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战后收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易恒缓缓走进城门,混入人群中,绕一大圈,将马车送给一凡人,抱着仇希尹,又绕一大圈后,回到那间灵药铺。

    见门关得好好的,心里一松,打开门,进去关上,进到内室,将仇希尹放在床上,自己也撑不住,一下瘫坐在地上。

    心里总是有种预感,那护卫增多便是因为自己,倒不知是何原因。

    黑夜中不断思索,终是找不到任何痕迹,难道击杀这几人之事这么快便传回来?

    就算如此,这几人也应该没有如此能量才对,岂能让城主府护卫出手?

    除非这几人便是城主府之人,专门安排在外面打劫散修,以收敛财物。

    但这格局也太低了吧,凭城主垄断此城丹药业,一日之利润恐怕以百万灵石计算,又岂会做出如此之事?

    那唯一的原因便是极品丹药出现在拍卖行上,城主府定然急切想寻找这炼丹之人,为他的勾家丹药店炼制丹药。

    唯有如此,才能解释得通。

    想到这里,便已释然,明日问问城中之人便可知道,守卫增加,到底查的是什么。

    还有,今后不可再炼丹,就算炼,也千万不能明目张胆拿出,让城主府找到,若是将自己当成炼丹工具,岂不是完了?

    既是如此,想来今日不去紫阳城绝对是正确的,这里搜索自己,那里岂会没有安排?

    说不定早有城主府之人传送过去,在那边大门处等着自己呢。

    只是不知他们该怎么找寻自己。

    将极品丹药拿去拍卖那晚,那魏风华并未查看自己全貌,想来仅仅知道自己体型而已。

    “体型?”他忽地想到一种可能,但也只有明日才能确定,此时,已经疲倦之极。

    无论灵魂还是精神都已经撑到极致,躺在地上,倒头便睡。

    这一觉睡了两个时辰便醒来,此时精神稍好一些,若是能继续睡着自然很好,但就是无法入睡。

    因为还想着要查看今日收获,如此激动人心的事哪里还能睡着?

    将五个储物袋朝地上一抖,“哗啦哗啦”声响,在这黑夜中十分悦耳,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成为王,败为寇,若是今日自己身死,自然自己身上之物也全是那几人的,幸好,如今是他们之物成为自己的。

    首先清点零散灵石,不然在黑夜中闪着白光很是刺眼。

    伸手摸着灵石,一年之前还是一贫如洗,此时,随意灵识一扫,零散灵石都有八十万之巨。

    左手一扫,内室空余地上,铺得数尺高的灵石消失不见,再将地上十多张玉碟捡起。

    想来这些人打劫多次,才会有此收获,心里不由期待起来,接下来会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呢?

    一张一张从眼前晃过,口中念念有词。

    “八十万灵石,太少了吧。”

    “一百二十五万三千灵石,这个还可以。”

    “一万灵石,切,那么少也好意思存在?”

    “三十一万四千灵石,也少啊,还有惊喜没有?”

    ......

    最终十五张玉碟硬是一张一张的看过,心里十分欢愉,最后一张想来是那首领的,竟然有三百多万灵石,看到数字那一刻,差点大吼起来。

    还是打劫,不,还是抢人来得快呢,哪怕是被动抢人。

    将所有玉碟全部收进储物袋,用左手拍拍,此时算起来,身上竟然有接近一千三百万灵石。

    他沉默一会,忽地双目中流出眼泪,凑近仇希尹,低声说道:“希尹,灵石已经凑够,一份灵药不行,便来十份,直到你醒来,可好?”

    想起今日那金蛇道服修士的话,不由暗自着急,“千万撑住,师兄不想再失去你。”。

    无论怎样,他发现自己有时冷漠,有时热血,时而坚强时而软弱,但对于小岛之上这唯一的恋人,竟然从未变过,竟要守护到底。

    今日之圈套,让他再次清醒过来,修仙界,从来没有安逸生活,只要还有一口气,便只能一路向前,否则,下一刻,死的便是自己。

    被一年来此城中安稳的气氛掩盖的残酷,通过今日之战便向自己揭露了修仙界一角,而今后还有更多危险,若不拼命怎么去面对?

    一个时辰后,才收拾心情,接下来,地上还有一大堆物件,是否会再让自己惊喜呢?

    将地上分为几类,功法玉简放一堆,法器炼器材料放一堆,丹药灵药放一堆。

    这样看去,地上便只有三堆,长夜漫漫,便好好享受吧。

    拿起一块玉简,灵识扫去,《太一长生诀》还只到元婴期功法,怪不得斗法如此希拉平常。

    丢在一旁,再捡起一块,《虚空剑诀》,忽地,感觉全身辣乎乎疼,如凌迟一般,正是这《虚空剑诀》带来的,如今见此功法,不由大喜过望。

    收进储物袋,此时也不是修炼之时。

    《龙虎大日炼体法》,当他翻到这块玉简之时,便停了下来,思索今日那炼体之人为何能藏在雪中,避过他灵识探查?

    将此法细细看了一遍,一边看一边思索,忽而惊喜交加,忽而感慨不已,最后如获至宝般收好此功法。

    随即决定,以后定然要先修炼此功法。

    想来那体修定然是关闭一切感官,不发出一丝气息,如同死人一般埋在雪中,而灵识扫射过去,自然无法感应任何气息。

    便如当年小岛之上,自己埋伏在山洞之中,仅凭肉身之力,斩杀那后期大圆满虫族一般。

    直到自己快到雪山顶,那体修也是以肉身力量,高举那棒槌法器,朝自己砸来。

    但仅仅是肉身力量,一砸之下,便已将自己震得五官流血,可见此力量之大。

    此功法一至七层,对应炼气期、筑基初中后,金丹初中后期,七个等级,炼到第七层,肉身力量堪比十龙百虎之力。

    更是能抗住一般法宝一击而不重伤,无论是探险还是斗法中,能保住性命的几率不知提升多少倍,不知此人何处获得,凭他散修身份如此功法又岂会轮到他?

    但修习此功法好处虽多,却也要承受非人般痛苦,只是对于易恒来说,还有什么痛苦没有受过?

    一夜过去,他毫无倦意,昨日一战,收获甚多,灵石、功法、法器全部算成灵石,恐怕凭他炼丹之厉害,也要少奋斗三年以上。

    最终清点好战利品,灵石六百多万,功法数种,对他来说最有用的却只有两种,而其他都无任何作用。

    虽说自己此时最差的便是晋级金丹期功法,但若能找到厉害功法,谁愿意将就?

    所以他决定再等等,若是遇到拍卖行拍卖那种《御魔真火诀》之类的再拍来,修炼晋级不迟。

    至于其他收获,灵药丹药之类少得可怜,法器倒是有几件极品法器,但法宝一件也无。

    只是其中有一很薄的面具,不知何物所炼制,竟然是极品法器,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戴上之后,连灵识也难以识别出来。

    当时他暗呼一声“好东西”,便戴在脸上,但竟然发现面貌没有任何变化,就连脸上也只觉一丝凉意,并无贴着什么的感觉。

    既然没有变化,那此面具岂非多余?还炼成极品法器又有何用?

    忽地想到,既然是法器,自然需要灵液,于是缓缓注入灵液,这才发现面部开始变化,最终变成一副中年人样子。

    而脸上还是没有任何不适之感。

    这简直是行走修仙界、杀人越货必备之物啊,他当时直接打自己一巴掌,说不定那五人中定然有一人是带着此物呢?

    后来又想到一个火球烧了尸体并没有留下什么,这才作罢。

    剩下那些法器和不用的功法也得想办法换成灵石,偌大灵米城定然有黑店、黑拍卖会存在,到时慢慢找寻便是。

    只是这东西太多,原本的储物袋早已装不下,看来得想办法弄只更大空间的储物袋。

    无奈之下,只得挑一只稍大的储物袋装一些用不上的物件,两只储物袋挂在腰间,是不是有些暴发户的感觉?

    这倒是不能弄得太过显眼,只是购买储物袋也并非当前之急。

    当前最为关键的便是赶紧弄清楚,昨日城中到底要追查何人?能否将自己光明正大亮相城中,让任何人不会怀疑自己?

    还有那自称何老三的红衣修士,虽不一定看清斗法中自己使出的八卦盘,但以防万一,哪怕此人藏在城中永不出去,也必须想办法杀掉。

    天色渐亮,但他仍是精神抖擞,所谓袋中有灵石便不心慌,恐怕指的就是他如今这种情况。

    将店门打开,一如往常一般,躺在藤椅之上,随意拿出一本厚厚的典籍,开始悠闲地看了起来。

    表面上眼睛是盯着那典籍看,但其实他心里已经开始推敲那炼体法诀,拿着的典籍久久未曾翻过一页。

    若是有心人注意,便能发现此点,只是在这破店之中,除了会有散修采得灵药,卖到此处,又有谁会在意他呢?

    今日,他不仅要开始推敲功法,还要守株待兔。

    午时,他正在推敲第四层炼体法诀,对于他如今修为和对法诀理解来说,推敲前四层功法很是简单,若非要守株待兔,恐怕都立即开始修炼了。

    如今,他守的兔已经到来。

    那是一个姓朴的散修,中年,穷困潦倒,筑基初期修为,每次采得一些低级灵药都会卖给自己,而每次,自己

    都不曾克扣半块灵石。

    在这里尝到甜头之后,他从八个月前起,所有灵药都是卖在这里。

    此时他正直直朝这里走来,不像是走,因为很快,如跑一般。

    看来昨日此人定然来过,发现关门,今日心急,现在便来了。

    他知道此人起居规律,午时,才是此人出门之时,这恐怕也是他穷困潦倒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原因之一。

    “易道友,可急死我了,昨日为何不曾开店?”那中年修士刚到店门前,便大声问道,似乎这是易恒的问题。

    “哦,扑道友啊,不知有何灵药卖我,老规矩。”易恒将厚厚的典籍移开,并不向他解释原因。

    “道友这脸怎地弄得如此伤痕?”

    “呵呵,些许小伤而已,道友到底是何灵药?”易恒心知这脸上的伤,哪怕有极品疗伤丹,一夜间也只是结痂,看起来定然恐怖无比。

    但此人只是想卖灵药,又岂会是真的关心?果然,那人根本未曾追问,立即说道:

    “就知道易道友修为虽高,绝不贬低灵药故意克扣灵石,这不,昨日便来此,想来道友对这灵药应该感兴趣。”

    中年修士有些神秘,但易恒根本不感兴趣,因为每次此人都会这么说,但每次都是一些烂大街的灵药而已。

    “是么?那我可要看仔细了,绝不亏待道友便是。”他当然不会揭穿。

    “那就好,道友请看。”中年修士慎重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玉盒。

    这下,易恒坐不住了,此人何时舍得用玉盒装灵药过?

    中年修士见他如此感兴趣,心里也很是兴奋,轻轻打开玉盒。

    易恒看了一眼,立即伸手过去“啪”一声将玉盒关上,口中说道:“扑道友果然好运气,每次都有好东西。”

    那中年修士似乎知道他此话中夸大之处,老脸一红,便不好意思地问道:“易道友,此灵药价值几何?”

    “五千,五千灵石怎么样?”易恒显得有些心急,但仍是将灵药玉盒还给他。

    “五,五千?可,可以,相信易道友绝对不会少给。”中年修士似乎很是不信,结结巴巴说道。

    此时他心里想的却是上好的灵米酒和老相好。

    “这是自然。”易恒很是肯定地说道,然后将玉盒收下,在中年修士紧张之极的眼神中将五千灵石递给他。

    中年修士接过灵石,心里火热之极,一颗心早就飞走,但刚一转身便听见身后传来声音“扑道友请稍等。”

    极其不愿转过身来,老脸有些难看,说道:“易道友可是从未反悔过。”

    “呵呵,自然不是反悔,只是向道友打听一点小事而已。”

    中年修士脸色稍稍好看一些,“何事,看在易道友一直照顾扑某份上,定然知无不言。”

    “我见今日进出城如此严查,不知发生何事?”

    “哦,这您还不知道?连凡人都知道了,是在查一个人呢?”

    “什么人值得城主府如此大动干戈?”易恒看似随意地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好像听说是一个臃肿之人,昨夜阿花是这样说的,我也没有多问。”

    中年修士似乎又想起老相好阿花,心头火热,转身便走,“其他事我便不知了,先告辞。”

    易恒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惊惧万分,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猜测果然成真,果然是极品丹药出了问题,果然是查身材臃肿之人。

    此时他恨不得立即背起仇希尹就逃,越远越好,不,还不能背起,背起便成为那人。

    对啊,自己从今以后不背,那便不是那臃肿之人了?

    但若是有事出门,又怎放心?一年之后紫阳城拍卖会怎么办?

    或者可以戴着面具,将被子背裹在背上,闯出城门,再丢掉被子,取下面具回来,那些人定然已经跑出城,自然便不会追查。

    只是能闯出城门么?那里可是有那金蛇道服修士。

    “扑”一声,他浑身软弱无力,跌坐在藤椅之上,那藤椅“咯吱,咯吱”一摇一晃,他也浑然不觉。

    过了好一会,才想起刚才那中年修士卖的灵药,本来欣喜之极,但此时却毫无兴致。

    那是炼制晋级金丹期所需丹药,紫虹灵丹辅药之一,当时很是激动。

    但一想到自己若是被城主府找到,恐怕便成为他勾家丹药店的炼丹师,永远不能脱身。

    那晋级金丹期又有何用?

    将玉盒收进储物袋中,复又躺在藤椅之上,拿起典籍遮住面孔,一副专心之极的样子。

    入夜,关了店门,进入内室,蹲在床边,用手轻轻抚摸仇希尹柔顺的长发,一边想着心事。

    昨日一战所受的伤并无任何好转,但昨夜激动之下无法睡着,今日白天又必须开店门。

    灵魂消耗巨大并无任何恢复,此时,紫府之内,盘坐的小人不停捏着指决,修炼灵魂诀。

    一缕缕灵魂之力慢慢产生又慢慢被八卦盘吸收,他知道,这八卦盘与自己灵魂是相辅相成。

    若是平时不修炼,不让八卦盘吸收,那关键时刻,这八卦盘也没有灵魂之力释放出来。

    很多次,恐怕就是因为这八卦盘自己才能活下来。

    但八卦盘似乎有意识一般,一旦使用超出某个限度,便不再释放灵魂之力,似乎在自我保护。

    那小人也似乎知道如此,故而平时便拼命将灵魂之力灌注到八卦盘里面,谁又会知道,危险何时会来临?

    “希尹,再等等,师兄一定会将你救醒......。”不知何时,竟然爬在床沿,沉睡过去。

    那人觉得不耐烦,微微散发气息,易恒忽地觉得全身伤口刺痛起来,不敢多说,极力控制心里惊恐,也不上车,拉着马便朝前走去。

    不消片刻便消失在城门内,那金蛇道服修士自言自语道:“如此绝世容颜,竟然受此伤,倒是可惜了。”

    “道侣,昏迷不醒一年多,不断尝试各种药材,均无效。”言语间有些凄凉。

    “这面部血肉模糊是因何?”

    “采药受伤。”

    此人修为之高深,仅凭灵识一扫,便知希尹所受之伤,自然厉害之极。

    但站在此人面前,却感觉如凡人一般,毫无任何修士气息。

    “走吧走吧,凭你修为告诉你也无任何用处,此女倒是可惜了,要么永远昏迷等寿元尽而死,要么某天便会死去。”

    “打整灵米田。”

    “身份牌?”

    那人递过身份牌,那守卫仔细看过,才开口说道:“走吧。”

    “那女子灵魂受损岂是一般药物可治?走吧走吧。”忽地一旁静坐的金蛇道服修士睁开双眼,散出一阵精芒,不耐烦地说道。

    易恒一听,立即跳下车来,对着他拱手躬身道:“请前辈指点迷津。”

    “采药。”

    “车内何人?”

    “今日午后。”

    “出城何事?”

    那护卫显然查看过他的修为,略显恭敬道:“道友何时出城?”

    “今日辰时。”

    “出城何事?”

    那初期修士也不敢多问,匆匆离去。

    他驱马车上前,提前将身份牌亮出。

    见到旁边护卫恭敬之色,他便知此修士定然是筑基之上,至于高到何种地步,此时也是不敢探测。

    人流缓缓上前,盏茶时间才到他前面一筑基初期修士,他便仔细听那护卫问话。

    “几时出城的?”

阅读道易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都市仙尊洛尘混在女权世界当小白脸武帝仙尊叶辰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洪荒之最强通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