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你不是最爱为我描眉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何翊怔了怔,望着那支眉笔,不得回神,许久,他接了过,起身低头,别过她下颚,看着她眉里歪歪扭扭的线条,他轻轻的抹了去,再为她描了上,就好像手底里是他最宝贵的素描。

    可是,有泪落在了她的眼睑,就好像是她的眼泪,她仍一脸无知,伸手摸了摸:“你为什么哭啊?”她声音是平静的,毫无波澜,仿似她只是个局外者。

    陆谨南再也看不下去,合上门离了去。从那以后,何翊成了这出租屋里的常客,只要她能多笑一笑,任凭他有多痛苦,那又如何?!

    夜晚,他回了陆氏,又派人在孟雪的家外轮番保护她安全,寸步不离,那件事后,也成了他心里的芥蒂。

    陆家通火灯明,客厅里传来阵欢声笑语,陆谨南望了去,老爷子还未入睡,原来是邵晨曦造访,陆正豪瞧见门前身影,便招了招手:“谨南,你来的正好,过来坐坐。”

    陆谨南前去,就听着陆邵远道:“家桓下个月准备订婚。”

    “喔?!”他了了一字,听不出任何情绪,却抬眼扫过对坐的一双璧人。

    陆家桓也在看着他,两人虽无言,但各自心中,已是昭然皆之。家桓不愿再想起三个月前,在他醉酒的那个下午,发生的一切。疏影结束这场明争暗斗,陆邵远自那以后,也渐渐退出正治舞台,所有事宜,皆交给了陆家桓。

    “心定了就好。”陆谨南丢下了一句:“爸,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他又看向邵晨曦:“晨曦,你陪老爷子坐会,我就不陪你了。”他淡语,言语之间,尽是礼貌。

    退出之后,他径自回了房,在露台的藤椅上,若然无事的坐了下,夜晚的风,仍带着点儿窒闷的味儿,没一会儿,他烦闷的拉了拉领带,给自己倒了杯洋酒,一口喝尽了,却怎么也灭不了心口的闷意。

    他轻喘着,有些微醺的醉意,眼看夜幕下的旖旎,视线有些朦胧了,他挥掉了手里的酒杯,哐当的一声,扰破夏的寂静,可还不够,又随手扫去了桌面上的洋酒,破裂的声响,在陆家桓推门而进时,就已震破耳聋。

    他看向笼罩在黑暗里的身影,那骤然的怒意,与刚儿的礼貌,擦出强烈的对比,陆家桓未再上前,就已看穿孟雪的状况一定不好。他不想再打扰她,这些时日,他也没有一天不去想念,但又能如何,逼着自己走上婚姻的道路,://./9_9640/

    何翊震惊,咬着唇瓣,逼着自己在她面前不露神色。

    她却又琳琅的笑了,将那眉笔递给了他:“你不是最爱为我描眉吗?”

    当何翊再看到孟雪时,他才发现她变了个人似的,未变的是这房子里一朝一夕的气息,有些记忆,自然而来浮了上。

    她坐在梳妆台边,细细的描着眉毛,几个月不见,她发长了,以及胸前,他走上前,在她身旁俯了下,她自镜中瞥过那身影,见到是他,不觉笑了。

    陆谨南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几个月来,她终于笑了,可是,不是对他,他心中万分苦涩。

    任凭两人默默对视,见着她这样,何翊有些心酸:“你在干什么?”他问道,

    “描眉啊。”她眼里是若有若无的飘渺,像个孩子一样,轻轻的说着。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陆谨南看着急速倒退的风景,那古董店也渐渐在视线里消失了,宝马在不远处停了下,司机为他打开车门,陆谨南看着何翊的画廊,依旧安静,来去的人并不多,倒也随着他性。

    他很少来这个地方,在何翊看见他时,不觉怔忡。

    “陆先生怎么会来这?”

    两人重逢之景,显得分外温暖。

    他不想扰破,也不愿。

    “……”何翊诧异,这些话竟出于陆谨南,可他又道:“这三个月来她一直不好。”

    他给她安排了疗养的公寓,她哭闹着不肯去,除了那间出租屋,她哪儿也不肯去,自那件事后,她似乎对他噤若寒蝉。

    疏影的死,给外界带来不少谜团,却将‘铭威’不少纷争带入了另一场平静。

    陆老爷子、陆邵远等不少陆家人纷纷参加了她的葬礼,唯独,陆谨南不曾露面,这又带来不少扑风捉影的传闻,可他仍旧不顾,但凡与疏家相关事务,他一概拒接,像是彻底做了个了结。

    何翊知道他口中的‘那件事’,当他得知孟雪再次流产时,除了震怒,却什么也做不了,那个女人为两个姓陆的男人怀过孩子,都不得善终,他心里如刀绞了一般,但在陆谨南面前,他竟连一点情绪也不敢过多侧漏,何翊面无神色:“您今天是为了特意和我说这件事?!”他拳心已握紧。

    “我想请你去看望一下她。”

    他用的是‘请’,其中无奈,也只有他知道。

    陆谨南环视着,细细打量着他每一幅作品,却不得不承认在绘画上他很有天赋,一幅幅浓墨重彩,碰撞出激烈的艺术美感,颇为震惊。

    “那件事后她变得很压抑,情绪不是很稳定。”陆谨南虽看着油画道,但话是说给何翊的。

    天v才?一秒}记住.,    192、

    三个月后…

    正值酷暑,陆谨南刚出公寓,就觉得屋外的空气有些闷热,阳光刺目,不比冬天里的温情,灼烫的令人额头渗出一片热汗,他让老林送他到铭鼎路附近,隔着车水马龙,也能见着那家古董店在悄然声息里落下了帷幕。

阅读囚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男朋友出轨之后朝秦暮楚无限娇宠我的好感度选择系统都市情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