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谁非(2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管谁对谁错的,这事儿啊,都不好解决!

    当然,她也没准备给沈北军几个人找什么场子,讨什么公平啥的。

    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呗。

    她现在只要这几个人别惹事,别自己惹下麻烦却解决不了,还得影响到大哥!

    抿了下唇,沈小玲正想说什么呢,却听到沈爸爸有些迟疑的开了口,

    “那,那啥,警察同志,他们孙家告告俺们打人,那,那俺这个样子,能不能告他们欺负我们,砸我们家东西啊,俺俺能让他们赔俺东西吗?”在沈爸爸眼里头,自家那些破七烂八的陈年旧物,那可都是宝贝!

    虽然不是千金不换吧。

    但是!

    就这么的丢了不见或是被人打烂啥的。

    心疼啊。

    他和沈妈妈还有所不同:

    沈妈妈是有钱就好,那些东西?

    哦,打破了就打破了吧,你得给我钱,我要钱!

    沈爸爸却是念旧啊。

    不少东西都跟了他大半辈子呢。

    比如,自己的那杆旱烟枪……

    沈小玲和杨睿听到这里互相看了一眼,最后,沈小玲不动声色的扫了眼沈爸爸。

    再次眼神平静了起来。

    她只是把平静的眼神落在了两名警察身上。

    等着他们的答复!

    “当然可以。”

    两名警察倒是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么一节。

    如果真的如同他们刚才所说的那样,那孙家人这事做的,是不对!

    沈爸爸一听这话,倒是有些高兴了起来,

    “那,那行,俺也告他们,让他们赔俺家的东西钱。”

    “对了啊,警察同志,还有俺家的鸡呢,好几只呢,都被他们家给打的不知道跑去了哪。”

    “还有两只被她们孙家那些混娘们给拎走了。”

    “这些俺们村子里头的人可都是看到的啊。”

    “警察同志,你们可是要给俺们做主啊,这些东西那可都是我们一家人的命啊。”

    “没了这些我们也不活了!”

    两名警察,“……”要不要这么的打蛇随棍上?

    沈小玲扫了眼她自己的亲妈,直接把眼给移开:

    没脸多看一眼!

    一行人朝着病房外头走。

    沈妈妈虽然不用去,可她却一个劲儿的盯着沈小玲,

    “那啥,小玲啊,你这要走了,今个儿还回来吗?娘怪想你的……”

    沈小玲神色平静,“今天怕是回不来,家里头这些事情都得处理呢,我二哥这边就麻烦您了。”

    “还有,我估计也得去孙家那边找找孙晓红什么的。”

    哪里那么容易就解决?

    不过,沈小玲这会儿倒是真的有些好奇起孙晓红心里头的想法来。

    你说你这都闹成这个样了。

    还报警?

    当真就不怕丢人丢脸是吧?

    她不怕,难道她就一点不为自己的儿子着想?

    不过想想这些年来光自己知道的她在沈家做下来的这些个事情。

    一桩桩一件件的。

    怕是,也不是什么有脑子的人!

    两名警察带着沈小玲和杨睿两个人坐班车回镇上。

    因为是中午时间。

    眼看着就是十二点,刚好是吃午饭。

    所以,没走两步沈小玲就停下了脚,“杨大哥,你饿了吗,咱们吃了午饭再走吧。”

    “行,都听你的。”

    两名警察却是眉头微微皱了下,互看了一眼后主动开口道,

    “那你们吃,我们两个……”

    不过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呢,杨睿直接就笑着上前两步,

    “哪里有让人留在外头的道理,再说你们看看这饭馆,不过就是两个馍一个包子的事儿,难道还能让你们想到受贿不成?”这个时侯的杨睿几乎已经走到了两个警察的身侧,背着沈爸爸,他低声,“大家都是同事,我也是警察,不会让两位兄弟为难的……”话罢,他还对着两个一脸震惊的人轻轻点了下头,示意自己说的都是真的!

    他是真的没骗他们啊。

    自己可不就是警察么?

    就是不是他们这一块的警察罢了。

    不过,天下警察是一家嘛。

    趁着两名警察还有些发懵的时侯,杨睿直接把人给推拽了进来。

    等到两个人发应过来时。

    大家已经坐到了餐桌上,大肉包子上了两盘儿。

    正往桌子上头端小米粥和牛肉呢。

    两名警察瞪了眼杨睿,警惕之余又多了几分的好奇,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没骗我们?”

    “你真的是……”警察?

    杨睿笑呵呵的看着他们,点头,“对,不过,不是咱们这块的。”

    话罢,他看到沈爸爸刚好去另一边倒水,伸手把自己的证件递给了两人,

    “这是我的证件,要是还不信,你们可以去打电话过去问。”

    两个人扫了一眼后立马热情多了,

    “哎哟,杨哥,杨哥好。”

    “杨哥是吧,咱们之前没认出您来,可别见怪啊。”

    不管怎么说,人家是所长。

    而且是大城市的。

    他们却只是个小乡镇的协警,自然不敢大意的。

    杨睿摇摇头,“我也是头一回过来,这不是遇到这么一桩嘛,一个女人回来又不放心……”

    他故意把话说的含糊些。

    两名警察是直接没多想,立马开口喊嫂子!

    左一声嫂子右一声嫂子的。

    喊的沈小玲想发火,不过,却被杨睿给暗自摇头制止。

    沈小玲明白他的几分意思,可是她却是不想这样,看着两名警察直接道,

    “你们别听他乱说话,什么嫂子,他只是凑巧过来办事,而我……”

    顿了下,沈小玲声音淡淡,“我有爱人孩子的。”

    “……”

    杨睿抚了下额头,真是的,让你不说话而已。

    这么难吗?

    他只是想着这个方式多少对沈小玲有利罢了。

    不过即然她出声反驳。

    他也没再多说什么,也没有因为她的话而觉得尴尬。

    只是对着两名满脸疑惑表情的警察笑了笑,“别听她的,她一般都用这种方式把别人给吓跑的。”

    他这么神色自若的一说。

    两名警察想想也就笑了起来:

    大城里头来的人,真会开玩笑!

    等到沈爸爸提着水壶走过来,杨睿已经和两名警察旁若无人的说到了一起。

    这让沈爸爸很是诧异:

    自己这个女婿,倒是很会说话?

    是的,直到这个时侯沈爸爸心里头还是以为杨睿就是自己女儿的嫁的那个人!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经过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折腾,一行人终于回到了镇上。

    自然是直接去的派出所。

    沈小玲看着一路上满脸紧张的沈爸爸,安慰了他几句看着没什么效果之后。

    她也就不再多说。

    直到进了派出所,沈爸爸站在院子里头觉得自己的腿怎么都动不了。

    眼看着沈小玲等人都走远。

    他蠕动了几下嘴唇,“小,小玲,我我……我走不动了……”

    沈小玲,“……”

    杨睿看了眼沈小玲,笑了笑主动上前走过去,

    “我扶您。”

    “啊,好好,好啊。”

    这一刻,沈爸爸看了眼杨睿,再把眼神落回沈小玲身上时。

    眼里头便露出几分小心冀冀的高兴!

    沈小玲却是早已转过了身子,抬脚跟着那两名警察走进了不远处的房间。

    “杨哥,沈姐,你们在这里坐会儿呀,我们马上就回来。”

    “你们随意。”

    两个人走出去,不过其中一个很快就又跑了回来。

    端了两杯水。

    一杯给杨睿,一杯给了沈小玲,嗯,忘了沈爸爸的了。

    不过沈爸爸也不会在意这些。

    他只是等到屋子里头只余下三个人之后,一脸惊讶的看向沈小玲,

    “你们和那两警察之前认识吗?”

    他记得之前病房里头的时侯好像这几个人还都是陌生人来的吧?

    “不认识。”

    沈小玲看了眼沈爸爸,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nbs

    p;她是真的不知道和她爸说些啥!

    这么些年啊,是一年比一年的生疏,一年比一年的没话说!

    如今相对。

    坐在这里相对看着都觉得是一种尬尴。

    以及,没必要!

    “杨兄弟,杨兄弟在哪里,杨兄弟年轻有为啊。”

    随着这么一句话走进房间来的,是一位中年男人。

    带着小市民身上汲汲营营所独属的精明和市侩!

    当然,还有几分的聪明和小手段。

    不然的话,哪里能当的上什么所长?

    在门口略站了下,他直接就奔着杨睿而去,“杨兄弟果然是年轻有为啊,哈哈,我是自愧不如啊。”

    “是刘所长吧,刘所长您这话说的我可是惭愧。”

    杨睿一脸平静的站起来,神色自若的和来人握手,寒暄。

    仿佛以前老是和沈小玲逗嘴,或是和下属互相喷人的那一个人不是他杨睿!

    一本正经的样子,看的沈小玲直撇嘴。

    也就是哄哄人不知道他本性的吧?

    倒是沈爸爸被这一幕给吓了一跳,他站起来,看着走进来的刘所长瞪圆了双眼,

    “小小玲啊,他他这是什么人啊?”

    他刚才可是听到自家女婿喊这个进来的人所长了啊。

    所长!

    这得是多大的官啊。

    这么多警察都归他管呢。

    竟然亲自过来找自己女婿,还和女婿握手?

    哦,对了,他还夸自家女婿来的,说自家女婿年轻啥为的,还喊自家女婿也是所长?

    “小玲,我这女婿是什么人啊,你和爹说,爹不会和你娘说……”

    沈小玲,“……”

    她心里头用力喘了口气,“爸,他真不是我男人,我嫁的是个军人,而且,早在几年前就过世了。”

    “啥啥,死了?”

    面对沈爸爸的吃惊。

    沈小玲只是平静的点点头,“是啊,他没福,短命。”

    说这话的时侯沈小玲抬头看了眼窗外蓝蓝的天空。

    自嘲的扯了下嘴角:

    刘大宝啊刘大宝,你看,你可不就是没福气么。

    如果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媳妇也有,闺女活蹦乱跳的,能娇娇软软的抱着你撒娇喊爸爸。

    多好?

    没福!

    沈爸爸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看着沈小玲欲言又止。

    不过和这个女儿打小没什么感情。

    这中间又隔了那么些年没见。

    他一时间虽然震惊,但也不知道说些啥话好。

    只是,沈爸爸很快回过神,“那,那这个人是……”难道是小玲又找的?

    要真是这样的话……

    这二嫁好像也不是那么不可以?

    “这是我嫂子安排过来的人,是怕我应付不了这边的事情,让他过来帮我的。”

    沈小玲一眼便看出沈爸爸的心思,对着他歪头一笑,“所以,我真的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

    沈爸爸相信了沈小玲的话。

    不过,心里头却是涌起了不少的可惜。

    要是小玲能嫁给这个人,好像也挺好的啊。

    所长呢。

    你看他们这镇上,几个村子的村长啊啥的,都归警察管!

    可这么多的警察,乡村的治安啥的。

    统统归所长管!

    另一侧。

    两个所长已经寒暄完,正坐在那里互捧呢。

    杨睿一边应付着人,一边还分心盯着沈小玲这边,看到她朝着自己这边望过来。

    心里头清楚应该是等的有些不耐烦。

    便寻了个借口拉回了话题,“孙家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事儿还得有劳刘所长您公事公办啊。”

    “放心放心,绝不会让咱们自家人吃亏啊。”

    刘所长笑呵呵的看了眼杨睿,卖好。

    不过双方彼此心里头都清楚,这也就是随口一说的事儿。

    事后啊,这事儿该怎么走流程还是怎么走,该怎么办的仍然是继续!

    所以,刘所长直接便站起了身子,“沈小姐是吧,我听说沈小姐要告孙家擅闯民宅,行凶和破坏他人私有财物,还打伤人,这样,你先到这边和我们的警员办个手续,至于这位沈先生,我们也得录口供……”

    “行,我和你们去。”

    沈小玲站起身,回头就看到沈爸爸站在原地一脸紧张的样子。

    她眉头拧了一下,想了想出声安慰他,“不用怕,很快就好。”

    然后,她也没看沈爸爸一眼,抬脚走了出去。

    沈小玲报案记录很快就好。

    沈爸爸那边是问话,再加上他紧张,很多时侯结结巴巴话都说不清楚。

    得连着问几回或是说上几回才行。

    所以,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直到快三点半的时侯沈爸爸才脸色惨白,一步三晃好像喝醉了酒般的从小房间走出来。

    站在门口,一脸茫然的沈爸爸估计是真的被吓到。

    被外头的光线一照。

    竟然下意识的闭了下眼!

    还是沈小玲主动开口,“爹?”

    “啊,哦,没事,没事,我没事儿……”

    看着自家女儿完全陌生般瞧着他的眼神儿。

    沈爸爸心里头不是个滋味。

    “这事儿基本上先就这样,孙家那边呢,我们也会去查访,等到有了结果一定会尽快通知你们。”

    是和他们一路从县城过来的其中一名警察。

    那个人对着杨睿一脸的笑,“那啥,杨哥啊,我们头有事先走了,不过他说了啊,回头哪天有时间一定请您喝酒,到时侯您可不能推辞啊,我们头说了,您要是不答应,那就是瞧不起我们这小地方!”

    “怎么可能呢。”

    杨睿笑容满面,语气真切,“天下警察是一家嘛。”

    “再说了,刘哥请喝酒我怎么可能不去?”

    “只是我在这边留的时间不多,你们也清楚干咱们这一行的,身不由已啊。”

    “对对,咱们都理解,行,这话我回头就和我们头去说啊。”

    “杨哥我送你们。”

    杨睿笑着点头,“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

    把这一切瞧在眼里的沈小玲暗自对着杨睿撇了下嘴。

    瞧你得瑟的!

    杨睿回她的是同样一个扬眉:

    那是!

    “杨哥慢走啊,回头咱们再见……”

    眼看着杨睿一行人就要离开派出所,不远处突然冲出几个人。

    跑在最前头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女人。

    一路直冲啊。

    对着沈爸爸就冲了过去,“姓沈的,你们家的人好狠毒啊,毁了我女儿一辈子不说,还害了我外孙,那孩子好歹也是你们家的孙子吧,你们竟然把那孩子给害了,沈北军呢,他是不是杀了自己的儿子心虚跑掉了?”

    “警察同志啊,你们快点把这个人抓起来,他肯定知道他儿子跑哪去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

    可在场包括杨睿在内的知情者,自然略一想便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

    沈爸爸差点被冲着他冲过来的孙晓红她妈给挠到脸上。

    吓了一跳。

    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没站稳摔到地下去。

    伸手扶了下墙后他站稳了身子,心有余悸的紧紧盯着孙晓红她妈,

    “那,那啥,孙家的,你别胡说八道啊,我们家才没害那孩子呢,还有,我儿子也不是杀人跑了,他没跑,他只是在医院里头……”

    “呸,什么在医院里头啊,肯定是你们胡说八道!”

    孙晓红她妈对着沈爸爸狠狠的呸了一声,“你那个儿子可是有前科的,好几年前他就砍过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警察同志会把这么个坏人放了出来,可是他现在再杀一个也没啥啊,不都说一回生两回熟么?”

    “警察同志,我外孙现在都好些天不见人了啊。”

    “肯定是他们老沈家的人害的!”

    清官难断家务事!

    那名送杨睿等一行人出来的警察听的这一来一往的对骂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让你再抢着讨好!

    看,这下麻烦来了吧?

    连自家所长都一心想着躲开这孙沈两家的事情。

    他只是一个小兵啊。

    你说你往前头不怕死的撞啥?

    对面,沈小玲却是轻轻一笑,然后,她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你说沈大宝是沈北军害的,你有证据吗,是你亲眼看到了还是说谁亲眼看到告诉你了,这样,你把她叫过来,只要她敢当着我们还有警察的面儿说一声,说亲眼看到沈北军或是我们沈家人害那孩子了,那咱们就按着你刚才说的那样,冤有头债有主,我让沈北军给你外孙偿命,让警察把他给抓起来让他吃枪子……”

    “你看这样行吗?”

    “行行,咱就这样办,我可告诉你啊姑娘,那姓沈的忒不是东西了,早就该被警察给枪毙掉了。”

    “你等着啊,我去回家想想叫谁过来说一声,这我得好好想想……”

    沈小玲杨睿加警察,“……”

    这还能想的吗?

    对上沈小玲似笑非笑的眼神,警察硬着头皮,“胡闹,这证人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还能想的吗,怎么着,想什么,想回去看看找谁过来帮着你做个伪证吗?”

    “啥啥,什么伪证?”

    “啥叫伪证?”

    警察,“……”

    被噎了一下的警察只能深吸口气,“就是假证,意思是不能找人过来说假话,明明别人没看到,你偏拉着人家过来,让对方和我们警察说看到了,这就叫伪证,这是要犯法的,一旦被我们查实谁说了谎话假话,我们可是要严惩,要把对方抓起来做牢的。”

    “啥,不就是几句话嘛,怎么就要做牢了?”

    孙妈妈一下子瞪圆了双眼,满脸的激动,“我说小同志,你可别偏心啊,是不是这沈家给了你啥好处啊,你怎么能帮着坏人说话?他们沈家可是害了俺外孙啊,俺那可怜的外孙啊,你那命怎么那么苦哩?”

    “谁害了沈大宝还不一定呢。”

    沈小玲语气轻飘飘的,甚至带着笑,“要我说,是你们孙家人害的也不一定啊。”

    “你们看,那个孩子现在一被沈家人发现不是沈家的孩子,是你们孙晓红不知道和哪个男人勾搭上才有的,这孩子现在回头就没了,你们这又满天下的嚷嚷,说什么孩子没了,被沈家人害了,可是我怎么就觉得,这好像是恶人先告状,是心虚的表现呢?”

    “不会是你们孙家担心那个孩子成为孙晓红的累赘和把柄,所以才故意害了那个孩子吧?”

    “你胡说!”

    孙晓红她妈脸色铁青,恨不得要把沈小玲给生吞。

    ------题外话------

    没有三更…明天我尽量。闪了。

    反正这次她回来就是解决这事儿的。

    不先把孙家的气焰打下去。

    这换成了别的人啊,你看,什么都不会了。

    刚才,她故意把话题引向被孙家砸掉的院子,还以为沈妈妈会在念叨一通过后顺着自己的话题说,然后,最后不是理所当然的和这两个警察说,要告孙家带着人砸别人家,擅闯民宅,打伤人什么的么?

    啥,没打伤,只是砸的家里头东西?

    这可比孙家那些人上下嘴唇一碰,空口无凭的说什么沈家打人强多了!

    可惜,她这个妈不给力!

    沈小玲心里头一阵腹诽,就想着自己把这事儿给提出来好了。

    沈小玲看着他没出声,只以为他是默认。

    便看向了两名警察,“那你问问他们,看看谁和你们一块回吧。”

    “对了,还有,妈,我之前回咱们家的时侯,看到那家里头一堆的东西都是坏的,就半点好,连院墙都有一半是歪的,难道村子里头出什么事情了吗?”

    这伤者还躺在这里呢。

    有医生和护士能证明!

    沈小玲看了眼沈妈妈,微不可见的摇摇头。

    她这个妈呀,果然就是只会欺负她和大哥大嫂。

    杨睿笑了笑没出声,不过心里头却是打定了主意:

    寸步不离!

    沈妈妈是气的心肝肺的全身疼!

    她眼珠子都要瞪出来,“那个女人带着她们孙家的人把咱们家砸了个遍啊,我和你爹睡觉的屋都给砸了,那床都坏了啊,这个该挨天刀杀的,破鞋,不要脸的女人……”她吧啦吧啦的碎碎念,当着警察的面儿骂了得有好几百字,一个不带重的,最后,她眼巴巴的看向沈小玲,“小玲,要不,你和你爸一块去一趟?”

    反正,她是肯定不要去!

    “呸,什么出什么事情,还不是被孙家那些人给闹腾的?”

    提起这事儿。

    “行啊,我和你们一块回去。”

    她扭头朝着身后一直没怎么出声的杨睿看了一眼,

    “咱们先回镇上,到时侯你回旅馆,我去一趟派出所……”

阅读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都市之神豪后宫系统冥府之路男朋友出轨之后无限娇宠见异思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