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明知我爱她如命,你却伤害了她。”

    “你即已知我没死,那我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和她在一起,她是我拖着这副残败的面孔活着的唯一理由。”

    “你当初让曹德毁了我双目,毁我脸时,你的情分在哪里?你当初一刀差点要了我的命时,你的情分在哪里?如今你算计我算计英子时,你的情分在哪里?”

    徐正淳双手抵着书桌,身体微微前倾。头微微扬起愤怒的咆哮着。这个曾经他也是想要好生照顾着的女人却变得这般恶心。

    “你现在告诉我明明六年前,我就已经和你离婚了。为什么今日,却告知我没有离婚,手中的离婚证是假的。这是为什么?”

    徐正淳说着把离婚证仍在了罗蕊的面前,一脸疑惑的望着罗蕊,他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她能听到罗蕊的心跳声,那让他现在无比厌恶的心跳声。

    “哈哈哈。我六年前的计划,终于在今天实现了。哈哈哈,哪个女人,是不是伤心欲绝,痛苦不堪呀。哈哈哈。”

    “没想到计划了六年,你终于还是去和她结婚了,她终于还是想着要嫁给你。就算你现在这个鬼样子,就算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废人。哈哈哈。”

    罗蕊看了一眼徐正淳扔在她面前的离婚证,竟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没错,六年前是你和我去了民政局离婚。但你忘了,我罗蕊是谁,我会那么轻易的放开自己爱的男人吗?”

    罗蕊抬起头看着徐正淳,嘴巴微微向上一扬。她这些年爱的疯狂,已经爱入魔。看来这六年前的事可以和他说了,这样也让他明明白白的吧。她罗蕊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害了徐正淳,也害了她自己,但终究是回不了头了。

    “没错,六年前我们是到了民政局。”

    罗蕊看着徐正淳嘴角的笑更深了。慢慢的讲出了六年前发生的事情。

    “说实话,你真的对你的每个女人都很好很好。只要被你睡过的女人,她们不管结婚也好,单身也罢,你总会好生安排照顾着。对于和我离婚,你也给我给出了非常非常优渥的条件,说实话,我当时很心动的。但你低估了我对你的用情,你低估了我有多爱你。”

    罗蕊话锋一转,直逼逼的看着徐正淳。徐正淳双手握拳,撑在桌子上。

    “我表面同意和你离婚。暗地里却和我高中同学,就是原来民政局的办事员秘密商议,如何利用这个事件给你重重的一击。对了,今天的那录音也是他放的。他是个极端的人,我六年前就和他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徐正淳不管是谁结婚,他都要去捣乱。忘了和你说我那个高中同学很喜欢我,我陪他睡了一觉,轻而易举就把这个事情解决了。”罗蕊勾勾嘴角,她原来出轨的不但是曹德还有她的同学。

    徐正淳这头顶这一片绿油油的草可真的算是茂盛呀!

    “后来我发现你在调查庆叔被害一事,而且矛头直指向我。”

    “你忘了,有一天晚上回来,问了我你去赤龙山庄赴宴的事情,你问我那天我在干什么。我一听便清楚你已经知道是我动了你的车。于是我联系了曹德,和他达成共识,一起扳倒和丰,所有和丰的一切我和他一人一半。虽然以前我和曹德私下来往,在你手上拿了不少资源。但我从未想你死,我只想你陪我爱我。”

    罗蕊说到想让徐正淳陪她爱她时手被紧紧的拽成拳头握在身体两侧。

    “但是我没想到,和丰就算没有你,也是和丰。你的八大助理完全都是独立行事。而且只听你一人的。我甚至一度怀疑你的身份,没有人可以像你这样领导着这么一大的一群有着强大的背景的人,而且这些人全是从军队退下来的。”

    罗蕊翘着嘴巴,悠悠的看着微扬头的徐正淳,呵呵的笑出了声。房间里所有的人都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听得徐正淳手指关节的咔嚓声响。

    “你是个如何聪明过人的人,我这样肯定是斗不过你的。但任你任何聪明也想不到,我会在你喝的水里下药。”

    “你记不记得,你说了要离婚后的一周左右你眼睛突然就看不见了。是我给你下了药,想让你觉得自己瞎了害怕了就不在和我离婚。就算我跪在你面前求你不要离婚,我会照顾你。但你拒绝,一定要离婚。”

    “你说就算眼前一片漆黑,永远也看不见,你也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你说就算瞎了,你也要去守着你的英子。哪怕只能守着,你也心甘情愿。你知道那些话有多伤人吗?”

    “你靠着过人的听力和我走近了民政大楼。我故意拿了我同学的好帮我们办理。”

    “我做好一切后,我同学给了你一份没有盖章和签批的离婚证。你看不见以为办好了。我同学还把我们的结婚证还了我。从民政局出来后,我谎称心情不好,想自己冷静下。悄悄转进了民政大楼旁边,窃取他们的内网,检查上面的资料。确定资料上面显示已婚我才放心的离开。”

    “后面你和曹德对决,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罗蕊看着徐正淳,呵呵的笑出了声,任你这个男人多么的聪明,你终究还是败在了我的手里。

    “我以为你和我离婚后,很快便会和那个女人结婚。但我没想到你竟然独自去废旧工厂找我,说要送我走。我怎么肯走,怎么肯。后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没跑,在家等着警察上门,因为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后来,我在监狱听到你死去的消息,精神失了常。被大哥安排到了这里,浑浑噩噩的活着。”

    “直到两个月前,我被小亭安排的人监视着带去走走,却在大门口看着你抱着一个昏迷的女人急冲冲跑进医院。当时我不敢相信是你。但你的体型和身高在这个地方找不到第二个,所以我断定这个抱着女人的人就是你,我就想办法联系了我之前的那个同学。”

    “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你并没有死,那我六年前所有的计划,就有可能实现。我要让那个女人身败名裂,痛苦不堪。”

    罗蕊微笑着望着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她知道今天的她要么被带进监狱,要么被抬进这家医院的太平间。

    徐正淳听得牙关紧咬,手臂暴起,手指关节咔嚓做响。“原来这个女人真的坐了这么多可恶的事情,原来这一切都是她设计好的,原来不管我是不是和英子结婚都是这样的结果。”

    “自己真的是聪明一世糊涂时呀,早知就不留她。”徐正淳抿着嘴唇,拳头紧紧的拽着。

    “你爱她如命,那我呢?那蔡心儿呢?这些算什么?还有那些被你送到了世界各个角落的女人算什么呢?”

    罗蕊听到徐正淳的那句爱她如命时心里颤抖着。

    “你拿什么跟心儿比,跟那些女子比,她们始终知道自己要什么。我说过,我的女人,我一定善待。但你不能碰我心尖尖上的人。”

    徐正淳站起来,手撑着书桌,前倾向罗蕊。

    “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离婚,我给你自由,你可以选择一个你喜欢的地方过你想过的生活。要么你就在监狱里渡过你的余生。”

    徐正淳挥了一下手,一份签好徐正淳名字的离婚协议放在了罗蕊的面前。

    “离婚可以,但我要见见她。如果你不让我见她,那这婚你永远也别想离。”

    罗蕊知道自己这次是在也逃不掉了,但她必须破釜沉舟,她必须要见到那个占据他心的女人。

    “见她,不可能。”

    徐正淳被罗蕊彻底惹怒了,一伸手隔着桌子掐住了罗蕊的脖子。“这女人太多诡计了,怕见了英子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伤害到英子。”

    “家主,不可。”

    平南天看着暴怒的徐正淳,马上劝阻他放手。

    “如果你不让我见她,那你就别想和我离婚。”

    罗蕊也不在畏惧眼前这个男人,看着这个男人。自己伤了他,让他毁了容瞎了眼。可她还是爱他,真的很爱很爱他。

    “你为什么非要见她?她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

    徐正淳忍下了心中的怒火,微微闭上了眼睛,拳头紧拽着。“她为什么非要见她,她想做什么?脑子中有太多的疑虑和顾忌,自己不敢让她见她。”

    “淳哥,你回去试着和二嫂沟通下,如果她愿意见,这个事情就算圆满解决了。”

    华仔也在旁边劝阻徐正淳不要动怒。劝他试着和英子沟通,这样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是呀,老二,你也不希望英子恨你埋怨你的,不是吗?”

    徐正淳已经被气得脑袋有些乱了。

    “送她先回去,严密看管,还有把帮她的人给我找出来。”

    徐正淳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华仔和平亭送了谢局长他们三人回去,房间里只留下徐正淳和平南天。

    “平爷爷,你说,英子得多伤心呀。她那么小一个小人儿,怎么能让她受这种伤害。”

    徐正淳手比出一个小小的形状,然后抱着自己的头,竟然呜咽着哭了起来。

    平南天轻轻的上前抱着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纵使满身的伤痕也不曾流过半滴泪。却为了一个小小的女人,如此痛哭。

    他爱极了这个女人,“但孩子,你这么爱她,后面的事情你又将如何面对。平南天摇了摇头,轻轻的拍了拍徐正淳的背,这大男孩,永远是那个受了伤却不会叫疼的大男孩。可后面你要面对的却是你自己都无法去改变的宿命。”

    “但从你设计伤害英子的那刻起,我们便没了情义。”

    徐正淳突然站了起来。珉着唇,愤怒的撑着书桌。

    哪怕他在模糊的世界里摸索,也不会让她去伺候他半分。

    他说过,他徐正淳是他女人,只是他女人,不用照顾他伺候他。

    他说过他能护好他的女人。

    “方谬,实在是方谬。”罗蕊惨淡淡的看着坐在书桌前的徐正淳。

    “我们还有情义吗?我们早在六年前就已经离婚了。我本想着,你只要一世安分,我便这样富足的供养你到底。绝不让你吃半点苦,也算是对得起你。”

    徐正淳靠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说出了他都罗蕊后半生的安排。

    “让罗蕊进吧。”

    平亭看了一眼门口的保镖,挥了一手,门应声打开。

    罗蕊换了一身艳红的衣裙,长长的头发用一条珍珠发卡低低的夹在脑后,红色的口红,红色的眼影。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她这是准备好做个了结吗?这一身红衣,是要做什么?”华仔奇怪的看着一身红衣的罗蕊,轻轻的念叨了一句。

    所有的种种都是她罗蕊放不下的情,放不下的伤。

    而就是这个曾经对罗蕊千万包容的男人,今天要逼着她和他离婚。为了那个他想了八年的女人,为了那个别人的女人。

    纵使不管她如果胡搅蛮缠,如何不讲道理。他也不会有半点不耐烦。

    就算他累得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只要她一声饿了,也会起身帮她弄吃的。

    “家主,人都到齐了。”

    徐正淳听到平亭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句,微微点了一下头。

    罗蕊太难舍下那些年他给过她的温存和宠爱。罗蕊从来不愿意相信这个被她机关算尽的男人,竟然还会善待她这么多年。可是他徐正淳做了,不管是死去的他,还是活着的他,他都把她照顾得很好。

    曾经纵使她罗蕊设计获取他的竞标资料给曹德。让他损失惨重,他未曾有个半句怨言。

    曾经纵使她为了气他,引起他的注意故意出轨曹德。他仍旧没说个半个不字。

    “瞎子,你真的一点都不念及我们的情义,要和我离婚?”

    罗蕊看见徐正淳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不死心站在桌子前问徐正淳。

    下午一点院长的办公室,民政局的谢局长带着今天上午办证小刘和另一同事拿着资料和办公电脑出现在了人民医院的院长办公室。

    徐正淳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平南天站在旁边,华仔递了一杯茶给徐正淳,同时悄悄打开了藏在手中的录音笔。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二嫂相信淳哥没有骗二嫂。

    平亭站在了徐正淳的后面。

阅读茉莉—微光之城(上)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冷清欢慕容麒系统总让我睡男主[快穿]韩三千苏迎夏年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