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2章 委屈委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丁凡清楚的记得,报销的批准人是宋密德,经手人是民警于兴旺。

    这又是犯了人家的忌讳啊!

    丁凡心里一沉,但马上又上火了:“这地方民警都什么人啊,连白酒都放狼狗身上报销,等我见到那个老于的,肯定好好问问他,懂不懂公安业务啊。”

    他正想着,阚亮从他身前擦着衣襟走了过去,拉着脸,胳膊手伸的长长的喊道:“出去,出去,小心劳资把你剥了皮顿了。”

    尽管他态度粗野,可丁凡知道这是给自己台阶下,连忙跟着喊了起来:“出去,出去,没看着领导急眼了吗。”

    宋密德紧跟着豆豆后面出去,指着它跑在路口的背影,气的在说着什么。

    他俩跟在老宋身后,抽着烟闲聊着。

    果不其然,阚亮不停的往地上弹着烟灰,一边扭头训着丁凡。

    他说了什么,丁凡根本就没听进去,心里一直在嘀咕着一个事:“豆豆,想起来了,狗得了蛔虫病,该吃左咪唑才对啊,关键是,关键……”

    越想越内疚,丁凡转头看了几眼,早就看不到它的影子了。

    他们快到政府门口了,丁凡老远就看到食堂门口正站了一群人, 正在闲聊着什么。

    虽然还隔着十几米,丁凡从他们表情看出来了,刘波乡长心情似乎比昨晚好多了。

    起码他没把宋密德训的低着头。

    “丁子,肯定让你去调查萨娜的事了,这个宋老密……”阚亮也看清了,肯定是宋密德当着刘波的面打包票了,让丁凡去欧浦湾调解谷悦和那个女人的纠纷。

    丁凡嗓子眼里哼了声,心里顿时感觉这个所长太冷酷无情了:逮住个新民警收拾起来没完了。

    倒是阚亮现在和自己站在一条线上,给自己又解了狗围,又帮助说好话的。

    “师父,我来的时候多带了点糖,咱这地方没卖的,吃了精神头好多了,比喝酒还刺激,给……”丁凡摸了摸裤兜,从刚换上的警裤掏出了两个长条形的东西。

    上面写着英文字母,上面是一个眼睛深邃的外国明星嘴里吹出了个亮晶晶的大泡泡。

    泡泡圆溜溜的,还透明,在阳光下显得非常神奇。

    没错,这是丁凡从家里带来的泡泡堂。

    那时候还不叫大大泡泡堂,叫绿箭!

    这种东西才刚刚进入京城、羊城那些大城市,还必须凭借特供票在涉外商场能买到。

    在偏远的翻身屯很多人别说吃了了,就是听说都没听过。

    “甜吗?麻溜的是吗?吹啊,你吹啊!”丁凡看着旁边的阚亮腮帮子夸张的嚼着口香糖,眉宇间彰显出一丝神奇的感觉,赶忙提醒他。

    阚亮长着大头一次吃这玩意,在丁凡的提醒下,真就感觉出一丝甜味在口腔里散发,嚼着弹性很大,然后猛的往外一吹,真就吹起来一个泡泡。

    他本来想马上收回去,省得泡泡破了,或者掉在地上了。

    “接着吹,没事,没事,老宋看你了……”丁凡余光看到了,别说宋密德了,连刘波那些乡干部,都在往这里专注的看着。

    没错,刘波虽然去地区行署开过几次会,逛过百货商场,也没见过这玩意。

    “这小子,还神奇上了,大阚,洋气了,肯定是那小子……”宋密德刚才和刘波解释了半天,说自己肯定派人好好去调解下干部谷悦和萨娜的事,没想到这俩家伙不是乖乖的表现,还吹起东西了。

    丁凡看到了,宋密德把手里长长的烟头扔在了地上,双手又掐着腰,在台阶上摆出了一副收拾人的怪模样。

    “丁子,这玩意好玩着呢,有股子什么味了,好闻,好闻……”阚亮闻着里面很多味道,有甜味有淡淡的酸味,嘴外面的泡泡怎么吹也不破,简直太神奇了。

    他猛的收回来泡泡,一下子担心的说:“老密这是急眼了啊,欧浦湾的事,你行吗?那娘们是泼妇,都跳了好几次江了。”

    说着担忧的话题,但他还是掩饰不住感受新事物美好的激动。

    “师傅,多大事,一个女人,又不是杀人犯,没事。”丁凡淡淡的说。

    当然,他怎么能不知道现在自己惹了宋所长,可心里更明白一个道理:这种基层单位的老油条,自己光是一个劲的贴上去巴结绝对不行,莫不如直接让他服气。

    他们走到食堂门口时,刘波张了张嘴,想问问阚亮吃的什么好东西,可终究没放下架子。

    “小子,早上来吃饭的多,你就别上桌子了,去找老林头打听打听欧浦湾的情况去。”宋密德跟在刘波身后,从前面领导喘气发粗的动静已经听出来了,领导看丁凡不顺眼了,连忙难为情的转头说着。

    他这是让丁凡去后厨吃去。

    在他眼里,丁凡这种年轻人,刚来时间不长,在政府里就是个普通上班的,去后厨随便对付口吃的,吃点剩饭剩菜很正常。

    这倒是次要原因,关键是从早上到现在,只要是看到丁凡,他就没顺心过。

    他可不想再让刘波找茬说一顿了。

    丁凡倒也懂事,随便应承了句什么,就推开食堂旁边的小木门,直接进去了。

    他和老林头打了招呼,看他围着还算干净的围裙忙乎着,随口打了个招呼,就拿了副碗筷,坐在小木凳上,盛了半碗稀粥,吸溜吸溜的喝了起来。

    “大爷,你去过北京吗?我家附近一圈全是美食苍蝇馆子,燕京饭店,广和居小院,川味楼,有机会我教你做松鼠桂鱼。”林老头站在一口大锅跟前,对着冒着腾腾热气的蒸笼,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人家聊着。

    “小伙子,我白长五十多了,就没进过城,但金山乡红白喜事都叫我掌勺呢,一次两盒烟……让开,让开……”林老头忙的不可开交,尤其听着外面吃饭的人,尤其是领导都进来了,双手伸出,垫着抹布,一下子捧起了蒸笼。

    就在这么一秒钟时间里,满屋子顿时散发出了香喷喷的熟玉米味!

    是刚出锅的黑白面的蒸馍!

    丁凡抬头看了看,又白又黄的蒸馍大约有个,一看就是这些领导节省了好几天的粮票才攒够的粮食做的好吃的。

    怪不得宋密德打发自己来后厨呢,是怕好吃的不够,让自己吃剩菜剩饭了。

    文件上有段话,说宋密德在财务上把关不严,支出的七块钱办案经费上,有个项目是支付狼狗狗粮的费用。

    项目下面的明细上竟然贴了张供销社出具的十斤白酒的白条子。

    豆豆这条流浪狗很多人都见过,谁见了谁打,经常被打成了见人就跑的丧家犬。

    丁凡真就没想到他能这样,暗想:“昨晚它就躺在外面了,你真没看着啊,宋所,你肾功能这么强大吗?一夜不去厕所。”

    他侧身站着,明知道宋密德讨厌这个家伙,可在可爱的狗狗和领导跟前,总不能不让领导说话吧。

    丁凡一摸脑袋,小眼睛飞快的转了一圈,一下子恍然大悟起来了。

    昨天晚上,他整理仓库,也就是现在住处时,看到有个县局发来的通知。

    准确说,那是一封带有批评、警告性质的上级文件。

    丁凡皮肤白净,很多生活上的事都是细心人,带的东西林林总总,还都分门别类的。

    比方说各个型号的瑞士军刀、指北针什么的,连针头线脑都带着。

    “豆豆,你把这个给我叼出去,听到了吗?听话啊,回来继续给你吃火腿肠。”丁凡从靠窗户那堆吃的东西里,在几块巧克力下面,掏出了两块长条形的东西,放在手里掂了掂了,眉开眼笑的自语道:“宋所,看看你动心不?”

    阚亮贴着墙根,踱着小步,自豪的扫着自己那双擦得铮亮的皮鞋,到了他跟前。

    “丁子,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阚亮语心情复杂的说着,嘴唇上长长的胡子抖着。

    就这么细致入微的看了几秒钟,他突然看到丁凡身后那条脏乎乎的大狗。

    他突然目光放低,像是大早上看到了乌鸦一样的晦气,怒不可遏的指着豆豆骂了起来:“这家伙谁弄来的?脏死了!赶紧的,给我赶走。”

    遇到这种领导和前辈,自己大早上心情就压抑,难免有些上火。

    “擦个皮鞋就让大阚服气了,我要是拿出来别的呢?呵呵……”丁凡回头看了几眼自己收拾好的物品,心里不由的心生一计。

    再说丁凡是京城来的公大高材生,就算是把他弄走也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是,是,所长早啊!休息的还好吧。”丁凡从小就是懂礼貌的孩子,这会更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上身微微弯曲,不卑不亢的打了个招呼。

    “……”宋密德盯着他的脸,平静的看着,虽然没说话,可那似乎能明察秋毫的目光里,特别渴望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问题。

    “小子,磨蹭什么呢,吃饭去。”宋密德脸色不温不火的的看着。

    毕竟是个当过多年所长的领导,就算是心里对谁再有想法,大早上的也不能贸然发火。

    “鞋?鞋怎么了?你说鞋了我想起来了,什么事不都是得从头开始吗?丁子你不能现在赶走了,怎么也得让他弄几个案子的,他要是让萨娜骂回来了,咱再说呗。”阚亮敷衍的说着,猛的往眼前的水沟吐了一口水。

    这个动作放在往常都司空见惯了,可在宋密德眼里却是有些反常,心里暗想:“这是怎么了?皮鞋,皮鞋怎么这么亮呢,比新的看着都亮堂。”

    “这俩领导啊,这么没出息。”丁凡耳朵贴在门缝听了会,心里感觉有些失落。

阅读一号警官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天才鬼医夺舍之停不下来向往的生活之神鬼驿站陆总,你老婆又上热搜了!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无限娇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