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刘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合该如此。”刘夫人悲怆之色略收,朝站在角落的女使道,“去请郎君娘子出来见过贵人。”

    “诺。”

    刘家的几个孩子尚在孝中,刘夫人特意交代是贵客,他们也不敢冲撞,仔细检查了身上并没有特别忌讳的东西之后方才去了前院。

    刘夫人不说,宫中出来的女使也不提醒,几人只能避开称呼问题向陈皇后行礼。

    最小的儿子磕磕绊绊的行了礼就跑过去抱住了刘夫人,刘夫人朝陈皇后歉意一笑,边把小儿子搂在了怀里,边向陈皇后介绍,“大郎名英,已有十六,大娘名琼,将将十二,至于三郎,亡夫给他取了一个安字,只盼他这一生能平平安安的。”

    “为人父母的哪有不盼子女平安的。”陈皇后叹道,说完朝刘英和刘琼招招手,“好孩子,往往我跟前来来。”

    刘英看了眼刘夫人,见刘夫人朝他点头方才往陈皇后处走了几步,刘琼跟着刘英恭敬地站在刘英斜后方。

    陈皇后暗自点头,看来刘家的规矩还算不错。

    “大郎将来是想从文还是从武?”

    “从武。”

    陈皇后注意到刘英虎口处的茧子,暗道果然如此,又问起了刘琼,“大娘呢?”

    “琼亦想从武。”

    “为何想要从武?”陈皇后来了兴致。

    刘琼垂首作答:“扬戈止战。”

    “何解?”

    “国朝边境不平,时有战乱,唯有天下一统,方可开拓万世太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无论是草原还是荒漠,亦或是海洋,都在苍穹之下,都应该匍匐在王师的铁骑之下,笼罩在王旗的阴影之中,为帝王冕服上的十二章纹增彩。”

    陈皇后:……

    现在的小年轻戾气都这么重吗?

    “你父亲的事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知道。”

    “那你为何还要为朝廷卖命?”陈皇后问。

    这话可就诛心了。刘夫人不敢对陈皇后不敬,只能着急的看着刘琼,生怕她答错一点被陈皇后厌恶。

    陈皇后亦是盯着刘琼,她有种预感,这个女郎会给她一个惊喜。

    这么有冲劲的年轻人可不多见,即使是年少轻狂,很多人也不敢这么想,那可是“天下”!

    嘴上说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心理却对那些蛮荒之地看不上眼的大有人在,金陵繁华,更有江南水乡的温柔小意,自古以来温柔乡是英雄冢,在金陵这地方待久了,难免会沉溺在一片繁华之中,至于草原?那是什么?

    虽然刘琼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好战分子,随时准备着挑拨他们和邻国的关系,但在这种大环境下,并不会将齐国拖入战争的泥潭,反而会成为一个警钟,时刻提醒着那些不思进取的人要居安思危。

    还真是期待刘琼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陈皇后饶有兴致的想着。

    刘夫人缓过神俯身行礼,“臣妇冒犯殿下,请殿下恕罪。”

    “人之常情,何罪之有?”陈皇后再次扶起刘夫人,问:“夫人的几个孩子可方便叫出来见见?”

    刘夫人刚一跪下,陈皇后便匆忙站起,扶住了刘夫人,叹道:“夫人何至于此啊!”这是承认她的身份了。

    刘夫人跪在地上双目垂泪,“罪妇夫君私藏甲胄意图谋逆死不足惜,罪妇不敢求殿下宽恕,只求殿下看在夫君为皇室兢兢业业多年的份上,留三个孩子一条性命,罪妇一死尚不足惜,可罪妇的三个孩子,他们还什么都不懂啊殿下!”

    陈皇后给身边的女卫使了个眼色,一起扶起刘夫人,语气坚定,“夫人且安心,不能护刘卿周全为刘卿平反已是皇室无能,怎可再让烈士遗属蒙受不白之冤。”

    陈皇后大惊失色,急忙上前查看刘夫人伤势,见她除了被救下来的茫然之外没有其它异样,才把心放了下了,“夫人何故如此?夫人一死了之是痛快了,那夫人的孩子呢,他们最大的还未及冠,最小的不过总角之龄,夫人忍心留他们孤孤单单的在世上吗?”

    见刘夫人眼神逐渐清明,陈皇后又加了一把火,“夫人难道不想看到尊夫沉冤昭雪大仇得报那一日吗?”

    大仇得报?刘夫人神情恍惚,竟然还有那一日吗?

    “自是幽州州府蓟州,有四郎看顾那些人又鞭长莫及,称得上万无一失。”陈皇后见宣武帝有不满之态,解释道:“薄州那边不太平,万一辽人又来撩拨,怕是无暇顾及他们,还是幽州兵强马壮,辽人不敢擅动,更适合安置定居一些。”

    宣武帝点头,“梓童安排就好,何必向我解释?”

    陈皇后心里无语,都是千年的狐狸你和谁唱聊斋呢?

    刘夫人拭去眼泪,红着眼睛向陈皇后一礼,“有殿下此言,臣妇纵死,亦无憾了。”说完便要往桌角撞。

    跟在陈皇后身边的女卫见势不妙,立刻挡在刘夫人身前借着她冲过来的势头往旁一滚,给刘夫人当了垫背。

    这家人显然认得司寇,见他带着一位贵妇微服而来,对陈皇后的身份已然有了猜测。又见司寇立于陈皇后身侧,心中更是确定。

    “罪妇拜见皇后殿下,殿下长乐无极。”

    陈皇后揉着腰间玉佩,思索道:“金陵城中鱼龙混杂,把它们安置在此处不妥,不如送至河北?”

    “河北?”宣武帝略一思索,问道:“河北诸郡,那一处最佳?”

    “那我去见刘卿家眷,最好是在年前就到幽州安置好,也能安生过个年。”

    “也好,我让司寇带你去。”

    宣武帝匆匆离去,陈皇后则换了一身寻常衣物,带着几个护卫去了禁军驻地旁的一个小院。

    “到底是陛下吩咐的事,怎么能不报与陛下知道?”

    宣武拍拍陈皇后的手,道:“我去与丞相商议一下此事对策,皇后且自便吧。”

    宣武帝想了想觉得也是,疲惫的摆手,“此事再议吧,倒是那刘卿家眷,你打算怎么安置?”

    “陛下将他们接出来了?”陈皇后疑惑道,宣武帝的动作有这么快?

    “接出来了,我把他们暂且安置在了外城。”

阅读两京记事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囚妻国王游戏[快穿]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燃情仕途夺舍之停不下来喜欢我的人都想囚禁我(快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