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洗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小贵不再搭理她,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晃悠着走向自己的房间。

    不洗澡?这大夏天的,哪怕是一身香汗也受不了啊!这还让人活不活?薛宝儿欲哭无泪。看着赵小贵就要消失的背影,她咬咬牙道:“赵兄留步,烦请帮我拎些水可好?”

    这次轮到赵小贵一愣,心道,啥意思?难道也要在这院中洗澡?

    这小子现在也是有些先入为主了,尽想美事,人家一个女孩家怎么可能在院中洗澡?当然是把水拎进她的房间凑合着擦洗了。

    当赵小贵帮着把水拎进她的房间后,薛宝儿道:“宝儿知道赵兄乃仁仁君子,光明磊落,断不会做那龌龊窥视之事,是吧?”薛宝儿笑意中透着僵硬,僵硬中透着紧张,一双乌黑幽亮的眸子更是紧紧地盯着赵小贵。

    “这个嘛……谁知道呢。”赵小贵一脸的坏笑。

    “你你你...”薛宝儿一连三个‘你’字,咬牙切齿道:“那样的话,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说着,一扬手中的小剪刀,

    “错了,是你死,我活!”赵小贵说完,扬长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薛宝儿这才把牙一咬,把心一横,豁出去了——洗!

    听到那边传来轻微的水声,赵小贵笑笑,酣然入睡。

    次日,薛宝儿醒来时,眼圈有点发黑。很显然,昨晚她根本没睡好。而赵小贵早已起来了,还闭着眼睛耍了一通拳脚,而正是这通拳脚声将她从迷迷糊糊中惊醒的,因为动静不小。

    “恭喜恭喜。”赵小贵笑着冲薛宝儿一抱拳。

    “赵兄何意?”薛宝儿揉揉睡意惺忪的眼睛。

    “因为你和为兄都还活着,活着真好!”

    薛宝儿撅嘴无语。

    “既然活着,总该活得明白些,现在说说你的来历如何?”

    薛宝儿一扭头,哼了哼,这才道:“娘亲死得早,幸得姨娘照料。姨娘家倒是富有,对宝儿也很是不错。只是宝儿不喜欢拘束管教,这才跑了出来。如此,你可是信了?”

    “不是因为提亲才跑出来吧?”赵小贵笑问。

    “你…是又如何?要你多管!”宝儿气哼哼的。

    “这就是了!”赵小贵依旧笑着:“不过总在外面游荡可不是办法,还是尽早回到姨娘身边才好。”

    薛宝儿眨眨眼睛,脖颈一扬道:“就不信天下之大,无我宝儿容身之地,”

    不等赵小贵再说什么,外面传来一阵叩门声,开门一看,却是云莺的丫环小翠。

    小翠正要开口,却看见了赵小贵身后的薛宝儿,一时间满脸的诧异之色。

    “哦,这是我的一位小友——薛宝儿,是不是云姐有事?”赵小贵连解释带询问。

    小翠一边上下打量着薛宝儿,一边匆匆点头,心道,倒是没看出来啊,醉香楼那么多姑娘,也没听说哪个是他的小友。

    “那你在家等着,不可轻易外出。”赵小贵临走前不忘交代薛宝儿。只不过刚刚出了院门,他又转了回来:“还是一起走吧,那王八壳的人又来了,看来是没完了!”

    于是赵小贵指了指那口水井道:“从哪里取水就可以洗了,你要想洗,看着办吧。”

    顿时,薛宝儿傻眼了。

    此时的赵小贵身躯凛凛、蜂腰乍背,曲线流畅。浑身上下,不见一丝多余的赘肉。那一身小麦色的肌肤在月色的映衬下,更是闪闪发亮。这样的躯体,无一处不彰显着男人的阳刚之美。

    薛宝儿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有点像赵小贵口中的‘花痴’。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这样静静的观察一个几乎赤裸的男人。‘噗通’一声,薛宝儿走神的功夫,竟不小心一头撞在了门框上。

    没办法,咬着牙、低着头,薛宝儿走了出来,小声道:“你...你倒是舒服痛快了,我怎么办?”

    这话说的,真可以让人浮想联翩了。

    赵小贵摇头笑了,他肯定不会往歧义上理解,知道她问的是她如何洗澡的事情。由此,他也觉得薛宝儿应该不是来自于香阁,那地方的女孩,像她这种年龄,恐怕早就什么都明白了。至于她究竟什么身份,什么来历,他肯定要问明白,但不是现在。

    仰望满天的星斗和明月,赵小贵心想,它们亘古时便已存在了,那么它们可曾看得见我两世为人?

    闭眼呼吸,凝神静气,他又开始研究起记忆中的功夫来。

    一个时辰后,已是满身汗水的赵小贵蓦然停下身形,微微且无奈的摇头,看样子依旧没有什么进展。

    “偷偷摸摸地有意思吗?”赵小贵头也不回的来了一句。

    “啊...?!”这头大灰狼,原来早就发现了自己,薛宝儿小脸更红了。

    偷偷起身,扒着门缝往外一看,结果正看到赵小贵站在水缸边,只穿一条犊鼻裤,拿着大木盆往身上浇水。天气闷热,赵小贵练功又出了一身的臭汗,当然要冲洗一番。

    薛宝儿顿时羞红了俏脸,可目光却没有离开那副躯体。

    观察了一下,觉得那丫头应该睡着了,于是悄悄起身来到院中。

    夜色如洗,繁星点点,半轮明月高悬夜空,撒下一片淡淡的清辉。

    别看她左一个赵兄右一个赵兄叫得亲热,可说到底是个女孩子,要说没什么戒心、顾忌,那不符合情理。事实上,要不是赵小贵不仅帮着她寻马,还借银两给她,她甚至不会再次回到这里。人心险恶,万一是披着羊皮的大灰狼不就糟了?所以,她手里一直紧紧攥着一把小剪刀。

    当赵小贵来到院落时,她的一颗心玄乎乎的差点没跳出来,最后才发现是赵小贵在练功呢。心道,这头大灰狼,不睡觉瞎折腾什么?

    咦?外头传来了泼水的声音,薛宝儿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大夏天的,汗水淋淋,不冲洗一番可怎么行?

    薛宝儿此时也没睡,正睁着大眼睛盯着黑漆漆的屋顶。她没睡固然有天气闷热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因为紧张和害怕。

    别看她外表咋咋呼呼、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小丫头精着呢。有些东西只是面上装出来的而已,因为这样别人才更容易暴露出更真实的意图,不然她小小年纪何以能安然的从江南来到这里。

    已连续多日不曾下雨了,知了在窗外不知疲倦地鸣叫着,虽然门窗俱开,可天气闷地连丝风儿也没有。

    此时已接近子时,躺在炕上的赵小贵却毫无睡意,想想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不觉得有些心烦,

    还有这个来历不明的丫头,不会一直赖在自己这里吧?这下自己可算是黏上一块牛皮糖了。哪怕这牛皮糖很香甜,但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赵小贵苦笑。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镇鬼记向往的生活之天王巨星这就是铁甲之黑科技大师冰雪全能王综漫之最强冠名扬名东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