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老狐狸的算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苗清风笑着拍了拍这个结拜的小兄弟:“没人愿意看到那样的结局,但没有那些血腥,何来你我的今天?自古无毒不丈夫,趁这个马夫还未成气候,除掉这个隐患。这样,至少能换来五六年的安稳。而五六年之后,哪怕洪水滔天,怕是也轮不到你我兄弟操心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苗清风这话再明白不过了。

    萧禹点了点头,道:“五哥言之有理,趁咱们还有精神气,绝不能晚节不保,不过近期最好别动手,咱们刚刚招揽了他,招揽不成就出了事,这痕迹太过明显了。”

    “嗯,三个月内不动他,而且还得帮他一把,免得让人怀疑到咱们头上。”苗清风和萧禹同时笑了,脸上堆起核桃皮般的皱褶。

    这二人的思路向来默契,这是几十年腥风血雨下,渐渐磨合出来的结果。从沧江上崛起,当然会更明白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

    萧禹笑道:“云莺的香阁不是快开张了吗?我看可以让王建武、三姑娘这些人都去赏个脸,就说咱们认了这马夫为小兄弟。特别叮嘱王建武,万不可与云莺对着干。在此期间,不妨暗中挑拨六指猴、柴家父子去和他们发生点小冲突。等三个月后灭了小马夫,人们第一怀疑的肯定会是六指猴或是柴家父子。而六指猴、柴家父子和咱们关系不大,即使他们栽了,也牵扯不到咱们。”

    “当然,还要稳住那只雌狼蝶。”萧禹补充道:“到时候小马夫被灭了,最好引着这只狼蝶去报复六指猴或是柴家父子。这样一来,不管谁胜谁负,都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哼,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娘们,也该尝尝大折损的滋味了,等她也元气大伤的时候,咱们岂不是更加的安逸?”

    这老狗_日的,果然不愧是南河郡江湖场上的头号狗头师爷,反应迅敏,做事滴水不漏。

    而这几十年里,这二人正是通过类似的手段,掀起了一拨又一拨的风浪,每一次都是坐看鹬蚌相争,坐收渔人之利。

    制造矛盾,利用矛盾,平息矛盾,周而复始。能把这些江湖草莽玩弄于股掌之间,也就玩儿转了整个南河郡的江湖黑暗。

    萧禹不仅没有笑,反而有些沉重:“其实咱们每次胜的并不轻松,那些人哪个不是悍不畏死之辈?要不是与咱们发生权益冲突,我还真不想看到那些血腥的场面!”

    不是这两个老家伙胆小怕事,事实上他们的胆子要比寻常江湖草莽大上许多。他们是看透了这个世道的残酷,所以这才谨小慎微。而小心谨慎的人,总能够活得更长久一些。要不然,苗清风也不会屹立南河郡江湖而几十年而不倒。

    萧禹虽垂涎于师师的美色,但却很少表露出来,他这人一向低调深沉,不大张扬。

    苗清风笑了笑:“说得没错,师师你不必自责。一个年轻后辈能抵挡住权势、财富和美_色的诱_惑,这很不简单啊。六弟,怕是你我都难有这样的定力,更何况这小子年岁不大。”

    “可惜我昨日有事,未曾见到。”萧禹说着,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

    师师也随着笑了笑,却不知自己在笑些什么。这时苗清风冲她点点头,她知道自己该走了。

    师师离开后,两个老家伙的脸色同时阴沉了下来。萧禹扶着栏杆看着江面,叹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可每次他们的出现,都让咱们这些老人睡不踏实啊!”

    “十五年前的‘过江龙’,十年前的‘铁手’,六年前的‘鹰鹞子’,哪一个不是桀骜不驯,颇具才俊之人。如今,又出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马夫。”苗清风摇头笑了笑。而他口中所提到的那些人,早已被他一一灭杀了。

    有谁看见,她突然咬住了唇,那么用力,那么的深!难道她不想与自己心爱的男子厮守一生?难道她愿意这样受人摆布?可,她有选择吗?

    不知过了多久,她拿出赵小贵留有诗句的那方丝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珠,之后奋力地扔向远方。在她看来,没有男子会真正在意她这样一个女子,他们只想着与她上床寻欢,是他们眼中的玩偶,就如同这方丝巾一般,用完就可以扔了!

    “师师姐,老爷有请。”一个丫环跑来找她。

    师师不知道这两个老狐狸在想些什么,于是小心翼翼地问了句:“五爷,是不是要打压这个赵公子?”

    苗清风没说话,萧禹倒是乐了:“师师何出此言?这样的年轻后辈我们只有惜才之情,又怎会打压?只是喟叹他不知轻重,拂了五爷的一片美意而已。当然,这天下的能人志士,岂能尽为五爷所用?”

    这时苗清风身边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笑了,此人面色腊黄、略微有些驼背。此时他正用那双颇有深意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师师,笑道:“师师何故贬泛自己?若是师师姑娘还不够动人,却不知那动人的女子又该是何方的仙子。”

    此人正是苗清风的师爷萧禹,也是苗清风当年的结拜兄弟。当初苗清风准备在江面上大干一场时,小了他近十岁的萧禹就跟着自己。而那时结拜的六兄弟,如今已零落大半,只有他和萧禹活了下来,得以享受这余生的繁华。

    她了解苗五爷的秉性,对于那些不能招至他麾下而又有些能力的后辈们,苗五爷从不会心慈手软,以免养虎为患。想到这里,师师的情绪有点复杂。

    师师猜测赵小贵没有碰自己,可能是嫌弃自己不干净,慨叹自己从不曾这样面对过一个男人时,又想起了自己的那些遭遇,两行清泪倏然而落。

    师师不知道苗清风的心思,事实上她一直都看不透这个老家伙。惟其看不透,这才始终保持着敬意和畏惧。

    “五爷,也说不定是他...”师师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是这个姓赵的自身有问题?不过随即又摇头道:“或是师师不够动人,他没看上师师也未尝可知。”

    师师当然知道自己在男人眼里意味着什么,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没由来的说上这么一句。这句话多少有为赵小贵开脱的意思,不然,很可能会给赵小贵引来一场杀身之祸。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师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步履沉重的走向不远处苗清风的院落。

    “什么?果然是这样!”苗清风负手立在院墙边,眺望着依旧滚滚东流的沧江,皱了皱眉头。对于赵小贵的拒绝,他似乎不是太意外。一个能毫不犹豫地拒绝权势和财富的家伙,假如再拒绝一次美色,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翌日清晨,这场初秋的寒雨终于停歇。树上的水珠晶莹剔透,一颗颗从树叶的边缘悄悄滑落,因为有风,水珠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线,落在师师苍白的脸上。

    这是一片静谧的小树林,空气里,飘荡着一股树叶的清香,时不时还传来几声清丽的鸟鸣声,师师深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困惑的脑袋。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昨夜发生的事会全然记不清晰,这该如何向苗五爷交代?经过细细的查验和女人特有的感知,她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那个赵公子并没有对她进行实质性的侵犯。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奥特曼之第一战神召唤法则斗嗤春秋逆道传结婚真耽误我追星不和有钱人谈恋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