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牢房里的男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胤硕跑到黑山看守所不远处的时候,仔细观察了一下。整个黑山看守所,除了看守所大门那里的灯是亮着的,其他地方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正如王胤硕来之前所想的那样,黑山看守所毕竟是个小看守所,不可能像电视上那种大型看守所一样夜如白昼,守卫森严。

    王胤硕在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根绳子,绳子上面有一个抓钩。将绳子往上面一抛,在确定抓钩抓稳墙后,王胤硕便往墙上爬去。这也是王胤硕觉得无奈的地方,要是那一身力量还在,那么想进黑山看守所哪里还需要这么费劲。爬过墙后,王胤硕也没管挂在墙上的绳子,直接往看守所里面摸了进去。

    看守所里一片漆黑,静悄悄的,连个巡逻的人都没有,王胤硕就那么乘着夜色在黑山看守所里面慢慢寻找起来。

    王胤硕对黑山看守所并不熟悉,也不知道货车司机到底被关在哪里,只能凭着感觉在里面瞎转悠。毕竟以他现在的实力,虽然不怕黑山看守所里面的看守人员,但是真的被很多人围上的话,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麻烦。

    在黑暗中摸索了接近半个小时的王胤硕,才找到了关押犯人的地方。只是王胤硕刚刚找到的时候,便听见牢房里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在停下来仔细分辨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后,王胤硕便小心翼翼的往发出声音的地方摸去。

    王胤硕觉得,已经到了关押犯人的地方,只要能找到一个巡逻的狱警,从狱警口中问到货车司机被关在哪个牢房就行了。王胤硕相信不管怎么样,关押犯人的地方总是要有狱警在的,哪怕狱警是在偷懒睡觉。

    让王胤硕感到惊讶的是,黑山看守所关押犯人的地方竟然没有锁门。当然,王胤硕也没有当回事,毕竟是小地方,也没什么重犯要犯,看守人员松散一点也是正常的。

    可是还没有靠近声音传来的地方,王胤硕便闻到了一丝刺鼻的血腥味。对于在外面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王胤硕来说,血腥味是他最为敏感的一种味道。

    闻到血腥味的王胤硕,顿时变得小心起来。大半夜的牢房里面传来血腥味,那可不是正常的事情。在靠近血腥味最为浓重地方的时候,王胤硕趁着夜色朝着面前的牢房里面看去。

    只见一个只有几个平方的小牢房里,一个穿着短袖短裤的男人正躺在地上,一根牙刷的尾端正插在男人的喉咙里。而牢房的地上,已经汇聚了一滩从男人喉咙里面流出的鲜血。

    摩托车是普通的摩托车,按照游巨基的话说王胤硕应该买辆哈雷回来开开的。可惜王胤硕觉得在海陵开哈雷的话,太引人注目了,不如开辆普普通通的摩托车低调。毕竟王胤硕本身便是想着低调,自然不会高调的买哈雷。

    王胤硕骑着摩托车一路避开所有的监控,来到了距离黑山看守所一公里之外的地方。也幸好海陵不是一个多么大的城市,所以道路监控除了市区多一点,郊区基本没有。在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将将摩托车放好后,王胤硕便朝着黑山看守所跑去。

    “你确定?”王胤硕看着游巨基的样子,有些怀疑的问道。

    游巨基脸上突然闪现出一丝愤怒:“你可以说我胖,但是你不能怀疑我的智商!整个海陵市就一个看守所,老唐告诉我人被送到看守所里了,除了黑山看守所还能有其他的看守所?”

    “行了行了,发什么酒疯。阿苦,你在家里看着他,我出去一下。”在听到游巨基的话后,王胤硕站起身说道。

    在王胤硕眼里,哪怕他现在没有力量,想自由进出黑山看守所这种小看守所还是没有任何压力的。因为像黑山看守所这种小地方的看守所,里面不可能有什么重犯要犯。一般就是些小偷小摸被抓进去临时看管几天,连杀人犯估计都没几个。

    那么里面的守卫也不可能有多么的精锐,光王胤硕知道的,便有很多人是花关系进去想弄个铁饭碗,吃着公家饭。虽然公家饭的工资不是很高,但是胜在安稳。安稳这个东西,是很多人一辈子的追求。就如王胤硕,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愿意在外面闯荡,可为了寻找失踪的父母,他却不得不去闯荡。

    王胤硕来到楼下后,从车棚里推着一辆摩托车走了出来。摩托车是他回来的时候专门买的,除了买回来那天骑过,其他时间一直放在车棚里。

    见唐鹏飞已经猜出了自己的来意,游巨基也不隐瞒了,很直接的问道:“海大校长那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

    “能有什么情况,货车司机酒后肇事,当场被抓,现在已经被关起来了。不然你还想怎么样,蓄意谋杀啊,不至于。我们测试过货车司机身上的酒精浓度,确实是海大校长运气不好,出门没看黄历,遇上事了。”唐鹏飞不以为意的说道。

    游巨基听到唐鹏飞这么说后,接着问道:“那那个司机现在关在哪里呢?”

    他们三个人一致认为海大校长是死于谋杀,那么货车司机便是一个关键人物。王胤硕在知道货车司机所在的位置后,当然想着尽快找到货车司机,从司机的口中问出是幕后指使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海大校长。

    王胤硕害怕的是万一找货车司机找晚了,货车司机再跟海大校长一样出个意外那就没法调查了。毕竟海大校长也算个人物了,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被杀了。更别提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货车司机,想让他意外死亡的话,王胤硕觉得可以有无数若干种方式。

    让游巨基坐下以后,王胤硕连忙问道:“消息打探的怎么样?”

    微醉的游巨基咧开嘴一笑:“我老游出马,什么事情不能解决?已经问到了,关在黑山看守所里。”

    “你就算了吧,平时说到请客吃饭,你躲得比谁都快。今天这么主动请我吃饭,肯定有事情。让我猜猜看,下午你打电话找我问了海大校长的事,难道你对这事感兴趣?不应该啊,你跟海大校长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会这么关心他的事?”唐鹏飞鄙视的看了一眼游巨基,对游巨基的话,他是打心眼里不相信。

    由于游巨基的反常,唐鹏飞一下子便猜到了游巨基这么殷勤的真相。不过对于游巨基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唐鹏飞则是想不通。在他印象里,游巨基就是个小人物,一个普通的平民老百姓。在海陵根本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官面上也就认识他这么一个小交警。

    “就你这祸害,还是算了吧。你站到路中央,都没人来撞你。这体积太明显了,除非是瞎子,不然谁会看不见。”对游巨基那不是理由的理由,唐鹏飞也没深究。

    游巨基对这件事这么好奇,可能真的只是平民小百姓对大人物事件的八卦。再加上好友长时间未见,唐鹏飞也不想一直跟游巨基聊这个话题。

    两个小时后,喝的有些醉醺醺的游巨基回到了博大小区五号楼501。王胤硕跟阿苦两个人,已经在501里面等着他了。

    “看守所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海大校长在咱们这里也算的上一个人物。就这么被撞死了,那个司机肯定是讨不了好的。被抓起来审讯完后就被直接送到看守所了,你怎么对这事这么上心?”唐鹏飞虽然对游巨基为什么这么上心海大校长被撞死这件事,但是却从中察觉出了一丝异常。

    游巨基已经打听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见唐鹏飞有点怀疑自己,连忙打了个哈哈:“没有没有,我就是感到很好奇。你不想想,我那店离海大又没多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当然得问问。不然万一哪天我也被撞了,那不是很冤。”

    晚上十点半,海陵市区某个路边烧烤摊上,一个身穿交警制服的男人正朝着游巨基抱怨道:“老游,你这么急着找我出来干什么?下午你自己也说过了,因为海大校长的事情,我们这段日子没有好日子过。我们队长今天已经说过了,明天早上四点以后要在局里看到我们人,我这才下班就被你拖到这里来了。”

    这个说话的男人叫做唐鹏飞,是游巨基曾经在学校的好哥们儿。海陵本地人,当初大学毕业以后,家里找了一些关系把他送进了交警队这样一个油水颇丰的部门。在回到海陵后,唐鹏飞跟游巨基的联系一直没断,所以在听到阿苦的话后游巨基第一时间联系上了他。

    游巨基并没有对唐鹏飞的抱怨感到不满,而是满脸笑容的朝唐鹏飞说道:“老唐,这不是你说的咱们很久没见面,有机会吃顿饭嘛。我想着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今天来市里请你吃顿饭。你还嫌弃我打扰你,这兄弟能不能做下去了?”

阅读超品房东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狂暴仙医重生之完美未来超能小农夫游戏开发狂神透视小邪医兽神血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