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师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佳人当窗舞清影,弦将手语弹琴瑟。春风落得君王耳,此曲乃是任我行...纤指香凝弦上飞,声声柔情寄琴语。高山流水觅知音,谁伴婵娟曲中醉!...忽闻江上弄衰筝,苦含情。遣谁听?烟敛云收,依约是湘灵。欲待曲终寻问取,人不见,数峰青...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山眉黛低...”

    跌荡起伏的琴声伴着如泣如诉的吟唱,使得赵小贵彻底迷醉了,望着眼前楚楚怜人的师师,难道还真应了那句话——红颜薄命?

    曲收歌落,仍是余音袅袅,意味悠长,千里回音,沁人心脾。这样的天籁之音,真是缠绵意难会,佳人令人怜。

    看到苗清风眼中的暗示更强烈了,师师有些忐忑起来,不由得咬牙偷眼打量起赵小贵,见对方虽然衣着朴素,却相貌俊朗,气度不凡,心道,好一个后生。一想到可能被这个后生压在身下寻欢,不由得脸颊发烫,呼吸急促。

    既然躲不过,而且是赵小贵这种男人,师师也不再躲闪。于是缓缓起身,来到这二人近前,一低头,恰似那水莲花般,不胜凉风的娇羞。

    “让二位爷见笑了,还望没有惊扰了二位爷的雅兴才好。”师师糖分很高的声音,显然和刚才的表现,有些格格不入。

    “哈哈,不要说是旁人,便是老夫,都被你拨弄得骨头酥麻了,若是再年轻几岁,像小老弟这样风华正茂的年纪,非得把你娶回家慢慢欣赏不可。”苗清风说着,有意无意的瞟了赵小贵一眼。

    赵小贵淡淡一笑,并没有接老家伙的话茬,而是冲师师道:“师师姑娘当真好琴艺,在下也是醉了。”

    这时苗清风也招呼师师坐下,师师落座后,面生霞晕,一双眸子时不时打量着一旁的赵小贵。

    三人一边喝茶一边寒暄,苗清风心中暗喜,心道,还是头一回见师师这么主动。不过慢慢的,老于世故的苗清风这才发现,师师好像不完全是在演戏,而是有些动情了。老家伙心中暗自一笑,这样更好,表演起来就更加逼真了。

    而赵小贵何尝不明白师师的意思?不过他到不介意配合把这场戏演下去。因为他日后想在这南河郡混出个模样,终会与苗清风发生些什么,他需要掌握一些信息,他相信师师一定知道不少。

    伴着师师曼妙的身姿,以及迷醉忘我的眼神,瑟瑟声再次响起。

    这次不仅是弹奏,而且还伴着师师轻声的吟唱:

    “师师你看,我们的赵公子似乎意犹未尽,不妨你再弹奏一曲,让我们索性过把瘾。”苗清风看了一眼赵小贵,缓缓道。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是一句用得很滥的话。但正因为它被用滥了,才证明它是真理,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灵丹妙药,此时的苗清风觉得他的美人计至少成功了一半。

    他给赵小贵白送价值不菲的香阁,赵小贵不为所动。

    苗清风不相信,也不敢相信,若不是师师先前被人破了身,他还真会纳为妾室。连他这样一个久经床榻风流的斗士,都经不起师师的风情妖娆,难道这小子就可以?

    当然,这美人计需要些时日,但他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现在谁都清楚这小子对云莺的一番情怀,那么只要赵小贵敢投入师师的怀抱,他就有办法分化离间赵小贵和云莺之间的关系,只要这两人闹掰了,无路可去的赵小贵,再配上师师的撺掇,自然会主动投到他的门下。

    见苗清风发话了,师师施施然再次起身,向他们行了个礼,脸上完全是一副恬淡平和的表情。仿佛只有在弹起心爱的琴瑟时,才能够暂时忘却那些发生在她身上的不幸!

    在常人眼里,像师师这样的佳人,苗五爷一定会纳妾暖床,又怎会让她抛头露面?难道是入不了他的法眼?还是这人不近女色?当然不是,年轻时的苗清风至于和多少女人上过床,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但这人却有一个讲究,那就是别人碰过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再染指的,哪怕天仙也罢。因为他觉得那样晦气、会坏了他的运道,

    至于师师私下里做些什么,苗清风倒是很少过问,也少有干涉,只是不许她嫁人,而且需要用她时,她必须无条件的接受。

    今天的师师多少有些忐忑,因为从苗五爷眼里,她再次看到了那种少有的暗示。

    他给赵小贵开出了短期内达到王建武那个层级的权势诱_惑,赵小贵依然拒绝。

    那么,再搬出师师这个才色俱佳的美_色诱_惑,赵小贵是否依然能稳如磐石呢?

    终于指停曲落,苗五爷这才缓缓睁开双眼,抚着长髯轻轻道:“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洋洋乎若流水。师师真是了不起,听罢此曲,我等都成了俗人了。”

    赵小贵看着苗清风,心道,老家伙真能装b啊!

    师师不是本地人,小时候家境不错,父亲曾是朝廷礼部的一名官吏,因勒索外使且贪得无厌,被人揭发,竟被斩首示众,而她本人则被送进了教坊司。

    正好那一年苗五爷上京城,遇上了师师,苗五爷是个识货的,一眼便看出了师师的潜在价值,于是暗下里跑了不少门路,这才花重金偷偷将她买了出来。事后证明,他的选择一点都没错,唯一遗憾的是师师早已被人破了身。

    随着指尖行云流水般的拨弄,‘泛、滚、拂、绰、注、上、下’,无一不是精妙绝伦。那瑟瑟的筝弦声,时而空灵,时而凝重,时而流畅,时而磅礴,旋律典雅,韵味隽永。当真是‘高山之巍巍,流水之洋洋’。

    音符自琴弦飞泻,仿佛在青山绿树间,潺潺流淌,穿过那一条条天然而成的林荫小径,时而如轻烟飘渺,时而如大雨倾下,采了花草的芬芳,携了叮咚的山泉,恰如美人那一帘幽梦!

    赵小贵早就痴了,在他的后世里,哪里听过如此的古韵,哪里见过如此的佳人,不由得潜心静听。当然,此时的苗五爷也是一样,微阖双目,凝神静听。

    看到一时呆然的赵小贵,苗清风一笑:“老夫托大唤你一声小老弟,看来你和师师还真是郎才女貌啊,呵呵,不用盯着看,有的是时间让你们亲近,现在先让她为我们弹琴助兴。”

    师师闻听,浅浅一笑,轻起纤手,那如玉般修长的手指抚在琴弦上拨弄起来。

    难道这就是苗爷口中的贵客?!

    师师颇感意外,在她的印象中,能被苗爷称为贵客的,哪一个不是说出来就吓人一跳的高官豪门?何时一个穿着普通的年轻后生也成了贵客?不过这些已不是她所要考虑的了,眼下的任务,是如何让这两位爷满意才是关键。

    师师给人的第一印象不仅阴柔,看上去也很随意谦和,但打内心里来说,她比一般的女人更挑剔。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向往的生活之完美小白脸末世求线路神豪黑科技基地星诺大陆修罗场的生存手册神奇宝贝之对战大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