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魔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从关东煮店回到租住的公寓,中间要经过一段长长的地下通道。通道里常年住着流浪汉,他们排成一列,或坐或躺,刚刚下午便已开始睡早觉。岩桥真一每天匆匆穿过这段地下通道,对这里的流浪汉视而不见。

    直到有一天,他在这里听到了其中一位流浪汉拨着旧吉他弹奏三上宽的《满是小便的湖》。岩桥真一过去曾有许多机会可以接触吉他和音乐,但他向来没什么兴趣,但是这一次,听着流浪汉用变形的旧吉他弹奏歌曲,他第一次深切感受到音乐的魔法。

    岩桥真一把赚得的钱,扣除生活费与房租以后,全部买成烤串和烧酒送给那位流浪汉,换来他教自己弹吉他。早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从老师那里得知自己拥有绝对音感的岩桥真一,在学习吉他的过程里,第一次知道这份天赋究竟代表着什么。

    岩桥真一跟着这位流浪汉学了一年吉他,偶尔两人也聊一些音乐之外的事,不过岩桥真一从不提自己的身世,流浪汉也从不说他为何流浪。一年之后,流浪汉不告而别,只将那把旧吉他留给了他。

    在港区西麻布,山内茂助的豪宅里签署完财产转让协议的时候,那位异母兄长给了他二百万日元的见面礼。买下那件皮夹克以后,岩桥真一在涩谷的旅馆留宿了一夜,第二天午后去往御茶水,用掉二十九万日元,买了一把电吉他。

    此后他留在东京,入住朝风庄,重又过起刚离开料理亭时那般的寻常生活。直到不久之前,他才得知自己继承的那栋房子有高额的地产税尚待交清。

    “不,谢谢。我已经找到了去处。”岩桥真一感激她,但也不愿再过寄人篱下,尽给别人添麻烦的生活。

    他离开料理亭,回到昔日出生的嘰子区,找了一份关东煮店的打工。时薪是650日元,每天工作八小时,没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话,养活自己绰绰有余。

    脱下皮夹克,用衣架把它挂到墙上,这时他才发现,皮夹克的右肩位置,被良子方才拿高跟鞋打中的地方,留下了一道不太明显的细微划痕,岩桥真一用指腹使劲蹭了蹭。

    打开电水壶,从厨房的壁橱里找出速食杯面,岩桥真一还不是太饿,不过再有两小时,他就得去神田的关东煮店打工,如果不稍微吃一点,之后一定会肚子饿。在关东煮店的打工持续到夜里九点,之后他还要再去六本木的俱乐部弹吉他。

    现在到处用工荒,企业争夺新人的手法花样百出,岩桥真一若是想的话,本可找到更好更稳定的工作。

    艺伎馆在七十年代后半就难以为继,几年前已经改成了料理亭。没有了教习三味线的师傅,也没有了笨拙的学着舞步的雏伎,倒是多了几位身穿艳丽和服的女招待。

    岩桥真一在料理亭住到十八岁,高中毕业的三天后,便告辞了这位远房亲戚。

    “我这边还能住得下一个小伙子。”那位嗓子干枯嘶哑的远房亲戚,虽然在这两年间鲜少给他好脸色看,却还是如此挽留了他。

    “混蛋!混蛋!”良子呼喊着,过路的行人对这边投以冷漠的一瞥,随即漠不关心的挪开视线。只有一位看上去很面善的大学生模样的男子,替她把鞋子捡了回来,语带关切的问:“您还好吧?”

    岩桥真一怀抱着良子换下来的那双红色高跟鞋,人行横道的绿灯还有九秒钟。他突然跑起来,在绿灯转为红灯前穿过人行横道,向着西口站方向走去,背影融进熙攘的人流。

    良子紧咬着下唇,穿上鞋子,冷漠的向那位好心的大学生道谢,追随着岩桥真一的背影,也往西口站而去。

    母亲在十六岁时失去双亲,之后仿佛轮回一般,岩桥真一也在十六岁的时候失去了母亲。也不知是不是讽刺,最终招揽了他的,竟还是那时母亲迫切想要离开的艺伎馆。

    岩桥真一住进了昔日母亲住过的房间,四叠半大小的和室,半旧的榻榻米,他躺在上面,不等静静想象母亲身在此处时的情形,干枯嘶哑的喊声先一步打碎了他的梦——母亲的那位远方亲戚,正催促他去后厨帮忙。

    租房的时候,不动产中介的人信誓旦旦表示这栋房子的用料非常足,不必担心它年久失修。尽管如此,踩着阶梯往上爬的时候,还是会有种不安全感。

    进了门,换下鞋子,明知不会有人回应,岩桥真一还是习惯性的喊了一声“我回来了”。一进门是六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既是起居室和客厅,也兼作厨房。里面还有一间四叠半的房间,岩桥真一平时就睡在那里。

    这时候,他要是能做出些反应来就好了。不管是向她道歉,还是和她吵起来。总之,只要他有所表示,那么良子的情绪就能找到一个倾泻的出口。

    可他什么都没有做。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人行道上不时有路人自两人之间走过,将他们的距离冲散的越来越远。脚步匆忙的新宿,连一个给他们安静对峙的机会都没有。

    走出车站,分明一个小时前还身处新宿的热闹喧哗里,如今却仿佛穿过了时空隧道,进入了另外的世界似的,就连天空的颜色都变得灰扑扑的。

    把良子换下来的红色高跟鞋放到垃圾回收处,岩桥真一慢慢穿过狭窄的巷子。路过一座空无一人的老式公园,直到在一栋破旧的二层公寓前停住脚步。

    朝风庄,刚搬来的时候,岩桥真一盯着门口那块小小的招牌,在心里暗想,原来现实中真的会有人给公寓起这么傻的名字吗。

    电车里拥挤的出奇,又摇晃的厉害。岩桥真一单手抱着那双红色高跟鞋,另一手抓着头顶的吊环。车厢里张贴的化妆品广告海报,神态优雅的药师丸博子将酒红色的口红轻轻抵在唇边,岩桥真一注视了一会儿那张海报,移开了视线。

    岩桥真一住在东京都的足立区,电车以缓慢的速度前行,不断走走停停,离繁华的都心越来越远,看向窗外时,寂寥感就越是强烈。

    “混蛋!”

    这样喊着的同时,一只黑色的细高跟鞋丢向了岩桥真一。

    岩桥真一本可以躲开,却没有这样做。高跟鞋打在他的右肩肩头,发出一声钝响。掉落到地上的时候,又是一声钝响。在他对面,大概三米,也许四米的地方,良子的双颊泛着遭受了羞辱的潮红,One Length长发也乱了,看上去像是即刻就要发狂。

阅读这本日娱有点怪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大唐好相公独断大明贴身战龙吴限宇宙极品全能学生超级神基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