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不相投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什么?”马超不明白。

    “还有什么?当然是负荆请罪啊!”王辅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睁大眼睛问道:“这招太妙了!既解决了苏则,又与马腾划清界限,本来廷尉正杨沛已经上疏要将你全家入狱的,这会的功夫,恐怕承明殿如何也不会同意了。”

    “是我对不住他,向他赔罪是理所当然的。”马超皱了皱眉,对方将此认为是自己故意为之,让他觉得是侮辱:“没有人教我怎么做。”

    司马朗听出了马超语气里的不满,接口说道:“无论如何,马家能有转圜之机,全在于你昨夜之举。”

    马超听闻,心里油然松了口气,可一想到苏则已与他决裂,又如何也轻松不起来。

    “今天清晨,皇甫公从郿县传来的军报中,有好事,有坏事,你想先听哪一个?”王辅挑眉看向对方。

    司马朗无奈的看了王辅一眼,轻轻摇头不语。

    马超一脸茫然,心里却擂起了鼓,他紧张道:“好事是什么?”

    “好事就是,尊君马腾始终在郿县城下,不曾远离、也不曾作恶。”王辅观察着马超欣喜的脸色,紧接着泼了盆冷水:“坏事就是,苏氏坞的确被羌兵攻破,家中老幼无存。”

    马超刚提起的心又一次重重跌下,苏氏坞确被洗劫,那么不论罪魁祸首,苏则仍会将责任怪到马腾这个联韩遂入寇的始作俑者的身上。难道他们就再也没有转机了么?

    沉默了半晌,马超开口问道:“我与二位足下素未相识,为何要……?”

    王辅张口笑道:“我这是受人之托……”

    “是听说了你负荆请罪的义举,大为感动,所以出手助你一回。”司马朗立即截断了王辅的话,终于严厉的瞪视了对方一眼。

    王辅扬了扬眉,也不再说。

    看着马超疑惑的神情,司马朗板着脸,以不容置疑的语气继续说道:“你不用多想,等事情了结过后,何去何从,皆由你自行而决。”

    说完便拉着王辅走出去了,马超怔忪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

    “你本不该来这里的。”司马朗拧着眉,一把松开了王辅,与他对视着:“你来这,只会让马超心有疑虑,这会耽误大事!”

    “负荆请罪嘛,我就是想见见他能不能成事,难道你不想让我见他?”王辅弹了弹衣服上看不见的灰尘,浑不在意的说道:“仲达托我照看马氏一家,我也尽量出手保全了,不然昨夜里谁还会让他在北宫门跪着?”

    司马朗眉头一抖,略有不满的看了王辅一眼:“且不说马氏兄弟能否保全,如今朝堂之上并不安稳,你不去承明殿看顾着,还有闲心到这里来?”

    王辅慢慢收敛了不正经的笑脸,静静注视着司马朗:“仲达安排的事我自然会做,你难道还不信他么?”

    我是不信你。

    这句话司马朗藏在心里没有说出口,但他的表情无疑已经出卖了他。王辅轻笑一声,双手负在背后,心底也没了耐性:“看在仲达的份上,我也敬你一声兄长,但你若是时时都这般小看我,事情可就做不成了。”

    像是听到什么趣事,司马朗刻板的脸上终于笑了一回,他冲王辅点了点头,又往一旁伸出了手,示意先行。

    王辅也哼笑一声,顾自往前走去,他本就不喜欢司马朗的性格,每每与他相见总是让他不可避免的想到自己的兄长。谁让司马懿远在郿县,自己在长安谋事之余,居然还要多与对方商量。他这样想着,径直出了这座府邸,登上车驾,往北阙甲第驶去。

    今日的确如司马朗所言不甚安稳,原是皇甫嵩作战失利,三辅惊扰不安,极大的影响了主事者王斌的威信。有人建议应立即将皇甫嵩召回,固守长安;有人建议请天子回师,派劲旅来援;趁这个机会,太尉董承也开始为自己造势,试图接替皇甫嵩挑起大梁。

    承明殿内为此争执很久了,今日却是先从马腾家眷如何处置的问题开始争起。

    “马腾坐事,其家眷无辜,未必要苛以严法。”卫将军王斌睁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一旁的司空赵温,镇定的说道:“廷尉正要求下狱治罪,议不可行。”

    “叛臣之属,岂无株连的道理?杨沛列举汉律,多有可效之处,当初李陵降于匈奴,其母弟妻子尽皆伏诛。”太尉董承眯着眼睛紧盯赵温,这是他头一次感受到杨沛代掌廷尉职权的好处,像是报复性的催逼道:“若留彼等在长安,不加治罪,则人心如何能安?长安士民惊惶已久,总得给他们一个交代才是。”

    “打退韩遂,就是最大的交代。”侍中杨琦轻轻咳嗽一声,他其实认为马腾反叛的动机并不充分,眼下朝廷在关东势如破竹,中兴天下指日可待,马腾犯不着因为区区的几年交情就跟着韩遂搏命。不仅如此,马腾在妻儿尽在长安的情况下,仍要跟着造反,这里面的疑点实在太多了。

    出于这些疑点,尚未得到一个正确答案的杨琦并不愿意贸然处置马超等人,如今局势危殆,杀了马超等人,不就等于将马腾往绝路上逼么?

    “老夫以为,可以让执金吾多派缇骑监视马超等子弟,不得使其擅自出府。至于治罪,大可留到日后再说。”这是杨琦的观点。

    赵温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任由那茶香在口齿间萦绕不散,也不肯擅自开口说上一句话。

    他拿着茶碗冲尚书令吴硕抬了一抬,吴硕犹豫了一会后,道:“马腾叛逆成性,在皇甫公麾下难忍军规,又为短利所诱,妄以为三辅富庶易得,这才铤而造反。如此贼人,我等岂能轻易放过?不单其本人应从重治罪,即便是其家属,亦不得放过。”

    听了这番话,赵温略有些失望,前段时间董承为王斌的权势所盖过,吴硕还曾有过转换门庭、改投王氏的举措。可是直到那个人的到来,吴硕便又改了主意,重新与董承走到一起。

    从董卓到王允、从王允到董承,赵温亲眼见到吴硕连续换了三四个靠山,每一次换靠山都将时机把握得极准,不仅避免了政治清算,而且往往能更近一层,备受新主倚重。赵温本还想着吴硕能够做一个风向标,提示朝堂公卿,没想到对方这一次竟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想到这里,赵温仍没有表态,他太阳望了一圈,只见承明殿内寥寥数人,王斌、董承、杨琦、吴硕都表了态度。赵温细细思索着,将目光转到末座一人的身上:“文若,你可有高见?”

    “他非是承明殿中人,旁听已是违制,岂能容他说话!”董承投桃报李,率先表达出异议,他的态度引起了吴硕感激的一瞥。

    “兼听则明,多听一人说话,也没什么不好。”王斌的语气不容置疑。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尚书仆射荀彧的身上。

    原来他就是王辅,马超难掩心底的惊讶,怔怔的看着对方。王辅的声名他早有耳闻,此人是皇帝的表兄,父亲卫将军王斌是现朝廷今最有权势的大臣。外戚王氏向来深受圣眷,京中无人不想投于门下,马超如今的困境看似艰难,但只要走上了王辅这条门路,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王辅看完了庭院里的植物,又开始打量起房间内的布置,他撇了撇嘴,忽然问道:“谁教你的?”

    马超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狠狠按着自己的额角,努力想回忆自己梦到了些什么,但是随着思绪的逐渐清晰,那些仿佛真实发生的梦境逐渐变得零碎、再也记不清楚了。

    “这不是醒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身旁响起,马超皱眉看去,只见一长一少两个男子正前后站立在门边。后面的那名年纪约在二十多岁的男子看到马超苏醒,不禁面露惊愕,而前面的那个年轻人却是得意一笑。

    这年轻人身材清瘦,他像是获胜了似得冲身后那人打了个手势,径直走到房间的另一边,‘哗’地一下推开了侧门。侧门外是一条观赏休息用的庑廊,廊道外是一片还算开阔的庭院,庭院里栽种着两株枣树还有几种不知名的花草灌木。雨水从草叶尖、屋檐上时不时的滴落下来,发出‘叮咚’的声响。

    这个年轻人相貌还算清秀,只是眼角上挑,与整体的样貌大有违和。马超从未认识过这样的人,他仿佛经过了一场宿醉,头脑还有些不灵光,他迟疑道:“敢问二位足下是?”

    “啊,这里是执金吾司马公的家中。”那年轻人很不见外的说道,指了指仍站在门边的青年:“这位是司马公的长子,原晋阳令司马朗。”

    司马朗面上闪过一丝不悦,他反手将房门关上,迈步走到马超附近拣选了一个位置坐下。抬手朝向那名坐在侧门边观赏庭间雨后风光的年轻人,语气沉稳:“这位是卫将军的次子,秘书郎王辅。”

    如今整个长安的防务尽在执金吾、城门校尉手中,当今执金吾司马防为人整肃有威严,宵禁时刻还有人逗留在外的,都会被依律严惩。马休两股战栗,他是头一次这么害怕面对区区四五名骑兵,现在他已经不再是平狄将军的儿子,而是一个叛贼的家属,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还聚集在北宫门前,传出去怎样都洗不干净!

    “你可是马超!”

    一声厉喝吓得马休等人浑身激灵,仿佛被冰冷的大雨淋了个透。

    清新湿润的空气从庭院里吹了进来,让人精神一振。

    那人在门边深吸了一口气,无不惬意的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马超一会,很是满意的说道:“到底是西凉健勇,挨了一顿打、又淋了那样大的雨,居然只睡一觉就好了。”

    另一人的声音较为沉稳,慢慢的冲淡着马超眼前的梦境:“昨夜才送来,哪有这么快?就算是身体康健的常人,淋了雨也得大病一场不可。”

    “我去看看。”

    忽然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身后踏着雨点疾驰而来,马休往后看去,只见四五名蓑衣斗笠的骑士朝他们赶了过来。透过防雨的青铜提灯所发出的光亮,隐约能在厚厚的一层蓑衣之下看到缇帛所制的军服。

    执金吾缇骑。

    恍然之间,他又梦见了不久之前的一次经历,那是夕阳西下的长安城,他骑着一匹借来的驽马奋力追赶着前方那人的身影。可是凭他骑术再如何精湛,在本就落后一段距离的情况下,居然仍追不上那人座下其貌不扬的丑马。他将那匹丑马称作‘神骏’只是戏弄苏则的话,却没想到庞德居然识马无误,马超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在奔驰的马背上毫无风度的放声大笑,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象。

    他勒马停住了,兴许是知道自己再也追不上苏则,兴许是天色渐晚,这梦境也快要消失了。

    “他醒了么?”梦境之外似乎有人在说话。

    马超似乎做了一场很奇怪的梦,在梦里,他仿佛独自一人站在凉州的荒野上,雨后的彩虹挂在湛蓝的天边。在不远处是整装待发的羌汉联军,旌旗蔽天、号声惊云,韩遂的身影在这时悄然来到他身边。面对害他阖族陷入险地的仇人,马超在梦里居然没有一点愤怒、或者说,他的愤怒针对的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他转头看着韩遂,嘴唇似乎不受控制的说道:‘今超弃父,以将军为父,将军亦当弃子,以超为子。’

    秘密事之载心兮,虽过失犹弗治。”————————【楚辞·九章】

    长安城很久没有遇见这样猛烈的春雨了,伴随着隐隐雷鸣,风雨呜鸣,阙楼上的陶瓦仿佛都不堪重击,发出玉碎冰破一般的声响。

    时辰已晚,各处闾里即将关闭坊门,开始宵禁。马休与马铁为跪伏在地、仿佛已不省人事的马超撑着伞,一边焦急的看向北宫门下的值房,北宫门司马似乎要过来逐人了。

阅读兴汉室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山炮香艳乡村特种兵之无限超神恶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