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万事俱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里是王建武的势力范围,云莺对这一片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一些老客户自然会跟过来,这就有了一定的客源保证。但弊端是,怕会引起王建武的不满。不过哪一行都是这样,各凭本事也就是了,总不能让你一人把全天下的生意都做了去。

    终于确定了地方!在付出了近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后,盘下了这家香阁里所有的家什和两年的租金,几个人在惴惴中稍稍松了口气。

    因经营时间不长,所以这里的东西基本都是新的。云莺合计了一下,决定再进行一些必要的改动和布置后,也就可以开门揖客了。

    这日午时,云莺做东,先是带着赵小贵、薛宝儿,以及小翠、桃红吃了顿饭,算是开门前的小小庆祝。而到了傍晚,云莺告诉赵小贵,今晚还要请张豹等几个武师吃饭,毕竟新店要开张,他们也算是店里的人员。

    东家请雇员吃饭,当然不用去太豪华的酒楼,再者,云莺知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不想给这些人惯出毛病。吃饭的地方虽然简单,但菜肴的味道却是很不错。

    “小贵子,张豹充其量一赳赳武夫,你不用计较太多,别让姐小觑了你。”云莺看得出两人之间的不快,所以提醒赵小贵。

    “半年,也就半年时间,能相处便处,不能处就井水不犯河水。为了咱们的营生,何需与他较真儿。”

    赵小贵闻听笑笑:“云姐宽心便是,我自不会与他计较什么,是他自己心中有鬼而已,看似豪爽不羁,实则...那双眼珠子早该挖出来才好。”

    云莺会心浅笑,她当然明白赵小贵指的是什么,更看得出张豹每次看她时,眼神中那狼一样的垂涎之色。

    薛宝儿正吃着点心,闻听赵小贵所言,立马拍着一双美玉般的纤手忿忿道:“又是一头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哼,除了赵兄这个癞...咳咳,谁也不配吃。”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然是赵小贵说给这两人的一个故事。

    “死妮子,瞎说什么...”云莺羞红了俏脸,作势来掐薛宝儿,可薛宝儿早就嬉笑着躲在了赵小贵身后。

    赵小贵嘿嘿一乐,冲宝儿道:“总算为兄没有白疼你,只要吃得上天鹅肉,做癞蛤蟆又何妨。

    “你们...”云莺语顿,虽想呵斥,却不知盈盈秀水间,早已顾盼出无限的情愫。

    三人乘车轿到了地方后不久,一身蛮横之气、骑着高头大马的张豹也来了,身后跟着那四个精壮的武师。仿佛是为了炫耀,张豹下马的动作很是夸张,但看得出还真有两把刷子。之后,那四个武师也纷纷下了马。

    张豹居中,其余四人分居两侧,齐整整的走向了云莺这边,煞是张扬霸气、风尘吸张,其他食客也是纷纷侧目,为之一怔。

    薛宝儿显然是看不惯这种作风,小脸一杨,鼻腔中冷哼了一声,很是不屑。

    云莺不想宝儿惹对方不高兴,于是替张豹等人开脱道:“张豹是一等一的高手自是不用说了,而那四个看上去也不简单,这样的人有些傲气也正常。”

    谁知薛宝儿的拗劲上来了,眼看那头威武雄壮的癞蛤蟆越走越近,她却越发不舒坦起来:“哼,或许是银样蜡枪头也未可知。”

    赵小贵倒是不疾不徐的轻笑道:“是不是蜡枪头或许一会儿便知。”

    “哦...?!”云莺和宝儿均是不解。

    赵小贵并不解释,只是有意无意的瞥了店外一眼,扫过阴暗角落处的那棵大树,心道:跟踪小爷大半天了,别以为没发现你。

    大树粗实的树干上正隐着一个面容阴沉的汉子,偶有行人路过,总感到此处气息阴冷,仿佛暗中藏了一把出了鞘的利刃。

    (拜请各位赏几张票票,最不济也收藏一下,或是写点评论。有你们的支持,狗狗才能有信心写好后面的章节!狗狗这里作揖了,拜托拜托!!!)

    “宝儿知道的,但...那又如何?不过多是些为了生活的苦命女子,宝儿能体谅她们,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薛宝儿说这话时低着头,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

    又过了一段时日,云莺和赵小贵最终选定了一家需要转手的香阁,此地倒是离云莺的住处不远。这家香阁的装饰、位置其实都还不错,开业不足一年,东家却有好几个,因一些小事常常相互猜忌扯皮,这才导致香阁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对于这家香阁,云莺倒是信心十足。

    而对于云莺的这份信任,赵小贵除了感慨与感激,只能是竭尽所能、不遗余力的去做事。

    而此时的薛宝儿则总是找理由赖在两人身后,寸步不离。赵小贵说了几次让她赶紧去投奔她姨娘,可她答应是答应,就是不见有丝毫走的迹象,再不然就是泪眼盈盈,一副可怜委屈状。赵小贵不放心她一人呆在家里,于是就成了如今这般情形。

    看到赵小贵对自己无奈,也慢慢不提让她走的事情后,薛宝儿乐了,悠哉悠哉的像只小尾巴似地吊在两人身后晃荡。有时候前面两人自顾自的说话忽略了她,她也不以为意。

    至此,薛宝儿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彻底放了下来,整日里眉开眼笑的,似乎她的小小‘阴谋’得逞了。而对于云莺的关爱,更恨不能感激涕零。看到她腻在云莺身边的黏糊劲儿,赵小贵认为她不是缺少关爱,而是缺少母爱。

    事情发展到后来,薛宝儿得寸进尺,竟自告奋勇的要求做云莺的副手。

    云莺起先并不答应,但耐不住她的央求以及说来就来的泪珠,于是沉声道:“你可知道香阁意味着什么?你可清楚那里的姑娘都做些什么?”

    张豹哼哧了一声:“有什么好谈的,无非是见一个下人而已。云大家信任他,要咱们今后对他多加关照。说到底,让咱们当师傅,半年后他出徒了,咱们也就该滚蛋了。”

    年轻的武师咧咧嘴,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兄弟问的不是这个,咱是问豹兄和云大美人谈得如何?嘿,豹兄你可别瞒着兄弟们,上次你在春香阁压在柳莺姑娘身上的时候,嘴里喊的可是云大家的名讳,我们几个在隔壁都听见了,嘿嘿。”

    “嗯?还有这事?哈哈...”张豹大笑:“一会儿忙完了,都随我去春香阁,去看看到底是谁。”

    随着接触,薛宝儿倒是和云莺迅速熟络起来。她知道云莺才是关键,所以一改往日的任性和小小刁蛮,一口一个‘姐姐’的甜甜叫着,时日长了,云莺倒是喜欢起这个憨态可人、水灵单纯的小姑娘来,于是索性认了这个妹妹,还把她接入自己家中。

    慢慢的,情况发生了变化,哪怕赵小贵让薛宝儿离开,反倒是云莺替她说情,云莺总觉得她身上有一个女子的无奈和辛酸。

    随后的几日,云莺在赵小贵的陪伴下,四下寻找着适合开香阁的地方,而重点是那些经营不善想要转手的香阁。

    对于赵小贵,云莺除了那丝隐隐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更多的时候则是拿他当自己的弟弟看待,所以很多事情都由赵小贵自己去拿主意,在外人看来,还以为他是东家。

    所以,看到云莺如此在意信任她的马夫时,张豹顿生一股浓浓的醋意和不忿。

    介于云莺的雇主身份,张豹也不好太过分,耐着性子又客套了一番,简单说了说自己这边的情况后,便起身告辞了。出了茶楼,四个武师正骑在马上侯着他,张豹翻身也上了一匹马,其中一个骑青马的年轻武师笑问:“豹兄,谈得如何?”

    由此可见,张豹的一腔骚_情中,对云莺的觊觎是何等的深沉而炽热。

    一想到云莺的柔媚风情,张豹顿觉小腹处一股火焰升腾。只不过,如今想到云莺的时候,似乎旁边多了一个不卑不亢的马夫身影。于是,欲_火更盛,而妒火也更盛。张豹彪悍的面容上,顿时阴晴不定。

    ......

    身在春香阁的柳莺突然打了了喷嚏,嘟囔道:“哪个没良心的在念叨奴家?”

    张豹找过不止一个女人替代云莺,唯独柳莺能模仿出三分神韵。特别是柳莺在他雄壮的身子下娇呼“哥哥好猛、莺儿都快被哥哥弄死了”的时候,这畜生会产生一种莫名的血脉喷张。

    说到底,张豹根本看不上赵小贵。虽然云莺称赵小贵为兄弟,但在他看来,赵小贵就是一个下人,靠讨好女人混饭吃。而且,他心中还有自己别样的心思。

    大约一个月前,当张豹乍一见身纤如月,风姿无限的云莺后,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心痒。谈不上什么情和爱,纯粹是一种雄_性的欲_望,而且这种欲_望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强烈。

    当然,放眼整个南河郡,甚至青州城,对云莺有这种欲_望的大有人在。张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冰鉴与初心流星花园之我不是太子爷万界最强关系户至上剑尊神话崛起地仙界代购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