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狮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现在的张豹异常兴奋,一边讲述着那些江湖旧事,一边细说着自己每一道伤疤的由来。而这些东西对于女人而言,平日里很少能听闻得见,确实对她们有一定的吸引力,于是连宝儿也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

    见宝儿也被自己吸引了,张豹更是有些飘飘然,蓦地从怀中取过一块绸布包裹的东西,之后‘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刚才说的那些还不算什么,知道此为何物?”张豹故作深沉道。不等众人回答,他已解开绸布,露出了一把长短一尺上下,鞘身、刀柄均为黑色的短剑。

    张豹手捧短剑,在众人眼皮子低下转了一圈。赵小贵眼尖,见鞘身和刀柄上均雕刻着一只飞身跃起的豹子。

    “某弱冠之年曾在军中效命,此剑为那时所得。然,只有浴血奋战,军功卓越者,除其他封赏外,独赐豹胆,也就是此剑。”张豹说完,微阖双目,似乎在回忆着当年战场上惨烈厮杀的情景。

    赵小贵闻听先是一愣,随后微微低下了头,而云莺和宝儿更是满脸诧异之色。那四个武师虽多次见过此剑,可此时却也表情肃然,仿佛跟随着张豹一起回到了横尸遍野,断肢残刃的血腥战场。

    不过他们面上虽如此,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把剑他们见过的次数太多了,早就没了感觉,现在这样无非是想讨好张豹。

    军中效命,战场杀敌,自古都是一个血性男儿英勇无畏的最好体现。这把剑是张豹最光辉的荣耀,也是他征服女人最有效的武器。

    但此时此刻,两个女人看的却不是张豹,而是赵小贵!因为她们都见过赵小贵也有类似这样的一把短剑,只不过那柄短剑却是白银打造的,鞘身和剑柄都雕刻着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

    赵小贵的这把短剑,就和那虎头腰牌一样,都是原先那个赵小贵留下的。短剑虽华美精良,别具匠心,但却不能当真正的剑来使用。在赵小贵看来,这就是一件工艺品。云莺开香阁需要银两,他便把这把短剑交给了云莺,要她变卖成银两使用。云莺当然不会去变卖此剑,于是这把剑现在还在云莺那里,而宝儿也知道此事。

    “那...张...张豹大哥,还有类似这样的短剑吗?”宝儿咽了一口香津,有些紧张和兴奋。

    见宝儿如此,张豹这个美啊,飘飘然的想到,拿不下云莺,先拿下你也行。但他还是强压着一腔沸血,缓缓道:“既然宝儿姑娘有兴趣,某不妨细细道来。此剑共分五类,分别为:狼牙,豹胆,熊罴,狮威,虎贲。狼牙为木,豹胆为铁,熊罴为铜,狮威为银,虎贲为金。得狼牙者,已是军中骁勇善战之士,豹胆千人难见,熊罴万人难寻,更不用说那狮威,虎贲了。”说到这,张豹这才悠悠然喝了一口酒。

    “狮...狮威?怎么可能?”宝儿小声嘟囔着,觉得自己有点晕。

    赵小贵见了,赶忙冲她悄悄摇头,之后冲张豹一抱拳,道:“豹兄威武。”

    看到赵小贵不想说,而且又当着张豹等五个外人,云莺和宝儿只好暂时收起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但毫无疑问,好奇的种子已经在两个女人心中生根发芽了。

    而张豹则貌似深沉的叹了口气,再次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以彰显豪放。但他还是不了解女人的心——相对于生猛强悍而言,“神秘”更是让她们动情的毒药。

    可叹张豹费劲巴力的折腾半天,却不成想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而赵小贵也想不到,自己竟无意中得知了那把银剑的来历。

    日头西沉,苍穹被暮色笼罩,食客们走了一拨又一拨,最终变得冷冷清清。

    而树干上那人,已不知什么时候落了下来,静静的站在那里。

    一直等到云莺起身说“该回去了”,这个如刀一般的男人也动了,几乎和云莺同步。

    所谓的立书之战就是一些江湖人士搞的武技比试,这些比试确实凶悍无比,异常凶险。参加比试之人,上场前均要立好生死文书,说明死则死矣,与他人无关的字样,故称为‘立书之战’。这样的比试往往一着不慎则非死即残,而官府对此虽明令禁止,私下里却也懒得多管。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有人曾放言:天下第一高手未必参加立书之战,但立书之战真正的高手,至少能排进天下前十。

    “小兄弟何以发笑?”一个头发稀疏、年龄偏大些的武师问道。因为赵小贵在想到孔雀光秃秃的屁股时,目光正好落在了他那毛发不多的脑壳上,对方以为他是在嘲笑自己,所以口气中颇是不悦。

    “哦哦,我为豹兄所讲之事所吸引,为他折服。”赵小贵稍稍掩饰了一下,“豹兄跟云姐说他以前一人独战‘南河三豺’之事,于是兄弟在想,豺狼之辈焉能是虎豹之对手?单从名号上就已经输了。”

    “哈哈,是了是了,某却未想到这一层。”张豹闻听自然是欢喜,因为总是自吹自擂的也无趣。

    “什么南河三豺,充其量南河三狗!”张豹一时豪情勃然,指着胳膊上的伤疤道:“某当年曾打过立书之战,那里确有一些凶悍之辈,便落下了这些伤疤。”

    说到这,张豹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良久愤然拍桌道:“某学艺不精,前后十来场下来,竟输了三场。”

    赵小贵一听差点没吐出来,这贼直娘的竟是在变着法的夸自己!果如他所说,十几场下来只输三场,已是很不错了,因为敢于上台比试之人,必是自持勇猛之辈。

    但对于赵小贵,这几个人可就没什么好脸色了。特别是他们猜测这小子可能是云莺豢养的男宠时,更是满脸的鄙夷之色。

    “以后大家在一起共事,不用太过拘礼。”云莺笑着示意张豹几人落座,接着款款道:“地方是简陋了些,各位先将就着点。万事开头不易,我也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云莺不是小气之人,日后香阁的生意不论好坏,各位的打赏自然少不了。”

    这些武师本就领着武馆的俸禄,如今听说还有额外的份子,自然是喜出望外。

    不过赵小贵知道,这张豹还是有些能耐的。南河三豺他曾听醉香楼的小二提起过,很是凶猛,那是‘六指猴’的铁杆打手,而六指猴比王建武还猛些,也是南河郡一大恶人。张豹一人独战三豺,虽然没胜但也没败,算是很强悍了。

    听了赵小贵一句小小的恭维,张豹更是膨胀满怀,以至于浑身燥热,不禁挽起了袖子,露出了粗壮有力的胳膊,而胳膊上赫然是道道伤疤。

    自己看不到并不意味着丑陋不存在,有些人岂非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赵小贵不由得笑了笑。

    张豹五人目中无人的走过来,倒也打断了云莺和宝儿的疑问。但两人揣测,是不是赵小贵要亲自“验证”一番张豹他们的身手?那就不好了,云莺正想着劝阻一下,但张豹已器宇轩昂的走了过来。

    云莺并未起身,不管是雇主的身份,还是未来一段时间的东家身份,她都没必要过分的迎合张豹等人。当然,张豹他们更清楚这一点,也不敢轻易越礼。

    几个家伙懒得多看赵小贵一眼,倒是对薛宝儿很感兴趣——果然都是些“性_情”中人。但宝儿没由来的很烦他们,于是自顾自的托着香腮,把一张细嫩精致的俏脸扭向一旁,那几人却根本不以为意。

    接下来的时间里,赵小贵彻底成了一件可有可无的摆设。四个武师一直试图和薛宝儿套近乎,张豹则竭尽所能的在云莺面前展示着自己。总之,几个人唾沫满天飞,时而故作深沉,时而仰天长笑,极尽姿态,拼命绽放着自己那点原本并不存在的所谓魅力。

    看到他们,赵小贵倒是想到了一种动物——孔雀。雄孔雀对着雌孔雀发情时,总是会把自己的尾巴打开成扇面,以便吸引雌孔雀的注意。正面倒是光鲜了,却露出了尾巴后面那光秃丑陋的屁股。

    “早听说云大家豪爽大气,是个干大事的,如今看来果然不虚。”张豹抱拳施礼道。他这一施礼,那四个也跟着纷纷施礼。或许张豹还不太意打赏之事,但他们四个在意。

    “这是赵小贵。”云莺恬静淡然的向几人引荐着,“张豹兄已见过,以后你们多亲近些。这是宝儿,亦是我的小妹。”

    张豹五人的气场十足,让不少食客一时错愕,纷纷私下小声议论着,备受关注,热度一度追上了云莺和宝儿这一对玉人儿。

    刚才看到云莺这个风情无限的女子,以及宝儿这个粉雕玉琢的可人,大恨她们身边的那个男人,恨不能取而代之。

    而当张豹他们霸气张扬的走过来,高声道了声“云大家”之后,那些暗中觊觎的目光这才收敛了不少,因为张豹等人太霸道了,让人感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王者之荣耀永恒纵天玄帝超科学研究中心之秦龙战士美食使我暴富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兄长是戏精[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