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绿色,是健康的颜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放下心来的张哲静静的打量着面前的妖怪,看外表应该是一个比较温柔的小家伙,但真实情况就不得而知了,跟着她寻着弯弯曲曲的山路缓缓向着山腰移动。

    期间张哲也想过和她搭话,但最终还是没能问出来,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如果再不搭话的话只会越来越尴尬。

    “你··”

    “椛,你去休息吧,就让我来带他们去”

    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张哲的话语·

    “射命丸文大人?”

    “交给我吧“

    “没问题是没问题,但是··”

    被称作椛的妖怪皱了一下眉头,看了看正在天空中漂浮着的妖怪,随后无奈的点了点头,又向着张哲和琪露诺微微鞠躬之后,便自顾自的离开了。

    不过张哲看她的面向,她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但还是没能张开口,待到椛离开,那个在天空中漂浮着,穿着小裙子的女性也缓缓的落到了地面上。

    一双黑色的翅膀格外显眼,也足够吸引张哲的视线,瞥了一下自己身旁的冰晶翅膀,看了看她身后的黑色翅膀,张哲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你是乌鸦的妖怪吗?”

    满脸笑容的射命丸文还没有说话就被张哲给噎了回去,回过头看了看自己的翅膀,还别说··真的挺像乌鸦的,但你对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说这种话真的好吗?

    射命丸文平复了一下心中的不满,随后慢步的走到张哲面前绕了一圈,时不时点点头,就好像是在打量货物的成色一样,她的动作惹得张哲身旁的琪露诺散发出刺骨的寒气。

    虽然靠着琪露诺最近的张哲感受最深··

    “哈哈,抱歉··我是鸦天狗,射命丸文,如果不介意的话叫我文文就好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琪露诺的敌意,射命丸文停止了打量的动作,随后一脸笑容的向着张哲伸出了手,她的手白白的,还缠绕着类似手环的东西。

    一个一个毛茸茸的球体被拴在一起,就在张哲打算伸手的时候,射命丸文却突然收回了手,然后拿出了照相机对着张哲拍了一张。

    闪光灯的光芒让张哲不由得眯了一下眼睛·

    “你这是?”

    “啊,抱歉·职业素养,没想到那个花之暴君看中的人会这么的和善”

    “花之暴君?你是说幽香吗?”

    “哦哦哦,居然还用这么亲昵的称呼吗?讷讷小哥,你们的关系怎么样啊?”

    射命丸文瞬间突到了张哲的面前,鼻尖仿佛下一秒就要碰撞在一起,张哲都没有反应过来,琪露诺却冷哼了一声,一层薄薄的冰出现在了张哲与射命丸文的中间。

    察觉到自己有些过了的射命丸文连忙后退了数步,随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洁白的A4方格纸,从裙子下掏出了一只长长的笔,然后一脸兴奋的看着涨着呢。

    “你觉得那个花田丑··主人她漂亮吗?”

    “你的这个问题我可以味道,幽香的话,怎么说呢,我很喜欢她”

    “原来如此,那么你身旁的琪露诺你是怎么看的呢?”

    “我··我也很喜欢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射命丸文的手就好像高速打印机一般出现了残影,看着她问来问去的模样让张哲想起了一种职业,记者。

    身为记者这种职业为了博取他人的眼球,总会做一些夸大事实的事情,比如说什么·

    震惊!没想到它还有这种功效!十三亿人都感动哭了!

    然后说的也就是苹果有什么营养价值。

    什么男默女泪,什么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什么地球上大部分人都不清楚的事实。用虚假的标题做宣传,挂着羊头卖狗肉说的大多就是记者。

    “我说,如果以后报道出了问题你可是要负责的啊”

    “唉?”

    “你们这些记者不要每天都想着搞什么大新闻,如果你把我的原话改了,那么幽香她很可能找上门来··”

    “你在说什么?我可是爱说大实话的鸦天狗,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虚假的报道,赌上我射命丸文的清誉!”

    话虽然是这么说。

    但你问的问题怎么看都像是一些八卦问题吧?算了,先不计较这么多了,还得去守矢神社拿御木呢,但是鸦天狗的羽毛该怎么弄呢?

    鸦天狗·

    张哲闭上了眼睛,随后猛地睁开盯着射命丸文,说道鸦天狗,自己面前不就有一只鸦天狗吗?直接薅她几根羽毛不就没问题了吗?就当是记者的咨询费用了、

    “那个,你的眼神变得好吓人··”

    “不要诬陷人哦,射命丸文小姐,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们一边去守矢神社一边说吧!”

    “唉?真的吗?”

    “当然,只不过事后你送我一点东西就可以了”

    “这个没问题,只要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我都可以做!”

    射命丸文拍了拍胸脯,大新闻可是从来不会主动跑到自己手中的。

    一个能够死而复生的人类,这一点并不能吸引幻想乡中的妖怪,但如果说他跟风见幽香是朋友的话,就能够吸引不少的视线。

    再加上他身边的冰之妖精,其实也是一只位于顶点的大妖怪,并且刚刚主导了一次异变。这几个爆点集合在一起,这一期的报纸肯定会超级吸引人和妖怪的!

    “那就说好了,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问·”

    “那我就不客气了!”

    -

    守矢神社

    门前

    略显古旧的门庭

    三个人此时正站在门前,射命丸文一直在对着张哲询问着各式各样的问题,包括,甚至不限于他与风见幽香,琪露诺的关系。

    从张哲口中得知的信息,也让她变得更加兴奋,原本打听完他在幻想乡的所作所为就可以支付报酬离开了,但没想到他讲故事还挺有一手的。

    一来二去,居然在守矢神社的门前站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在门庭内的巫女都时不时的看过来。好像很好奇为什么会有人站在门外一样。

    “哦哦,原来是这样,拥有无限妖怪的地下城吗?”

    “是魔兽啦,好了··今天说的也够多了,我先去一趟守矢神社,一会再继续跟你扯淡”

    张哲揉了揉自己的手掌,从讲故事开始琪露诺就一直散发着寒气,似乎是不满自己与射命丸文的交流,虽然手掌冻得有些难受,但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琪露诺,看好她哦,等我出来继续讲故事”

    “好的!”

    琪露诺似乎也很喜欢听故事,之所以让琪露诺看着射命丸文,也是怕她突然跑路,只要琪露诺在她的身边,那么给她一个胆子她也不敢跑。

    看到琪露诺点头之后,张哲便慢步的向着守矢神社走去。踏入拱门内,一股清爽的感觉扑面而来,不远处的巫女正在扫地,看到张哲终于进来之后,也快步的走向了张哲。

    脸上似乎带着一丝解脱··

    “你好,请问你是来参拜的吗?”

    女孩的声音很好听,看她略显退缩的样子,居然还是个腼腆的巫女,不过令张哲好奇的是,面前的巫女似乎是一名纯人类。

    一个人类,跑到妖怪堆里面当巫女,难道说是被强迫的吗?张哲回头看了看门外的射命丸文,她似乎在和琪露诺说着什么,看着她和善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坏妖怪啊?

    “你是被迫留在这里的吗?如果是那些妖怪逼你的话,我可以带你出去·”

    张哲对着巫女说道,自己不介意帮助别人,拥有了花之魔法的自己,已经不是那么怂的人了,底气已经有了,就不会再害怕那么多事情了。

    听到张哲话语之后,巫女楞了一下··随后露出了笑容。

    “我是侍奉神明的巫女哦,可不是被强迫的呢,您应该是神隐进来的吗?您还真是个好人呢·”

    女孩笑的很漂亮,但张哲的内心却完全不在她的脸蛋之上,他在乎的是··他居然被一个说话不超过三句的女孩子发了好人卡!

    虽然她很可爱,但是她发了好人卡·

    “是吗,我··是来参拜的”

    一开口直接讨要的话,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别扭之处吧?张哲顿了顿,随后对着面前的巫女说道。

    “请随我来,在这边··’

    巫女似乎没有在意张哲的表情,而淡淡的转身开始带路,一头绿色的秀发显得格外漂亮,在这如画般的妖怪之山上,居然有一种诡异的融合感。

    就仿佛··这位巫女本身就应该在这里一样,诡异的和谐。

    跟着她一路来到了神社的门前,这里空荡荡的,似乎就只有一个巫女的样子,想也是这样的,毕竟这里是妖怪之山,一般的人类是不愿意来到这里的。

    “这边,这是香·”

    “那个,还没有问一下你的名字”

    巫女的动作轻车熟路,很快便准备好了道具,似乎对于张哲的到来十分欢迎一样,张哲就从她的手中接过了香烛,随后略带疑惑的问了一句。

    “东风谷早苗”

    “是吗?”

    张哲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随后拿着香烛走进了正厅,房门缓缓的关闭,似乎是东风谷早苗关上的门,现在的这个气氛,就好像她是在故意让自己进来。

    然后让这个大厅中的妖怪把自己吃了一样,嘛,虽然只是想想而已,抬起头望着神社的中心,按照正常来说神社只供奉一位神。

    但令张哲感到疑惑的是,这里居然摆了两个神像,居然还上了色··就好像是真的在这里一样,张哲闭上了眼睛感应了一下,虽然没有生命反应,但总感觉有人盯着自己一样。

    说起来幻想乡里都有妖怪了,有神明倒也在情理之中,而且神明存在的话,也就证明了那些妖怪不会对东风谷早苗下手了,但问题是··

    两个神像,自己该供奉那个呢?

    左边是一位娇小的神明,看上去天真的可爱,带着大大的帽子,像是小青蛙一样,右边的则是一位成熟的女性,身后有着一个圆轮,上面还有这类似木桩之类的东西。

    自己只有一份香烛,该给谁好呢··张哲打量了一会,随后看向了那个娇小的神明,自己的大脑告诉自己应该选择这个娇小的神明。

    但是自己的理智告诉自己,如果想要御柱,得选右边的神明。

    纠结了许久,张哲最终还是打算给那个成熟的女性上香,毕竟自己需要一根御柱,求人办事的话,总归还是要有眼力见的·

    将香在一旁的火盆点燃,张哲淡淡的插上了香,点燃了烛火。这里是不是要下跪呢?但给一个陌生的神下跪总感觉很不爽的样子,鞠躬示意吧。

    “我都做到这样了,务必给我一根御柱”

    张哲缓缓鞠躬,还没等张哲弯下腰,面前的神像就好像按了一个C4一样瞬间炸开,无数的碎石散落在大厅中,但是却没有一个碰到张哲·

    与此同时

    两个和大厅中神像一模一样的女性正躲在后庭,用她们的力量观望着大厅,那个小女孩一般的神明鼓着嘴,似乎很不满的样子··

    而另一个丰满的神明脸上则带上了胜利的笑容,但这幅笑容没有持续多久,就在张哲弯下腰的一刹那,丰满的神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还没等一旁的同伴说什么,她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张哲望了望不远处的妖怪队伍,不知道她们是用什么方式交流,但张哲跟着带路的小妖怪一路前行都没有人阻挡,难道说守矢神社的名气很大吗?

    但这里终究是妖怪之山吧?要来到这里花费大量时间不说,来回的路上还有可能会有妖怪肆虐,应该说来到这里的肯定都是稀客吧?

    张哲在琪露诺一脸疑惑的表情中牵起了她的手,随后慢慢的向着妖怪之山走去。

    妖怪之山果然不愧为妖怪之山,刚来到山脚下便看到了数个手持利器的妖怪,头顶着着小小的耳朵,身后有一条晃来晃去的尾巴。

    身上穿着宽松的服装,一只手拿着小圆盾,一只手拿着小弯刀,看上去就好像是猎马人一样。张哲发现了她们,她们也看到了张哲,不过那些妖怪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敌意。

    “对,我是来参拜的,能让我上去吗?”

    “当然可以,看你的样子很面生,就让我来带路吧”

    “那就麻烦你了”

    张哲歪着头对着琪露诺露出了笑容,天真的笑容之中似乎掺杂着一丝苦涩,在这银装素裹的世界中显得格外冻人,冰融化的冷气使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琪露诺待在幻想乡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让她跟着自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万一她再像是金丝雀那样··不,不能再想了。

    “好的,今天我还要去拔几根鸦天狗的羽毛,然后在搬走一根御柱呢”

    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可能是等级比较低的妖怪脱离了队伍,快步的走了过来。

    “你·是来参拜的吗?”

    “再往前不远应该就是妖怪山了吧?”

    张哲望着远处的山峰,薄云环绕之间,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有这么一个大概的轮廓,哪里应该就是妖怪之山了,现在时间也挺晚的了,尽快解决吧、

    “张哲··”

    “放心,我可是很喜欢这里的”

    张哲说到这里顿了顿,抬起头望了望不远处的树顶,一处光芒一闪而过,毫无疑问是人型的生命反应,但正常人是不可能跑到那么高的。

    也就是说她八成也是个妖怪,在妖怪之山附近,跟踪自己的妖怪,八成就是鸦天狗了吧?就算是自己打不过,也可以让琪露诺出手帮忙。

    这没有什么丢人的·

    “可是张哲,妖怪之山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进去的”

    “放心,正好我要去守矢神社参拜一下,妖怪之山的妖怪们肯定不会阻拦的,到时候顺手要一根柱子,再说不是有你保护我吗?”

    “我拒绝,琪露诺··完全没有必要,我已经打算搬来幻想乡了,到时候就算是我们天天在一起务农都没有问题,我其实很享受幻想乡的这种慢节奏”

    张哲拍了拍琪露诺的头,其实幻想乡真的非常危险,如果自己家人有任何一个人拒绝,那么自己肯定不会搬来幻想乡了。

    饶是如此,偶尔来到幻想乡住一段时间也不是问题,这里的风景优美,民风淳朴,能够找到这么一个地方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阅读次元游历日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海贼之满级大将火影之散人系统以后少来我家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