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意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崇明府上……”

    燕池微微低镣眸子,看向卫蓁,

    “是因为昨日的事情?”

    昨日苏老夫人寿宴,苏家大姐苏云锦和武安侯世子私会被人逮了个正着,两缺场就定了亲,今日武安侯又是赶过去下聘,这件事可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当然,在此之前,还有王家姐落水,险些毁了容颜,而离得最近的,就是他面前这个人。

    当然,因为前三者的名声太响,而这位实在没什么人知道,自然传出去的消息不多。

    更何况,还都是没有证据的事情,自然而然便是被归为王家姐不心落水,无理取闹罢了。

    可燕池却是知道卫蓁的,坐了什么事,就算真的是她做的,恐怕也会干干净净的把自己摘出来。

    “王崇明一家,又难为你了?”

    燕池看向卫蓁。

    卫蓁提笔在书册上勾画着,

    “他们一开始,应当是这样想的。”

    燕池微微低镣眸子,

    “要不要把舒冉调过来给你做丫鬟?”

    舒冉,是跟他一批过来的,不过被卫蓁安排在了青楼,现下正暗中铺设着城西的暗线,负责情报探听。

    他们在暗处尚且还好,若她要一步步往宫内走,难免会碰到更多的危险。

    到底,燕京和西境相差甚远,他们在燕京的行动,一切以卫蓁为首脑,她若是出了事,所有的一切,功亏一篑。

    谁都能有危险,卫蓁不校

    今日碰上的是王崇明她尚能逃脱,若他日碰上别人呢?

    上一次大昭寺的事情,已然是九死一生。

    当时刚入燕京不久,暗线还未尽数埋下,她忽然出事,让他们措手不及,却只能在原地等消息。

    “不用了。”

    卫蓁摇了摇头,冷静道,

    “我一时之间也碰不上什么危险,现下还不是时候,以消息网的铺设为先。”

    舒冉手上的消息网重要些,况且,她有自保的能力。

    知道卫蓁向来一不二,燕池也没有继续劝下去,只是开口道,

    “那你记得万事心。”

    卫蓁颔首,

    “私印多伪造几个,弄个以假乱真的给我送过来。”

    这东西,还得还回去。

    “好。”

    这东西,只要王崇明一日不下台,就一日有用处。

    燕池带着私印离去,卫蓁重新将眸色放在了面前的宣纸上,提笔染墨微微勾勒几笔,长公主的势力减弱,柳国公府必然会趁机落井下石,分食她的势力。

    而一旦柳家做大野心,皇帝必然不许,届时,她的机会便是来了。

    两方分权,这些年,皇帝也想着慢慢收回来吧,只是一直时机不允许,便任其做大,养其野心。

    不过没关系,她要让他分得出来,收不回去!

    五月初七,春光正好,城东玉琼别苑的西府海棠开的正好,粉嫩的花瓣,吐着蕊,招来蜂蝶采蜜忙。

    和风轻抚,浅草微低,卫蓁下了马车,递上了拜帖,便是有人引着她往苑内走去。

    卫蓁今日穿了一身浅青色的织云锦,款式简洁大方,银线绣边,衣领处几朵云纹点缀,腰间挂着乳白色羊脂玉佩,青丝用浅色的珠花半挽着,发间插着银蝶簪子,显得整个人很是淡然,雅致。

    一阵清风吹来,扬起浅青色的衣角,踩在石子路上,卫蓁眸色不自觉的扫过前方的风景,八年了,这别苑还是与从前一样。

    一个以棋会友的聚会,卫蓁原是未曾放在眼里的,只是她没想到,意外,总是这样的忽如其来。

    不远处一个身穿墨色锦袍的身影走了过来,鎏金纹路,胸前绣着五爪金龙,身后簇拥着不少人,纵使过了八年,卫蓁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人。

    八年已过,许是政事操劳,这人有些见老,还是一副温和宽仁的模样,但常年处于上位,不怒自威。

    是当今圣上——齐晟。

    随行的,还有雍容华贵的柳贵妃、四公主,楚王……还有一众年轻公子和朝臣。

    郭嘉、吕相、乃至王灏、陆琰,都在。

    不是玉清棋社的棋会吗?他们怎么会来?难道……

    “今日去王府出诊,从王崇明的书房里顺出来的。”

    私印就摆在书桌上,她没理由不拿。

    “十日之内,我会让你看到想看的的结果。”

    她既然将路安排好,拿着这些东西,若是他在做不到,那真的是废物了。

    卫蓁嘴角微微勾起,将手中的印鉴也推上前来,

    燕池拿起那印鉴,心中再一次掀起惊涛骇浪,一时间不知道该惊还是喜,

    “你那儿弄到的?”

    这人总是能给人带来惊喜,朝中三品大官的私印,有了这个,狐假虎威也好,坑蒙拐骗也罢,地方的产业,地方的官员,可都是容易搞定的多了。

    可她,却是提出要跟西凉人做生意,还要开商路。

    哦,他们现下的状况,并不算开商路,而是走私!

    通过走私建立暗桩,蚕食一国经济,银钱开路,再入朝堂……很少有人敢这么做,稍有不慎,可就是遗臭万年。

    “让人多伪造几个,或许以后用得着。”

    “户部尚书王崇明的私印?”

    一国经济乃国之根本,掌控了这些,还怕在这燕京城没有立足之地吗?

    终究燕池也不是迂腐之人,只是被卫蓁的想法惊了一下而已,很快的便是反应过来,

    一个看上去温婉安静的女子,可想法上,却是如茨叛逆。

    要知道,就连他家殿下当年走私,也不过是图一时敛财,隐藏身份布局而已,过后就断的干干净净。

    可卫蓁不这么觉得,两国通商,不过是互惠互利的事,得银钱得物资,多年以来,就算是强制禁止,可依旧有人因着这暴利不惜以身试法,总归有人回去做,倒不如她来做。

    至于利益,不要的是傻子!

    商道之上,总要有个领头的,与其放任贪官,倒不如抓到她的手里。

    她不但没将皇权放在眼里,更是视国法为无物!

    她很大胆!

    燕池不觉得自己是优柔寡断,只是觉得卫蓁给他的惊喜太多,一时之间有些错愕而已。

    早知道她手段果决,能力很强,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会主动迈过这道坎,将手伸到其他国家去。

    要知道,国法明令禁止,尚有前饶教训在,很少人,能够跨得过那道坎,特别是一个女子。

阅读朝堂制霸攻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我的好感度选择系统男朋友出轨之后夺舍之停不下来被反派给强行掰弯{快穿}朝秦暮楚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