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与有荣焉(新年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然……现在的大秦少不了大王,秦国少不了大王,诸夏也少不了大王,待在大王身边数年前,往昔漂浮无根、未曾一日安稳远去。

    大王能够给予自己这般的感觉,同样也能够给予诸夏间更多的人这般感觉。

    自己不能够阻挡山东游侠刺杀大王,自己能做的也只能够尽可能陪伴在大王身边,或许以后的日子很艰难,但自己不后悔。

    “师妹。”

    “你……,你还是那般的善良,水里中来,火里中去,你我能做的只能由命运决定了。”

    韩申苦笑一声,心间深处,百感交集,轻叹一声,没有多言。

    有些事情,的确非他们二人所能够决定。

    自己纵然现在离去,接下来刺杀嬴政的人也会很多很多。

    况且,自己现在身上背负整个燕国的生死,嬴政死,燕国万民生。

    “师兄,以后天明跟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的教导他,他的身世……,丽儿真的不希望他知道他自己的身世,如果师兄你真的要告诉他。”

    “那就等天明长大之后,师兄,你可能答应我?”

    待在荆轲师兄身边,自己是甜蜜的、是开心的,是无忧无虑的。

    可是,待在大王身边,自己是安心的、是安稳的、是无忧无虑的、是尊贵的……,大王对自己的心,自己明悟,终究天明是自己心中牵挂。

    美眸掠过一丝久远的回忆,都已经太远了,轻柔的舒缓一口气,目光直视身前的师兄。

    “师妹,我答应你!”

    韩申也只能够这般承诺。

    “师兄,你今日却是于我宽容了许多,丽儿有些惶恐。”

    “你是否觉得丽儿辜负大父的期望,有负于荆轲师兄,更有负于天明?”

    不知为何,公孙丽觉得今日的韩申师兄怪怪的,说不上来的一股怪异之感,去岁邯郸的时候,这些话题说出来,韩申师兄早就拂袖离去,不再理会自己了。

    今日,却还在这里听自己说这些,岂不怪哉。

    一时间,盛装的容颜上,掠过一丝自嘲,自己的一生真是辜负许多人期望。

    大父希望自己成长起来,为卫国效力,好早一日助力卫元君脱离秦国掌控,使得卫国恢复往昔盛况。

    荆轲师兄希望自己一直待在他身后,生儿育女,安稳生活就足够了。

    天明希望自己能够顺他所为,在咸阳宫内学习诸般,成为最出色的大秦公子。

    彼此相互冲突,至今睡梦中,不敢面对一些熟悉的身影。

    “师妹,师尊与荆师弟早去,他们所希望的怕也是师妹你好好的生活在诸夏间,安稳无忧的生活在诸夏间。”

    “咸阳宫这里虽非所愿,若然当初不是师兄无能,师妹也不至于进入咸阳宫,真论起来,师兄当为祸首也。”

    韩申摇摇头,战国乱国,师妹这样的女子,如果待在自己身边,只会吃更多的哭,还有天明也是一样,那件事后,师妹入宫,一切迥然不同。

    “师兄,也许这就是昊天的指引。”

    公孙丽亦是摇头轻笑。

    “也许吧。”

    韩申只得叹息。

    咸阳宫前殿所在,那里是秦王政处理军政要务,与休闲练剑所在。

    昨日,秦廷首席剑术教师盖聂先生归来,秦王政欢喜,便是于巳时以后,在花园内持剑舞动,长剑在手,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有些艰难,然秦王政还是坚持了下去。

    “盖聂先生所言,旧韩与赵国的诸多世族都汇聚在临淄之城,令的那临淄都陡然热闹繁华许多,寡人还真是有些羡慕。”

    将一套熟悉的剑招舞动完毕,旁侧自有侍者近前,接下长剑,献上云锦、茶水之物,秦王政简单擦拭汗水,闻盖聂先生旁侧所言,轻言一语。

    齐国倒是好手段,秦国将韩国、赵国攻灭,其内逃走的世族很多很多,一同带走的财货之物更不必说,如今,都便宜了齐国。

    秦国虽得也不少,然那些人的做法,令秦王政相当不满意。

    “待一天下大势,一切自然如初。”

    持剑立于一旁,闻秦王政之语,盖聂神色平静的给予回应。

    “大王。”

    忽而,盖聂之言刚落,便是有一位衣着干练的黑红劲装男子出现在秦王政身侧,躬身拱手一礼。

    “如何?”

    瞥了那人一眼,秦王政说道。

    “已然出现。”

    “是否将其擒拿?

    黑红劲装男子简单而应。

    “不必,他自然会来送死。”

    秦王政轻轻一笑,摆摆手,没有继续说什么,那人也随之消失不见。

    立于旁侧的盖聂看着这一幕,于那黑红劲装男子的身份有些诧异,记得先前的咸阳宫内,并未有那般人的存在。

    灵觉扩散,花园的四周,还有不少气息不弱的人,莫不是自己不在咸阳的时候,大王又有了什么新动作?

    “大王,听闻数日后大朝会开启,燕国会有使者献礼为降?”

    有感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大事,盖聂一双明眸微微眯起,看向秦王政。

    “不错,自大秦东出以来,韩国虽有献降之举,奈何这个机会被韩王安自己放弃了,既然不愿意献降,那就只有一个下场了。”

    “燕国如此识趣,寡人自然要给予足够的礼遇,如此,方能彰显大秦仁礼宽厚之心。”

    秦王政笑语,并未隐瞒此事,况且此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大王,盖聂曾在燕国待了不短的时间,燕国上下,仍有数十万大军与不俗的国力,此次献降,怕是拖延之策。”

    盖聂颔首,随即又语。

    “拖延之策?”

    “无妨,王翦大军早已经驻扎在易水,燕国若安稳的献降,则一切无忧。”

    “果然和旧韩一样,大秦铁骑并非摆设。”

    秦王政口中喃喃一语,并不在意燕国是否真的献降。

    “果然可以不费刀兵拿下燕国,堪为上佳之事。”

    盖聂再次而应。

    心间深处,也却是希望燕国可以真正的献降,而非在献降的时候,出那般不智的点子。

    ******

    “韩兄要将一身所学流传后世?”

    咸阳西城的使馆之内,近几日一直在休养生息的宋如意百无聊赖的看向韩申,此刻正静坐在一张条案身后,持笔在一卷布帛上书写着什么。

    或有奇特的图形,或有一连串的文字,韩申没有避讳,故而宋如意也知道,那是韩申正在将其一身所学完全留下来。

    “熔炼百家之学有得,有人会用到的。”

    一身常服着体的韩申微微一笑,自己虽死,可天明从咸阳宫内出来,是一个好消息,而行走在外,天明也是需要这般的手段。

    自己所修颇为驳杂,有《鹄落剑法》,也有师尊公孙羽所传的《血影》剑法,也有墨家的功法,也有农家的功法,均是不俗。

    天明那孩子自己从小见过,筋骨不俗,若然习武,绝对进境很快,将自己所留诸般一一学之,臻至化神绝颠不难。

    这个层次,行走诸夏,自保无虞,自己也可放心,也不算辜负丽儿所托。

    “哦,莫不韩兄已经找好了传人?”

    宋如意诧异。

    “他……算是吧。”

    韩申哑然一笑,天明是荆师弟的子嗣,从这一点来看,自己的一切留给他,也算是传人。

    “真好。”

    宋如意赞叹一语。

    “嗯,他……怎么又来了?”

    韩申语落,执笔正要继续留下一身所得,旋即,剑眉挑动,灵觉扩散,使馆之内,秦廷丞相李斯竟是又来了,今日距离大朝会还有两日的。

    “嗯?”

    宋如意奇异,正欲多问,房门之外,已然有侍者前来通禀。

    “哈哈,倒是叨扰使者了。”

    “李斯前来,所为一事,燕国要割地、献人、请和,是否有已经拟定的合约国书?”

    “若然拟定完毕,则两日大朝会后觐见大王完毕,一切可定,不知如何?”

    李斯拱手一礼,笑着看向面前二人,此行乃是一问盟约国书之事。

    有了燕王亲自落下的盟约国书,一切事情才能够顺利进行,否则,一面之词,颇有些不稳当。

    “这个……,丞相多虑了,燕国为弱小邦国,大朝会之时,只消秦王一诺,燕国自请附属之国,为秦国之臣,余地也等同秦国郡县。”

    “则万事定矣!”

    “果然燕国先行立下盟约国书,倒是有碍秦王遗泽降下也。”

    韩申心中也是一动,此事……却是忽视许多,此行前来咸阳,所带来的是献降国书,而非更进一步的盟约附属之国国书。

    但……从献降国书而观,后者的确需要的。

    转瞬之间,心中有感,直接近前一步,摇摇头,颇为慎重的回应着。

    “哦,使者之言,是否只要保得燕国社稷并王室尊贵,则秦国与燕国的君臣盟约可成?”

    李斯面上笑意如旧,看不出什么一样。

    “却如此,不知秦王欲给燕国留下多少土地?”

    韩申略有思忖,亦是一言,旁侧宋如意静观,于这等之事,非自己所擅长。

    “不知燕王欲要留下多少土地?”

    李斯反问。

    “哈哈,丞相岂非说笑也?”

    “秦国强大,燕国弱小,这等之事,燕国其能做主?”

    一丝浅浅的冷笑之音回旋,韩申佯装不悦的看向李斯。

    “如此,待大朝会之后,再行商榷此事也不迟。”

    李斯又是一笑,这等事情,也非自己能够做主,不过……现在看来,燕国献降的诚意的确很足,待大朝会后,燕国献降彻底定下。

    便是中枢诸人大功,与有荣焉。

    听师兄此问,公孙丽不由的也是陷入沉默,数年前,残剑与飞雪两位好友,入咸阳宫,刺杀大王,差点功成,碍于自己的缘故,大王饶恕了他们。

    可自己知道,山东诸国中,还有很多人想要刺杀大王。

    “咸阳之外,我能够信任的也只有你了,天明也只有交到你手中,丽儿才会心安。”

    公孙丽面上微微一笑,对于韩申师兄的承诺,自己一直都是很相信的,自小如此,师兄从没有让自己失望过,以前如此,接下来也是如此。

    “师妹,传闻中,山东游侠有谋划刺杀秦王嬴政,果然被他们得手,你……期时当如何?”

    “这……,师兄。”

    “如今诸夏间,秦国有足够的实力一天下,一匡诸夏,则庶民安康,战乱不显,韩国旧土与赵国之土尽皆如此,已然归于安稳。”

    “而今,唯有大王能够做到这一点,能够给予诸夏万民安泰之生活,丽儿不能够拦阻那些游侠刺杀大王,可丽儿能做的也只有陪伴在大王身边。”

    这个时候,自己要是离去,阳滋与高儿该如何?

    留下他们两个孤零零的在后宫内,公孙丽自觉做不到,而天明现在已经长大了,再加上荆师兄同韩申师兄的渊源,自己很放心。

    “……,师妹请放心,三日后便是大朝会,期时无论咸阳宫内发生何事,都会有人在这里接应天明出咸阳宫的,师妹只需要将天明带来这里便可以了。”

    咸阳宫内,有着秦王嬴政在,丽师妹可以安稳无虞,若然五日后,嬴政死在自己剑下,咸阳必然大乱,自己怕是也难以离开咸阳宫。

    心有所感,别样随意一问。

    今生如此,自己和丽师妹之间,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自己能做的,也不多了,既然托付自己将天明送出咸阳宫,此事……自己一定会做好的。

    “师兄,多谢。”

    如若自己最开始入宫的时候,或许,有离开的机会,自己绝不会放过的。

    然则,一晃多年,秦宫这里也已经不知不觉成为自己另一个安稳所在,这里……有着爱护自己的大王,有着令自己宽慰的阳滋、高儿。

    韩申陷入浅浅的沉默,前来的时候,心中想着有许多事情要和师妹说,如今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实在是……一生之遗憾。

    自己是看着师妹长大的,碍于大师兄的缘故,一直对于荆轲师弟和丽师妹很严酷,将自己那颗心封锁久矣,一直到如今,仍旧在封锁之中。

    想要解开,脑海中却是闪过诸多画面。

    “师妹,那时……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秦王嬴政我虽不喜,可他对你之心,数年来,诸夏间也有传闻。”

    “师兄说笑了。”

    “先前丽儿还在和大王言语,待燕国献降之后,将师兄从燕国调遣入咸阳,也好方便你我师兄妹二人闲时闲谈。”

    “现在却是难矣。”

阅读秦时小说家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买来的媳妇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抗战之我靠抢劫升级特种兵之无限超神抗战之最强西南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