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沈冰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白发人送黑发人,世上再没比这更让人难受的事情了吧?这老太太的实际年龄肯定没她外表表现出来的这么老,是丧女之痛让她未老先衰的吧?

    心里一放松,手上也不自觉的松开了门板,破旧的木门缓缓自动打开一些,光线一亮,我终于能看清房间里的全貌了。

    沈冰的妈正坐在一张款式很古典的木质太师椅上,椅子旁边是一张贴墙放着的八仙桌。桌面靠墙那边摆着沈冰的遗像和骨灰盒,还有一些香炉供品之类的东西;靠前的位置摆放着两副碗筷和一盘青菜,以及一小盆米饭。

    那两副碗筷其中的一副显然是沈冰她妈自己用的,另一副很干净,像是在等待某一个人回家吃饭。

    这副场景让我忍不住鼻子一酸,唉,我真该早点来,就算自己没能力在物质上帮助她太多,起码陪她说说话排解一下孤独还是可以的。

    除了这张八仙桌外,房间里只有少的可怜的一点家具,和两张破旧却干净的单人床。其中相对新一些的那张床旁边,还摆放着一些衣物书包之类的东西,看得出来,都是沈冰生前用过的东西。

    “你们坐,家里寒酸,你们别嫌弃,我去给你们烧点水喝…”

    沈冰妈说着话便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我和吕文星赶忙上前搀扶,没想到沈冰妈还挺要强,把我俩往旁边一推就独自走出了房间。

    我跟出去一看,老太太已经在往“快壶”里添木柴了。

    “快壶”是滨海城特有的一种烧水工具,原理类似于老式铜火锅,不过形状是个圆形竖筒,筒中间加上木柴,很快一整壶水就能烧开。

    只是这东西即不卫生又有火灾隐患,所以市区里早就下了禁用条例,今天之前,我至少已经三年没见过用这东西烧水的场面了。

    几分钟后快壶冒出了腾腾蒸汽,沈冰妈拎壶进屋,从一个低矮碗橱里拿出两只有点破边的青花瓷碗,给我和吕文星一人倒了一碗开水。

    看着那碗里身份不明的漂浮物缓缓沉入碗底,我和吕文星略有尴尬的以开水太烫为借口,都没喝。

    滨海城靠海,老百姓日常使用的自来水,其中大部分都是经由海水淡化而来。

    这种水含有很多杂质,不经过专门过滤的话是不适合直接饮用的,即使是我这种经济阶层,平时喝水也是喝的“社区直饮水”,这种水比自来水干净许多,而且很便宜,一个人喝一年也用不了一百块钱。

    今天这两碗水想必都是自来水,看来沈冰妈日子过得真的很苦啊…

    坐在沈冰妈搬出的两把板凳上,我们三个人一时对坐无言,肚子里藏着千言万语,却找不出个话头。

    最后还是沈冰妈先开口问道:“你们俩,叫什么名字啊?今天这是碰巧路过吗?”

    我和吕文星各自报了自己的名字,吕文星接着回答道:“当初沈冰出事以后我们就想来看看您的,但是学校不让,说怕勾起您的伤心,所以我们就一直没来。现在这不是都毕业了嘛?就打听着过来了。”

    沈冰妈点点头说道:“哦,这么说,你们在学校时和小冰关系挺不错的吧?我还听小冰提起过你俩呢,那…你俩跟我说说,小冰上学时的情况吧…我…她上学那会儿,我也没怎么去学校看过她,后来想去看时,却来不及了…”

    听沈冰妈这样说,我和吕文星忙一唱一和的跟她讲起了沈冰上学时的一些事。

    当然,我俩都是挑着开心事说的,关于她学习方面,也是尽可能的往好了说。

    说着说着,这些回忆让我也不禁有些动情,想想当初的我们,真好啊…

    不知不觉我们就聊了很久,从认识沈冰一直说到沈冰出事,到最后终于把能想起来的全都说了个遍,我和吕文星才终于住了嘴。

    沈冰妈时不时的抹一把眼泪,眼看我俩终于说完了,老人家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小冰的事…你们都讲完了?”

    我和吕文星对视一眼,吕文星咬了咬牙,终于开口说到了我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阿姨,关于小冰,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俩刚刚没说,这也是我俩今天来的目的,阿姨,您…您有听小冰说起过跟石猴有关的事吗?”

    经过刚才这一番联络感情,我也觉得选择此刻提出这个问题特别合适。没想到沈冰妈却面无表情的说道:“石猴?什么石猴?来,你俩说半天话了,口渴了吧?快喝水,喝完阿姨再给你们倒。”

    说了这么半天,说真的我确实有些口渴了,而且这水也早就不烫了,再加上这似乎也是拉近我俩和沈冰妈心理距离的一种方式,所以我便和吕文星各自端起桌上的碗,一口气喝下大半碗。

    唉,太久没喝过这种海水净化得来的自来水,口感真苦啊。

    放下青花瓷碗,在沈冰妈的再次询问下,吕文星把跟石猴有关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只不过他隐去了自己追求沈冰,以及石猴现在我家这两件事。

    这次全说完后,沈冰妈的语气中似乎多了一丝冰冷,她冷不丁的冲我俩问道:“小星,小迁,你俩现在住哪儿啊?”

    我说道:“我俩在上海路那边租了个旧房子,说真的,跟您这儿环境倒是差不多,对了阿姨,看起来这里都已经没人住了,您怎么还会独自住在这里啊?”

    沈冰妈说道:“唉,拆迁款一直没下来,我去要过几次,找谁都说不归他们管,后来我也懒得要了,小冰没了,我要那钱也没用,还不如就守在这儿,在这儿,我时不时还能觉得,小冰还在我身边…上海路那边都是些小洋楼吧?你们住的怎么会和我老婆子这里一样呢?”

    我说道:“本来确实是洋楼,不过都改建了,像我那栋,就分拆成了好多间。”

    沈冰妈说道:“这样啊?上海路洋楼好像也不多,你们是几号啊?”

    我说道:“17号,确实,像我住的那个洋楼的款式,附近一共也不超过五栋。”

    沈冰妈点点头“哦”了一声,吕文星问道:“阿姨,那小冰有跟您提起过石猴的事吗?”沈冰妈答非所问的反问道:“小星,你说你是隔壁义墨市的?”

    吕文星答道:“是啊,咋了阿姨?”沈冰妈说道:“石猴的事,我不太清楚,不过当年义墨市吕家一门23口…不是集体上吊自尽了吗?怎么还有姓吕的活人啊?”

    “什么?”我诧异的脱口问到。

    沈冰妈说道:“你们不知道啊?那等你俩醒了再说吧。”

    “什么?”我又问了一遍,因为我真没听懂沈冰妈在说什么。

    忽然,我脑子一阵晕眩,房间里像是突然失重一般,我的身体,我的脑子,以及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全都旋转了起来。

    我一手撑住桌子,看向沈冰妈,这老太太此刻半低着头,面无表情,眼神却阴冷的吓人,看起来像是正在压抑着巨大的愤怒。

    她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是因为沈冰把石猴的事情告诉了吕文星吗?

    这是我彻底失去意识前,脑海里冒出的最后一个念头…

    我和吕文星对视一眼,一起点头“嗯”了一声。

    老太太一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我则终于彻底放下了戒备,有沈冰这层关系在,我瞬间觉得这老太太亲切了许多,一阵同情也涌上了心头。

    “你们把门打开吧,这里早就不通电了,打开门,还能有点亮光。放心,那些狗很乖,不会上屋里来的。”老太太说完,我犹豫着又仔细听了听,外面确实没狗叫了。

    我和吕文星壮着胆子稍微打开一条门缝,那些狗还在院子里,只是此刻它们已经没了刚才那股敌意,各自分散在院子的各个角落,有的在慢悠悠的溜达,有的在吃东西,有的干脆趴在地上晒太阳。

    “这些小家伙都是被他们主人遗弃的,挺可怜,我平时有剩菜剩饭就会喂给它们,时间久了,就跟自己儿女一样亲,它们也会护着我,刚才那是把你们当坏人了。唉…要是我女儿还在的话,也该和你俩差不多大了…”

    看来我俩猜对了…

    只是沈冰的妈怎么会是这副样子?年纪也对不上啊。

    我正在纳闷,老太太语气有些激动的问道:“你们…你们是小冰生前的…同学?”

    可眼前这个老太太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死气沉沉,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具早已没有生命的尸体。

    干涸,阴冷,没有一丝生人气息。

    我想吕文星的感觉和我是一样的,所以我俩才会不约而同的喊出了同样的话。

    老太太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瞬间,我和吕文星同时问道:“您是沈冰的妈?!”

    似乎是“沈冰”两个字触动了老太太的神经,她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渐渐消失。

    那老太太忽然咧嘴一笑道:“不好意思啊,吓到你们了…你们…是不是原本以为,这里已经没人住了?”

    虽然这老太太张嘴时,她没有牙齿的嘴巴怪异的像个阴森黑洞,但眼见她说出的话逻辑正常语气慈祥,我原本慌乱的心情顿时平复了不少。

    她的双眼浑浊无神,满脸皱纹,体态身形和我租住屋楼下的猫婆有几分相像,但气质上却又有着很大差异。

    怎么说呢?猫婆虽然因为聋哑原因,行事作风总是透着一丝诡异,但无论如何,猫婆给人的感觉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那个老太太再次开口说了句话,虽然她的音量不大,但基于某种胆怯心理,我和吕文星立刻乖乖地闭上了嘴。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后我忽然发现,不知道为什么,外面的狗竟然也不叫唤了。

    “老太太,您…您…”我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说起。

    确实啊,这样一个毫无活人气息的人忽然开口,画面真的很不协调。

    “别嚷…我听的见…”

    木质的老旧房门很不严密,即使完全关闭,还是会有光线透过木门间隙影影绰绰的投射进来。

    借着这些零散的光线,我能清晰看到刚刚问话那人的样貌。

    一个消瘦佝偻的老太太,头顶上花白散落的头发稀疏到可以按根计算,整个头皮都完整可见。

阅读石终物语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末世:我有神级选择直播之暗黑执法者我!来往聊斋末世:我选择做一个恶人都市之破案太子爷我有一座恐怖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