,万金不卖!”赵小贵很肯定的道。

    “德行,你那马儿虽好,但人家却也未必看得上。”梦蝶眼波狐丽,红唇一线。背着狼碟的凶名,难得有如此娇嗔的女儿态。

    拾人涕唾?这就是说她才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呢。话一出口,云莺和赵小贵顿时弄了个大红脸,虽说那晚真的没发生什么,但是,谁信?

    看着这俩人的窘态,梦蝶这才满意的哼笑了一声,之后道:“那六指猴的府上被盗,如今都传是你赵小贵的手段,这才彻底打垮了六指猴。虽说不知是何人所为,但那六指猴却偏偏把这笔账算在了你头上,所以你要当心了。”

    “也只好先如此了。”梦蝶说着,有些神情不解的看着赵小贵:“除了这事,还有一椿小事想问问,你可认得监御史章牧信的公子章俊驰?”

    赵小贵摇头,对于南河郡权力非同的监御史大人的公子,他倒是想认识,可他哪有机会结交这些权贵子弟?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柴君仁,却是差点没把他恶心死。

    梦蝶微蹙娥眉道:“前两日他路过这里,碰巧撞见你的‘乌云盖雪’,而他也知我是这未了缘的东家之一,这才让我打听打听马的主人是谁。”

    赵小贵点头:“现在知道了,防着点也就是了。无凭无据的,即便是再高一阶的官员,也不好仅凭谣传和猜测就胡乱断案吧。”

    庆国律法虽严苛,但好就好在讲究一个真凭实据,如有官员擅敢枉法、捏造伪据,一旦被弹劾举报,轻者降职罚俸,重者罢官免爵,交由刑部候审。为了更好的活下去,这些事情,赵小贵如何不知。

    一番说笑后,梦蝶这才道:“其实今日来,是有事找小贵子说,不知有时间否?”

    “小蝶何时变得这么罗嗦?”云莺显然不满意刚才她对自己的调笑。

    “莺儿这是在报复我呢,其实小蝶也是清高之人,怎会轻易拾人涕唾?”梦蝶说着,凤眼儿盈然,似笑非笑看看赵小贵。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复仇女神:异能重生回归变身极品小妖精异世之龙魂长史很倒霉罪恶庄园无极霸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