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柴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上去倒是相貌不俗,不过在本公子看来,也只是一个在这里混吃等死的怂包罢了,哈哈哈...!”柴君仁依旧搂着柳如玉,眼神里满是得意和讥屑,而且他的声音很大,似乎就想让赵小贵和其他一些人听到。

    果然,路上的一些行人和正要进门的一些客人,都把目光聚向了柴君仁,同时又把一身青衣的赵小贵打量了一番。

    赵小贵却是笑笑,并不理会,转身便往回走。

    但柴君仁并不想这样结束,接着冷笑道:“你叫赵小贵?还不赶紧上前给小爷行礼问安,这醉香楼也有日子没来了,不妨今日再坐上一坐。”说着,一把大钱撒过去。一时间,骨碌碌的滚在了赵小贵的身前身后。

    当着柳如玉的面,这小子都能说出这番话来,可想这柳如玉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能如何了。

    赵小贵并不回头,只是淡淡道:“我只是个马夫,来这里自有旁人招待。”

    “哈哈”柴君仁放肆的笑道:“是了是了,原来你只能与畜生作伴。”

    本已打算继续前行的赵小贵闻听此言蓦然站住,双手紧攥,两眼微阖。

    “没必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姐信你!去车轿里候着吧。”一旁的云莺眼神明澈,赶紧道。

    云莺的声音如春风入耳,让赵小贵的一腔怒气消散了不少。对于这个女人,他有太多的感怀。

    看到如此,柴君仁先是冷哼了一声,之后阴邪的一笑:“哟,不错不错,居然还勾搭上了当年的花魁翘楚,不过嘛...也是臭鱼找烂虾,两看不相厌,只是钱兄死的冤枉啊,有时间还真应该去祭拜一番才好,若不是他出手快,可能死的就是本公子啰,哈哈哈!”

    柴君仁这番话实在是缺德带冒烟,阴狠之极,即能在柳如玉面前贬低赵小贵,又能顺便苦损云莺,实在让他爽进了骨头缝里。

    这番话顿时气得云莺浑身发抖,紧咬丹唇。

    赵小贵顿时火大了,心道,妈蛋,这畜生怎么还没完了?他前身是教师不假,但臭脾气和狠劲还是有的,因‘虐待’学生的手法高明,让那些学生有苦说不出,所以被谑称为‘蔫坏唐’。

    “云姐,王八壳虽硬,但咱自信还能敲的开。”赵小贵阴阴一笑,对云莺道。

    “是啊,姐也想看看王八壳里都装了些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云莺强颜道,但眼中已是雾蒙蒙一片。

    于是,赵小贵转身,来到了柴君仁和柳如玉面前。

    柴君仁一撇嘴,抖了抖身上的华服,挺直了腰,想在气势上压过对方,只不过怎么看也没有那种睥睨四方的王霸之气。

    可相对而言,赵小贵更惨,似乎连这点气势也没有。

    “这是何人?”柴君仁有些不悦的问道。

    “他…他就是赵小贵。”柳如玉微微把头侧向一旁,轻轻道。

    “蹭鼻子上脸的货!”云莺顿时颊腾双晕,恨恨然朝他小腿肚子上踢了一脚。不疼不痒,浑身酥麻。

    这时候,那个被赵小贵盯着的女子,显然也看到了他,竟然也同时发愣了,而这个女子正是柳如玉!

    虽然曾经海誓山盟,耳鬓厮磨,但怎比得了富贵荣华,锦衣美食?自从被柴大公子相中后,柳如玉突然发觉自己即便为妾,也要好过赵小贵的明媒正娶。

    有时候他也会想,赵小贵为了这个女人酗酒坠河,如果不是云莺的及时搭救,那么还会不会有现在的他?!

    此时四目相对,柳如玉微微含首,有了些小小的扭捏和不安。在她身边,那个典型高富帅模样的年轻公子正张扬霸气地搂着她的腰,似乎在向别人展示着他对这个女人的占有。顺着柳如玉的目光看过去,当即看到了一身青衣装束的赵小贵。

    年轻公子叫柴君仁,他倒是听柳如玉曾经含糊其辞的提到过赵小贵,不过这些只能让他体会到一个男人的成就感和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呵,小贵子今日莫非转了性,要做女儿家不成?”云莺看到他如此专注,不禁吃吃笑道:“好男儿行走于天地间,要的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威武不屈,富贵不淫,少了这些,即便是一副好皮囊,又有何用?”

    赵小贵哑然失笑道:“还不是怕云姐嫌弃咱,回头再找个面如冠玉的帅哥顶了咱的缺。”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了门外。

    望着此时玉面凝霜的柳如玉,赵小贵为曾经的赵小贵真心不值!自从慢慢消化了赵小贵的一些记忆,他已强迫自己去忘记这个性情薄凉的女子。

    不过那残存的记忆还是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心悸,毕竟那是曾经的赵小贵刻骨铭心的爱恋。

    不管哪个时代,食色性也,像云莺这样经历的女子,有时说起话来倒是直接干脆。

    赵小贵回过神来,对于云莺的‘好意’表示出了另类的拒绝:“那些丫头没味道,如果云姐真是怜惜咱,不妨亲自出马得了。”

    不知是不是鼻子直挺丰厚的缘故,他总会不自觉的摸摸,久而久之倒养成了一个习惯,特别是当他拿不定主意或是想事的时候,总要摸上一模。听人说,鼻子是主掌财富和女人缘的,还说鼻子暗藏雄伟,是与那话儿相通的,于是这小子私下偷偷验证过,发现还真有几分道理,那本钱还真不是一般的昂扬雄伟。

    外貌已是截然不同,那么内心呢?内心岂非还是后世的唐洛?

    就在赵小贵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身影让他眼神忽然一顿,紧接着便是头痛欲裂、面色苍白,不过这种痛楚只是一闪即逝,但却难掩眼中那一抹复杂神色。

    云莺随之侧首,见正有一个云鬓高挽,翠罗轻衫,黛眉如雾,姿态优美,尽显雍容华贵之气的女子走了过来,而身边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只是这公子的脸色有些发青,眼窝深陷,多少有些阴翳。而赵小贵的目光,就盯在那个女子的身上。

    云莺蹙眉,之后嫣然一笑:“难得小贵子有这样的兴致,不过那双贼眼珠子盯着别人的女人可不好,要是有那想法,回头姐帮你找个丫头就是了。”

    “贫嘴,瞧你那点出息!”云莺睨了他一眼嗔道。而对于赵小贵口中类似‘帅哥’一类的古怪词汇,她已是慢慢接受并见怪不怪了。

    眼前的云莺素衣如雪,面如满月,身纤翩翩,眼似秋水,明眸皓齿顾盼之间,自有一股风流韵致,瞧得赵小贵心中怦然一动。

    “小贵子,赵小贵...”

    就在赵小贵感慨往昔时,云莺招呼着他。原来今天的客人较多,需要他帮着照应一些。不过‘小贵子’这个称呼,多少让他感到一些别扭,在他听来,似乎是清宫戏里某个缺少了关键零件的小太监。

    稍微清闲一些的时候,他站在前厅一扇铜镜前,不由得摸摸自己的鼻子,再次细细端详着自己如今的模样。还好吧,看上去倒是气宇轩昂,挺拔伟岸,非常爷们儿!

阅读花开富贵满园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漫威世界里的龙珠末世主播很撩人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异屉海贼之蓝色飓风动漫之无限次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