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雨夜温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云姐怎么还未歇息?”赵小贵怜惜的看着云莺,有些遗憾的道:“看来还是我动静大了些。”

    “赶紧去换身衣裳,我去给你泡些热茶先暖暖。”云莺说着转身去了临时的庖房。

    等赵小贵换好衣衫,见云莺正在前厅等他。

    “先喝些热茶,下这么大的雨,也不知心疼自己,这要是淋病了可如何是好?莫不是那苗五爷家里还少了你住的地方?”云莺说着把茶递给了赵小贵。

    此时的云莺头上用一根白玉簪定住如云的秀发,衣衫轻软柔顺地衬出跌宕起伏的腰臀曲线,体态曼妙绝伦。

    见赵小贵不语,只是傻呵呵的望着自己,云莺脸一红,这才发现匆忙中衣衫的扣子并未扣严,这才忙不迭又系上。

    “别傻站着,我再弄些吃的给你,然后赶紧歇息。”云莺说着,这就要去庖房,赵小贵却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的一只柔荑。

    “云姐,莫非你什么都不想问?”

    “问了如何,不问又如何?只要回来就好。”

    云莺知道苗清风对赵小贵起了招揽之意,她不想难为自己,更不想难为赵小贵,一切全凭赵小贵自己拿主意,这无疑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更是一个聪慧的女人,明白一个人若是想走,即便强留,也只是留住他的人留不住他的心。

    虽经过雨水的冲刷,不过细心的她,还是从他的眉间发梢,嗅到了一丝微乎其微的香气,这当然不会是他的,于是心头不由得滑过一丝酸涩。或许是逢场作戏吧,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更何况她现在和赵小贵之间,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名份。

    当然,她从未想过要独霸这个男人。夫有夫纲、妇有妇德,善妒的女人和恃宠而骄的女人,总不会有好的下场。甚至,她还知道不少女子主动为自己的男人娶良纳妾,而后被传为美谈之事。

    说到底,她还是对自己没信心,且不说自己比他大上两三岁,主要是她嫁过人,而且名声不好,她总觉得自己了解这个男人,可有时又会全然看不懂。至于那‘金屋贮之’一说,最多也只是在做梦的时候想想,并不敢当真。

    “云姐...!”赵小贵可不知云莺有这么多复杂的心绪,他看到的只有这美丽女子瞳眸里那温柔的眼波簇拥著他。

    突然间,“轰隆”一声雷鸣传了进来,紧接着便是数道银白色的闪电划破苍穹,彷彿漆黑的夜空被撕裂成数块。

    闪电的光芒透过窗棂,映在彼此之间,这才发现,原来彼此的瞳眸里,竟全是对方的身影。

    闪电过后,屋内再次暗淡了下来,在烛火的摇曳中,赵小贵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叹息声,而窗外漫天的雨势,似乎也那么斜了一斜。

    赵小贵也叹了一声:“莺儿!”接着便紧紧搂过黑暗中的女子。

    云莺一愣,这声‘莺儿’叫得她心房一颤,没有挣脱,而是缓缓的将脸紧贴在赵小贵的胸膛上,听着那强有力的心跳声,她觉得什么都已不再重要了。

    这一刻,世上所有纷杂的声音仿佛全都消失了,在一片温柔的静谧中,只有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在这初秋的雨夜中,静静感受着彼此的温暖。

    眼下香阁改造已接近完工,所以云莺常常是带着小翠住在这里,而宝儿自然不甘落后,也是跟在云莺身旁,只不过宝儿贪睡,本来是她闹着要等赵小贵回来的,现在却是如婴儿般早早进入了梦乡。

    听到外面传来隐隐的动静,一身白色家常裙裾的云莺,匆匆披了件外衣迎了出来。

    一道裂空的闪电之后,大雨倾盆而至,因雨水的缘故,路面开始变得泥泞湿滑。

    在这种情况下策马疾驰,显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果然,不知是不是沉闷的雷声惊吓了马儿,那五六个少年中的一人,终因马失前蹄,被高高的抛了出去,而其他人见状,也只好纷纷勒马驻行。

    一个少年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好小子,竟然敢超过小爷,别让小爷逮住你才好。”

    “如果能认识一下也无妨。”

    “闪电时我看清了,那是匹黑马,好像蹄子上沾有白毛。”

    赵小贵当然无心理会身后这几人,凭借过人的马术和‘乌云盖雪’的脚力,终于赶在更多雨水落下前,赶到了香阁。虽然已接近二更天,但香阁二楼依旧隐隐透着一丝烛光,赵小贵心中莫名的一阵温暖。

    除了这些,赵小贵还得知苗清风为了笼络那位冯巡检,曾命师师和他春宵一度,从师师呜咽的描述中,赵小贵倒是隐隐听出了这位冯巡检的一些问题,当时师师说得很含糊,也有些激动,赵小贵生怕师师醒来,这才没再细问。

    马儿疾驰,而马背上的赵小贵却思考着今后的出路,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苦笑,脸上能否表现出来,或许,终究也只是一场梦幻吧。

    在这种心情的驱使下,赵小贵简直把驭马的技术发挥到了极致,这也是他来到这个世上,头一回这么疯狂的策马疾驰。一时间,耳边风声呼啸,两旁的树木纷纷倒向身后。

    “老三,咱们的马匹可都是千金难买,按理说他的马匹没理由强过咱们,这样看来,只能说明此人马术不差。”其中一个更像是领头的少年道。

    “怎么,大哥对此人有兴趣?”一少年问道。

    原来这是几个官家子弟趁着夜深人静,偷偷跑出来比试赛马,可这几个一向自视马术颇高的少年,哪会想到有人比他们还厉害!

    于是,深夜的官道上,上演着疯狂的一幕:一人风一般的在前纵马飞驰,而身后是五六个少年玩命的追赶。

    萧禹和邵武,一直垂涎于师师的美色,只是师师一直视而不见。没有苗清风的允许,这二人也不敢擅自胡来。

    至于莫山那样的,虽自身实力强悍,却不能直接指挥苗清风的任何手下,说白了只是苗清风手里一把锋利的刀,

    “这是什么人,竟有如此娴熟的马术?”一个服饰华丽的少年公子更像是自言自语道。

    “管他什么人,超过他便是!”另一个华服公子咬着牙,照着马屁股就是狠狠一鞭子。

    马匹吃痛,‘咴溜溜’一声嘶鸣,瞬间冲进无边的黑暗中,而身后几人见状,也纷纷策马扬鞭跟了上去。

    此时深邃的夜空里,黑云翻滚,时不时有低沉的雷声响过,一场秋雨终于不期而至。

    按理说这时本不该有人出现在路上,但偏偏的却有几个少年公子也在策马疾驰。当赵小贵策马超过他们时,这几个少年顿时一脸的惊愕之色。

    被催眠的师师,在赵小贵的循循诱导下,略显凌乱的说出了一些事情。

    首先,他知道了师师那可怜而不幸的身世。其次,这苗清风绝非善类。当然,苗清风做的那些事,不可能让师师知道的太多、太具体,但从师师的只字片言中,还是能感受到苗清风的狼子野心和阴狠手段。特别是他为了自身利益去结交权贵,逼迫师师做那勾人之事。

    而苗清风的背景可谓深不可测,手里的生意也是五花八门,平日里主要依靠一文一武两大心腹操持,文是他的师爷萧禹,权势仅次于他,地位超然。武是邵武,主要负责沧江码头上的货运事宜,那里也是聚集手下最多的地方,更何况那儿也是他起家的地方。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至尊少年有一种梦想叫足球全球鸡王业余天师录流浪的系统大建筑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