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萝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时的赵小贵早已是火冒三丈,急忙从院中骑上卸了车辕的马匹,策马急追。心道,不信你的车轿能跑过我的单人匹马。

    看到赵小贵越追越近,柴君仁有些慌乱,冲前面赶车的家奴急道:“快!再快点!”

    只是带着车轿的马匹,如何比得了赵小贵的单人匹马,而此时的柴君仁已是脸色煞白。不过赶车的家奴虽是慌乱,却驾车技术不错,而且脑子灵光,见对面正有一身着披风之人策马缓缓而来时,于是眼珠一转,在和对方擦身而过之际,突然照着对方的马屁股就是狠狠一鞭子。

    对面那人的马儿冷不丁着了这么一下,咴溜溜一声嘶鸣,奋然扬蹄,箭一般的瞬间冲了出去。

    可这么一冲,正好与紧随车轿之后的赵小贵迎了个正着。此时两匹马都是快如疾风,等发现时,根本来不及相互躲避。

    赵小贵还行,关键时刻将马匹带向了一侧,而迎面的马儿却是一头撞向了赵小贵的侧面。此时,那种本能再次如约降临,于是赵小贵梦游一般的一脚将那马儿踹向了一旁。

    这一脚不要紧,马儿吃痛,一下将背上之人高高的抛起。赵小贵见状也不含糊,硬是飞身扑出,将那披风之人勉强揽入怀中。

    而此时柴君仁的车轿已渐渐远去,赵小贵也只好悻然作罢。

    “混蛋,还不赶紧放手!”怀中的披风虽脸色惨白,却是愤然呵斥。听声音,竟是个女儿家。

    那时男女大防,特别是未出阁的女子,连手都不能轻易被男子触碰,更不敢想象会被抱住的情形。

    赵小贵此时刚刚回过神来,一听怀中之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骂了自己,于是也不管对方是男是女,双手立马一松,接着就是‘啪嗒’一声。

    那人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顿时摔了个灰头土脸,四脚朝天。

    “你混蛋!”女孩爬起来的速度倒是不慢,之后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赵小贵骂道。

    “这位兄台,要不是在下救了你,想必会比现在惨多了,所以你不知感激还出口伤人,不知是何道理?”明知对方是女孩儿,可看到对方身着男装,一副小泼妇的气质,赵小贵也不点破,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对方水绿色披风下是一身短衣瘦裤的男人衣衫,原本头上的布巾也已落在地上,更有趣的是嘴角上方那两撇细细的小胡子已脱落其一,再加上身上沾染些灰土,说不出的狼狈滑稽。

    “你...!”女孩有些语噎。

    “我什么?咦?兄台的小胡子怎么只剩下一面了...”赵小贵说这话时,强忍着笑意。

    女孩大窘,索性连仅剩的小胡子也扯了下来,随即取下披风,拍拍上面的灰土,搭在自己的手腕上。

    趁她整理的功夫儿,赵小贵倒是有时间细细端详了对方一番。

    小姑娘年龄不大,豆蔻年华,顶多十四、五岁。身段窈窕,皮肤粉嫩粉嫩,仿佛掐一把就能攥出水儿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配上弯弯的眉毛,十分的讨喜可爱。

    如果在前世,这样的年龄多半还会在父母怀中撒娇耍宝,可在当下,这种年纪已快为人妇了。当然,十四、五岁的年龄,在赵小贵眼里,怎么看,都还是个小屁孩儿,充其量小萝莉一枚。

    “不准看!”女孩虽然依旧口气不善,但明显比刚才弱了不少。她也明白,就刚才那种状况而言,若不是对方出手及时,自己一定会更惨,但女性的矜持不会让她轻易放下。

    “好好,不看不看,那我可就走了。”赵小贵说着准备翻身上马。

    “不准走!”女孩这次却是嘟起了小嘴。

    “呵,这倒奇怪了,不知姑娘如何才肯放过在下?”赵小贵有些莫名的摸摸鼻子。心想,不就是抱了一下嘛,又没人看见,怎么还没完了。

    “你没见看我的马儿跑了,你得想办法帮我找回来,这样本公...本姑娘才能原谅你刚才的无礼之举。”她说起话来声音又脆又急,跟炒豆儿似的。

    在他看来,有这些家奴对付赵小贵已是绰绰有余了,可完全想不到会是这种局面。虽然他不懂什么拳脚功夫,但刚才赵小贵的表现太吓人了,傻子都能看出其中的威猛来。

    “公子何出此言,如玉...也是不清楚他这么能打。”柳如玉低着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而赵小贵这次索性无条件的信任那些本能,任凭那些本能自由发挥,为了不影响这些本能的施展,这小子甚至后来闭上了眼睛。

    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凡是冲上去的家奴,连一个照面都撑不过,便惨叫着飞了出去。

    只一会儿的功夫,这些人已是哀嚎声此起彼伏,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擦你老母的!”赵小贵边骂边飞起一脚踢飞了泼粪的家奴,之后看向柴君仁。而此时的柴君仁见势不妙,赶紧吩咐马夫启动车辕,带着柳如玉跑了。

    有早起的邻里看到这一幕,早就吓懵了。他们想不通,这个平日里话语不多,谦逊有礼的赵小贵,竟然会如此的凶狠。

    “柳如玉,你的马夫不简单啊,还他娘的闭着眼!是不是存心想看老子的笑话?”此时的柴君仁恶狠狠的瞪着柳如玉。

    昨晚柴君仁走后,赵小贵就想到这种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既然是迟早的事,那还不如早些了结的好。所以从云莺那里出来后,就故意‘晃悠悠、慢腾腾’的往回走,就是想要对方找到自己。再说了,他也很想知道那些本能的自我保护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现在正好可以验证一番了。

    看着七八个狗奴才涌上来,赵小贵咬咬牙,冷冷的看着他们。

    “动手!”远处的柴君仁已急不可耐的扯着嗓子尖细的叫了一声,为了看得更清楚些,甚至拉着柳如玉走出了车轿。

    正在赵小贵目瞪口呆,继而暗自狂喜的同时,却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家奴,悄然拎着一桶猪粪,趁赵小贵不备,猛然间泼了过来。

    赵小贵倒是匆忙中侧身躲开了,可猪粪却是泼在了他身后的院门上,一时间臭气熏天、令人作呕。原本按柴君仁的意思,是把赵小贵打到在地后,看着他求饶,之后再淋他一身的猪粪。

    不远处的柴君仁也有些蒙圈,因为离得稍远,看的不是很真切,只感觉眼前一花,自己的家奴便飞了出去。当看到剩下的家奴个个目瞪口呆时,不禁火了:“都给我上!打残了他,每人赏一两银子!”

    银子是好东西,一两银子按当时的物价计算,合到后世的六百元钱了,这足以让每个月没几个大钱的家奴们勇气倍增、头脑发热。于是,剩下的家奴仗着群胆,一股脑地涌了上来。

    昨晚柴君仁受气之后,不仅安排了家奴暗中跟踪赵小贵,以便查寻他的落脚之处,更是把一腔怨气撒在了柳如玉身上。直把柳如玉折腾的心惊胆战、连连哀求才算作罢。

    其实倒不是说柴君仁在这方面有什么真能耐,只是这小子花样百出、手法怪诞变-态而已,如什么鞭笞、滴蜡、竹刺之类的一样没少。柳如玉倒不想柴君仁报复赵小贵,也不想来,但柴君仁的话她却不敢忤逆。

    就在赵小贵闭眼的同时,奇迹发生了——一只手准确的顺着棒子的落势抓过去,接着便已攥在手中,随后就是飞起一脚,干净利索的将那家奴踢飞。

    “啊...!?”剩下的家奴一下愣住了,他们想不到一个马夫会这么利索,而且还他娘的闭着眼,真是邪门了!

    而这时的赵小贵连忙慌乱的睁开眼睛,心悸不已地看着这些人。刚才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木头人,任凭那些本能支配着、牵引着。

    看到柳如玉也在,赵小贵的心顿时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头痛也是如约而来,不过一闪即逝。赵小贵心中苦笑,心道这个小娘们儿还真是够绝情的。

    听到主子的命令,其中一个身体壮实的家奴,抢先抡起手中的棒子砸了过来。赵小贵见状本想躲闪,可藏于身体深处的某种本能,却让个他迎着棒子冲了上去,眼见着棒子就要落在头顶上了,赵小贵一闭眼,心道:完蛋了!

    这时赵小贵已起床穿衣走了出去。

    而刚刚推开院落的大门,就看到了七八个歪带帽子、家奴模样的家伙堵在了门口。借着微亮的天色,不远处,还停着一辆装饰豪华的绿呢车轿。此时轿帘高悬,一张脸正笑眯眯的看向这里。

    赵小贵一看,笑脸正是柴君仁,但他不知道此时的车轿内还有柳如玉。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末日随身基地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不想当白月光的白莲花不是好宿主[红楼]夫人套路深.给大BOSS养老[快穿]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