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左元昊看看怀里脸色苍白的叶兰,再望向这个明显就是碰瓷的无赖,脸色就沉了下来。

    “你等一下,我处置了他,咱们就回家。”

    “好。”叶兰双手托着肚子,惊魂未定的应了一句。

    那无赖扫了一眼左元昊的衣着,眼里闪过一抹得意。他就猜到马车里坐的必定不是穷人,今日运气好,讹上几两银子就去赌坊碰碰运气,说不定藉此翻身了呢。

    这般想着他就哭嚎得越发大声了,不想左元昊根本不是个怕事的,上前后连话都不说一句就直接拎起他,摔到了地上。

    这无赖被摔得七荤八素,正惊疑左元昊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的时候,他又被摔了两记,腰上更是狠狠挨了两脚。

    他这才反应过来,今日碰到硬茬子了。

    无赖嘴里立时改了词,“大爷饶命啊,饶命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再也不敢了!”

    左元昊脸上好似蒙了一层寒霜,根本不听他的求饶,就是那么一下又一下的把他举起来摔下去,冷酷的模样看得闻声围拢过来的邻人都不敢上前劝说。

    叶兰也对他这般狠辣有些吃惊,正想要开口说话,却突然觉得肚子一抽,双腿问好似有热流涌了出来,她不禁惊叫道:“勇哥!”

    左元昊闻声扭头,见她双手搂着肚子,双眼圆睁,还以为吓到她了,于是开口安抚道:“别怕,我再摔几下!”

    众人忍不住听得咧嘴,那无赖这会儿已经翻了白眼了,再摔下去保管要去找阎王爷报到了。

    不想叶兰却是哆嗦着应道:“不是他,是我!好像要生了……”

    “什么?”众人好似煮开的热水立时沸腾了。

    左元昊更是大惊失色,“不是还有一个月吗?”

    “我哪知道,疼死我了!”叶兰疼得死死地揪着他的棉袍,脑子里一片空白。

    有相熟的邻居大娘赶紧上前帮忙扶住她,安慰道:“没事、没事,谁家媳妇儿也不见得算着日子生孩子,早晚的都有,赶紧回家,再去把后街的吴姥姥请来。”

    早有热心的年轻后生飞跑去各处请人报信儿,左元昊早忘了拾掇那个无赖,拦腰抱起叶兰就往家里跑。

    待得人群散尽,那无赖哼哼唧唧起了身,骂声晦气,也偷偷偷摸摸跑掉了,至于马车夫,更是不知何时没了影子。

    胡婆原本正在卖烧饼,听到邻居报信说叶兰要生了,吓得连钱匣子都不管了,跑去后边喊了胡伯就一起赶回家。

    后街的吴姥姥正慢悠悠走在巷子里,正好被老俩口赶上了,胡婆是个急脾气,扯了她的手臂就嚷道:“你这个老婆子,平日没少吃我家的烧饼,怎么用到你出力的时候,你倒给我磨蹭起来了。赶紧的啊,你要疼死我家兰丫头啊?!”

    吴姥姥今年六十出头,是个一阵风都能被吹走的瘦老太太,哪里禁得住胡婆拉扯啊,还不等说句话就连滚带爬的被拉进胡家院子。

    两个来帮忙的小媳妇儿在帮忙烧热水,见到吴姥姥这般狼狈就打趣道:“姥姥今日来得可是快啊,当初我们生孩子,可没见您这么上心。”

    吴姥姥恨恨瞪了胡婆一眼,笑骂道:“我不快走也不成啊,胡家妹子要吃人了。”

    众人都笑起来。

    左元昊却是急了,催促道:“兰儿疼了好半晌了,姥姥快去看看吧。”

    吴姥姥知道他心里惦记,开口安慰道:“别着急,女人生孩子哪有快的呀,何况兰丫头还是头一胎。你就好好等着吧,姥姥保管你妻儿平安。”

    “谢谢姥姥,过后必有重谢。”左元昊行了一礼。

    吴姥姥心里觉得熨贴,这才抬脚进了屋子。

    胡伯上前拉着左元昊要去厢房等着,他却是不肯,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华灯初上。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之声,一个胖小子降临到了这个世界,随后不到一刻钟,一个娇小的丫头也紧跟着出生了。

    龙凤胎!胡家小院彻底热闹开了,人人脸上都带了笑,要知道,一般妇人怀胎多是一个孩子,就是偶尔有两个的也多是双男或双女,这样一男一女的龙凤胎可是太少见了,一胎就凑成了一个“好”字的孩子更是被当做福娃,天生的好兆头,有些人家娶媳妇儿都喜欢寻了

    这样的孩子在成亲前一日睡在新房的床上,沾沾福气呢。

    所以,家里有年轻后生的几个大娘婶子就笑得格外开怀,争抢着抱两个还没睁开眼的小娃娃。

    左元昊进屋去看了看叶兰,见她躺在弥漫着血腥气的被窝里,虽然脸色白得像纸,但呼吸却很平稳,终于放了心。

    胡婆和一个小媳妇儿抱了孩子进来,把两个小襁褓放在叶兰身边,笑着对左元昊道:“看看你的孩子吧,哥儿有五斤二两,妹妹才四斤八两。”

    “这么瘦,不是说孩子都是八、九斤的吗?”左元昊有些紧张,生怕孩子不健康。

    胡婆和小媳妇儿忍不住笑得厉害,解释道:“那是一个孩子,若是两个都那么胖,兰丫头怕是都走不动路了。这样就不错了,孩子都很健康。”

    “那就好、那就好。”左元昊自觉闹了笑话,有些尴尬的红了脸,看得那小媳妇儿眼睛眨也不眨。

    胡婆赶紧拉了小媳妇儿出门,临走前嘱咐道:“你陪他们母子三个一会儿,兰丫头起来就喊我,灶上给她炖了催乳汤。”

    左元昊点头应了,待得屋门关上,他就凑到襁褓边仔细打量儿子和女儿。真是如同当初叶兰说的那般,儿子的模样几乎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是墨眉凤眼,想必长大后也是个招惹女人的风流人物,而女儿则是随了叶兰,长相算不得娇媚,却难得眉眼间存了几分大气,显见是个个性爽朗的火爆娃娃。

    他越看越爱,心头甜得几乎要滴出蜜来。

    “儿子、闺女,我是你们的爹爹啊,你们要健康长大,不要怕闯祸,爹爹保护你们。”

    “噗嗤!”叶兰醒了有一会儿了,见到父子三人在交流感情就没有打扰,可听了这诂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哪有你这样当爹的,孩子还不懂事,你就撺掇他们闯祸!”

    左元昊替儿子女儿掖掖襁褓,探身到叶兰面前,抬手紧紧抱了她,半晌才说道:“兰儿,辛苦你了。”

    叶兰嗅着他身上的汗味,猜得他方才必定是焦躁至极的等在外边,恍然间好似觉得心底最深处的某些沉重东西彻底消散了,下意识就开口问道:“你不会离开我和孩子吧?”

    左元昊愣了一瞬,起身见叶兰眼里满满都是忐忑,想起胡婆讲过的那个故事,还以她是担心家族那边捣乱,于是正色应道:“不会,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好。”叶兰鼻子一酸,埋头在他怀里久久不愿起来。

    门外,胡婆端了一碗热汤,也是眼眶泛红,随即放下碗就冲着西天拜了又拜,心里无声祈求诸天神佛保佑,只要一家人平安在一起,就是最大的福分了。

    一晃眼,胡家的两个小宝贝出生两天了,左邻右舍相熟的都来看个新鲜,七嘴八舌地问起孩子的乳名——大名自然要孩子爹爹取,这乳名老太太就当仁不让的决定了。

    团团圆圆,喜气又好听,叶兰听了也是赞同,两个小家伙握着小拳头吐了两个口水泡泡,也算是举手参与表决了。

    碎石城里有洗三日吃鲤鱼的习俗,寓意孩子长大了,鲤鱼跃龙门,飞黄腾达。

    街市上虽然有人卖,但多数人家都是孩子爹爹亲手去江里捞,也同众人表明疼宠孩子。

    这会儿家里人多,左元昊同胡伯说了一声就拎上网兜和铁钳子去了城外。

    此时马上就要进冬月,离过年还有两个月,江上早已冰封,只要在冰面上凿个冰窟窿,在水下憋得缺氧的鱼儿们就会争抢着游过来。

    左元昊一心要捞两条大鱼,于是窟窿就凿得大了些,岸边的几个孩子见得有人打鱼,一窝蜂的跑来看热闹。

    其中一个孩子穿的棉袄很厚,跑起来跌跌撞撞,马上要到近前了却是一个跟头摔了出去,左元昊正弯腰下网,冷不防被撞得身子一歪,那个孩子倒是停在窟窿旁边,左元昊却是咕咚就掉了下去。

    一群孩子都傻了眼,怔愣片刻都觉得闯了祸,哭喊着往家里跑去。

    左元昊不断划动手脚挣扎着,江水寒冷刺骨,冷得他头里好似要炸开一般,有些被封存的、隐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猛然涌了上来——

    好似很久之前,他也曾掉进水里,也曾这么挣扎着……

    几个住在不远处的渔民,听得家里孩子哭诉,疯跑过来的时候就见左元昊已是全身水淋淋的站在冰窟窿边上。

    那个胖孩子的老爹赶紧上前,很是愧疚的行礼道歉,“真是太对不住了,这位大兄弟,我家小子闯了大祸了。你这怎么样?先去我家里换件干衣衫吧,别冻出个好歹来。”

    其余几人也是跟着附和,“就是,怎么也要喝碗姜汤,要不然寒气入体,以后老了该遭罪了。”

    左元昊却是冷着脸摇头,指着一旁的渔网淡淡说道:“帮我打两条鲤鱼做赔偿。”

    几个渔民互相看看,还要再劝,但见左元昊脸色不好,也没有追究罪责的意思就赶紧七手八脚撒渔网。他们都是打鱼的老手,经验丰富,很快就网了五、六条鱼。

    其中一人挑了两条大鲤鱼,用绳子穿了腮,恭恭敬敬递给左元昊。

    左元昊也不再理会他们,转身回了城,留下一众渔民面面相觑,良久才有一人问道:“这人怎么有些古怪,渔网和铁钳子也不要了?”

    一个年长一些的渔民摇摇头,应道:“谁知道,是不是冻坏脑子了?咱们先把东西收了吧,也许他过后想起就来寻了。”

    车夫赶紧过来道歉,“这位公子,实在不能赖我啊,这人突然躺在马蹄前边,为了避开他,这才撞了墙。”

    不等左元昊说话,那躺在地上的灰衣男子却是打着滚的嚷了起来,“哎呀,撞死人了!我骨头折了,我要疼死了,大家快来看啊,撞死人了!”

    小夫妻俩打扮齐整,出了门去果然收获了左邻右舍的诸多夸赞,一路上叶兰脸上的笑就没收起过,但嘴里还要客套谦虚,惹得左元昊暗笑不已。

    两人出了杂货铺,在街上逛了逛,不必说又买了大包小包的蜜饯和点心,回家时候天空又飘起了雪花。

    左元昊生怕叶兰滑倒碰了肚子,就雇了一辆马车,本来以为这样最稳妥,可是马上就毁到自家巷子口了,却还是出了事。

    叶兰吓得赶紧伸手替他揉着,“怎么回事?疼不疼?”

    左元昊忍着疼安抚她,“没事,回家热布巾敷一下就好了。”

    说着话,他就抱着叶兰下了车。

    正巧,左元昊要去杂货铺子结算这一月的银钱,想着她在家憋了一个多月没出门,于是心一软就应下了。

    叶兰立时喜得跟小孩子一样,翻箱倒柜地找衣裙,绾发上妆,忙得好似小蜜蜂一样。

    左元昊有些心疼,道:“等你生了孩子也开了春,我就带你出去走走,前日街坊们说,城外二十里远有座桃园,桃花开的时候好多人去赏花游玩。”

    一个穿了灰布棉袄的男子突然从斜刺里窜了出来,惊了拉车的老马,车夫拚命抓紧了缰绳,但马车还是撞到了一旁的大柳树。

    叶兰正吃着点心,猛然从座位上摔了下来,还不等倒下就被左元昊伸手捞到怀里,左元昊重重撞到车壁上,脑袋立时就起了一个肿包。

    叶兰帮着他整理衣襟袖口,末了看看光秃秃的腰带,就从箱子里又拿了块玉佩给他系了上去。“这个以后给你戴,不许丢了啊。”

    左元昊认出玉佩上的图案同她脖子上戴着那块一模一样,眼里的暖色更浓,点头应道:“好。”

    两个孩子自然不会应声,咕咚在肚子里翻了个身,勉强算是回应了。

    待得吃了早饭,老俩口去铺子开门,叶兰瞧着家里没人就动了玩心,闹着要左元昊带她去街上走走。

    叶兰笑嘻嘻地取了一套新棉袍放在炕沿上,示意左元昊换上。

    “这些谢你晚上帮我按摩腿脚的,快穿上吧,我要出去收获无数羡慕的目光。”叶兰得意的抬抬下巴,就如同许多女子一般,秀恩爱和炫夫君也是她的爱好之一。

    左元昊想想今日不必做什么力气活,就依言换上新衣。

    “真的,咱们说好了,你可不能赖帐!”

    “当然。”

    待得穿好了衣衫,他习惯性的摸了摸叶兰的肚子,两个孩子许是感觉到爹爹的疼爱,伸出小小的拳头在娘亲肚腹上鼓了小包。

    左元昊立刻笑开了脸,低头在那小包上亲了亲,很快小包就消失了。

    他轻轻掩好被子,又在叶兰额头亲了一记,这才出门去了,却是不知叶兰早就睁开了眼睛,她摸了摸额头上尚且残留的余温,缩回手臂拢着肚皮,低声问道:“宝宝,你们说有一日爹爹想起了前事,会离开我们吗?你们要乖乖的,娘也乖乖的,他就不会离开,对不对?”

阅读村女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夺舍之停不下来男朋友出轨之后朝秦暮楚我的好感度选择系统女配娇软易晕倒[穿书]他笑时风华正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