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父皇,这不是儿臣的亲笔书信,定然是有人想陷害儿臣。”说罢,沈淮一撩袍子,便屈膝跪了下来,“儿臣请父皇明察,不然儿子万死不明。”

    沈泊也说:“父皇,儿臣也相信大哥不是这样的人。现在仅凭老二小五的几封书信,并不能说明什么。大家都知道的,二哥府上广招天下英才,谁知道是不是有那种临摹本事特别厉害的书法大家。若是二哥有备而来,矛头指的就是大哥,那大哥真是冤枉。”

    刚刚一直都是沈洪在说话,沈浥却沉默。

    现在沈泊将矛头指向了沈浥,沈浥便道:“这只是物证,儿臣还有人证,父皇或许可以见一见。”

    沈禄背着手,在玉案边来回转了几圈,才说:“老二,你说老大写这样的书信,若是真勾结敌国的话,又怎么会浴血奋战,而且还建下那些功劳。朕想想,觉得还是不大可能。”

    沈洪气得就差跳脚了,而沈浥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父皇!”沈洪还欲说。

    沈禄打断他的话道:“好了,还有大臣在此,你们兄弟间的这些事情,改日再说不迟。另外,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们在国家危难时刻都能够替朕解忧,都是好孩子。都回家去吧,你们的妻子儿女,可都在家等着你们回去呢。”

    沈洪实在不服,然而被沈浥拉住了。

    沈浥算是早看得清楚明白,他的这个父亲,恨不得他们兄弟几个相互牵制才好。

    出了宫城后,沈洪心情极度抑郁,看谁都不顺眼。

    沈浥道:“这样就沉不住气了?”

    “他们两个,想要了我的命。威岭那场战役,如果不是二哥亲率军队来援,我怕是早死了。”沈洪本来以为只要拿住他们两个勾结敌军首领欲要害死他的证据,便必然可以治他们的罪,谁想到,父皇竟然如此偏袒。

    沈浥负手,拾级而下。

    “他们想要对付的不是你,而是我。”沈浥说,“这回如果不置他们于死地,将来,迟早还要下手。”

    沈洪捏紧拳头:“可是又能怎么样?”

    沈浥转身望着沈洪,没说话。眼尾余光瞥见了身后走来的两个人,他侧过身子去。

    走过来的是沈淮跟沈泊,两人精神抖擞。因为就在刚刚,陛下已经将沈泊由郡王提为亲王。

    “二哥跟五弟在说什么呢?”沈泊似笑非笑的,“大家都是兄弟,二哥何必这样偏一个疏一个。”

    沈浥道:“没说别的,就是五弟一会儿要去我府上喝杯酒。四弟若是赏脸,不若一道去。”

    沈泊不傻,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差开撕了,他怎么可能会去楚王府?楚王府里禁卫森严不输皇城,他竖着进去,怕是得横着出来。

    于是,沈泊笑:“就不了,我还得回去陪老婆孩子。”又对沈淮道,“徐侧妃去年也给大哥添了一个儿子,大哥想必连儿子的面都还没有见吧?”

    沈淮点头道:“是啊,得回去。咱们兄弟几个,以后相聚有的是时间,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

    沈浥道:“大哥说得对。”

    洪欣早去了楚王府等着了,正开心地抱着同心。听府里的人说两位王爷回来了,洪欣忙将同心递给甜珠抱。

    沈洪现在有自己的府邸,不过,今天刚刚回来,自然想呆在楚王府跟自己二哥二嫂聚一聚。

    “酒水都摆好了,沐浴的汤也都准备好了,你们先去沐浴更衣吧。”甜珠道,“饭菜我让大厨房热着呢,一会儿端来。”

    沈浥笑望着妻子,双目深情。那边,同心早被沈洪抱过去了。

    洪欣捶他:“你悠着点,你这样会吓着孩子的。”

    沈洪到底听妻子的话,便不再举着同心吓唬他了,只说:“你不记得我了吧?我是你五叔。”

    “爹爹。”同心看了会儿沈洪,不理,只朝沈浥伸开双手,“抱。”

    沈浥接过大胖儿子,稳稳当当抱在怀里。那边,沈洪抬手摸了摸鼻子。

    洪欣笑话他:“到底不是你的儿子,人家当然亲爹爹喽。”

    沈洪忙说:“那你也给我生一个,我们的孩子总归亲我的吧?”

    洪欣脸立即红了个头,转头走了,根本不搭理他。

    沈洪追过去说:“你觉得如何?”

    洪欣气道:“为什么要当着二哥二嫂的面说?有什么话,咱们不能关起门来说吗?你气死我了。”

    “哦。”沈洪这才反应过来,“那我不说了。”

    “你!”洪欣彻底生气了,根本不想搭理他。

    甜珠问沈浥:“他们两个,出去这两年,一直都这样吗?”

    沈浥笑:“活冤家。”

    ……

    沈泊跟着去了沈淮的平王府,顺便差了个人去赵王府喊了沈泽。

    沈泽早等在家里了,只待沈淮沈泊两个出宫,他便要去跟他们汇合。所以,平王府的人一来,沈泽就忍不住要走。

    “不许去。”陈氏突然冲出来,将其拦住。

    陈氏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是之前那个侍妾生的。陈氏可不傻,她不想跟沈泽生孩子,但是若是侍妾生了,她也不可能让侍妾养孩子,这些孩子,都必须由她亲自来养。

    所以,陈氏一回来,连宫都没进,直接回了王府来。

    陈氏态度强硬,再说她是孩子嫡母,这事情就算是闹去陛下德妃那里,她也是占理。何况,这回陈氏代父出征,也是立下功劳的,连沈泽都不敢说什么。

    那个侍妾,只能哭哭啼啼的,却也无能为力。

    沈泽头疼,正想去找老大老四喝酒,却被拦下了,他心里很不爽。

    “你大胆!我是王爷。”沈泽怒。

    陈氏说:“我不管你是谁,为了咱们儿子,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不许你跟平王魏王厮混。他们蛇鼠一窝,什么个德行,你心里清楚。”

    “现在是个什么形势,你不知道吗?如果将来连累了咱们赵王府,我可顾不了你。”

    那侍妾一听可能会牵连儿子,,忙哭着说:“王爷,您就听王妃这一回吧。妾身虽然不懂政治,但是也知道,楚王燕王,素来跟平王魏王不和,您还是两边都不要沾的好。”

    陈氏望了那侍妾一眼,见她心里还算是有些明白的,便松了口气道:“今天王爷去你屋里,若是让我知道王爷今天晚上还是踏出了这道门,我明天就把你卖了。”

    “是。”侍妾委屈,却不敢再哭了。

    沈泽虽然心里不忿,但是却也不敢真的硬闯出去。

    去了侍妾那里,闷头就睡。

    带信的人回去禀告说:“赵王殿下病了,来不了。”

    沈淮朝那个人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沈泊道:“什么病了?怕是不敢来了吧。”

    沈淮说:“他倒是好对付,只是赵王妃是个厉害的。不过好在,她跟她父将一样,并不沾染这些事情,算是保持中立。”

    沈泊不想提这个,只问沈淮:“大哥说抓住了老二的把柄,是什么?”

    沈淮胸有成竹,端起酒杯来喝了口,继而眉眼含笑。

    “还记得那个平安吗?”沈淮微垂眼,给沈泊倒酒,话也说得慢悠悠的。

    沈泊眼神一变,立即道:“难道平安身上有什么文章?”

    “你可知道,当年在燕州的时候,老二身边有一个战将吗?”沈淮既然能够说出来,已然是全都算计好了的,“那个战将,叫张客崇,乃是当年张宰辅的孙子。张家当年可是触怒了仁宗皇帝,满门遭灭。若平安是张家余孽,不光是楚王府,徐家更是遭殃。”

    “当年,徐二嫁给老二的时候,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算是明白了,原来她是带着肚子嫁来的。”沈淮觉得只要凭借此举,必然能够扳倒沈浥,所以他此刻心情十分舒畅,“老二啊老二,英明一世,得在这个上面栽跟头了。”

    沈泊拳头渐渐攥紧来,眼睛也是一片雪亮,他心里对德妃母子的恨,只比沈淮多不比沈淮少。

    “大哥,此事你可有把握?”沈泊想要的彻底打垮楚王府,“还有,徐家受了牵连,徐侧妃怎么说?”

    沈淮顾不得那些许多的,只冷漠道:“她生下儿子,我自会保她平安。至于徐家……既然已经嫁来平王府,徐家的人,又与她何干?”

    沈泊便放心了,他提议道:“此事宜快不宜迟,老二那边,说不定也在谋算着什么。”

    “我知道。”沈淮一杯接着一杯喝酒,目光看似平静,其实里面暗藏汹涌。

    那边沈浥也在说着平安,沈洪说:“二哥,这件事情危险,你真的要这样做?”

    沈浥道:“我是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父皇靠不住,所以铲除他们两个,便由我来做吧。”沈浥漫不经心,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然你以为,他们两个是怎么得知平安消息的。”

    搁下画笔来,沈浥又道:“再说,张客崇的儿子毕竟是张客崇的儿子,让他假死也好。继续再记在我的名下,将来不定还得惹出多少风波来。”

    沈洪素来听自己二哥的话:“只要二哥想好了,只吩咐我做事就行。”

    “你过来。”沈浥冲沈洪招手,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沈洪眼睛一亮,忙说:“一定不会让二哥失望。”

    没几日,沈淮便派人去了城外的庄子。他的人奋血欲战,终于成功带出了平安来。

    沈淮看着平安,便笑了:“果然,你果然是张家余孽。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果真跟你亲生父亲一模一样。沈浥,这回说到御前,看你有几张嘴狡辩。”

    平安道:“我父亲是楚王殿下,您是我的伯父,难道想杀了我不成。”

    “不,本王不是你的伯父,楚王也不是你的父亲。楚王没有告诉你吗?你是乱臣贼子的后人,你不该活在这个世上。”沈淮心情有些激动。

    沈泊也在,附和着说:“大哥,还跟他废话这么多干什么,既然如此,赶紧带他进宫去跟父皇对质。那么大的动静,很快老二那里就要得到消息了。”

    “我知道。”沈淮也觉得是刻不容缓,立即与沈泊一道带着平安要进宫去。

    此刻上朝还嫌早,天很黑。不过,算着时间,到时候进了宫,离早朝时间也差不多了。

    到时候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他倒是想看看,沈浥还想怎么狡辩。

    沈淮沈泊才带着人出平王府大门没有多久,便被一支军队围住了。领头的人,正是沈浥。

    沈淮暗叫不好,也是已经察觉出来自己钻入了沈浥所设计的圈套中。

    沈浥二话没说,便直接让自己属下的人将沈淮沈泊两个斩杀了。

    皇子厮杀,事情很快闹去了宫里。沈禄得知消息后,当即吓得晕倒。

    等太医将其救过来的时候,沈浥跪在龙榻边。

    沈禄仿佛瞬间老了许多,撑着身子问:“朕问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两个?”

    沈浥道:“平王魏王一再针对儿臣,儿臣都忍了。但是这回,他们两个竟然杀死了儿臣的嫡子,儿臣绝对不能再忍。”

    “他们杀了平安?”沈禄不敢相信。

    “他们连私通敌国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当初如果不是儿臣及时赶到威岭,怕是现在带回来的,就只是五弟的尸体。父皇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沈禄无话可说,但是他心里非常生气,感觉是作为天子的威严得到了挑战。

    沈浥直言:“儿臣想坐这个皇位。父皇年迈,不如就此立儿臣为太子,再传位于儿臣。之后,您做您的太上皇,与母妃长相厮守,怎样都好。”

    “你……你果然是有目的的。”沈禄气得,又是一口血喷涌出来,“你这个……这个逆子。”

    沈浥说:“这个天下,大半都是儿臣打下来的。当初若不是儿臣死守遥城,何来如今的局面?儿臣本可以不争不抢,但是父皇却眼睁睁看着奸人陷害儿臣,甚至陷害儿臣的妻儿,儿臣便不能忍。”

    沈禄养倒下去,睁大眼睛望着床顶。

    “朕知道,朕就知道。”沈禄说,“也好,也好。你想要这皇位,拿去好了,是朕欠你们母子姐弟的。”

    “想当年……”沈禄想怀念过去,话却被沈浥打断。

    “当年的那些事情,不提也罢。”

    沈禄轻笑:“不提了,都不提了。”

    当年的燕王殿下,才名满京城,不知虏获了多少待嫁少女的芳心。当年的燕王府,也如寻常百姓之家一样,温馨热闹,父慈子孝。

    当年的燕王,也曾对自己的王妃说,此生必不相负。

    可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

    “王爷回来了,王爷回来了。”来喜看到马车停在门口,高兴得直往里面跑,去给甜珠报信。

    沈洪夫妻也在,沈洪立即冲了出来。

    “二哥。”沈洪高兴得不行,“成了?”

    “进屋说话。”沈浥到底稳得住,比沈洪沉稳许多。

    沈洪一拳捶在沈浥肩上:“可太好了。”

    内院,甜珠并洪欣也牵着同心走出来,甜珠问:“平安安顿好了吗?”

    “嗯。”沈浥点头,“他现在不叫平安,改了个名字,算是重新来活。”

    “如此,也算是对姐姐跟张公子有个交代了。”甜珠心里也松了口气。

    旁边,洪欣忽然捂着嘴巴干呕起来。

    沈洪忙问:“怎么了?”

    洪欣却不说话,只跑远了去。

    甜珠道:“她有了身孕,你要做爹爹了。”给沈洪使眼色,“还不快去?”

    沈洪立即蹦跳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吃了糖的大孩子。匆匆忙忙朝自己兄嫂道了别,转身朝着自己妻子跑去。

    沈浥搂着甜珠肩膀,笑着望了眼,继而说:“回屋吧。”

    初夏风微暖,拂过心上人。

    (全剧终)

    *瓜 子小说 网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沈淮忙道:“儿臣冤枉。”

    沈洪冷笑:“冤枉?大哥与敌军首领的来往书信就在这里,还喊冤枉?”

    宫里的皇祖母,也说父亲好,同心特别高兴。

    本来说是要回来吃晚饭的,但是天都黑了,还不见人回来,甜珠不免有些着急。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去了一拨又一拨,都说几个王爷都还在陛下的书房里,没出来呢。

    至于在里面说什么,谁也不知道。

    沈洪此番虽然没有生命之忧,但是的确伤了一条胳膊。而几位皇子在场,则是当面对质。

    沈淮与沈泊乃是一党的,沈浥则与沈洪为一党。另外几个武将,也都各有阵营,吵得沈禄是头痛不止。

    “老大,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沈禄怒问。

    甜珠离得同心有些远不过绿萝紧紧跟在同心身后,生怕他摔了。

    “小王子你慢些跑奴婢都要追不上你了。”

    绿萝哄着同心叉腰歇在远处不住喘气。

    事情发生得突然,甜珠忽然心生不安,就怕处事。

    而此刻,陛下的书房内,沈淮沈浥沈泊沈洪兄弟四个,以及一番文武大臣都在。

    “爹爹。”同心特别来劲儿,“爹要回来了。”

    在同心印象中,爹只是一个名号,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父亲长什么样。不过,府里很多人都说他父亲很厉害,他也觉得自豪。

    春暖花开的好季节她带着儿子在王府花园里玩儿。三岁的同心已经可以跑了,穿着团福的锦袍,戴着绣着金丝的帽子手里拽着风筝线,笑声清脆。

    “娘亲,娘亲来追我啊。”同心乐得不行。

    “娘亲。”同心看到母亲迈着小短腿朝母亲跑去,扑进甜珠怀里,“娘亲。”

    甜珠见儿子似是疯够了,抽出帕子来替他擦汗。

    “累了就歇歇,走,咱们回去吧。”甜珠拉着儿子小手,带着他往回走,“差不多再过一个时辰,你爹就要回来了。呆会儿回去让奶娘帮你洗洗澡,换身干净的衣裳。”

    同心折了回来去拉绿萝的手说:“姑姑一点都不厉害,连我都跑不过。”

    “小殿下厉害呢奴婢真的跑不动了。”绿萝指着自己头上的汗,“瞧奴婢都流汗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军凯旋打得那些意图侵犯大周领土的敌国们屁滚尿流。不但退了敌军逼迫他们签下了战败协议书而且那些战败的国家保证连年向大周进贡且奉大周天子为天可汗。

    甜珠一早便得到消息知道打了胜仗。

阅读重生盛世宠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男朋友出轨之后都市之神豪后宫系统无限娇宠都市情缘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