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造神*元宝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金元与水幻幻交好,既是开道场?

    自有梦之坊系列的掌柜捧场,像是《三圣教》、《吞星殿》亦不落于人后,主事人是亲临现场,场面很热闹。

    花魁无奈,人皇宫开道场的时候,金元是来观礼的,自然,是来《元宝殿》观礼,财神?唉,知名度不高!

    满山遍野的奇珍异果,桌上摆的是珍肴佳酿,一个大大的元宝形建筑,嗯,是富丽堂皇,气势磅礴。

    《元宝殿》的开张时辰?是往后面“挪”了一个时辰,是不愿抢了财神的风头,毕竟,大鹏商会是本土势力。

    时辰到,仙玄王朝的主事人,还有无帽山的仙家,到了财神的道场,呃,是他老人家自已的道场,能成么?

    财神观想,唉,是观想自已,还有,一众手下亦是如此。

    一柱香、两柱香,一个时辰过去,竟无一丝动静。

    长叹,很失望的叹息,正封的财神?不再是财神!

    大陆灵境冉冉升起,是回到《人皇宫》道场。

    水幻幻偷着乐,财神吃瘪?是怨他自已!

    神人道的关键,是观想,像是虚月道门的三位神人,呃,不知,仙子姐姐是不是神人?是必须远距离观想,才会有效!

    假如,你身处画仙大陆,任何观想,都是无用!

    啧啧,财神?不明其中的关窍,自已观想自已?太逗了!

    金元、金宝起身,带着一众手下,来到建筑物前。

    水幻幻古怪,很明显,《元宝殿》与金元、金宝有关?

    然而,奇迹出现了,一幅画面很清晰,证明金元成功了!

    一位老人,膝上坐着一个垂髫童子,正说着话:

    “小猪猪,告诉我,长大后,最想做什么?”

    小猪猪?水幻幻憋着笑,是的,金元沟通了自家的长辈,是幻出了朦胧意识,继续供养的话?是会有神人诞生!

    可是,星空道门,哪怕是三圣教的魔头,供养的朦胧意识均与其道法,战技,神通有莫大的关系,像聊天?没见过!

    童子望了望远方,低头想了想,才回答道:

    “老祖,小猪猪没有太大的志向,只是想挣钱,拚命地挣钱,挣很多很多的钱,然后,成为星空里,最有钱的人!”

    老人微诧,一般来说,少年、童子更加崇尚武力!

    “小猪猪,挣钱如同做事,先从小事做起,才能做大事!”

    童子闻言,苦恼的揪着冲天炮,不乐道:

    “是啊,是啊,小猪猪想挣钱,却是不得其门而入哩!”

    老人的眼里,流露出睿智,小声道:

    “事情不难!你为族人做事,是力所能及的事,是要获得第一桶金,是做事的本钱,嗯,第一桶金?就一百仙金吧!”

    场面转换,垂髫童子麻溜地搬来椅子,是为另一位老祖,打工,嗯,是搬椅子,擦凳子,再端茶送水,每日一仙金!

    水幻幻醒悟,《元宝殿》的主角,不是老祖,而是童子。

    一百天,垂髫童子又坐到老祖的膝上,低声道:

    “老祖,小猪猪有了第一桶金,可是太少了,做不成事!”

    老人的眼神悠悠,叹息道:

    “孩子,多与少是相对的!把握好任何挣钱的机会,分配好第一桶金的用处,时间长了,它做变的,是溢、或亏!”

    于是,垂髫童子搭乘金满堂的元宝船,开始“淘金”!

    “大爷,我买龙尾草,是一百株,是十仙金,卖不卖?”

    卖,当然要卖,龙尾草是大子的价,交易,瞬间做成!

    元宝船上,垂髫童子据理力争:

    “福管事,仔细瞧清楚了,不是普通的龙尾草,是进化了五次的龙尾草,哪怕是狗尾草?也值十万金!”

    呃,十万金?算了吧,问一问金管事!

    但是,金管事?是满脸的疑惑,同样,不相信!

    无奈何,垂髫童子只得请用特殊程序,请老祖亲鉴!

    嗯,是的,老祖亲鉴,但是,代价十分高昂。

    不是通讯的费用贵了,而是,惊动老祖的,代价。

    若是管事胜了?垂髫童子须赔付十万仙金!反之,亦然!

    一面金色的镜子被“请”出来,一位老祖打量龙尾草!

    “五变龙尾草,单株百万金!计一亿,还有十万赔偿!”

    很快,金管事付钱,嘿嘿,赚大了!是热情地,邀请垂髫童子吃大餐,因为,仅是百株五变的龙尾草?大家都有功!

    一年时间倏忽就过,垂髫童子回到老宅。

    又坐上老祖的膝上,唉,金满堂的孩子,无论嫡庶,开始识字时,就要认草、辨树,是金满堂的,基本功。

    “小猪猪,手里有了一百亿,有没有什么想法?”

    垂髫童子又苦恼了,狠狠地揪着冲天炮:

    “老祖,小猪猪心里烦着呢!一百亿,买一艘元宝船也不够,可是,没有自已的元宝船?又太吃亏了!”

    老人笑了,开导道:

    “小猪猪,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星空大豪,也是成不了大事!要懂得整合资源,还有,借,因为你的声誉不错,应该有很多很多的有钱人,会借钱给你,你敢借钱吗?”

    于是,垂髫童子借了九百亿仙金,买了一艘二手元宝船,当然,是包括一应的手下,开始星空的漂泊生活。

    无数年过去,垂髫童子成了老人,膝上坐着俩童子,呃,是一男童、一女童,一如无数年前的时光,回溯!

    “元元、宝宝,你们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俩童对视,很快回答:

    “老祖,星空有太多的精彩,我们想逛遍星空!”

    老人错愕,啧啧,没有钱,怎么去星空?

    于是,事情又回到原点,元元、宝宝为了逛星空,拚搏!

    直到某一天,元元是英俊的年轻人,宝宝是美丽的少女,他们各自带着家眷週游星空,呃,有误,是带着数不清的元宝船游历星空,而且,他们的子女长大,又重复昨日的故事。

    画面定格,一位老人,是元宝,叫金元宝!

    嗯,是金元、金宝的引路人,是他们的嫡系老祖!

    只不过,金满堂没有嫡庶之说,只要姓金,就有机会。

    金元、金宝早是泪流满面,水幻幻的眼睛湿润。

    金满堂,自从踏上星空路,就一直雄踞星空,自然有其成功的地方,只凭万事白手起家?它就拥有旺盛的生命力。

    亦即是,金元支系的一切,哪怕是一船元宝船?都是金元、金宝的心血结晶,是一枚枚仙金,攒出来的。

    随即,水幻幻疑惑,金满堂虽是和善,却是真正的外域势力,它的神人,能立足于晨风虚域?不会出岔子吧?

    呃,财神生气,真的,很生气,站起来,走了。

    得道者多助,此言,一点不诳人,金元又摸出蜜罐酒。

    唉,此事荒谬,金元是弄的《元宝殿》,与你的《财神殿》?是毛的关系,也没有,你是无事生非,是乱弹琴!

    花魁不理财神的破事,他是假公济私,是弄夹带!

    单伶伶、单莉莉陪花魁闲坐,因为,是收了不少的礼物!

    “你们不应该争执!《元宝殿》与《财神殿》是两码子事!我建议,你们同时开张,谁也不碍别人的事,好吗?”

    财神不忿,快速拨弄着金算盘,可是,孤立无援呢!

    眼光,望向花魁,唉,花魁无奈的摇头,别闹了,好么?

    于是,争论开始了,水炙低头喝酒,不掺和。

    原来,帝城西郊的一切?是勾起了金元的好奇心,是观察许久,是瞧出一点点门道,星空虽有神人一说,但是,与眼下的事?仿佛,又不是一回事,呃,好像,此地才是正统。

    而且,此事牵涉甚广,虚月道门算是默许?

    水幻幻频频给水炙递眼色,赶紧地,解套!

    “咳咳!”水炙轻咳,见财神、金元看过来,和声道:

    然而,大鹏商会的财神,却打上门来,是强烈的,抗议!

    财神?还想再弄一个《财神殿》,想再坐回财神的位置。

    嘿嘿,水幻幻的心里,是自有一杆秤,想当年,悦哥儿路过咸阳城的时候,曾得百花仙相助,但是,拓封、财神不在此列,而且,俩大佬还暗中下绊子,是与虚月仙国过不去。

    “财神大人!你自称是神界的财神,唉,就算有那么一回事!可是,你还没死哩,哦,口误,你没离开晨风虚域,我是说,试过没有?若是引不来虚影,再争也无用!”

    源陆的势力是趋之若鹜,除非,是做不到!

    想清楚其中的关窍后,金元与总舵联系,有了一个方案。

    一艘元宝船被放进西郊,是亮出了《元宝殿》的名头,是预备明天,就邀人观礼,贴子都发出去了,一切就绪。

    神人,是道门的中流砥柱,却又是道门的软肋。

    一般来说,除了特殊原因,诸星空势力并不热衷神人道。

    财神不看金元,是盯着水幻幻,振声道:

    “幻幻,你是知道的,我才是正封的神界财神!”

    金元无语,我没有与你争财神的位置,跟我较什么劲?

阅读梦之坊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挽尊神话之最强许仙武侠之最强抽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