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调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柴布仁听他这样一说,更是慌乱,再次拖着一身的肥肉,原地转起了圈圈。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要不,看能不能私了?银两多少好说,只要这事能过去就好。梦蝶不是要找君仁吗?不妨老朽和君仁把姿态放低一些,赔个不是,再赔些银两,不知这样可行?”

    说白了,这就是他柴家要认孬了!

    但是,即便你要认孬,也得让南河郡的那些富绅豪贾、三教九流的知道才行。要是私底下和梦蝶悄悄进行,那梦蝶岂会答应。

    以冯岳的身份,处理过太多类似这样的事情,深知其中三味。于是再次看看柴布仁道:“既然布仁兄愿意屈尊,那事情倒好商量。我让人把咱们这里有头有脸的都召集来,你让君仁当面赔个不是,再赔偿些银两,想必这事也能过去。”

    柴布仁自持在南河郡也是有些地位的,这么做无疑让他颜面大失,但随后又想到面对的是梦蝶,当下也就欣然了些,心道,有本事你们去跟那娘们干一场。

    柴布仁想通了关节,一咬牙,答应了下来。像他这样求财之人,最善于忍一时之气。

    随后,冯岳找了苗清风,请他召集南河郡那些所谓的人物齐聚熙春楼,摆一桌和事酒,而冯岳届时并不出面,而是由苗清风作为调解人。

    苗清风不好推脱,勉强答应了,问题是梦蝶那边会不会答应呢。

    郡尉,掌郡驻军,主管治安、侦缉盗贼,从某个层面而言,算是冯岳的上司,虽是实权派人物,但依旧非常忌惮监御史。

    其实冯岳根本未向什么曹大人提及此事,无非是想表明自己尽力了,反正他清楚柴布仁与曹大人不熟,断不会去问及此事。

    柴君仁难得对楚玲感激一回,可当他看到楚玲对襟比甲的扣子并未扣严,隐约露出里面淡粉色的主腰时,这畜生不禁暗暗咽了一下口水。

    柴布仁面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虽然恼怒,但还是起身去找冯岳。虽然冯岳说无能为力,但让他出出主意还是可以的。再说了,哪怕冯岳不出面,那么帮着调和调和也不是不可能。

    柴布仁和冯岳都是土生土长的南河人,两人也算是发小,都是大户人家的少爷。

    冯岳背着手,看看柴布仁,故作叹息道:“君仁是我的义子,我岂是不想管?布仁兄你不是不知道,那梦蝶的背后是谁,你让我跟监御史大人硬抗?没用的。”

    随后,冯岳故意把话说得严重了些,免得说他这个老兄弟见死不救。

    “我骂了君仁几句,但你以为我真舍得不管?是管不了啊!这事儿我私下里也问了郡尉曹大人,但曹大人都不愿意出面调和,你让我又如何去管?”

    当时柴布仁听了这个消息后,还有点小小的兴奋。心道这下有热闹看了,谁这么不长眼,竟然没事去招惹这只毒蛾子。

    而现在柴布仁才知道,这个不长眼的家伙,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儿啊,你这不是作死吗!”肥头大耳的柴布仁狠狠搓着自己的双手,来回原地转着圈圈,这是他焦躁时的一贯表现。

    只是长大后,冯岳家里使了银子,这才凑合着考取了功名,走上了仕途。而柴布仁则一心把家里的生意做大。当然,这里面自然少不了冯岳的帮忙,而柴布仁也没少给冯岳好处。

    等见着冯岳,柴布仁先是长叹一声:“老弟,家门不幸啊,逆子之事我是方才得知,这不成器的小畜生是要活活气死咱们这些长辈啊!”偷偷观察了一下冯岳,继续道:“不过这事儿还得解决,否则那娘们一旦查出是君仁所为,鬼知道她会做出什么疯癫的事情来!”

    正此时,一个身材妖娆、身着粉绸家常裙裾的女人走了进来。这女人叫楚玲,风韵犹存的年纪,是柴布仁的二房,而他的原配几年前过世了,不过柴布仁一直没把这个二房扶正,之所以未将她扶正,是觉得这女人有点阴,一旦扶正了更了不得。除了她,柴布仁还有几房小妾,但均不敢忤逆这个楚玲。

    “老爷,君仁毕竟还年轻,有些事处理不当也正常,好歹你也想想办法,这时候你不管谁管?”楚玲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这话说的漂亮。一来给柴君仁解围,二来也显得自己这个二妈大度,“君仁赶紧起来,跪着也不能解决问题。”

    当柴君仁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股脑的告诉他爹后,柴布仁的脑袋顿时‘嗡’的一下。

    这些天,柴布仁也听了些消息,说是某个不开眼的家伙竟然雇凶伤了威远的武师,梦蝶已经放出狠话,说要弄残那雇凶之人。梦蝶当然是欲擒故纵,故意没说出柴君仁的名子,以显示她还不清楚底细,免得柴家戒备过深、不好下手。

    “混帐话,你当那娘们儿缺那两个钱儿?!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柴布仁又开始原地转起了圈圈,“这样,我马上去找你义父。”

    “呃...”柴君仁眨眨无神的眼睛,咽了口吐沫,喏喏道:“义父已知此事,只是...他表示无能为力。”

    “你....!”柴布仁欲哭无泪,“逆子,老子非要被你活活气死不可。”

    “那娘们儿也是你能招惹的?她的狠毒莫非你不清楚?难道那‘狼蝶’的名号是白叫的?”

    “我...儿子只是寻找那马夫的晦气,谁知会弄出这些事来。”这一点,柴君仁倒没说错,只不过看看他爹的脸色,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爹,要不咱家出钱...”

    柴君仁知道现在还不是对付赵小贵的时候,因为现在连他自己都是自身难保,生怕梦蝶的人会找到他头上,每日里都是东躲西藏的。

    可是,总这样躲躲闪闪对他这样一个骄奢淫靡、声色犬马的纨绔公子而言,实在是生不如死。

    所以,这件事还得了结。可苗清风那头老狐狸摆明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义父冯岳也没了以往的嚣张跋扈,躲在一边儿袖手旁观。无奈之下,柴君仁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爹柴布仁身上,知道这时候能指望的也只有他这个爹了。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神兵界影杀崛起女权玄幻之主角来了翼国之都决战星空之巅花千骨之深情难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