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园子、猴子、戏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仗着自己父亲乃是曹永乐父亲的下属,便面带桃花的上前与曹永乐打招呼。

    木招娣见左芳园这般没皮没脸的模样,气得握紧了拳头。

    曹永乐一心扑在瑞草身上,根本没有理睬左芳园,气得左芳园瞪向瑞草:“这位表小姐之前从未见过,不知以往居住何处?”

    上京城中的小姐少爷,都带着一丝地域优越感,左芳园见瑞草打扮朴素,便有意嘲弄一番。

    瑞草不了解左芳园的那些弯弯绕,如实回道:“泰山。”

    “泰山在青州府,多山,风景迷人,不知表小姐怎么会到上京城来?”

    紧挨着左芳园站着的一个圆脸少女,乃与左芳园是手帕交,听到左芳园的提问,立刻心领神会的接话:“穷山僻壤之地,不及上京城万分之一繁华,自然是要来上京城见识一下世面。说不定,还奢望能够瞻仰圣颜!”

    地方官员想要调任上京城,无不走两个门路。一是行贿吏部官员,二是送女儿入宫。

    但是,现如今的皇帝已经年过花甲,像是瑞草这个年纪的被送进宫,就是应了那句诗叫做“一枝梨花压海棠”,上京城很多心气高儿的官家小姐,对地方小吏这种卖女求荣的行为,自然十分不屑,极尽嘲讽!

    左芳园与圆脸少女笑作一团,但听不懂的瑞草完全不以为意,只是觉得人类宴会怎么是这般无聊的一件事情吗?

    就这样杵在风中,看一群不认识的人,不停地喷唾沫星子?

    妖类若是举办宴会,定要杀猪宰羊,佳酿预备百十坛,大口喝酒,大块儿吃肉。

    有善舞者,穿梭于人群,翩翩起舞;有善歌者,于顽石之上,引颈高歌;有善把戏者,神乎其技,引得众人惊叹连连,好不热闹。

    瑞草无聊得想回家,亭中柳轻烟挣脱纠缠,欲与瑞草搭话,但刚走下凉亭,就又被几个人拦住。

    柳轻烟不禁心道:我真是太难了!

    不就想与侠女说句话,怎么堪比唐僧去西天取经一般,还要经历个九九八十一难。

    拦住柳轻烟的一伙人,一登场,就立刻引起轰动。

    亭中原本说笑的众人,急忙起身步出,朝着那伙人围拢过来。

    那吉见了来人,也将挤兑戏耍木忆星放在一边,匆匆与于耿娴等人上前。

    木忆星见了来人,与急忙拉上表情木然的瑞草,匆匆上前行礼:“大理寺少卿家次子木忆星,携众表姐妹,拜见二皇子殿下。”

    其他人,也都纷纷自报家门,行礼问安!

    二皇子轩辕辰十分客气的免了众人的跪拜礼,木忆星暗暗擦了一把冷汗,还好二皇子没有摆谱,否则不肯跪拜的瑞草,指不定又得闯出多大的祸事儿来。

    瑞草记得下山之前,百花仙子与她讲过人类帝王的一些事情。没想到皇帝老儿的儿子,全都这般不学无术,闲的没事儿就爱出来瞎溜达。

    尤其是这位二皇子,莫不是一只蝴蝶妖,花枝招展的打扮,竟与木府二房姨娘花氏不相上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柳府请来唱戏的戏子!

    不过,皇子私下结交大臣,乃是常有之事儿。

    但是刑部在六部之中,并不是被那么看好的部门。

    六部当中,掌管官员升调除授的吏部;管着皇帝小金库的户部;能够平定保卫疆土的兵部,皆是朝臣皇子结交之首选。

    就连皇帝老儿,有时还得看这三部官员眼色儿。

    与那吉和于耿娴同行的两名女子,闻言全都惊愕的张大嘴巴,上下打量穿着打扮朴素,甚至有些上不得台面的瑞草。

    其中那个先前帮那吉说话的雀斑少女,像木招娣一般对曹永乐有些想法,她乃是户部一名小吏的女儿,名字叫做左芳园。

    有些恼怒的木忆星,扭头看是谁背后偷袭他?

    然后,就看到笑吟吟的曹永乐,从他肩头后探出脑袋:“小忆星同学,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说着,眼神儿落在瑞草身上:“表小姐也在啊!什么时候,肯赏脸也去在下府上做客。”

    瑞草爽利点头:“一言为定。”

    佛跳墙虽然是一道菜,但原材料极尽名贵,一百盅的价值,仿若白花花的银子铺满了整个桌子。

    而且,此菜除了用料考究,火候与时间也是十分耗时耗力,若要准备这一桌佛跳墙下来,曹府的厨房恐怕几日都不能断火的。

    “你眼睛,抽筋了?”

    瑞草不解,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看着木忆星。

    木忆星又有想要捶墙的冲动,眼尖的那吉,从木忆星的脸上,嗅到了一丝可疑的味道儿,眼珠子一转,嗤笑着挑衅:“与女人动手算是什么能耐,不如在下与木二少爷过两招!”

    “佛跳墙。”

    曹永乐听到瑞草说出这三个字儿,立刻眼睛一亮,一把推开木忆星,凑到瑞草近前,喜笑颜开,分外热情:“表小姐若是肯到曹府做客,在下一定准备一百盅佛跳墙。”

    那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爱给人起外号的木忆星眼中就是一根竹竿。也是拿出京城公子哥斗鸡走狗时的吆喝架势,摇胳膊晃膀子,引得不少人跑来围观。

    木忆星与那吉二人,就像是两只未开化的猴子,要为一根儿香蕉拼个你死我活之际,忽然有人从木忆星的背后,一把搂住他的肩膀,险些令摆出金鸡独立架势的木忆星摔了一个跟头。

    结果,瑞草双眼凛然,无动于衷。

    木忆星以为瑞草没有看到,便频频眨眼。

    但实际动起手来,完全就是菜鸡互啄,比泼妇揪头发咬耳朵好不到哪里去!

    木忆星是个火爆脾气,听到挑衅,自然没有退缩的道理,撸胳膊挽袖子的拉开架势,就要一较高下。

    看看是他这匹木府的“狼”厉害,还是那吉这根“竹竿”更胜一筹?

    京城的公子哥,各个眼高于顶,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平日里凑到一起,没少掐架。

    只是,每次某某人与某某人交手之时,话说得都好像是武功盖世的江湖侠客一般漂亮。

    木忆星并非一味儿的鲁莽,他听到那吉的讥讽言语,忽的狡黠的笑了:“你这般能耐,瞧不起我表妹,你可以与她比试一下!”

    瑞草能够一掌拍飞磨盘,拍飞那吉,完全就是小菜一碟,就连开胃菜都算不上!

    木忆星朝瑞草使了一个眼色,就等着,看好戏。

阅读吾家上仙是只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红楼梦之绮梦仙缘神级龙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