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张 子冉后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却说,花园里,顾柔悲愤欲绝的离去,刚刚走了四五步。

    却听的纳兰荣说道,“顾姑娘留步。”

    无故搭讪,顾柔微微停顿了片刻,然后继续往前走。

    却听的纳兰荣叹了一口气,“世人重利轻颜色,没想到兰若公子也不能免俗,情愿娶你那刁蛮的妹妹,也不愿搭理你,不过是看中顾王府的权势罢了,倒是可惜了姑娘这样有才有貌的秒人儿了。”

    好听的话谁都爱听,顾柔也不例外,她停足道,“郡王不必拿我开玩笑,我是什么样的,我自己清楚,如何能与皇上御封的郡主妹妹相提并论。”

    荣郡王道,“我只知道,姑娘在公主府拈花一笑,美貌绝伦,当时多少公子哥儿为你倾倒,说到底是昌弟鲁莽,错将你当成了清城郡主,”说着他叹了一口气,“至于那日的书画会,以姑娘这样聪明的女子应该能够想明白,不过就是权势之女附庸风雅罢了,要我说,乐城县主和贾小姐画的那画还不及你的分毫。”

    顾柔想起公主府受辱,本来恨意难消,现在听到纳兰荣的赞赏,顿时觉得十分的委屈,说到底也是因为她身份低微。

    “你因清城郡主和兰若兄几番受辱,我可以替你出这口气,到时候,替你寻一门好亲事,你觉得如何?”

    顾柔一听,便知道,纳兰荣是说了这么多,只怕是故意拉拢自己,对付顾盼和兰若。

    不过她求之不得。

    “需要我帮什么忙?”顾柔心里还是有些警惕性的问道。

    纳兰荣笑道,“很简单,到时候你就知晓了,你放心,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到时候替你寻觅一门好亲事,比你的姐姐妹妹都嫁的好,你觉得怎么样?”

    顾柔不再犹豫,只是依然说道,“我怎么联系你。”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自会联系你。”纳兰荣笑道。

    两人匆匆告别。

    随后,纳兰子冉和纳兰荣相携离去。

    阿沁自看到顾柔跟纳兰衍表白之后,一直心情低落,此时也按下了自己的心思,“公子,这两位到访什么意思?”

    纳兰子冉的意思很明显,阿沁自然也看的出来,所以自然问的是荣郡王纳兰荣。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你以为李贵妃母子这么容易就能将莲妃母子扳倒吗?”

    莲妃虽然不受恩宠,不过她膝下的二皇子在太子死后,就成了长子。

    有嫡立嫡,无嫡立长。

    先皇后只生了青煜太子和一位嫡公主,公主和亲西域,早已淡出了大家的视线,青煜太子去世之后,众位皇子中再无嫡子。

    所以莲妃和二皇子呼声也很高。

    不过皇帝猜忌心重,所以立太子之事,一拖再拖。

    这一次,很显然,李贵妃略胜一筹,莲妃和二皇子绝不会就此认输。

    两方斗得越猛,时间越久,对纳兰衍自然是有益无害。

    “阿沁,坐山观虎斗,稍安勿躁。”

    顾柔表白纳兰衍的事情,管家悄悄的告诉了顾王,“王爷,三姑娘该寻人家了,女大不中留啊!”

    顾王心里也是微微的有些恼火,“这丫头以前看着还好,怎么这样的坏。”只是顾柔终究只是侄女,不是亲闺女,所以婚事之事,只能让顾青张罗。

    顾盼虽说年纪最幼,不过与顾娴三人是堂姐妹,又有皇帝赐婚,所以先定下婚事无可厚非。

    顾柔本是庶出,又排行最末,先定下婚事肯定不合礼数,而且周氏为两个女儿着想,绝不会答应让顾柔先出嫁。

    顾王还是有些疑虑。

    他笑着说道,“你这是完璧归赵。那我就只好收下了。”

    纳兰子冉,再也没什么说的,起身告退,“荣郡王还等着我,那我就先行告辞了。”

    那一次,他拒婚后,顾盼借探伤为名,逼他假戏真做,那时候他虽然亲自在腿上划了一刀,受了一些皮外伤,不过心里确实庆幸的,庆幸自己不用娶个咄咄逼人的野丫头。

    那时候的他,还不曾想到,老天爷会跟他开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不曾想到,自己错过了什么。

    他拿出一副画。

    纳兰衍当然记得那一日,他夺走了纳兰子冉替顾盼所画的一副画像,然后寻了自己早年绘制的一副画送去了中南侯府。

    如今纳兰子冉不过借个机会归还。

    提起此事,纳兰子冉心里十分抑郁,当日他命小厮给顾盼送了一柄金剑,结果顾王连小厮带剑一起送到了父亲中南侯面前。

    父亲狠狠的训了他一顿,将他禁足。

    母亲也苦口婆心的劝诫,说他不该痴心妄想。

    不曾想到,那个野丫头居然住进了他的心里,再也挥之不去。

    他唇边的笑意越来越苦,“兰若兄,我也没有什么好的贺礼,就用你当初和我交换的那一副图作为贺礼吧!”

    却忽然听纳兰衍说道,“其实,第一次,在贵府,顾盼前去探病,我们见过一面,那时候,我就动了心思。所以子冉兄,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纳兰子冉心却似被猛的一击,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那一次。

    纳兰子冉先说道,“你与清城郡主定下婚约,我还没恭喜你。”他的语气中带了一丝酸涩。

    纳兰衍听的清楚明白,“说起来,还是令尊保的媒。”

    纳兰子冉苦笑道,“在公主府,你夺走我的画,那时候,你就动了心思的吧!”这语气是笃然的。

    纳兰衍摇了摇头。

    纳兰子冉并不相信,不过他也不打算继续追问。

    他知道父亲为何会愿意以侯爷之尊替一介书生保媒,无非就是希望顾盼早日定下婚事,让自己死了这条心。

    他又想起来,在公主府的惊鸿一瞥,那一幕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魂牵梦萦。

    纳兰衍邀二人去书院小坐。

    纳兰荣只是笑道,“子冉有些私心话和你说,我就不去了,我在这里等你们。”

    纳兰衍也不再多言,只是看了纳兰荣和纳兰子冉往书院方向走去。

阅读不做贤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围棋传奇娱乐圈巨星永冬之境火影之白刃入魔成佛瑾衣世子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