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年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老教授愣了愣,才醒悟过来。

    “噢,”他点点头,继而摇摇头,重新将老花镜架了起来:“真不知道你爸妈怎么想的,让你跑那么远去上学……在外面上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坚定思想,实事求是,不能人云亦云,被那些哗众取宠、乱七八糟的思想腐蚀。”

    郑清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表面却乖巧的点头应是。

    “还有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郑老教授又补充了一句:“你跟吴先生学的,也就算了,那是位真人,有学问……外面其他野路子的东西,不要乱学。”

    郑清知道,爷爷抨击的怪力乱神并非刻意针对什么,但仍有种隐隐中枪的感觉。索性找了个借口,离了书房,去厨房找猫。

    家里与小时一样,并没有养宠物。

    郑清要找的猫,正是三有书屋的那只黄花狸,也就是他喊黄哥的那只花猫。

    因为吴先生出门,店里没人照看,郑清去书店洒扫的时候,郑老教授特意叮嘱他如果见到黄花狸可以带回家,帮吴先生照看一段日子。

    黄哥需不需要人照顾,郑清觉得是件毋庸置疑的事情而且他非常怀疑那只花猫更愿意呆在书店里吃着小鱼干看猫捉老鼠的动画片,而不是跟着他回家,在一群人的聒噪声中被电视机里的春节联欢晚会晃花眼。

    但出乎他的意料。

    在郑清离开书店的时候,黄花狸竟然关了它那台小电视,不紧不慢的跟他回去了。

    “你不要在家里说话啊,”在回家的路上,年轻巫师小声叮嘱黄花狸:“我爷爷心脏不好,万一被你吓出个好歹,你负全责。”

    黄花狸瞥了他一眼,一声不吭。

    “还有,想吃小鱼干或者牛肉片悄悄跟我说,如果周围有人不方便说话,就用爪子碰我几下,用眼神示意。”郑清仍旧有些不放心,啰里啰嗦的补充道:“千万不要自己开冰箱、开带锁的柜子……哦,用爪子碰我的时候,记得只用肉垫,别真用爪子。”

    黄花狸打了个大大响鼻,依旧不屑搭理身旁的年轻人。

    虽然不能说实话,但并不代表郑清没有辩解的办法。

    “您忘了,我读的是国外的大学。”他笑呵呵的向老人解释道:“国外不讲究国内这一套……他们倒是很信奉唯心主义。”

    仿佛泾河与渭河交汇的地方,颜色各异,却殊途同归。

    听完父亲的话之后,郑清宽慰道:“你们动了也没关系,又不是庙里拜回来的,没那么多讲究。不过就是因为我不在家,所以那些符箓你们就挂在那里吧……回头我换点新的。”

    郑老教授在父子俩说话的时候,并没有言语,只是戴着老花镜,坐在窗边看报。

    郑清乖巧的点点头。

    爷爷说的阳明先生,就是那位明代大思想家王阳明。老人现在提及王阳明的学说,自然是提醒郑清要知行合一,不能言行不一,讲着唯物主义的话,心底却求神拜佛。

    郑清暗自腹诽,如果爷爷知道那位阳明子是巫师世界的著名巫师,而且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在新世界游历,肯定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当然,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向爷爷多嘴多舌的。

    从小到大,每逢初一、十五,以及过年过节,家里那些神像、牌位下的香炉里,就会烧几株线香,以飨神祇。按照规矩,早上起床饭前一柱,中午一柱,晚上饭前一柱。上香的人以前是郑清的爷爷,现在爷爷年纪大了,由父亲负责。而郑清,即便是已经成年了,也只有在神像们面前磕头的份儿,并不能随意上香。

    上过香,吃过早饭,男人们就要开始张贴春联、福字了。

    照例,郑清负责将扯下的旧春联、福字、松柏枝等收集起来,装进一个大垃圾袋,而张贴的工作还是由父亲负责。前后大约只用了一个小时,就张贴完毕了。

    待郑清父亲下楼后,郑老教授才看向孙子。

    “你们大学不要求入党吗?真正的党员是讲唯物主义的,不能搞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说着,他摘下老花镜,目光锐利的看着郑清:“记得我给你讲过阳明先生的学说吧。”

    因为郑清从小跟着吴先生做学生,而在家人眼中,吴先生又是很有些本事的高人。所以他在家里捣鼓的这些东西并没有被一向古板的爷爷处理掉。

    久而久之,竟渐渐成了惯例逢年过节烧香拜神,依旧是按照老人们的习俗但窗前门外郑清张贴的符纸,也没人去碰它们。

    穿好衣服,推开门,郑清抽了抽鼻子,打了个小喷嚏。因为从客厅到阳台,屋子里到处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挥之不去的烟气。

    郑清非常熟悉这股味道。

    “现在你一年也不在家呆几天,以前你留在家里的那些符纸之类的东西,能收拾一下就收拾一下……你不在家,我们也不好乱动。”说完,父亲停了停,又改了口:“如果你觉得那些东西有用,就继续放着吧,也不碍事。”

    父亲说的,是郑清留在家里的一些符纸法器。

    比如他在卧室的书柜上,挂了一柄桃木剑,这是某次去回字集邓小闲送给他的地摊货,虽不算什么贵重物品,却最能震慑鬼魅阴邪再比如他在窗棱、门楣等地方贴着的黄纸符,也都是一些祛邪静心的品类还有他悄悄在家里的几个香炉处动了手脚,正常情况下上香时并无异常,但若是家里进了脏东西,香炉里点着的线香就会爆燃起来,给家人提醒。

    以往这个时候,父亲会去楼下擦洗车子、然后给车子也贴上春联福字而郑清则会陪爷爷一起在书房呆一会儿老人坐在躺椅上看看报纸看看书,郑清则在书桌旁练习符帖。

    但今天,父亲并没有急着下楼。

    提及过年,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是过年前后旬月那段忙碌而热闹的日子。但如果一定要将过年限制在某个时间点上,那么非大年三十,也就是除夕莫属了。

    除了惯例的年夜饭、春晚之外,祭祀也是这一天不可或缺的习俗。

    早上八点钟,郑清就被父亲从被窝里拽了出来。冬日的太阳虽然露面较晚,但这个时间,外面天也大亮了。

阅读猎妖高校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红楼梦之绮梦仙缘神级龙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