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未了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梦蝶起初对第一条有些不解,而赵小贵的解释是,做这行当的,五年已是极限,总要给人一个念想。如果想着一世都只能卖笑,姿色平庸些地,被赎的可能性极小,那样她们心情肯定不佳,自然不可能好好的去招待客人。

    云莺倒是对请郎中一事颇为赞赏,但她也有些困惑,因为即便有郎中坐诊,姑娘们身子倒是干净了,可谁来保证那些客人们没个患病的?总不能让郎中先检查一番那些客人吧。

    对此,赵小贵也只好挠头,憋了半天道:“一是请郎中教会她们最基本的识别方法,二是…找些猪、羊之类的动物小肠,清洗干净后给客人套上。”说罢,众人全都红了脸默不作声。

    有了这些规定,南河郡以及周边的一些郡县,也包括青州府城,不少当地当红的姑娘们,便私下里悄悄联系云莺,央求着要来她这里,只要云莺点头,这些姑娘们打破头也要想办法为自己赎身。

    当然,除了这些规定,她们也知道云莺心善,不会苛刻她们,更有梦蝶保护她们,自然不会担心有哪个不长眼的平白欺负了她们。

    接下来几日里,竟是秋雨不断。秋风稍一吹拂,本想在云层上多呆一会儿地水珠终是落了下来,稀稀疏疏的好不惹人生厌。

    开门在即,但‘未了缘’的主要护院力量还未落实。当初张豹等人都受了重创,甚至张豹本人几乎丧失了格斗能力,那么重的伤,即便日后养好了,将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怕是也难以剧烈运动。

    所以,还得从威远再选几个人,而梦蝶现在也是‘未了缘’的东家之一,这件事,她自然会尽心尽力。

    临出门时,云莺对赵小贵交代道:“这回你自己挑几个顺眼的、懂规矩的,但也别把小蝶的精英都抽干净了。”

    “咱可顾不上那些,谁叫她现在也是‘未了缘’的东家呢。”赵小贵笑道。

    “皮紧了是吧?老娘若只靠这小小的香阁为生,还不得憋屈死?”梦蝶笑骂道。其实,当初她连张豹这样的招牌都舍得让云莺借用,又怎会在意这次的挑选?

    赵小贵骑着‘乌云盖雪’,梦蝶坐着她的豪华车轿,身后跟着清儿、大壮,以及几个手下,一路向威远武馆驶去。

    路上,赵小贵考虑还是暂时从威远选五个人,作为未了缘的主要护院力量,再加上一些普通的护院,应该是可以了。

    威远武馆并不在郡城内,而是坐落在相对偏僻的郡城东侧的东望山。武馆不同于其他行当,只要名头响、实力强,雇主不在乎多跑十几里地。

    然而出了郡城,离威远武馆尚有一里地时,道边一个落魄的身影,不知为何让赵小贵心头一阵阵发紧。

    只见那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颊似刀削,胡茬森森。除了一只眼睛炯炯有神外,另一只似乎瞎了。

    那人也注意到了赵小贵,于是直愣愣的盯着他。

    就在两人错身的刹那,那人突然大喊了一声什么,而赵小贵则瞬间脸色煞白,头痛欲裂,突然间‘啊’的一声大叫,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

    除了以上这主要的五条外,还有其他的一些,总之,这些规定基本上都是站在那些姑娘们的角度和利益上去考虑的,这在时下的青楼营生里如何不引起关注?!

    之所以提出这些建议来,也只能说是两世为人的赵小贵觉得既然不能改变什么,便尽量的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当然,如果仅仅是以上两个方面的缘故,或许并不能造成太多的关注,至少不可能影响到周边郡县及青州府城,而主要造成轰动的第三个原因,则是来自赵小贵的提议。

    按赵小贵的提议,经过云莺、梦蝶和宝儿一番梳理后,最终给‘未了缘’定下了这样的规矩;

    第一,姑娘们均为活契,五年一期,期满自便,不再有赎身之说;

    第四,抽水应有定例,依姑娘们的牌子定档次;

    第五,姑娘们每月有五天月假(月假就是女子例假);

    ......

    一方面,云莺在这个行当里素有贤名,而梦蝶则有着狼蝶的凶名,这两人联手开一家香阁,当然会产生赵小贵口中的‘名人效应’。

    第二个方面,则来自于苗清风!

    苗清风传话给王建武、六指猴等一些江湖草莽,也告知那些商贾富绅,说云莺的香阁就要开张了,女人家不容易,大家多照应着些。而告知的同时,又稍稍流露出对赵小贵的欣赏和赞誉之词,显示出一副青睐有加的味道,使众人觉得苗清风这个通告合情合理。

    第二,安排郎中坐诊未了缘,确保姑娘们身体健康。(言下之意,如果两情相悦进而良宵共度,确保客人们不会染上什么花柳病之类的。)

    第三,杜绝雏妓;

    “王建武还没胆子敢驳了苗清风的脸面。”梦蝶倒是相信这一点。

    只有赵小贵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却想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云莺听后若有所思,而梦蝶沉吟了一番后,也不反对,于是,这名字就这样定了下来。

    ‘未了缘’规模不算很大,但尚未开门揖客,就已造成了南河郡以及周边郡县,甚至是青州府衙所在地宜都郡一些人的关注,稍加分析,无外乎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别说这些人,就连云莺和梦蝶也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个阴谋的开端。毕竟她们认为自己的香阁只是个不起眼的小生意,堂堂南河郡江湖第一大佬儿犯不着寻她们的麻烦。

    梦蝶听到这个消息后,淡然一笑:“这老家伙,难道是对小贵子不死心,还要来一次招揽?”

    云莺的想法则更简单:“不管怎么说,这是苗五爷高看咱们。人老了,总会想着多行些善事,咱们还是不要妄加揣测的好。听说他特意叮嘱了王建武,要他不要跟咱们过不去,甚至,醉香楼有几个他的姑娘也想跟着我出来,他也没阻拦。”

    而且众人觉得,苗清风这是看上赵小贵这个霸气侧露的年轻后辈了,恐怕要招揽。而消息更灵通的,则知道苗清风已经招揽了一次,没有成功,估计是老头儿不死心,还要继续感化赵小贵,毕竟礼贤下士有终始。

    总之,苗清风的表现很到位,且毫无违和之感。老狐狸的手段,岂是一般人所能识破的。

    赵小贵当然不会知道苗清风和萧禹处心积虑布下的陷阱,现在的他正稳稳当当的准备着香阁的开张。至于叫什么名字,梦蝶和云莺商议争执了许久,最后却是把这个权利交给了赵小贵。

    赵小贵思索了一会儿,告诉她们三个字:未了缘!

    未了缘?明面上是香阁的那些姑娘们,对客人那份依依不舍的眷恋之情,而暗里则是赵小贵自己的心声,不管是后世还是今生!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油腻中年男的崛起之路丧尸融合进化系统突然无敌了绝对虚构在未来继承了一颗星球天命战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