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洗 刷 嫌 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重新把头抬起,袁宏看了那六神无主的侍女一眼,从怀中取出一张银票,塞入她的手中:“我看你满脸风霜,平时定然是任劳任怨惯了,更难能可贵的是,对主子十分忠心。如果你愿意,可以到我的城主府去做活,薪酬会比在这儿多。”

    见那侍女点头同意,袁宏接着道:“待会你去取纸笔来,我会把详细住址写给你。这十两银票你先收下,当作盘缠。”

    见袁宏已经把话说完,侍女当即跪倒在他的身前,含泪道:“谢谢大人收留。您是跟裴老爷一样好的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说罢,她慌忙起身跑了开,尔后拿着纸笔返回。

    袁宏接过纸笔,把详细住址写给了她,并叮嘱道,这件事情不用张扬,毕竟裴府的佣人并不算少,城主府没有那么多位置上的空缺。

    侍女抹去了眼角的泪水,连声道好。

    见她心情好转了些,袁宏再次问道:“新换的木地板也含着淡淡香味,你却说那股清香味是后来才有的。我想听听你的解释。”

    摇晃着脑袋,侍女回道:“这不一样的。木地板上那种香樟味,是时有时无的香,我经常打扫老爷的卧室,闻惯了,一点儿也不觉得香。可后来多出来的那股香味,却是扑鼻的香,我想想看,对了,更像是檀香。”

    舒展着眉头,袁宏道:“你说得没错,那的确是檀香。关键的问题在于那檀香是何时出现的,你再想想看,你最开始闯入案发现场时,檀香味到底在不在?”

    用拳头捶了捶脑门,侍女许久才道:“我现在记不起来了,我想,一定是当时惊吓过度造成的。等会我再仔细想想,如果记起来,我一定会告诉你。”

    独自走入裴昭的卧室,袁宏再次将四处打量了一番。

    整齐摆放的床桌,完好无损的柜面,这里没有丝毫打斗的迹象。

    紧锁着眉宇,他用手指摩挲着自己的鼻头,在心头暗道:难道真如地板上那圆弧状坑印所说,裴昭的死缘于一个杯子?至于杀人手段,还得看刘产带回来的结果。至于不在场的证据,他肯定没有。那么,他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呢?

    ()

    抹了抹眼泪,那侍女接着道:“管家让我去找家丁们,然后一起去案察司禀报案情。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按他的意思照办。后来跟案察使们一同进屋,已经不那么害怕了,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屋内多了一股清香味。”

    闻言,袁宏低头暗道:两道红印,死前曾全身抽搐过,看来陈成当初对现场的描述并没有问题。

    看到皮肤黝黑、身高马大的钱明憨态可掬的模样,袁宏忽觉得自己有想笑的意思。他把身子转向陈成,从容道:“刘产既然有不在场的证据,那他不可能是密室杀人案的凶手。”

    陈成听后拱了拱手:“城主高见!”

    默不作声,袁宏走向一边,对刘产招了招手。等刘产走来,他附耳低语了一番。点了点头,刘产速步走出裴府。

    忽然,先前的那名裴府侍女匆步向袁宏走来,满脸的怨艾。

    袁宏先是劝慰她情绪不要激动,尔后把当前的情况说给她听。见她已经能够表示理解,袁宏问她裴司宰卧室中的清香味是何时产生的。

    侍女仰起头来努力回味了下,尔后道:“在我给裴老爷和刘产斟茶时,并没有闻到什么清香味,后来听梅管家大喊老爷死了,我匆忙跑进屋,见到老爷脖子上有两道红印,全身呈现抽搐后的惨状,我简直被吓坏了。”

    想都没想,刘产脱口便道:“找钱明喝酒解闷去了。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钱明。”

    就在此时,袁宏听到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在靠近裴府。片刻后,钱明跟另外一名案察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钱明,你来得刚好。刘产说在案发当天他去找过你,有没有这回事?”

    捏着下巴,袁宏寻思道:现在排除了刘产的杀人嫌疑,剩下来嫌疑最大的,要数陈成和老梅。一个不求实证地要抓人定罪,一个谎话连篇,试图想掩饰什么。

    “大人,听说您把杀人凶手给放了,这是为什么?”

    人生如戏,全看演技。

    袁宏要谢的当然不是这件事,而是前一晚他钱明通风报信的事。钱明自然心知肚明,可为了保住秘密,他不得不东拉西扯,故意装糊涂。

    见刘产被捆绑了个结实,袁宏立即让案察使们给他松绑。被松绑后,刘产走向袁宏,先是一番言谢,尔后道,无论审问自己什么,都会如实回答。

    看着刘产的眼睛,袁宏问道:“案发当日,你离开裴府,后来去了哪里?”

    “如果作伪证,我钱明愿意承担跟杀人凶手一样的罪责。我刚才说的那些,句句都属实。”

    见钱明把手高高举起,袁宏走近他,把他的胳膊给放了下来,和声道:“瞧你紧张的,我当然相信你了。还有……那天谢谢你帮忙。”

    一听袁宏说谢谢,钱明先是一愣,尔后很不好意思地搔耳道:“喔,你是说配合你抓捕菜坤坤这件事啊,嗨,已经过去这么久,我都快忘记了,你竟然还记得。都是我分内事,有啥好谢的。”

    “那天下午他的确去找过我。大概申时三刻左右过去的,之后我俩一直待在一起喝酒聊天,再后来听说裴司宰出了事,便一起赶往裴府。我们赶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挤满了人。”

    “作为一名案察使,你应该知道作伪证的后果。现在给你一次纠错的机会。”

    袁宏又问老梅,裴司宰平时都给猫咪喂食些什么。老梅道,猫咪一共在裴府只待了两三天,他并没有留意这个问题。

    微笑着点了点头,袁宏没再说话,他不禁忖思道:这个老梅说他曾学过医,看来是在撒谎。那么他为什么要撒谎呢,是因为好面子,故意给自己脸上抹光么?

    “禀告袁城主、陈司丞,刘产已经带到。”

阅读修梦狂潮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红楼梦之绮梦仙缘一生何求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