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一夜风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在下原是边军的军卒,因受了伤这才退了下来...”赵小贵开始忽悠了,其实他也正想借话题了解师师所知道的一些东西。

    酒渐浓,夜渐深,红烛里,师师眼波如丝,轻轻背靠在赵小贵怀里,手指轻轻挠着他的手心,呼吸如兰,而此时的赵小贵已经有些心猿意马了。

    他是个很健壮的男人,两性方面的自我约束也不是很苛刻,事实上,在他后世做教师时,也曾有过几次同美丽女人的一夜情,但他也不是一个色令智昏、毫无底线和原则的男人。

    终于还是暗暗掐了自己一把,痛感使赵小贵清醒了不少,之后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师师眼前轻轻晃动着,声音很轻很柔:“慢慢把眼睛闭上,闭上,你会发现非常舒适,非常惬意….很好,慢慢的吸气,慢慢的吐气….”

    赵小贵在后世闲暇之余,曾研究过催眠术,虽成功率不高,但还是颇有成就。当然,催眠是需要一定条件的,比如环境、氛围,被催眠者的心境等等,并不是任何时候想催眠就可以催眠的,不过眼下,这些条件似乎都符合了。

    而此时的师师面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师师觉得自己作了一个梦,在梦中遇见了自己的良人,正在花烛之下行那羞人之事,几番温存之后,这才悠悠醒来,入目处,却是身边空无一人。

    她这才想起昨夜的事,抱着自己的公子何时走了都不曾觉察,莫不是酒喝多了?怎么连那些细节都不记得?想到此处,莫名生出了一丝幽怨,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完成了苗五爷的意愿,一想到脑中残存的羞人画面,不由地双腿夹紧,浑身酸软。

    微微侧头,见桌上压着一方白色的丝绢,上面隐隐有字,细看时却是歪歪扭扭的一行诗:“瘦玉萧萧伊水头,风宜清夜露宜秋。更教仙骥旁边立,尽是人间第一流。”

    师师看罢,幽幽长叹一声,良久站立。

    这是北宋钱惟演所作的对竹思鹤,讲的便是个清高脱俗。赵小贵认为师师才色俱佳,应该骨子里有些清高才对,这才暗示师师应该自尊自爱。

    微微缓了缓,师师这才睁开双眼,开始收拾昨夜战场,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竟是发出了一声又羞又疑的惊呼。

    此时的赵小贵早已走了,马背上的他,嗅了嗅指间残留的余香,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走时并没有向苗清风告退,而是直接找到吴管家说了一声,尽管吴管家再三挽留,但他还是匆匆离开了这里。

    这一次,可谓收获不小。要不是惦念着云莺,他还真不想做那‘坐怀不乱’的所谓君子,还真想让苗清风‘赔了师师又折兵’,就这样,下身隐隐的酸胀,还是让他难受的够呛。

    后世研究催眠术,纯粹是因为好奇,而绝对想不到会在这里派上了用场,还真应了那句话:技多不压身!想到这,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师师则莞尔一笑:“想必是公子拘谨了些,不妨先说些话来听。”

    师师知道苗五爷要了解赵小贵的具体来历,于是道:“师师来南河也有些年头了,却不曾听苗爷提起过公子,公子不妨说说过往来历如何?”

    师师看着赵小贵棱角分明的脸,一时间竟有些失神,红了脸,默不作声地呷了一口酒。

    赵小贵见对方不说话了,一时间也没想好怎么说。

    见他如此憨痴,师师这才妩媚的一笑,知道自己不主动是不行了,于是轻启丹唇道:“公子莫不是不喜欢师师?”

    从赵小贵那双有些羞涩的眸子里,她没有看到一个男人应有的欲_望和邪念,这在她以往的经验里,基本上是不可能,也是不可理喻的,这个俊朗的公子哥,究竟是君子还是伪善?

    但不管他是君子还是伪善,苗五爷的那个暗示,她还是要不折不扣的执行,不然没法交代。

    “师师姑娘言重了,赵某只是客,能得苗五爷垂青已是惶惶不安,哪里还敢做什么非分之想。”赵小贵说着有些言不由衷的话。

    苗清风见状,在一旁阴阴一笑,随即也装作不胜酒力的模样,唤过下人扶他去休息,同时安排送赵小贵和师师去房间内继续畅饮。

    ......

    吃着纤纤素手递到嘴里的点心,喝着同样递到唇边的美酒,赵小贵暗暗摇头。自从来到这个世上,好像还从未这样风花雪月过,不过一想到云莺,却有些不安起来。

    和以往那些男子相比,那些人哪一个不是主动的在她面前大献殷勤,尽其所能的炫耀其权势,其财富,或是对她高山仰止的倾慕之情。说白了,这些只是前奏,他们最终的目的,无非是想和她上床而已。

    当然,也有个别酸儒书生或是小官吏什么的,对她倒是一往情深的,但这样的凡夫俗子,她又岂能看在眼里?在她心中,唯有那种大气魄、大胸怀的男子,那种野心勃勃的男子,才能够征服她的心灵,哪怕像苗五爷这样的!所以到现在,除了苗五爷那种少有的安排外,她倒是没和其他男人上过床,虽然她一直默默抗拒着这样的安排

    见赵小贵如释重负一般,师师有些好奇,这年月像他这般的人物,谁不在十四五岁时就和府里的丫环们鬼混一气,像他这样还真是不多见。

    她哪里会知道这个所谓赵公子的非凡来历。

    赵小贵闻听只是笑笑,也不拒绝。对于这个人,他知道不简单,但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则,适当的周旋还是需要的。

    酒过三旬后,师师甚至亲自给赵小贵斟酒,她自己也没少喝。等到了醉眼迷离的时候,师师更是不胜酒力般轻伏于桌上,随即清唱道:“芙蓉面,冰雪肌,泩来娉婷年已笄。袅袅倚门余。梅花半含蕊,似开还闭。初见帘边,羞涩还留住;再过楼头,款接多欢喜。行也宜,立也宜,坐也宜,偎傍更相宜...”

    看似醉了的师师,此时一双瞳眸如蒙着一层秋水,暧昧无边。轻轻开合间自然流露出一股风情,最要命的是她这一身的丰润,倚在赵小贵怀中,每一方寸间的触感都让赵小贵有些失神。

    一只纤手轻抚着赵小贵结实的胸膛,感觉到他越来越快的心跳,师师偷偷一笑,很疑惑的猜测这位公子难道还是个雏儿?于是不再逗他,从他怀里出来,给他斟了杯酒送到唇边浅浅饮了。

    见怀中柔若无骨的妙人儿坐到了身旁,赵小贵这才松了一口气。曾经的他为人师表,没怎么放肆的折腾过,猛然间遇到这种刺激,着实有些吃不消。

    不安的根源来自于怀中的师师。

    师师当然不会真醉,即使醉了也是醉眼不醉心,暗笑这天底下果然没有不吃腥的猫儿。

    茶不醉人,却能醉心!

    不一会,师师已是双眼迷离、秋波频传了,苗清风见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暗下做了个手势。

    时间不长,吴管家匆匆赶来,苗清风道:“今日难得尽兴,去,多备些酒食,定要与小兄弟不醉不休。”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太虚创世的男孩王者荣耀之剑神盖世总有佞臣觊觎朕人王道系少女吃货带兽乱异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