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原沅在蛋糕上歪歪斜斜地划完“只有明方宜能吃”几个字之后,樱桃已经爆浆了,巧克力也快要融化滴下来,蛋糕都被弄得乱七八糟的了。

    但她抬起头来,见明方宜头顶的那只猫兴奋得喵喵叫,试图用脑袋顶过来,忍不住笑了笑。

    只要他心情好,就值得了。

    随即看了眼系统栏,任务进度又前进了一大步,现在已经完成百分之三十了。

    原沅的笑容刚好落在明方宜眼底,他本不是个擅言辞的人,在这样的氛围下,他直觉他应该说些什么来调剂暧昧的气氛,但他脑子里却一时之间一片空白,只能看着她,喉结略微滚动了下。

    “好了,你助理等你很久了,走吧。”原沅说道,见自己刚才塞蛋糕的时候不小心弄歪了明方宜的领带,于是踮起脚尖,十分自然地伸手替他正了正。

    这种事情她其实做过不止一次,因为前两个世界她要攻略的人都是这个人,都长着这张脸,只不过名字不同,世界的剧情不一样而已。

    所以,眼前这个人对她而言很熟悉。

    落在明方宜眼里则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在她凑过来的一瞬间,他的身子瞬间绷直。

    原沅的手碰到他脖颈的时候,肉眼可见那里泛起一层浅红色,明方宜如同一二三不敢动的木头人一般,抱着蛋糕,除了双眼看着她,其他的地方都绷得笔直,后脖颈上仿佛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突然红了。

    原沅本来坦坦荡荡,被他弄得莫名紧张:“……好了。”

    “嗯,那我走了。”明方宜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走出了办公室。他助理在身后忍不住提醒他:“明总,电梯在这边。”

    原沅忍俊不禁。

    明方宜匆匆看了眼原沅,仿佛也感觉极为羞恼,耳根一红,拎着蛋糕匆匆离开了。

    他头顶的猫拼命转了个身子,圆圆的瞳孔一直巴巴地看着原沅,毛茸茸的尾巴不小心将它脸抽到,被它用爪子拨开。

    ……

    从明方宜的公司离开后,原沅就来到了她外婆即将入住的酒店,开始提前布置一切。因为有系统帮忙,她很轻松就调查到了周如芬的一切喜好,包括红酒喜欢喝什么度数,餐布习惯什么花式的摆放,喜欢的菜式和拼盘。

    准备好这一切之后,她安排了人给她梳妆打扮。

    她手上的她母亲的照片并不多,因为原父极度不喜欢这个结发妻子的缘故,在她去世之后,就将家里能够找到的周淑珍的照片和生活痕迹,全都打包放进了箱子里,锁进了杂物间里。这样做当然让原沅寒了心,当时父女俩大吵一架,也是两个人关系僵化的开端。

    现在有且仅有的一本相册,就是原沅手上留下的那本了,里头她的母亲笑靥如花,经常穿着旗袍,有一张抱着小原沅在公园里晒太阳的照片,阳光照到她脸上,眉目如画,是个当之无愧的大美人。

    而此刻的原沅,比她还要美上三分。

    原沅特意将周淑珍的照片递给化妆师,让他尽量仿照母亲的妆容来画。

    这是件精细活儿,足足花了三小时,才彻底化好妆。她换上旗袍,在落地镜前凝视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妆容的原因,她身上原本属于她的潇洒气质少了许多,反而多了几分母亲温婉中带着干练的气质。

    长相虽然不尽一致,但气质倒是有了五分相似了。

    化妆师嘀咕了一句:“这妆容把您化成熟了,反而是之前的样子更适合您。”

    原沅笑了笑,对着镜子拨了拨头发:“这样就行了。”

    周如芬的航班在六点钟的时候落了地。她如今已经六十多岁,穿着却比国内的大多数人都要时尚,戴着宽边沿渔夫帽和银色的反光墨镜,身材也保养得丝毫没有变形,若是不去看脸上的皱纹的话,还会以为只不过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

    她下飞机后,本以为原世雄会来接。

    毕竟现在公司的绝大多数股份都在自己手里,掌控权也在自己手里,原世雄仅仅是为了那些股份,也会对她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以前她哪次回国,原世雄都不赶紧迎过来讨好。

    谁知——

    竟没有来。

    周如芬心底里已经略微不悦了,将行李箱推给秘书后,便大步朝着机场大厅走去。

    没走几步,她便停住了脚步。

    不远处,有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子静静地站立在那里,背影像极了她的女儿。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摘下了墨镜,仔细看了眼,心中也莫名失跳两秒。却见那女孩转过侧脸来后,居然是——原沅?她阔别几年的孙女,居然已经长到这么大了?

    而原沅身边站了个身材修长的男人。

    她本来以为是章天那小子,心底略微不屑。毕竟她这孙女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和当年她母亲一模一样,明明说了原世雄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却死了心一样非要嫁给原世雄,后来落得了什么结果呢?导致周如芬一直都对姓原的没有好感。

    可是当她和秘书走近,那两人彻底转过身来。

    周如芬脚下一顿,心中略微有些奇怪。原沅身边的不是章天那小子,居然是明方宜。

    “外婆。”原沅叫了一声,脸上漾开笑容,声音却有些怯怯的。

    周如芬注意到她穿着高跟鞋,仿佛已经在这里等很久了,不经意地用脚尖轻轻蹭了蹭地面,而脚跟是红的,已经磨破了皮。

    周如芬极轻地皱了皱眉。她这外孙女,她一向不大喜欢,骄纵惯了,也没什么头脑,只会发千金小姐的脾气,和她母亲当年可是差太远了。可是现在瞧来,难不成这几年性情变了些,居然肯在这里一直等着,等到脚都磨破了。

    又想起上次视频的时候,她居然被原世雄和那个私生女那么欺负。

    难不成自己没有回国的这几年,她一直这么过日子的?那对父女硬生生地将她身上的爪牙磨掉了不成?

    到底是自己亲生孙女,比起那两个外人,周如芬自然偏向原沅。更何况,她这次回来,本来就是为了剥夺原世雄的公司控制权,找到合适的代理人接手公司的。

    “你们怎么来了?”周如芬的语气还是较为冷淡,但心底里已经对原沅放下了些许芥蒂。

    到底是来接她的,她如果还用以前那种嫌恶的态度对孙女,就太不近人情了。

    明方宜接过行李箱,淡淡道:“原沅听说您要回来,特意让我一起来接机,好让您开心点。我们肚子有些饿了,不知道您在飞机上吃了些什么,不如现在去酒店再一起吃一些?”

    虽然原沅没有明说,但明方宜到底是生意场上的人,哪里不知道现在原家内部的风起云涌,如果能够帮原沅争夺到股份权,那原沅一定会开心。

    虽然那些股份,在明方宜眼里不值几个钱就是了。

    周如芬对明方宜还是抱着欣赏的态度的,她听了明方宜的话,审视的目光投向了一边的原沅。

    肚子饿了也是正常的,现在都快七点了,看来她应该是没有吃晚饭,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了。

    周如芬是个感情观念淡薄的人,一向是不和这些晚辈一起吃晚饭的,她的时间太过重要,不能随意浪费,再者,这些无关紧要的人际来往,她觉得没有必要。她对自己的儿女们还有十月怀胎的亲情在,但是对这些外孙,总共见面机会就不多,因此也没有多少亲情在那里。

    但是这次,她忽然改了主意。

    “那就去吧,原沅,你带路。”

    她倒是想看看原沅对她的喜好知道几分,会带她去哪里吃。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补昨天的。还有一更会在晚上十一点左右发,么么哒

    原沅赶紧邀功:“对啊!”

    明方宜心中涌出一股暖流,有什么在死灰复燃。

    难不成——

    真的是做给他的?!

    真的……

    不过当原沅抬头的时候,他飞快地用舌尖顶了顶腮侧,竭力让自己的笑收起来。因为那和他的高冷形象不太符合。

    他默默把她方才的话都记在心里,决定即便不好吃,也要全都吃光,并且告诉她好吃。

    “我记得。”明方宜咳了一声,说:“这是你第一次进厨房吧。”

    原沅:“……”她不好意思再继续逗猫玩下去了。

    她接着道:“还能是给谁的。”

    这遍明方宜反而有些不相信了,抿起嘴唇,一双黑眸落在原沅身上:“真的?”

    给!他!的!

    明方宜垂眸凝视着她的头顶,忍不住极轻极轻地提了提嘴角,这回笑意到了眼底。

    她看了眼明方宜,又看了眼他手中的蛋糕,忽然伸手一拽,将蛋糕上的粉色系带给拉了下来,当着明方宜的面打开,拿出刀叉:“还需要我在蛋糕上写上你的名字,才能确认是做给你的吗?”

    说完就用叉子在蛋糕上面歪歪扭扭地划起来。

    不是给他的?那是给谁的!!

    见他漆黑双眸看过来,神情无比认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眼眶还略微泛红。

    明方宜眼睫一抖:“那我现在在这里打开吃,你也不介意?”

    仿佛还是不相信是做给他的。

    原沅这回深刻领悟了什么叫做不能跟明方宜随便开玩笑,这人倒也不是死脑筋的人,但偏偏在自己面前认真到了极点。

    他头顶的猫也挣扎着爬了起来,竖起耳朵。

    原沅被他这张俊脸电了一下,努力撑住,笑得阳光灿烂:“当然,你有口福了,我清早起来忙活一整早,好不容易才做的樱桃巧克力蛋糕,到时候你吃了感觉口味如何要告诉我,好吃的话我再做。”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原沅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瞧着明方宜,故意大喘气:“不是给你的……”

    明方宜心被扎了一刀,抱着那蛋糕的手却更加发紧,修长手指微微用力,捏到发白,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他的心情忽上忽下,方才还一瞬间如上云霄,这一会儿又砸进了地底。

阅读他头顶长了猫[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一人之下之镇魂无敌诛心灭我的帝国农场都市之万界神墓粉色青春:戒不掉的烟瘾破天筑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