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苗五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沐浴着落日的余晖,船家子弟、读书无多的苗清风尚无醉听箫鼓,吟赏烟霞的赋诗能力,这跟学识有关,但并非决定因素,并不妨碍他对生活的感悟,而最终决定一个人心境的还是一颗足够聪慧的大脑。这就像后世的青帮大佬杜月笙,从摆水果摊开始,同样能看透世事和沧桑,而且比常人看得更加真切透彻。

    ......

    跟着吴管家的车轿,赵小贵一身朴素装扮,与身下的‘乌云盖雪’相映衬,多少显得有些不相匹配,但他却是毫不为意。

    来到苗清风的院落前,吴管家客气的请赵小贵稍侯,之后进去禀告。此时,尽管已是入秋时节,院子里那些名贵品种的花花草草,在精心呵护下,依旧娇艳的盛开着,无形中给这里平添了一抹亮丽。

    如今,雄踞南河郡江湖几十年的苗五爷,和一个注定不同寻常的后起之辈,终于要完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又或者说,是交锋。

    这片气派不俗的府邸位于是江边的小山麓,居高临下遥望江水。整座府邸没有院墙,只有一道低矮的木制栅栏,这样才不影响苗五爷观水的兴致。反正有没有院墙都无所谓,即便是大门敞开,整个南河郡的三教九流、鸡鸣狗盗之辈也不敢靠近这里半步。

    一个偌大的名声,既防君子又防小人。

    受惠于这条大江的便利漕运,南河郡这才人丁兴旺,商贾云集,使之仅次于青州府城的宜都郡。

    青州府一州十三郡,除了南河郡,与之比邻的济南府几个郡县也是相当繁华,但还是稍逊于南河郡。

    这一切,还是得益于这条让人又憎又爱的沧江。所以对于这条大江,南河人有着太多复杂的感受和情绪。

    他不仅有着大批的手下,南河郡地面上的那些城狐社鼠、泼皮无赖们也唯他马首是瞻,可谓是财雄势大,称得上豪霸之首。

    这条大江是苗清风的福水,让他从一个水里刨食的船家子弟,逐步成了南河郡的一方势力,所以带着对这条大江独有的情怀,他的府邸也坐落在这江边。

    此时远望滚滚不息的江水,江面上隐隐有几艘大船正顺江而下。苗清风惬意地抚着颌下长髯,老怀欣慰!这条带给他富贵和荣耀的江水,也带给了他三十年的好运。

    一入江湖深似海,曾经沾满鲜血的双手,再怎么洗也难洗脱那一丝血腥气味。

    想退出?谈何容易!不放弃手中的权益,他始终是那些如狼般年轻后辈们眼中的一块肥肉。所以他至少要保证拥有压制住王建武这一类人的实力,免得遭遇被倾覆的悲剧。

    既然有心安度晚年,很多事肯定不适合他再直接抛头露面,所以他需要有足够强悍的左右手。莫山算是一个,但此人总让他感到有些难以掌控,不甚满意。

    对于苗清风而言,沧江就简单多了。他爷爷和父辈们一辈子在沧江上打拼,最终也只是留给他几条大船而已。而他则凭借着这几条大船,硬是独霸了南河郡这一段的沧江漕运。自然,既然是独霸,少不了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如今他已拥有了上百条大船,而这些大船则为他带来了难以计数的财富,之后这些财富更为他的其他生意铺平了道路。

    眼下,除了控制了沧江的漕运外,苗清风还染指了客栈、酒楼、车行、牙行(相当于后世的中介)、骡马行等营生,当然,一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也涉及不少。

    南河郡,是沧江流入青州地界的第一个郡城。江水东流,给沿岸各地带来了便利的漕运,于是成就了南河郡的一幕幕繁华。但也正是这条大江,数次洪涝决口,给沿岸百姓带来过数不清的痛楚。据说,本地的官员已上奏朝廷,奏请把‘南河’改为‘南和’,取意平和之意。

    沧江自南河而入,随即成为宜都郡和淄博郡的界河。由这两处之间穿越后,经乐安郡,之后流向大海。

    人老成精,随着岁月的一天天老去,这些年他已很少抛头露面了,每每还透露出想要金盆洗手的意味。

    平日里更是修桥补路、捐学助残的,从不落人后。天灾之年,还要施粥救济,广结善缘,在民间及官府中,都博得了一个不错的名声。然而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舍得放弃手中握有的权势。

    成与不成,总要尝试一番才好。这次苗五爷没有通过梦蝶,而是直接安排吴管家找到云莺,说是请赵小贵去他那里坐坐,顺便陪他喝喝茶。

    这种看似善意的邀约不好拒绝,更何况对方一把年纪。

    云莺笑笑,并不多说什么,虽猜到了对方的心思,却并不担心。

    现在,老狐狸一样的苗五爷发觉赵小贵似乎不错,他相信自己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把这个原本籍籍无名的小人物,栽培成自己的一员得力悍将。他手中的资源多得是,需要的只是后辈的潜力。

    苗五爷打算亲手送出的这个天大造化、锦绣前程,若是摊在其他人头上,恐怕对方会欣喜若狂,感激涕零。但是,赵小贵会接受这样的赏识吗?苗五爷心中没数。因为他看得出,这个目前身份卑微的小人物,应该不是个甘居人下的主儿。

    苗清风苗五爷,虽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豪门望族,但却是真正潜伏于南河郡的水下巨鳄。他这一代的富贵,源头上仿佛荫泽于他爷爷那一辈,但真正的崛起却是源自于他自己。

    苗清风的血液里,似乎天生就流淌着不安分的因子,在南河郡摸爬滚打、风雨浮沉几十年,可谓是南河郡江湖场里的不倒翁。在他年轻时,那些比他狠、比他毒、比他骄横跋扈的比比皆是。但在阴暗残酷的江湖博弈中,那些人一个个的陨落了,唯独他苗五爷一路走来,闲看花开花落,宠辱不惊。

    这是一种功力,也是一份修为。在南河郡,甚至青州府城,不少人将他视为一个传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攫取更多的利益,那些摆不上台面的阴暗搏杀太血腥,一代新人换旧人,你方唱罢我登场,而下场的人往往意味着与这个世界永久的告别。不过苗五爷似乎是个例外,总能在台上的某个地方辗转腾挪,挥斥方遒,看似风云莫测,惊涛骇浪,但终是能归于平稳。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通天神捕十亿遗产跑男之搞笑小生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小公子貌美如花永恒尽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