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狡兔三···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第二就是依据纸道人所留下的漏洞,找到自己的本体;

    第三,便是能串联起‘度仙门弟子’与‘南海海神’关系的小老铁,敖乙。

    第四条比较荒诞,但也有可能性,那就是自家圣人老爷看自己不顺眼,吹口气把自己吹成渣渣灰……

    这其中可能性最大的,便是第二、第三条。

    可以先做个排除法。

    李长寿当即用神念联络敖乙,两人的神念在安水城主神庙的神像之间勾连,进入了梦境之中。

    李长寿仔细‘盘问’了一遍敖乙,把二教主搞的都有些紧张。

    还好,二教主挺住了这波审查……

    李长寿又与敖乙问询了几句,有关金鳌岛现如今的‘舆论风向’。

    据敖乙亲眼所见,那金光圣母回金鳌岛之后,就找来不少好友,言说有关南海海神与截教的‘缘法’,解释清楚了并非是南海海神有意算计他们的公明师兄。

    金光圣母又说,南海海神‘一心为道门、不沾百因果’,将南海海神与海神教在截教的风评,挽回了大半……

    切断神念,李长寿再次凝视面前的这张白纸。

    第三个选项的发生概率降低了大半。

    那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形……

    大法师说漏了嘴?

    咳,是纸道人可能出问题了……

    纸道人并非什么圆满的神通,尽管李长寿已算是穷尽心力去完善,依然不免留下了许多隐患;

    而这些隐患,李长寿一开始就是知晓的,也做了一点点的防范。

    “看来,防范还不够。”

    李长寿沉吟几声,看了眼那两颗九转金丹,闭目,凝神,调动各地纸道人,让能潜藏的潜藏更深一些,不太稳妥的便直接自毁。

    不多时,李长寿已是完成了一次自检。

    而那份心底的悸动,再次出现……

    “还没下定主意?”

    李长寿眉头轻皱,若他有大法师的神通本领,当真是要撕开乾坤探个头过去,问一问对方要不要出手。

    当然,最好是永远别出手……

    与此同时,灵山脚下某个不起眼的洞府中。

    文净道人斜躺在自己的宝榻上,看着掌心这只不断颤动的血茧,时而秀眉轻皱,时而眉角舒展……

    她确实是在犹豫。

    倒不是在人教与西方教之间犹豫。——她已是对西方教彻底死心,又在人教那看到了一条光明坦途。

    换做是谁,只要不是失了智,都会做出明智之选择。

    西方,根本斗不过人教那寥寥几人。

    昨日那驼背老道,给了她这血茧,还说什么‘重用’之类的话……

    ‘当真以为本女王大人是那少不经事的女子,那般好蒙骗?’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在西方教这边,她已是有筹码就可舍弃的棋子……

    就说这次那位圣人弟子的安排。

    无论是谁,除却圣人老爷亲自出手,推演南海海神,最后得出的结果,都是太极图警告。

    这说明什么?

    说明南海海神在人教之中举足轻重,能得圣人直接庇护!

    先不考虑她如今已是归顺人教的‘美腿二五仔’之身份。

    让她用这只蝴蝶,找出南海海神的真身干掉,其实就相当于是把她扔到了兜率宫中的八卦炉内。

    她若出手、得手,那个男人——玄都大法师,焉能不打杀了她?

    再说,如今那南海海神、人教小法师,就是她唯一与人教联络之人,她岂会做这种自毁生路之事……

    文净道人并不担心,自己该如何应对此事;

    只要将此事说给南海海神,对方自然会有破解之法。

    现如今,她犹豫的,却是……

    ‘要不要用这个东西,把这个小法师的真身找出来戏弄一番?’

    文净道人那双狭长的凤眼再次眯了起来,眼底带着几分戏谑、几分促狭。

    她也是被这个南海海神算计的太多了,以至于心底有些怨气……

    “哼,本女王想做就做,又能如何?”

    当下,文净道人第六次坐起身来,指尖似乎要立刻戳破这只血茧,但只差毫厘,她的纤指又堪堪顿住……

    虽说找到这家伙的本体捉弄一番,确实能出口恶气,但这般却有些因小失大,更容易惹恼了南海海神……

    怕?

    她自然是不怕的,只不过是在理智思考的基础上,有那么一点点的从心罢了。

    文净道人心底不断回转出,自己几次跟这位人教第三号人物碰面的情形……

    每一次,她都有新的发现;

    每一次,这家伙都让她心底再多几分忌惮。

    而且很有可能,这个小法师不只是人教中人这么简单,他背后的圣人,甚至也不只是太清圣人这一位。

    【罢了,还是先将此事与他暗中商议一番……】

    文净道人正想收回手指,但她双目之中划过少许恼怒,抬手就将这血茧戳破。

    她是谁?

    她可是血翅黑蚊一族的女王大人,当年驰骋血海【角落】的一代强者!

    那血茧直接裂开,一缕缕血光汇聚,一只闪烁着幽冷青光、浑身半透明的蝴蝶轻轻起舞,落在了文净道人指尖。

    ‘哼!只要让我找到你!

    大不了就是认个错,你还能打杀了我不成?’

    ……

    来了!

    地下密室中,李长寿精神一震,这一瞬,心底灵觉的跳动无比明显。

    对方还是出手了!

    李长寿屏住呼吸,立刻起身,施烟遁出了地下密室,本体驾云朝着破天峰匆匆而去。

    到了百凡殿,走到圣人画像之下,李长寿在袖中摸出了三株又粗又长的高香,给圣人老爷续上,又诚心跪拜,心底道:

    ‘弟子无事所求,只是来给您上个香,求个心安。’

    就如他平日里,每三个月一次的日常上香那般,画像毫无异样。

    各位外务长老对此已是见多不怪。

    李长寿闭上双眼,静静等待着危险降临,心神全开,全力监察几处要害之地:

    度仙门山门、南海之滨安水城海神教主神庙、东海纸道人军团藏身处。

    但李长寿心神紧绷了一个时辰,心底突然警兆轻起!

    李长寿的神念,立刻降临在了一处不起眼的海神小庙中……

    但他来晚了半步,只捕捉到了一道驾云离开的魁梧身影,对方修为不弱,转眼消失在了天边……

    果然有敌人。

    李长寿立刻就要启动纸道人前去阻击、试探,但他心底一动,却将这个念头摁压了下来。

    不能急。

    若所料不错,对方故意惊动自己,有可能就是想引自己的化身现身……

    习惯性稳一手,看对方后面有什么举动。

    又半个时辰……

    那道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某处大城的海神庙中,也只是逛了一圈就走,故意显露了下自身境界。

    天仙境巅峰?

    保守估计,有可能是金仙伪装出的。

    这引自己化身出动的意味,未免也明显了些……

    ‘别又是西方在出招。’

    李长寿沉吟了几声,心底更是坚定了避而不显的念头。

    接下来的半日,对方连续现身六次,甚至有一次还故意跟熊寨神使起了冲突,打伤了两名神使。

    然而李长寿今日的化身,却是完全不露头,连续……

    稳一手。

    “还不上钩?”

    南海某处海底石缝中,文净道人禁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

    果然不愧是能将她收服的海神,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嗅觉如此敏锐。

    “今日当真,要跟你再分个高下。”

    当下,文净道人嘴角露出几分妩媚醉人的微笑,开始谋划一波……大事。

    另一面,李长寿起身,离开了圣人画像前。

    他总在这里跪着也不像话,每次祭拜半天就是极限了。

    但,挪地方是不可能的。

    洪荒这凶险阴暗的环境中,也就只有兜率宫后院与圣人老爷的画像前,才能给他足够的温暖。

    李长寿就轻吟了一声,眉头轻皱,身周道韵轻轻颤动,做出一副要突破境界之像……

    他忙问:“长老,弟子可否在此地暂时闭关?”

    “快,突破可是大事!”

    “谢长老,”李长寿做了个道揖,立刻在圣人画像左侧不远处盘腿坐了下来,在自己身周布置了一层法力结界。

    一旁有两位真仙境外务长老出手,为他加了两层仙力结界……

    平日里的灵鱼灵肉,也是没白伺候。

    接下来的半个月,李长寿都在百凡殿中闭关突破,修为境界似乎要突破一小阶,又似乎后力不足。

    实际上,他只是在与那个看不到的对手,暗中交锋……

    对方的攻势一波接一波,花样繁多,但有点外强中干。

    让李长寿心底奇怪的是,对方每次都是点到即止,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令寿迷惑。

    不过三日,对方搞事的程度,已到了即将让凡人死伤,为李长寿增加业障的地步。

    李长寿心底衡量一番,哪怕是一点业障也无妨,依然稳如泰山,丝毫不为所动。

    而对方似乎只是装腔作势,也没对凡人真的下手,几次搞事都是虎头蛇尾……

    对方也忌惮业障?李长寿心底暗自思量。

    又过了三日,暗中那人见逼不出海神化身现身,似乎已是暂时放弃……

    然而,李长寿如何会掉以轻心?

    耐心这种东西,他多的很,现在也不过是稳到第五手……

    这日黄昏,李长寿突然察觉到,自己元神似乎在被人窥探!

    心底警兆大作,神念立刻降临在了一处海神庙的神像上……

    他看到了一只青色的蝴蝶,在自己神像鼻尖飞起,落在了那魁梧男人的掌心……

    这男人冷冷一笑,转身驾云,匆匆离开了此处海神庙。

    李长寿:……

    就……这?

    那青色蝴蝶,应当是能追查元神之力的异兽,与李长寿此前所推演的几种情形之一,倒是完美对上了。

    李长寿一颗心放下了……十分之一,将心神挪移到了某处海神庙的大庙中,静静等对方上门。

    又两个时辰后,这魁梧壮汉驾云而来,沿着手中蝴蝶所指引,落在了这处大庙的后院中,看到了在角落中静静扫落叶的老者。

    这魁梧壮汉淡然道:“你,就是南海海神?”

    老者并不答话,抬头微微一笑,轻轻颔首,但身形却突然被火光包裹,瞬间化作了灰烬。

    这是一具普通纸人;

    只不过是留了李长寿的一滴精血,糅杂了微弱的元神之力与自身道韵……

    壮汉顿时愣在原地,那蝴蝶再次煽动翅膀,指出了另一个方向;

    这魁梧壮汉冷哼一声,再次驾云而起,朝着下一处海神庙而去。

    就这般……

    四五日内,这壮汉跟着那只蝴蝶,在南海之滨来回转圈,去了整整十八处海神庙,见证了……

    十八只普通纸人的自毁。

    “啊!不当人子!”

    南海海底某处石缝中,文净道人用力抓着自己的两缕秀发,咬牙切齿、俏脸狰狞,这几日已是骂了不知道多少次西方粗话。

    这个南海海神、人教小法师,是不是凶恶狠人她不敢下定论,但对方绝对是个狡诈到了极致之人!

    都说狡兔三窟,这是什么?

    三百窟都有了吧!

    就这,西方还想跟人教斗?直接认输吧,完全算不过!

    突然间,文净道人借由那具血蚊傀儡,听到了一缕熟悉的传声……

    “玩够了吗?文。”

    能威胁到自己本体的方式,如今只有四条——

    第一是突然有大能来了脾气,非要覆灭度仙门;

    李长寿此刻收拾好此地,迅速检查了下大阵各处,就将心神挪回本体,右手掐弄手指,开始细细推算。

    不过几个呼吸,他就有了结果,很干脆的放弃了这一无意义的行为,拿出了纸笔,逐条开始分析。

    没办法,推算这门神通,跟自身年岁、修为境界、与天道的距离相关,其实就是查阅天机。

    什么鬼?

    难不成,能威胁到自己的这个家伙,还在犹豫不决?

    李长寿眉头紧皱,看着自己白纸上画下的那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故事线,心底也禁不住嘀咕了几句。

    李长寿放下锄头,停下手中的农活,面色十分凝重。

    这般悸动,应是能够威胁到他本身的算计……

    自己现如今都是靠纸道人在外做事,在防推演这一块,不仅有诸多小物件,更有太清圣人老爷出手为他遮蔽天机。

    让李长寿措手不及的是,这悸动很快再次出现,但随之又消失不见。

    又片刻后,李长寿迎来了第三**灵觉轻颤……

    但凡跟自己有可能产生冲突的真仙、天仙,基本都在他平日里的‘定期考察’范围内……

    炼气士的灵觉提醒、心底之悸动,总归不会是空穴来风。

    这悸动来的突然、去的也快,还没好好的感受,悸动便随之消失不见。

    有人在算计本人教小弟子?

    门内现在,大抵来说,已没人能正面威胁他。

    ——自斩道境不是白斩的,普通金仙在他面前,已没了什么威压。

    而且,他也一直在监察门内;

    莫非,是门内有人要针对自己?

    这也不太可能;

    小琼峰,栽豆大阵内;

    正研究新式杂交仙豆技术的李长寿,心底莫名有了一丝丝悸动。

    他仔细体味,却只是感应到,似乎有什么事在围绕着自己发生……

阅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仙尊洛尘混在女权世界当小白脸武帝仙尊叶辰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一指成仙大明之最强锦衣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