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三皇子选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吴安仁帮秦璃倒了杯茶,微笑着对她说道:“秦姑娘,你一来药铺,都没谁教你,你就会包装药粉儿了。你是不是在此之前,跟谁学过的?”

    为了不让吴安仁对她有些怀疑,秦璃说道:“以前看胡伯父给人抓药,看过好些次。看的多了,就记住了,试着练习了几次,便包好了。”

    吴安仁尴尬的笑笑,“原来如此。”

    胡记药铺。

    秦璃站在柜子前,将当归甚的搁放好。忽地听到了陌生女声,是从柜台那边传来的。

    “听说你们那边的李姑娘,前不久,又拒绝了人家给她提的一门亲事。她那般执著,该不会是真的要等付公子一辈子吧?”

    “谁晓得她怎么想的?我就只听说过,李姑娘送过发簪给付煜,还是花了近五十两银子买到的。可没过多久,付公子认识了知府大人的女儿。”

    “认识了那个姓褚的姑娘之后,付公子就把李姑娘给抛弃了?”

    “可能么?想当初,付公子在接受李姑娘的发簪时,没说不要他的未来娘子,秦姑娘。同样的,他在认识了褚姑娘之后,也没抛弃秦姑娘。他和秦姑娘的亲事,都还是秦姑娘去府衙跟他理论了一番,才给退掉的。你说,他会舍得抛弃谁?”

    这话语一落下,站在柜台前的那些人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站在柜台前抓药的吴安仁,是知道秦璃和付煜之间的事的,好心的劝那两位妇人道:“这些事儿,都过去了,还是别提了。”

    “怎地能不提?”一位妇人挑了挑眉,看向吴安仁,道:

    “你是不考功名,不做官儿,不知如今的进士想做官儿,有多难。你可知道,当初我的侄儿,是同付公子他们一起进京赶考的。付公子中了进士,我的侄儿也中了。可是直到今天,我的侄儿也没个差事儿做。”

    “这一切,都与付公子有关。”妇人一脸愤恨的看着吴安仁,问道:

    “我心里不舒坦,你还不许我提?”

    吴安仁心里憋着一股闷气,人家没做官儿,就该来药铺谈论这些事,惹得秦姑娘心里难受?可他是医者,遇到这种事儿,只能忍住。

    不想再对妇人说什么,吴安仁赶紧给妇人抓了药。如此,妇人就能拿着药,早点离开药铺,免得在这儿闲扯,说些不中听的话。

    他听了,都替秦姑娘感到愤怒。

    秦姑娘也在药铺里做活儿,肯定能听到妇人所说的话。她本人听到了那些话,肯定会很伤心。

    那位妇人接过一包药,正准备转身离开,站在她身后的那位妇人,却对她说道:

    “等等,等我抓了药,用我家的马车送你回去。对了,你还没说,你的侄儿没官儿做,是怎地和付公子有关系的?”

    妇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付公子在外有了相好,他的相好差点害的秦姑娘没了命,他当时就在旁边,却没救秦姑娘。因为他的事儿,就连累的跟他一起考中了进士的,另外几位嘉余府学子,都在家等候佳音。”

    另一位妇人问道:

    “他们是同一个人引荐的?”

    “正是,他们都是褚知府的亲戚,虞相引荐的。”妇人一提到虞相,眼神里流露出得意之色。

    秦璃站在柜子边,远远的看了妇人一眼,只见妇人笑的有些得意,很是在心里感到鄙夷。是虞相引荐的又怎样?

    品行不端,还不是一样在家闲着,没个事儿做?

    “哟,虞相啊。”另一位妇人笑着说道:

    “那你还有啥好担忧的?虞相是肱骨大臣,皇上很是信任他。还有啊,我可是听人家说了,皇上准备让嫡皇子成婚。由嫡皇子自个儿,在虞相的女儿,和另一位异姓王爷的孙女之中,挑选一位女子,当他得正宫王妃。”

    “到时,若是虞相的女儿嫁给嫡皇子为妃了,那些由虞相引荐的嘉余府学子们,肯定个个儿都前程大好。”

    秦璃也听到了这几句话,心里百感交集!

    在胡记药铺里做活儿的人们,不管是大夫,还是伙计,还是掌柜的,中午都在胡府用餐。

    午餐后。

    “天爷!”

    胡郎中忙道:“无碍的,老人家。老夫请来的这位姑娘,做事儿可细心着呢。”

    说罢,俯身拾起那包药粉,双手递给老人。

    老人在说话时,看了看仍站在柜台前忙活的秦璃,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秦璃当时一抬眼,正好迎上了老人看向她的目光,她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歉疚。这下才明白,可能是老人觉得她太年轻,又很面生,担心她一个新来的,做不好事儿。所以才有些顾虑的。

    看到老人家对她感激的笑笑,随后转身走出了药铺,她情不自禁的笑笑。

    是感激原来在新世界之时的那个祖父,他是中医,教会了她很多本领。

    比如包药这活儿,不管是包成方包,还是包成虎头包,都难不倒她。但是据胡郎中说,吴安仁在药铺里做活儿,只学包药,都学了近两个月。

    因为包成方包时,要把边角对齐,那样包出来,才有棱角,好看。

    老人接过那包药了,只见包装还好好儿的,拿在手中瞧了瞧,并未见到药粉溢出。这才放心了些,道:

    “是老朽多虑了,还请胡大夫莫要多心才是。”

    胡郎中说,顾客们对秦璃包的药,还是感到挺满意的。因为不只是包的好看,关键还包的严严实实的。

    有位顾客在拿到一包药粉后,右手一抖,不慎将那包药给弄的滑落在地,当时紧张的不得了,惊呼一声:

    她没有说什么谦虚的话,直接答应了。

    整理药材这活儿,她还在新世界之时,就会了。能多学会一些本领,在来到这个时空之后,还可以派上用场。一想起这些事儿,她就很是在心里感激祖父。

    于是在收工之后,胡郎中还把吴安仁叫到一旁,细心的教吴安仁包药。

    包成虎头包,相对于包成方包而言,就更难一些。得包成中间部分高,边际较低的那种形状。吴安仁学包虎头包,至少学了十多次,才包出个让胡郎中感到满意的。

    哪怕吴安仁在学会之后,胡郎中每过一段时间,也还是会让吴安仁去给顾客们抓药,免得他又不熟悉了。

    吴安仁在才来药铺的那会儿,总是听不得人家催他,一听到人家催他快些,他就包不好了。把纸张揉来揉去,一紧张起来,手心会冒细汗。

    胡郎中在一旁看着,都替吴安仁那个弟子感到着急。

    盼望着在回家之后,就打开那酒坛,倒出一些药酒来,看看赵笙写给她的书信。

    下了马车,秦璃走进胡记药铺,帮胡郎中整理药材。

    因为她昨天在药铺吃午饭之后,胡郎中在私底下对她说过,“璃儿,从明天起,你就不必为顾客们抓药了,帮我整理整理药材。我那几个徒弟,就没一个,有你做事儿细心。”

阅读医女福妃荣华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杨风叶梦妍荒岛女儿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