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事与愿违做侍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看辛夫人面色着急,我自然不便打扰。”

    “崔公子,如若你不介意,还望可以留下。”

    辛士盛听到含雪这样说,感到意外,

    “哦?这是?”

    “夫人今天的种种,看似不是偶然。我洗耳恭听便是。”

    含雪打发了侍女和小厮,“是关于忆月姑娘的。”

    两位公子异口同声的回到,

    “忆月?”

    “是的,你们席间有提到这个名字。”

    辛少爷一下懵住了,嘴巴微张,想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

    “夫人是怎么知道忆月的?不会单单是席间听闻吧?”崔中迎站了起来,“莫不是婉儿?”

    含雪将今天婉儿和她说的全部转述了一遍,为的是寻求事情的真相,她也是深陷其中的当事人,如果没有婉儿这事,她的夫君是崔中迎,而不是现在的辛士盛。

    崔中迎听后,十分恼火,“这个妇人,当日我从忆月房中出来,忆月断不会陷害了我,我只记得一黄杉女子主动将我迎去包房,一开始我以为是忆月,后来发现并不是她,我这人不胜酒力,那日醉酒后,隐约记得房中除了黄杉女子还有一位,之后发生什么,我便什么也记不清楚了。都说酒不是个好东西,我倒是真切体会到了。”

    辛少爷拉住含雪的手,轻声说道,

    “含雪,别多想,现在你是我的夫人,别的女子,便再也入不了我的眼。对于忆月,你莫要挂怀,只是旧人,她从前为我侍女,却有动过心,我与她并未有越轨之举,之后因家中缘故,她离开了,那日替崔公子送彩礼,我看到她在翡翠阁中,很是惊讶,我与她已经再无可能,旧友的问候而已。”

    “士盛,我信你,你是我的夫君,崔少爷,如若你讲的属实,那婉儿姑娘的用意很是危险,她这是涉足于朝廷官员。”

    崔中迎本就恼怒,“多谢辛夫人未听信小人之言。如果这样,忆月姑娘便危险了。”

    含雪提醒了他们,“想着,她们正在打算将忆月姑娘送给我父亲做侍妾。”

    “恩?竟然有这样的事情。忆月虽为翡翠阁中的姑娘,但这姑娘却非池中之物,送去中书大人府中做侍妾,可真是断送了她的后半生,想必忆月姑娘也会宁死不从的。”崔公子担心的说着,“还望辛夫人想想办法,中迎在这里替忆月姑娘谢谢您了。”

    “这。。。”含雪犹豫了,“她和尚书大人很熟?”

    “听说似乎为了徐弗姑娘的事情,近期去尚书府的次数比较频繁。”崔公子说着,“弗姑娘在她心中的地位可非一般。”

    辛少爷看着含雪,“忆月姑娘不似寻常姑娘般善妒,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心气也很高,想信你见了她,一定会成为朋友。”

    含雪想了想,“没有见过你们口中的忆月姑娘,想必婉儿也是为了得到崔公子的真心,受了他人蒙蔽才会这样。还请崔公子不要将今日之事告诉她。”含雪对着崔公子行了个礼,“这位忆月姑娘,我倒很想去拜会。”

    “夫人,你想去翡翠阁看一看本尊?”

    “翡翠阁,之前倒也想去,但现在还是算了吧,已经嫁为人妇,可不想沾染了烟花之地的浊气。你们二人在我面前说了这么多,我觉得为今之计,还是修书一封给父亲比较妥帖。”

    “还请辛夫人放心,此封书信,我会亲自送去令尊大人府中。”

    碧云在中书大人处,游说忆月的好,想让中书大人动心,不曾想到中书大人接到了含雪的亲笔书信,看着眼前的碧云,只觉得这个忆月姑娘想必是不能久居翡翠阁了,想着尚书大人是个爱色爱才之人,之前忆月有提过,尚书大人也想娶了她,不如由他亲自将忆月送到尚书大人府中,这样也不失功德一件。

    “碧云啊,既然尚书大人有意,我和他争,真可谓不自量力了。你且回翡翠阁给忆月姑娘准备着,我随后去呈报尚书大人,想必他一定欢喜。”

    中书大人说完,心想着,“这个尚书大人,果真沉迷于女色,政绩倒也不错,以后还得仰仗他,这次的成人之美,我可是拱手想让啊。”

    碧云听着中书大人的话,心中不爽,反过来再想,甭管这丫头去了哪里,只是侍妾,难登大雅之堂,省得天天在翡翠中看到她,觉得晦气。

    “魏大人,最近翡翠阁中一姑娘名叫忆月,听闻才气不俗,想着贵府中少一个可以和您吟诗作赋的姑娘,不免觉得可惜,正巧碧云姑娘将她推荐给我,我想着,我一粗人,与其留在我府中,白耗费了她的才华,还不如让她给您解解乏,让她见识见识我们最有才气的尚书大人的风采,这样也是我最想看到的。”

    尚书大人之前听闻忆月在翡翠阁过的大不如从前,今天中书大人的言辞,让他知道了,如果不接受忆月,忆月将嫁入中书大人府中,为一歌姬。徐弗的话还在耳畔,忆月的脸庞也不断浮现,想罢,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燃眉之急。

    碧云带着中书大人来到忆月房中,“忆月啊,看来尚书大人还真的对你有意,你看,中书大人亲自前来送礼书了。”

    荷儿送走了中书大人,急忙跑回来,对着忆月大喊,“姑娘要去尚书大人府做侍妾?”

    “你小点声,人还未走出门。”叶儿上前捂住了何人的嘴巴。

    “你们别着急,大惊小怪做什么。”

    “姑娘,那尚书大人,风流的很,去了哪里,一定满屋子侍妾,还不受欺负?”

    “姑娘还没决定呢,姑娘,你是怎么想的?”

    忆月想着,徐弗和微尘都不在翡翠阁了,这里也没了挂念,碧云不会让她久居的,还好荷儿与叶儿都在。尚书大人年纪稍长,多次接触后,并不是一般纨绔好色之徒,和徐弗关系异常,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去处。

    “挺好的,之前,我想找个如意郎君,不必是王孙贵族,也不必是富甲一方的商人,田间莽夫也可,只要真心待我就好。这不,机缘巧合下,我来到了这里,遇到了你们,即使还保留着处子之身,外界人们也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翡翠阁,碧云的天下了,天天在这里受她打压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尚书大人,为人不错,我们走了也好。”

    “何事?我和崔公子正在下棋,可否晚一些再去寻你?”

    崔中迎看着含雪避开婉儿,独自前来 ,感到困惑,

    席间,崔中迎和辛少爷在谈论着诗作的用词,婉儿插不上话,只能干坐着。

    崔中迎说着说着就将忆月也带了出来,

    “这处,忆月可是做了修改,我觉得很是精妙,我的曲子,也加入了这句词,还得好好感谢她才是。”

    崔中迎解释了一番,含雪不由的点着头称赞,她想着若能改出这样词的姑娘,不会是婉儿口中提到的那样,还得亲自问问才是。

    晚膳后,含雪来到士盛书房,

    “ 夫君,我有一事想来问你,希望你如实告知。”

    “辛夫人,看着这湖水中的鸳鸯,双宿双飞的,琴瑟和谐,不免伤感,自从我嫁与崔少爷后,崔少爷从未关心我。我在想,那日如果我动作快一些,不被崔少爷救下,就不会有今日的伤感了,不过,看着你和辛公子二人如漆似胶,我倒是很安心。”

    婉儿将那日发生的事情,颠倒了黑白,慌称忆月和徐弗是一伙心机很深的女子,多次骗取尚书大人的信任,由于崔中迎和辛少爷都仰慕忆月,仗着可以抓住两个男人的心,周旋与二人之中,又知嫁入无望,为了报复碧云和她,故意将她放入其中,使得她身不由己的嫁入崔府,而含雪也阴差阳错的嫁给了辛少爷。还示意,徐弗和尚书大人本就是此事件的主宰,很可能对中书大人不满。

    含雪半信半疑,找来阿隆,问了辛少爷和忆月的事,阿隆道出了忆月曾是辛少爷的侍女,含雪听后,不由觉得自己陷入了莫大的圈套之中,自此亦是担心父亲的处境。

    “确实不错,看来她的文理倒是进步很快。”辛少爷在一旁搭着话。

    含雪很是好奇,“哦?怎么精妙了?讲与我听听?”

    “婉儿姑娘,今天这事,我会考虑,天色不早了,我为二位准备了一些府中佳品,不如我们一同去找夫君用膳吧。”

    婉儿点着头,跟在含雪身后,含雪想着,此事还需从长计议,不可听信婉儿的一面之词。

    婉儿和含雪在凉亭闲聊,婉儿突然落泪,故意展现出触景生情的伤感,

    “婉儿,这是怎么了?”

    对着眼前的婉儿,她的分析头头是道

    “婉儿,我不太明白,你有意提醒我,说了这么多,目的是为了让忆月嫁与我爹?如果像像你所说,那岂不是养虎为患了?”

    “我是个苦命人,不想你也牵连其中,你和你的父亲若是成为他们的牺牲品,那真是可惜。虽说这一计谋存在危险,但你想,徐弗已在罪奴司,此处正是你父亲掌管的地方,尚书大人连同忆月一定会想着办法将她救出,与其这样还不如来个先发制人,将忆月带入府中,严加看管,倒也是可以留意她一言一行的好办法。”

    婉儿看出了含雪的担心,

    “辛夫人,忆月本就是徐弗和尚书大人的棋子,倘若嫁人中书大人府中,成为歌姬,当一人质,尚书大人将少一个筹码,还可以对她严刑逼供,问出他们的阴谋,这也成了人证,到时候搬倒了尚书大人,您的父亲将取而代之。若忆月不从,她在明处,你们在暗处,自然也可以防着尚书大人了。”

    辛少爷和含雪相处融洽,含雪的冰雪聪明,让辛少爷对她好感倍增。两人感情日渐升温。

    崔公子来到辛府拜访辛少爷,本不想带着婉儿同行,婉儿有意想和含雪拉近关系,免不得动用了不少苦肉计,在婉儿的一再恳求下,崔公子最终还是带上了她。

    在来之前,婉儿和碧云商量的计划都要在于含雪不反感她的基础上,婉儿内心倍感焦灼。见了含雪,发现她没有大户小姐的脾气,待人很好,没有歧视她,反倒对她热情相待。婉儿感受到含雪并没有抗拒和她相处,仿佛看到了希望。

阅读一水相隔,十里秦淮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玄幻之我融合了神性玄道之凡界篇玄色巫女妃要离开,王爷死远点王者荣耀之剑破苍穹神厨狂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