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赵郑之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或有知情者透露道:“这赵氏米铺的主人也了不得,人家也是鲁阳县的乡侯,只是比不上汝阳侯府就是了……”

    听到这话,许多人对此很是不解:“既然比不上汝阳侯府,这赵氏也敢跟郑家对着干?”

    “谁知道啊,相比较这个,赶紧去抢啊。”

    说着这话,方才埋汰赵氏的那名男子,便冲入了赵氏米铺,在人满为患的店铺内冲着店内的伙计直喊:“伙计,伙计,我要三斗米,我要三斗米。”

    或有人劝他道:“兄弟,怎地一斗一斗买啊,一石更便宜。”

    那人坦率地说道:“囊中羞涩,买不起一石了。”

    跟这人的情况差不多,当日大多数涌入赵氏米铺的汝阳百姓,基本上都是几斗米几斗米地买,虽然比较价格,按一斗来买要比直接买一石米贵十个钱的样子,但即便如此,也要比郑家的米铺便宜啊。

    当然,也并非所有按斗买的百姓都是因为囊中羞涩,可别小瞧了这些百姓的市井智慧,虽然他们懂得不多,但他们依旧能一眼看出,今日赵氏米铺降低米价,这仅仅只是赵氏与鲁阳这场战斗的开幕而已,郑家必然会回敬的,到时候,米价自然会愈发便宜。

    正如他们所猜测的那样,此刻汝阳侯世子郑潜正站在他郑氏米铺的二楼,从窗口看着街道上人山人海。

    找赵氏米铺购粮的当地百姓,排队都排到他们郑氏米铺门前了,而可气的是,他郑氏米铺内,却是空荡荡的毫无生意。

    这无异于一巴掌直接甩在郑潜脸上。

    “赵虞……”

    只见郑潜从窗口死死盯着斜对过的赵氏米铺,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小子,一口气降三十钱……以为这样就能吓住我郑氏?可笑!我奉陪就是了!”

    听到这话,从旁王直赶紧劝说道:“世子,三思啊。……那赵虞明显不懂如何生意买卖,只知降低价格,可按照他这样,他卖一斗米就亏一分,卖一石就亏十分,世子何必与他一般见识?按照他的卖法,他支撑不了几日的!”

    “可万一他撑下来呢?”

    郑潜回头盯着王直说道:“虽说赵公瑜至今未曾出面,但我不信他会任他年幼的儿子胡来。……这赵虞故意贱卖粮米,肯定是赵公瑜授意,既然他敢这么做,可见赵氏早已预备一批粮米,你想等他卖空,恐怕要等几个月……倘若果真如此,难道这几个月咱们就眼睁睁看着?”

    说着,他指了指底下人山人海的当地百姓,咬牙切齿地骂道:“看到了么?都排到咱们店铺门前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这要是都能忍,日后我郑氏还能在汝阳的地面见人么?”

    说罢,他转头对从旁几名家仆吩咐道:“换牌子,不就是二百钱一石米么?我郑氏奉陪到底!”

    “是。”

    家仆应声而去,立刻在米铺外换上新的价牌,价格与对面的赵氏米铺一模一样。

    甚至于,还有郑氏米铺的伙计招呼街上的百姓:“来这边,咱郑氏米铺也降价了,二百钱一石,二十一钱一斗,快来看看吧。”

    听到呼喊,街道上那人山人海当地百姓纷纷看向郑氏米铺,见果真如此,立刻就有人涌入了郑氏米铺购粮。

    也难怪,毕竟郑家终归是本地人,赵氏终归是外乡人,在价钱一模一样的情况下,汝阳人当然会支持郑家——除非郑氏米铺排队购米的人实在太多。

    郑氏米铺那些店伙计的呼喊,自然而然也引起了张季等人的注意。

    张季立刻就奔上二楼,见赵虞与静女正站在窗口旁观瞧,他笑着说道:“二公子,想必你也听到、看到了吧?郑家果然坐不住了,也把米价降到了与咱们一样的价格……”

    “他当然会坐不住。”

    赵虞淡淡说道:“汝阳郑氏,当地一霸,咱们先前的举动,无异于一巴掌甩在对方脸上,倘若他还能坐得住,这份城府,那我是佩服的。”

    从旁,静女眨眨眼睛,困惑地问道:“少主的意思是,倘若那郑家沉得住气,咱们反而会有麻烦么?”

    “当然。”赵虞面色凝重地说道:“倘若那样的话,咱们就麻烦了,咱们得立刻催曹管事再次运粮过来,争取趁着郑家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将当地汝阳人手中的钱都换成咱们的粮食,如此一来郑家的米铺,日后几个月都不见得能有什么生意了。……这可太糟糕了。”

    “……”

    静女歪着头想了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张季忍不住笑了出声,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被赵虞戏弄了。

    “少主。”她鼓着脸故作生气状。

    “别生气呀,逗逗你。”

    看着她故作生气的可爱模样,赵虞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

    静女羞涩地满脸绯红,偷偷看了一眼在旁的张季,声若蚊蝇地小声抗议:“少主,不可以……”

    然而,她的抗议并未起到效果,眼前的小主人还是肆意轻轻捏着她的脸。

    她愈发羞涩,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看她胸口起伏不定,睫毛亦是一颤一颤,可见她此刻心中的紧张与羞涩。

    不得不说,她这模样,愈发诱人,尤其是她方才那句糯糯的‘不可以’,让赵虞心中痒痒的,不过,随之而来的亦有种莫名的负罪感。

    “咳,好了,不逗你了。”

    咳嗽一声,赵虞转头看向张季,却见张季很识相地盯着自己头上的老茧瞧,就仿佛没有看到方才的一幕。

    唔,确实很识相。

    直到赵虞这边完事了,转头朝他看来,张季这才跟如梦初醒般,很是违和地强行接上方才因静女而打断的话题:“二公子的意思是,这郑潜的反应还算是果断的?”

    “果断?谈不上。”

    赵虞摇摇头,目视着斜对过的郑氏米铺,淡淡说道:“他不过就是在权衡利弊后下了决心罢了,只能说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谈不上果断。他要是果断的话,在咱们挂出米价牌的那一刻,他就应该同时降价……罢了,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张季,告诉下面的人,降价到一百八十钱一石,十九钱一斗,咱们给他来个鱼死网破。当然,到最后,死的是他郑氏那条鱼,破的也会是他郑氏那张网!”

    “……是。”

    张季抱拳应道。

    虽然他不明白赵虞为何如此笃定,但这并不影响他对这位二公子的信任。

    围聚在赵氏米铺外的汝阳百姓简直难以置信。

    或有人惊声说道:“这赵氏,来势汹汹啊,一石米郑家卖二百三十钱,他家卖二百钱,一口气就降了三十钱?这赵氏到底是什么来头?”

    听到这个报价,人群惊得倒吸一口冷气。

    方才还在埋汰赵氏的那名男子,就属他跑地最快。

    或有人问他:“你跑那么快干嘛?”

    那男子不屑地回道:“你以为我傻啊,差三十钱呢!”

    在哄笑间,一群人跑到赵氏米铺处,此时只见赵氏米铺外人山人海,他们花了很大力气挤到队伍前头,才看到店铺外挂着一块写着米价的小木牌,上写:今日米价,一石米钱二百,一斗米钱二十一。

    居然是真的?!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在意米价的涨跌——既然鲁阳赵氏与汝阳郑氏率先拿粮米开战,那么米铺粮价下跌那肯定是必然的,哪怕是市井之民都猜得到。

    汝阳的米价,当前还算是比较稳定的,就拿可以作为标准的郑氏米铺来说,近一个月,郑氏米铺的价格维持在二百三十钱左右,对于大多数每月收入能维持在两百钱左右的汝阳县民来说,这个米价虽然谈不上便宜,但也不算贵地离谱。

    一般有两名男丁的百姓之家,家中妇孺老人只需稍微帮忙照拂一下家计,五口之家倒也能过得不错;至于三口、四口之家,丈夫辛劳一月,妻子稍微帮衬一下,养活夫妇二人跟两个孩子,基本上也没什么问题。

    “去抢粮啊,二百钱一石米的价格,傻子才不抢。”

    旁人闻言取笑他道:“你不是要支持郑家么?”

    就在这时,被围在当中的人兴奋地喊道:“赵氏米铺挂牌,一石米二百钱,一斗米二十一钱。”

    “嘶——”

    当鲁阳赵氏的商队将二百石米运到汝阳城内的那一刻,所有的汝阳人都知道,鲁阳赵氏与汝阳郑氏的这场战争,即将围绕着粮米而打响。

    一时间,城内的客栈、酒肆、茶摊、驿馆,但凡只要有人的地方,都能听到有人兴致勃勃地谈论这两家的战争,猜测哪一方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赵氏米铺挂牌了!赵氏米铺挂牌了!”

    大清早,便有县民奔走相告,告知乡邻赵氏米铺开出的粮米价格,引来一群人争相询问:“多少?多少?”

    但也有人在这个时候唱反调,这不,就有一名男子冷笑着说道:“哼,赵氏分明就是抢郑家生意来了,汝阳侯府再怎么说也是咱们汝阳人,赵氏是外乡人,你们怎么能帮助外乡人呢?”

    不过,也别想能剩下什么积蓄罢了。

    而如今鲁阳赵氏跨县到汝阳横插一脚,米价自然下跌,这对于汝阳人来说,其实反而是一件好事。

    『PS:明天,也就是星期五中午上架,请支持我的书友们给一个首订,当然,点个自动订阅养着就更好了~~另外,上架后剧情正式告别前期的安逸,进入动荡主线。至于上架后的更新,其实每个作者都一样,看订阅~订阅多了才有动力暴更,所以说,求订阅~~』

    ————以下正文————

    战斗打响了。

阅读赵氏虎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买来的媳妇抗战之我靠抢劫升级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民国抗战之少帅恶霸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