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学被欺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一夜,都是风平浪静,聊天群里只有几个作者在灌水,吐槽着写文不易,码字幸苦,收藏不足一巴掌外,没实用信息。

    直到翌日,晨,一条文字是金色的消息映入吴事生眼底。

    “作者资深农民工:为了把“说明书”写得尽善尽美,没有瑕疵,我刚开车去书店,买了五本专业书籍来确认。”

    “资深农民工”这个作者,笔名很低调,可却是制造业权威人士。

    他的书,和一般网文不同。

    他在故事中穿插着许多专业知识,只要认真领悟,就如同读教科书一般,能学到关于制造业的方方面面。而且详尽易懂,所以他时常戏称,自己书是“说明书”。

    吴事生刚看完这句话,就觉得脑海中似乎多了些东西,神智变得空灵,眼神也显得更清澈,眸光闪闪。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令他心头一骇,暗想:“会不会是天降机缘?”

    他马上平心静气,仔细体会其中变化,可又一无所获。

    “这不应该啊。”吴事生眉头紧锁:“我明明感知到身体有了变化,可为何领悟不透,是何用处呢?

    他一直琢磨着这个问题,不知不觉间,已走到临天阁外。

    临天阁,占地宽广,亭台楼阁古色古香,溪流潺潺、小径清幽,一根根杨柳枝垂在水里,显得馥溢、幽静。

    吴事生站在大门外,抬头看着刻着“临天阁”三个大字的门楣,心中很是忐忑。

    他十三岁那年,在临天阁的日子里,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这令他心有余悸。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

    他可以肯定,接下来的情节会在“学院”里展开,作为曾经的网文写手,吴事生偏偏从来不写关于学院的桥段。

    所以,他对情节的发展有点懵,心里很是没底。

    吴事生深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打气道:“我可是来自“最有文化的沙坪坝”,还怕上学读书不成?”

    他心一横,迈步走了进去。因秦仙儿早已给他安排好,所以一报姓名后,便有门童把他带入内院文房。

    他办完手续,拿了文碟往外走,就碰上两个年纪和他相仿的年轻人,其中一个趾高气昂,浓眉大眼的人说道:“噫,你们看,那不是吴事生么?”

    说话这人名叫“齐恒”,以前没少欺负吴事生,同样,他身旁的人叫“聂飞”,和他是一丘之貉。

    听到这话,聂飞定睛一看,然后嘿嘿一笑,道:“果然是他,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居然敢回来?”

    “看来,咱们又有得玩了。”

    齐恒斜睨着眼说,然后,他故意走向吴事生,身形相错之际,狠狠撞在他身上。

    他修为是凝血境界,足足比吴事生高出一个等级,这一下撞得力道十足,吴事生如被一头蛮像撞上,顿时跌倒,摔了个狗啃泥。

    “过了几年,你还是那么没用。”齐恒看着趴在地上的吴事生咧嘴冷笑道,满脸鄙夷。

    吴事生狠狠看了两人一眼,他马上爬起来,阴沉着脸,双手拍着身上尘土,并一字一顿的说:“今天这事,我记下了。”

    “哎呦喂,你听到了么?他记下了。”聂飞走过来,故作惊慌的嗤笑道。

    “是啊,被人记仇,我好害怕。”齐恒添油加醋道,脸上写满讥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对吴事生极尽嘲讽,临走之际,两人十分阴险的说道:“吴事生,既然你回来了,那咱们慢慢玩。”

    “好,我奉陪到底。”吴事生铿锵回道,目光坚定。这一刻,他被彻底激怒。

    既然决定来临天阁,他就知道一定会受人欺辱,可他已不是以前的吴下阿蒙,现在的他,被人凌辱,一定会加倍奉还。

    当然,他现在还弱小,只能谋定而后动,不过这一天,不会等太久。

    去临天阁的时间,秦仙儿安排在明日。吴事生在写完五百个“天道酬勤”后,就盯着玉佩,等待下一个情节的提示。

    经过这些天,他不看到会“言出法随”的金色话语,反而觉得不自在。

    吴事生只好就范,这罪名虽不能要他命,可却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污点,若坐实,他这辈子的名声都毁了。

    不过,吴事生也好奇,他问秦仙儿,道:“那对男女冤枉我,你是如何知道的呢?”

    这一点他的确想不通,他虽被冤枉,可人证物证具都对他不利,连他自己都觉得没办法澄清,可秦仙儿却偏偏知道他是冤枉的。

    这算是又一个谜团没有答案,也就是挖坑不填!

    “本以为在我追问下,挖的坑都已填上,不曾想,还有一个坑都不给机会让我填。”吴道腹诽,这情节果然很“放空大海”。

    他在心中默默记下,这个坑,以后一定要填上,谜底一定要解开。

    因为他当初既傻又呆,天天被人下套戏耍,还常遭受“校园暴力”,时不时鼻青脸肿,惨状连连。

    被自己欺负,则是因为他太愚钝,先生每每对他提问,他都答不上来,更不会做“作业”,于是,他几乎天天被戒尺抽得手掌肿起。

    吴事生心有余悸,哪怕是穿越而来的另一个灵魂,可融合记忆后,也对临天阁没一点好感。

    听到这话,秦仙儿脸色微微一红,神色有点慌乱,她回道:“你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反正~我就是知道。”

    这中间一定有问题,不过吴事生也没办法强迫秦仙儿告诉他,只能以后再找机会查明真相。

    吴事生只能同意,当然,他不是被秦仙儿说动,而是被她威胁的。

    若不去,秦仙儿就要让他坐实“强 暴”女子的罪名。若去了,便把冤枉他的那对男女绳之以法。

    在那里,他只会两件事情,一件是被别人欺负,一件是被自己欺负。

    被别人欺负,指的是一些所谓的同窗。

    “你不是说自己一直藏拙吗?正好,这是机会,有种你去把以前的仇人,都欺负回来。”

    “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对付魏家吗?正好,魏家两兄弟都在临天阁,你可见机行事。”

    秦仙儿噼噼啪啪说了一通,不给吴事生反驳的机会。

    秦仙儿像是知道他会有此反应,一直默默的看着他,待吴事生发泄一通后,她开口道:

    “你不是命都给我了吗?却为何不听我安排?”

    临天阁,不是龙潭虎穴,只是大秦皇朝培养人才的地方。可吴事生为何提起那里,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这是有原因的。

    那里就像他心头的一块疤,不忍揭开。

    在他十三岁那年,他有幸拜入其中,在临天阁“读了一年书”。

阅读网文作者聊天群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重生韩信横扫天下网游之惊澜剑神超神学院之弑神者畜生论末日无敌抽奖寻找你从超神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