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在来世记你的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次,看在如意份上。万良往回挣面子。连宋说,往上走。万良说,我先漱个口。我给你折个口罩,要不?连宋损他。干你的活吧,万良没好气地说。

    万良不可能去找祝小喻说的,说些不三不四的,连宋能把他当排骨炸了。他乘电梯上去了,24楼有好几家公司,连宋没说祝小喻在哪家,万良也不可能一家一家问。他只在电梯口看了看公司铭牌又下去了。连宋堵住他问,这么快?见到了吗?万良说,你拿我当枪使,你自己不敢上去吧?害怕被扒皮?连宋说,就这不怕。不怕还走楼梯。万良不客气地怂他。连宋说,节省时间,为人民服务。万良说,你这恋爱谈成这样,也算登峰造极了。连宋把厚脸皮当簸箕,谬赞,收下。

    万良被气饱了,进自己的屋冲茶喝。小杜也跟着进去,掩上门。连宋笑笑,收拾东西回家。

    万良不想和许如意闹不快,问她回店里?她说嗯。店里两个人都不在,她得回去看着。怎么一起休息了?万良说。一个去考驾照了,一个参加婚礼当伴娘。万良想缓解气氛说,你还缺男侍吗?我穿个围裙应该还是可以的。许如意摆摆手,你现在的时薪我可付不起。你告诉万菲,不要再找许大眼了。还有她一个学生好好学习,别老跑过来喝酒。万良说,我叔叔最近正想让她出国呢。她说放不下。许如意侧侧头,极认真地问万良,放不下和想不开是一回事吗?万良说,你说万菲?换个环境可能好点。许如意听着他和她说得不是一个题,回去吧,她说。万良等她关上车门,摇下车窗说,如意,你一个人行吗?许如意说,不行也得行,我是铁打的。

    万良把策划案撤了,换上小杜的连环画册。连宋说,留着吧,我正好用得上。万良说,你这就跟我搞上小朝廷了,准备分山头?连宋说,我对山大王没兴趣。万良说,也是,我也只能砍点茅草盖这么个小庙。连宋说,别在这耍 阴阳怪气。万良说,连宋,你到底怎么想的?连宋回他,明知故问。她回来了?万良说。如意没告诉你?连宋把万良压住的画稿抽回来。万良有些失落地说,咱仨永远是二比一。她甚至还威胁我,要是放你走就撤股。连宋说,别在这撒狗粮了,我这没碗。万良说,你真打算找露露?连宋把他往一边拨拨找他的尺子,他最近颈椎有些不舒服,他拿尺子敲敲。万良以为要打他,赶紧蹦开。你就作吧,他警告连宋,祝小喻在什么地方?我去跟她扒扒你的黑历史。连宋说,好啊。我这就给你画地址。万良半信半疑地看过来,看见一个箭头,标着往上二层。恍然大悟,爬楼梯,爬个鬼。

    果不其然,万良的车尾灯刚亮起,露露就从头昏眼花的状态中来了精神,万菲是谁?许大眼忙解释说,一个院里的小毛丫头。你青梅竹马?是她让你今天请的酒?许大眼遮掩说,我哪能听她的呀,一个毛丫头。就是互相给点面子。露露把西服脱下扔给许大眼,说,我想一个人走走,你回吧。许大眼带点恳求说,我送你,你喝了酒太危险。露露说,你在才危险呢。许大眼说,露露你相信我,我会让你看到我的真心的。露露说,那就到真心那天再说吧。许大眼不死心,继续跟着她,露露让他走近,把裙子撩上去,拿大腿攀在他大腿上说,想要吗?许大眼脑袋短路地说,嗯。露露在他耳边吹口气,伴着酒味把许大眼的骨头都酥了,和万菲干过吗?许大眼老实回答,没。露露咬咬他耳朵说,你说我信吗?许大眼机械地说,相信我,露露,我现在心里只有你。露露把腿放下来,说,那就做得让我相信你。

    许如意在车里问万良说,你今天怎么这么老实?万良说,在想公司里的人员安排。许如意说,万总厉害了啊,人强马壮了。万良摇摇头,说,最近我觉得自己变了很多。许如意跟着叹口气,谁不变呢?万良说,主要还是分歧。许如意说,你和连宋闹矛盾了?他今天倒是求我一件事。万良急问,什么事?看许如意闭着眼,又换了个语调说,他求什么事你都会答应。许如意说,这次我不准备帮他。万良说,你会心软的。许如意不想和他争论,你和连宋因为什么事?万良说,他想把画册交给露露。许如意把座椅朝后调了调,靠上去说,其实也挺好。万良说,没想到你这么想。万良,许如意说,你也知道连宋最在意的是什么吧?他出书并不是为了出名,因为他不在乎,并不是为了钱,可能也赚不了几个钱,他只是想让一个人看见。他只是想表白心迹。万良说,他想成立独立工作室。你们这么快就分家了?不是分家,这是他的一个想法,这次的画册他要独立制作,不想要其他人参与。哦,换我也这么做。万良说,一遇到需要站队,你总会毫不犹豫。许如意扳平座椅,看着万良不乐意地神情说, 我不信你没后招,你要没后招就不会说自己变了。万良说,策划都策划好了,宣传,厂商,都快联系得差不多了,他出尔反尔。也不算吧,连宋好像一开始就没同意。他是没同意,可他现在不是公司成员吗?万良你要这么想连我都要吓跑了,你这是在用老板对员工的态度吗?你别忘了连宋最不吃这套。别说你现在给的工资不高,就是高,他要只是为了工资,他在原来公司也能屈辱着活下去,而且工资不比现在低,我说得对吧?万良说,对不起,我只是心里有点烦。你烦可以,但是心态一定要摆正。你以为小杜来了,对你点头哈腰,你很受用,因为你做老板已经做得像样子了,可如果你认为连宋也该你对点哈腰,我看你是猪油吃多了,尾巴有点翘。别说连宋,我都觉得你烧包。斤两还不够,就要抖擞羽毛了。万良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许如意说,我之前觉得露露很不顺眼,但是今天呢,我突然悟到一个事,他们两个,一个有才有貌,一个有权有势,能在一起,应该会幸福。万良不服气地说,能有什么幸福?互相利用包庇还是欺骗?许如意摇了下头说,我们都想在别人身上找幸福,可别人却都觉得我们已经很幸福了。你觉得没有感情就是不幸福,如果只谈感情,每天都在为吃饭房租发愁,这样的日子叫幸福吗?万良说,没有感情就是很可怕。许如意说,从来没见许大眼这么认真紧张过。万良鄙夷地说,他都认真了几百回了,每次也都紧张。许如意说,不一样的,感情这事,不是谁遇到的早就一定会是谁的。万良说,你今天感慨很深。

    许如意哂笑一声,你要和连宋拆了伙,我就把钱撤走。你继续做大树,他继续垒土窑。万良不解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拆伙?连宋只是想要个独立工作室,我这点气量还没有吗?许如意一针见血地说,我看你不情不愿。

阅读送你一朵蒲公英(征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浪子神探都市之抖音天王系统灵魂摆渡之万界强者附身最强神剑召唤系统我的音响能开挂九死一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