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汉篇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除此之外,李势更主动联络仇池国杨氏,多许利好,希望仇池国能为其外藩,抵抗来自陇右方面的王师进功。

    冥冥之中或许李势天眷未衰,之后不久,南北军事冲突爆发,洛阳行台诸边事务暂作停顿,举国之力北伐羯国。

    这一场北伐战争,从筹措备战到分出胜负、前后持续两年之久,之后便又是新朝创制,休养士力。等到章制悉定,朝廷再次将视线放在成汉身上时,已经又给成汉留出了将近四年时间的喘息之机。

    在正式履新之前,金玄恭所能接触到的,也只是这些没有什么保密需求的旧事。至于真正的军国机要,则必须要等到抵达汝南王征府之后才会陆续了解到。

    荆襄大都督府置于巴东白帝城,也是今次平蜀大本营所在。时下正值汛期,金玄恭与同行者沿大江溯游而上,几日光景便抵达了巴东鱼复。

    此时的巴东境域中,早已经是舟船满载,人物汇聚。金玄恭他们到达此处时,负责接引的乃是大都督府勋务使并军师祭酒陈郡袁乔。

    王师用兵,特别是这种大规模兼意义重大的战事,往往都会配以规模不小的参谋队伍,统筹谋划,定策布局,激励士气,而军师祭酒便是总领参谋。

    金玄恭认识袁乔,但也仅仅只是早前于河北几次点头之交,眼见直属上官亲自来迎,不敢怠慢,忙不迭上前见礼。

    袁乔年纪三十出头,但任事履历却已经非常丰富,也是当今圣人着力培养的英壮才选。其人本在河北担任下州刺史,当伐蜀事宜正式提上日程之后,便被圣人召回洛阳,作为军事谋主辅佐汝南王组建荆襄大都督府。

    袁乔之所以亲自出迎金玄恭等一行人员,也实在是望眼欲穿。原本在他看来,成汉困居蜀中、内部又常年纷乱内耗,再加上这些年自有荆州本部人马于军事上频频打击。

    今次汝南王奉诏南来,其实无需朝中投入太多人物力量,只要将荆州本镇力量稍加整合,灭蜀并不困难。

    可是在真正来到巴东之后,袁乔才发现这想法还是太乐观。汝南王今次南下,前锋所统兵力八千余众,大都督府属员在百人之间。而荆州本镇人马则在六万人左右,又有李阳、周抚、邓岳等宿将坐镇统领,可谓是兵强马壮。

    然而当两路人马真正开始糅合统筹的时候,所带来的后果却不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放大,反而变得有些互相拖累。究其原因也并不复杂,就在于王师行伍构架与荆镇那种部曲制格格不入。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汝南王抵达襄阳的时候,便下令荆镇各部将领上报可以调配参战的兵数。各部将领倒也恭从,很快便各自奏报,得出结果是荆镇可以抽调四万人参与灭蜀之战。

    然而当汝南王仪驾抵临巴东的时候,情况就变得复杂起来了。各边将士汇聚于此,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内,单单巴东此境便聚集起了多达三万军众,而仍在行途中的部伍竟然还有三万余众!

    若再加上各部上报留守兵力,那么荆州单单存在于籍簿上的兵数便多达将近十万众,这较之大业元年荆镇上奏甲数足足超出了将近一倍!

    袁乔深入行伍调查,便见过许多奇景,比如老少四代同编入伍,什长所统俱是儿孙,上至八十老叟,下至垂髫小儿,一个个振奋异常,口号喊得响亮,振兴社稷、全我金瓯、匹夫有责!

    可问题是,老人家站都站不稳,真要派上战阵,还要搭配两人搀扶,怎么去攻略本就险阻异常的蜀道?

    凡事看两面,好的方面看来,荆襄多热血,奋斗勤王事。坏的方面看来,这是荆镇上上下下将此番伐蜀大计当作牟利机会!

    荆州久为分陕,若说上下混乱不堪,那也有失偏颇。毕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荆州以其分陕之重承担了相当一部分内外军事压力。而这种部曲兵制,在大梁这种章制严谨背景之下,则就显得格格不入。

    虽然早在大业元年,朝廷便已经推动荆镇改革,但是多年积俗,很难一朝更改。特别在汝南王南下之前,荆镇还要维持着对蜀中的军事打击,为了维持住这些部曲兵众的战斗力,许多章制改革只能流于表面。

    汝南王今次南下,主持伐蜀事宜,定策、攻伐、后勤保障等等诸种,俱都在朝廷规令之下进行。

    这种模式,与荆镇此前将主统筹一切的组织完全不同,一切用度俱由朝廷一力承担。核算下来,军给所得要远比一年田亩所出还要丰厚得多。而且朝廷胜势明显,以强攻弱,可谓是笃定的胜局,危险不大,还能顺风捡功,这就造成了荆镇上下对于伐蜀热情的高昂。

    察觉到这些之后,袁乔连忙建议汝南王中止征发各路人马,提议精简部伍,以精兵出击。

    大军还未入蜀,荆镇自己先乱了,这也让原本荆州镇守诸将尴尬不已。他们这些人未必人人迷于大势,贪于短利。

    特别最上层的李阳等老将,也是深刻感受到世道阔进之脉络,愿意积极向朝廷靠拢,在北伐羯国之际便各遣子弟北进襄助王事。但荆镇积重难返又是一个长久以来的事实,他们各自都被裹挟其中,本身便抽身无能,也没有什么办法改变这一现状。

    事实是一方面,但朝廷攻伐大事决不可成为镇将谋私的机会。因此抵达巴东这段时间来,袁乔便一直忙于荆镇本部人马整编事宜,先期抵达的这些大都督府属众也都忙得分身乏术。

    金玄恭等人抵达之后,便也即刻投入到这种忙碌中。单单言语陈述,不足形容这一项工作之繁重。

    那些荆镇部曲将主们,所言统领兵数多少不能符合实际,其实也未必就是刻意谎报,而是他们各自本身都不知所拥部曲多少,内心里又比较避讳将家底完全袒露人见。

    这一项整编工程,还不同于流民的整编入籍。因为这些部伍还要承担战事任务,一旦在整编过程中遇到什么作战或者调防的指令,那就意味着前功尽弃,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如此繁重任务,根本就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而伐蜀事宜又刻不容缓。

    须知今次伐蜀,可不仅仅只是巴东一路,梁州毛宝将会从汉中发起攻势,进攻蜀中北路门户的巴西阆中剑阁要塞。陇右庾曼之届时也会从陇上南下,继续深剿仇池国,由阴平道入蜀。

    若是巴东此地因为这样的原因而贻误了战机,使得三路大军不能成其合围之势,便给成汉提供了分头抗拒的余地,会让此次伐蜀平添波折变数。

    作为大都督府总领参谋,综合现实种种,袁乔其实也做了两手准备。

    整编荆州本部部伍是一方面,荆州本部人马这样的状态是不可能拉上战场的,所以除此之外,还准备了一项精兵出击的战术。即就是仅以当下所控之精卒,直接出兵西击,无顾沿途那些目标,沿江而上直取蜀中腹心的成都。

    这一方案一提出来,便得到了汝南王沈云的认可。沈云本就久任武事,厌烦这种内部的纠纷,尽管袁乔所指定的这一策略不乏冒险,但相对于长久困顿于巴东,仍然愿意尝试一下。

    虽然朝廷针对成汉磨刀久矣,已经丧失了突袭的突然性,成汉在大江沿岸也都多有设防。但若仅仅将战事限定在大江一线,哪怕是逆流而上,王师水军战斗力仍是碾压成汉军队的存在,沿水路直攻成都有着很大的成功几率。

    当然,孤军犯险,胜败两可。这当中最大的危险就是,如果梁州、陇右两路人马没能形成多线突破,那么巴东这一路王师便左右无援,即便是攻下了成都,但若没有擒获汉主李势在内的一众成汉首脑人物,那么成汉也可调度蜀中平原各边力量反困这一路王师。

    讲到这一点,大梁皇帝陛下也不得不感慨其一人给世道诸多方面带来的改变。在原本的历史上,李势之弟李广因其无子而自荐为储,之后更逼迫李广自杀。

    然而在当今这个时空中,在外部庞大压力之下,李氏兄弟并未手足相残,为了统合众力抵抗王师的步步紧逼,李势更是主动册立李广为皇太弟,并以之为益州牧驻守巴西阆中这一巴蜀门户要塞。

    当此时,江东朝廷正是大享痛击羯国南侵大军红利之时,声望如日中天的南国沈大都督并取豫州、徐州大权,忙于布局中原,根本无暇旁顾。而当时直面成国的荆州重镇又逢陶侃去位、庾怿赴任,也正进入一个调整期,没能抓住这个机会进攻蜀中。

    成国这一场持续数年之久的宗室祸乱,最终以李雄一脉嗣传死绝,国位则归于李特之弟、李骧的儿子李寿而暂告段落。

    李寿得国之后,将国号改为汉,这便是“成汉”之称的由来。李氏虽然只是巴西賨人的出身,但历史却并非短板,曾经割据蜀地的两个政权,公孙述的成家,蜀主刘备的季汉,俱都有所表敬。

    李寿在成功废除李雄之子李期而得窃国位之后,却并没有就此励精图治,而是开始放纵自己的私欲,开始大修宫室,奢靡享乐,自以为有四塞之险而荒驰戈事。

    李寿享国六年而死,其子李势继位。如果说李寿尚有几分开拓之主的节制与清醒,那么李势则简直就是亡国之态昭然,骄狂凶横,残杀元辅,刚愎自用,好色怠政。

    然而这时候,成汉外部形势也发生了极大变化。荆州王师开始积极主动的向西进攻成汉,特别随着王师西征战事告一段落、关陇悉数归治之后,王师更是直取汉中,巴境岌岌可危,李势也终于慌了神,开始正视亡国之威,挣扎求存。

    前晋中朝元康年间,氐人齐万年作乱秦雍之间,此乱持续数年,虽然齐万年最终被消灭,但是秦雍之间也是一片残破,随后便掀起了浩浩荡荡的秦雍六郡流民起义。

    巴氐李氏便是秦雍流民领袖之一,率领六郡流民进入巴蜀,这个过程自然不乏艰辛。李氏虽然出身巴蜀,但如今再归已无桑梓锥立所在,其麾下六郡流民又遭到当时益州刺史并蜀中豪族的共同敌视。

    这当中尔虞我诈、背叛反杀等等诸多乱事不作细表,李氏所领导的六郡流民在经过辛苦奋战、两代首领李特、李流先后亡故,最终才在李特之子李雄的率领下击败前晋益州刺史罗尚,正式入主成都,从而僭制称王。

    李寿得国之际,正逢中原大战,王师一战攻灭河北石堪,之后江东以诸葛恢等人为首发动政变。算起来,李寿得国倒是与当今皇帝陛下初掌江东军政大权步伐相距不远。

    但之后两方势力发展趋向却是大不相同,皇帝陛下执掌江东大权之后不久便于洛阳创设行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蓄养士力之后,便挥兵向西,展开了收复关陇的西征战事。

    虽然李雄在世时,蜀中局势大体平稳且稳中有升,但李雄英明一世,最终还是在嗣传问题上留下了隐患。其人庶子十数人,但却并无嫡出,因是在很早之前便立其兄长李荡之子李班为太子。

    李雄尸骨未寒,其子李期、李越便将太子李班杀于李雄灵前,由此掀开了长达数年之久的宗室祸乱。蜀中这一片并不广袤的平原,本来应该是超然于世道兵祸之外的一方乐土,但是由于李氏宗亲之间的彼此争杀夺势,血雨腥风之惨烈尤甚中原。

    之后楚汉争霸,汉高祖刘邦封在汉中,而地处巴西的賨人也给予了汉祖很大的支持,以至于终于前汉一朝,賨人都颇享优待。

    巴西宕渠这一支李氏賨人,在后汉末张鲁统治汉中时期迁入汉中,之后张鲁归降曹操,这一支賨人便又继续外迁,被安置在了陇上的略阳郡。略阳郡氐胡众多,如氐人雷氏、早已归义的氐人伏洪等等,李氏族居于此,便有了巴氐的称谓。

    李雄享国三十余年,三十年间天下大势风云变幻,蜀中却因为得天独厚的闭塞环境而没有受到太多外来势力的侵扰,李氏始终一家独大。

    而在李雄称霸蜀中的过程中,北方两赵互攻,江东同样也是政变纠纷不断,几方强势势力俱都无暇干涉蜀中局面。

    李雄死于咸和八年,而在此前一年,当今大梁皇帝陛下刚刚于淮南痛击羯国南侵大军。江东分陕老臣陶侃也是奋起余勇,统率荆江两镇强军力复重镇襄阳,南国盛态初露端倪。

    入主成都之后,李雄除了继续打击蜀中境域之内的反抗力量之外,也在积极笼络蜀中当地豪强大族,其中尤以阜陵大豪范长生的归顺意义最为重大。也正是在范长生的建议之下,李雄才悍然称帝,国号大成,以追崇两汉之交同样割据蜀中而国号“成家”的白帝公孙述。

    李雄在位期间,成国国势攀至最盛。六郡流民本就是徙转流落、死中求活、凶悍无比,再加上得到蜀中土著豪强中的边缘人物如范长生之流的襄助,得以将蜀中本地势力死死压制。

    行途之中,金玄恭也在恶补有关成汉的资讯种种,今次南行,他并不是前线领兵战将,建策于后,自然就需要对成汉政权有一个通盘了解。

    关于成汉之前世今生,朝廷早有专人搜罗整理,汇集成册,只需用心苦读,便能对成汉之国情国策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成汉李氏,号为巴氐,追本溯源,其族应是世居巴西宕渠的賨人。賨人名气或是不如氐羌等诸夷那么大,但同样也是历史悠久,早在武王伐殷时期,賨人便出现在战场上。

阅读汉祚高门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买来的媳妇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抗战之我靠抢劫升级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抗战之最强西南王特种兵之超级红包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