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出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太医来看过了吗?”苏慕灵在床前椅子上坐下。

    “来过了,说臣妾是急火攻心,开了些药让臣妾吃几日。”吴玉儿惨白着脸,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石榴,扶吴侧妃起来。”

    吴侧妃?众人皆惊。吴玉儿也愣怔原地。

    萧文煊上前一步一只手搭在苏慕灵的肩上,看了众人一眼,当众宣布:

    “吴良媛进宫以来安分守已,本宫决定封吴良媛为侧妃,和左侧妃平起平坐。”

    吴玉儿没想到自己因祸得福,忙又重新跪地谢恩。

    苏慕灵亲自把她扶起:“你安心养病,有什么需要只管差人来说。本宫给你多添了几个人,都是伶俐勤快的,你尽管使唤。”

    “好了,吴侧妃需要安心养病,咱们都走吧。”

    “恭送殿下,恭送娘娘。”

    这句恭送吴玉儿喊得是诚心诚意。

    在场的其他妾室心里眼里掩不住的嫉妒,都是母家被抄,一个被太子嫌弃,一个却提了身份。

    她们知道,太子的决定其实就是太子妃的决定。太子是喜新不厌旧的那种,无论她们如何得宠,怕也是争不过太子妃的。

    夜里,看着窗外明亮的月光,苏慕灵瞪着大眼睛心事重重。

    “想什么呢?”萧文煊抬起一只胳膊支着脑袋问。

    苏慕灵转过头对着他:“快过年了,我想爹爹了。”

    萧文煊另一支手把她往怀里揽了揽,轻拍她的后背。

    “我也想。可现在不比从前,想出宫……太难了。”

    “我知道。”苏慕灵有些伤感。

    皇上把他们囚在东宫,除了无影和陈升两口子只有李锋是他们的人。其他东宫侍卫都是皇上精挑细选派来监视他们的。

    今天苏慕灵送给吴玉儿的几个宫女,也是皇上派来监视她的。

    苏慕灵借吴玉儿高升,巧妙地把人送了出去。这样以后行起事来,就少了些风险。

    “爹爹那里怎么样了?”苏慕灵谨慎地贴着他的耳朵问。

    “和以前一样,只要我们这里不动,爹爹那里就是安全的。”

    “嗯。”苏慕灵点头。

    萧文煊知道她担心苏浩然的安危,又加了一句:“放心,有方平在,爹爹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苏慕灵在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临近年关,宫里忙碌了起来。

    萧文煊被皇上指派主持祭祀、祭祖活动。

    萧文煊不愿意,跟皇上讲条件:“父皇非要儿臣主持也可以,但儿臣要五皇子辅助儿臣。”

    皇上气哼哼地瞪着他,对这个只愿守着媳妇儿,不愿处理朝政的太子血招没有。

    “我会叫靖然帮你。不过佑安呐,你以后是要当皇上的人,应该勤勉,不该安于享乐,更不该把心思都花在后宫的女人身上。”

    “听说你封了吴良媛为侧妃?她何德何能当得起侧妃?你有没有想过,一个有个贪官父亲的人不降反升,别人会怎么看?会怎么想?”皇上又开始苦口婆心地给他讲道理。

    萧文煊扬了扬眉:“别人怎么想关我什么事。吴玉儿本就失了母家,儿臣不过是用此方子安慰她一番罢了。我儿臣又不是抬她当正妻,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我算是败给你了。”皇上气的头疼,挥手把他赶出去。

    次日晚,五皇子登门求见。

    萧文煊宣他进来。五皇子给萧文煊见了礼,接着把祭祀所需操办事宜和萧文煊汇报了一遍:

    “……太子殿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五皇子规规矩矩,不卑不亢。

    萧文煊成了太子,他心里不满,但他知道不能显露。

    皇上叫他协助太子操办祭祀一事,他亲力亲为,力求完美,给皇上留下好印象。

    萧文煊歪在椅子上,低垂着眼目,手指在扶手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待五皇子说完,他抬起头,眼里灵光一现:“五弟,我忽然想到一个好地方,走,我带你去!”

    五皇子懵:“太子殿下,明日就是祭祀之日,我们今晚要……”

    “不急,耽误不了。”萧文煊冲着无影使了眼色,无影低头退出。

    “你等着一下。”

    萧文煊转身进屋,快速地换了便装,拉着五皇子出了门。

    “太子殿下,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五皇子被他拉着,试着挣了几下。可萧文煊的大手仿佛要掐进他的肉里一般,哪里能挣脱得了。

    “别问了,到地方你就知道了。”萧文煊拉着他很快出了宫门。门口早有李锋备好了马车。

    萧文煊和五皇子上了车,先进了宁亲王府。甩掉了跟踪他们的侍卫,直奔闹市而去。

    “太子殿下,我们没和父皇奏请私自出门,父皇知道了会怪罪的。”五皇子缩在车里,不情不愿。

    萧文煊倒是满不在乎地拍了拍他的肩,笑着安慰:“我是你的兄长,要怪罪也是怪我,不干/你的事。”

    “你到底想带我去哪里?”五皇子不放心地追问。

    萧文煊坏笑:“怎么?怕了?”

    五皇子紧张地盯着他不做声。

    五皇子之前因为皇上寄希望与萧文煊,几次出手暗杀他。萧文煊也曾暗示过,他已经知道了五皇子的所作所为。

    萧文煊当了太子后,五皇子一直担心他来个秋后算账趁人不备再收拾了他。

    “别怕,为兄还能吃了你不成。这些日子在宫里呆得腻了,正好带你出去吃个饭。”

    “去吃饭?听说太子的聚龙斋菜品独特,生意火爆。我们去那里?”

    五皇子试探着问。到底是做过亏心事,心里没底。

    萧文煊笑:“聚龙斋是不错,但跟我们要去的地方比起来还是差了些滋味。看前面……马上就到了。”

    萧文煊的话音刚落,马车缓缓停下。门帘掀起,萧文煊跳下马车。

    五皇子探头四下打量,这是一条并不繁华的街道。马车停下的地方也不是什么酒楼,而是一幢二层小楼。

    大敞四开的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风雅阁’。

    五皇子心里提高了警惕。

    “太子殿下。”先到一步的无影立在一道门前,弯腰行礼。

    萧文煊点头:“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五弟,快些。”萧文煊伸手把还在马车上探头探脑的五皇子拉下来。

    “太子殿下,这……”五皇子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心有余悸。

    “嘘!”萧文煊止住了他的话。

    “在这里,我们就是普通人,你是我五弟,我是你兄长。”说着拉着他迈进大门。

    “公子里面请!”门口小厮也不问来者是谁,热情地就往里请。

    院子里,灯火通明。不时有身着鲜艳衣裳的女子走动。

    见了萧文煊和五皇子,纷纷用大胆又热烈的眼神在他们脸上身上打量着。

    五皇子第一次见到女子这般大胆,被看得脸瞬间红了起来。

    萧文煊仿佛如入无人之境般带着五皇子穿过院子上了二楼。

    随后跟上的无影先他们一步停在一间房门前打开了门。

    “甄公子到!”随着无影的声音,萧文煊跨进了门里。

    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你还病着,不必多礼。”

    苏慕灵上前虚扶了一把,石榴直接把她拉起。

    人赃俱获,吴时被罢官抄家。

    这次皇上不光得了盐矿,还在吴时的家中密室里搜出了千万两黄金和几箱子的银票。

    处置了贪官,皇上虽然心里也不好受,但看到国库的账面上数字,到底是松了口气。

    吴玉儿心里焦急,没几日就病了。

    萧文煊和苏慕灵带着众多妾室亲自来她房中慰问。

    吴玉儿见太子和太子妃驾到,忙从床上爬下,跪在地上:“臣妾给殿下,娘娘请安。”

    她仰起头,流着泪哀求道:“太子殿下,爹爹如今被关进大牢,只有您能救他出来。太子,看在你我往日的情分上,求您救救爹爹……”

    “住口。你爹胆大包天,敢克扣皇上贡品。皇上没有凌迟了他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再来纠/缠,本宫让你悔不当初。”

    吴玉儿对姜淑娴一事幸灾乐祸没几日,自己母家就跟着步入后尘。她不敢到太子跟前求情,她怕她跟姜淑娴一样遭到太子嫌弃。

    她算看出来了,太子虽然看似对妻妾都不错,但那是在她们守着规矩的情况下。一旦涉及到太子妃的喜怒,或者惊扰到太子妃的安宁,太子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出手毫不留情。

    皇上大怒,命刑部去查。

    三日后,在离京城五十多里的一个废弃的小村庄里,发现了盐矿和制盐作坊。

    “放开。”萧文煊声色俱厉地命道。

    姜淑娴冻的浑身发抖好不容易见到了他怎么肯轻易放开。

    萧文煊伸手揽过苏慕灵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姜淑娴绝望地盯着他们的背影,泣不成声。

    又过了三天,新上任没几天的太常寺卿吴时被人参了一本。告他控制一座盐矿,参与贩卖私盐。

    萧文煊双眼仿佛带了刺,盯向姜淑娴。

    姜淑娴感觉浑身一冷,她打了个寒颤。一旁陪着的宫女忙把她扶起。

    “敢对太子妃无礼,你找死!”萧文煊一张俊美的脸挂了一层霜。

    “你?太子,太子,您终于肯出来了。臣妾知道您舍不得臣妾受苦,臣妾求您,求您向皇上求情,放了我爹爹吧……”

    姜淑娴顾不上脸上火辣辣的疼,抱着萧文煊的双腿,连忙求道。

阅读殿下,王妃又在写休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宠初恋[重生]夺舍之停不下来杨风叶梦妍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