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玉芬见原沅要出门,连忙拿了她的包包跟着过去。

    一主一仆就这么走了,原家的客厅内却仍没有恢复平静。原晓倩还跌坐在那里,用手捂着脸,低低地啜泣着,一副后悔不迭伤心不已的模样,但是这次她足足哭了好一会儿,才有下人过来劝她。

    ……

    章天在别墅楼下焦灼地等了许久,怀里抱着一束请求原沅原谅的玫瑰花,裤兜里也放着求婚的戒指。这两天他一直都想进别墅去探望原沅,可被张妈拦在外头,不让进。张妈这人粗俗惯了,骂出些“白眼狼”之类的字眼来,他也只能受着,毕竟不可能和奶妈一般计较。

    而原父虽然对他很是器重,但这次见他在两个女儿之间辗转来去,也是很烦心,也懒得管他,便由着张玉芬把他拦在外面。

    不知道原沅的病情到底如何,也不知道原沅醒过来后会有什么反应,章天还是很担心的。

    毕竟,他对原沅到底是真心的。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喝醉酒之后,竟然会错误地做出那件事来……

    可现在一切谈其他的都已经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取得原沅的原谅。

    于是章天在这里一等,便是一整晚。现在已经第二日上午了,他仍然留在这里,不吃不喝。目的就是为了使出苦肉计,令原沅心疼他。

    见原沅在张玉芬的陪伴下走出别墅来,章天急忙抱着玫瑰花迎了上去。

    “沅沅,你怎么样了?”

    他的视线落在原沅脸上,却不由得一愣。原沅虽然气色没有几日之前那么好,但似乎精心化过了妆,倒是瞧不出什么憔悴的痕迹,反而多了几分清水芙蓉之感。这样施施然地走出来,长裙逶迤,长卷发披肩,很是清丽。

    哪里找得到受到了感情创伤的痕迹?

    说起来,在两个人的感情中,章天是占据上风的。因为原沅在过去两年中,着了魔似的喜欢他。为他千金一掷投资公司、缠着他要订婚就不说了,还为了他多次欺负原晓倩,争风吃醋,在原家和原氏都落得个任性跋扈的名声。

    原沅喜欢自己,绝对比自己喜欢她只多不少。这一点章天是清楚的。

    甚至于,原沅的喜欢有时候太过浓烈,令他还有些喘不过气来。

    所以,在原沅昏迷之后,他就一直提醒吊胆,不知道原沅醒过来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跳水、割腕、甚至拿刀子去捅原晓倩,他都觉得原沅会做得出来。

    可现在——

    这是什么情况?

    仿佛跟没看见章天似的,原沅径直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章天皱了皱眉,扣住了她的手腕,急切地说:“沅沅,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我的气,恨不得打我一巴掌,如果能让你消气的话,你尽管打我好了。但是该解释的我一定要和你解释清楚。那只是个意外!原晓倩什么都不是,至少在我心里,她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虽然知道周围窗户那里还有原家的下人在看戏,但此时低声下气是唯一的办法。章天不会蠢到都这个时候了还激怒原沅。

    “放手!”原沅却仿佛被什么很脏的东西抓住了似的,好看的眉尖拧起来,用那种厌恶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手腕上的那只男人的手。

    章天:“……”

    张玉芬关上门,也赶紧从台阶上下来,恶狠狠地插进两个人中间,将章天捏着原沅手腕的手给强硬地掰开。

    她也没想到,自家小小姐素来对章天千依百顺,跟被下了降头似的,生了这么一场大病之后,就忽然想开了?难不成降头已经解除了?

    不管小小姐是怎么想的,这都是好事一桩!

    张玉芬把原沅护在身后,戳着章天的鼻梁骂:“我警告你,我们小小姐不想理你,你不要再来找她!”

    章天只道原沅还在气头上,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亲眼看见自己心爱的男朋友和别的女人混在一起,换做谁都接受不了,更何况是任性骄傲的原沅呢。

    只不过他从来没看见过原沅这种嫌弃的眼神,仿佛在嫌弃一只癞皮狗一样。

    “沅沅,你冷静些。”章天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显示出自己此时的疲惫,他眼睛里也的确有红血丝:“我在这里等了二十几个小时,若不是在乎你,又怎么会这么做?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好吗?”

    张玉芬连忙拉原沅的手:“小小姐,你别听他解释!”

    这男人一解释,小小姐肯定就要心软了。

    说实话,章天的皮相的确是一等一的好。再加上虽然出身卑寒,但一直积极向上,是一个非常阳光帅气的人,身上也全无那些富二代公子哥的坏习性,对谁都彬彬有礼,对原沅更是温柔呵护,又浪漫多情。所以才会将先前的原沅给圈得死死的。

    不过换成了现在的原沅……

    原沅无动于衷地看了眼手表,说:“哦,那我给你几分钟的时间,你解释吧。”

    “这是送给你的。”章天先将玫瑰花递过去,“你一直很喜欢这些,我还准备了其他的……”

    原沅面无表情:“解释就解释,别整这些花样,烦不烦?”

    好似对他十分不耐烦。

    章天深吸了口气,眼中沉痛中又掺杂了几分深情:“那天我们吵架了,我很难过,所以才会去酒吧。当时她在我身边照顾我,我完全喝醉了,满脑子都是你,所以我把她当成了你!但我心里面只有你一个人。况且我也不过是个平凡男人!犯了一次错误,我知道这错误不可饶恕,但是沅沅,给我一生来弥补好吗?”

    平凡?原沅心里吐槽,穿过这么多世界,这个世界的章天的确够平凡的。

    她问:“你想怎么弥补?”

    章天见原沅语气松动,心中大石就快落地,深情地说:“你希望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从今往后……”

    话还没说完,原沅打断了他:“真的什么都会去做吗?”

    章天急忙承诺:“当然!”

    “哦。”原沅看了他一眼,伸手指了指别墅里面,说:“原晓倩还在那里呢,你去把她给杀了,然后去局子里蹲二十年再出来,我肯定就原谅你了,还会一直等你,嫁给你。”

    章天:“……”

    不止是章天僵住了,张玉芬也半晌呆愣愣地看着原沅。

    原沅脸上露出个嘲讽的笑容来,因为微微仰着头的缘故,她精致的锁骨完全展露在太阳底下,上面是一条银色的细链子,衬得她那一小片下巴白皙而纤细。

    和从前那个盛气凌人的原沅不大一样了,却有另外一种别致的美。

    “怎么啦,不去吗?”原沅轻声问。

    分明是大太阳,但她这轻声细语的,听得人一阵脊背发凉。

    章天万万没想到原沅的要求居然是这个,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原沅已经快疯了,因为太爱他了,所以被嫉妒夺去了心智。

    他张了张嘴巴,还想说些什么。

    原沅就再度开口:“这点要求都办不到,说什么求我原谅,成,不办也行,就退而求其次吧。”

    这次章天没有一口答应,只是心底有些发慌地看着原沅,问:“求其次?”

    他莫名觉得原沅这次大病初愈,哪里变得不一样了,让他有些看不懂了。

    “嗯。”原沅拍拍手,对他说:“章天,我渴了,从厨房里倒杯水出来,要半杯冰块。”

    章天这才松了口气,他估计原沅不过是气没消,现在缠着自己对她好罢了。他本来就打算要讨好着原沅的,便转身就进了别墅。

    因为原沅发话,张玉芬就没拦。

    没一会儿,章天就从厨房里端出来一杯水。

    他俊脸上挤出笑容,说:“沅沅,冰块没有加满,你现在感冒还没好,还是多喝温水比较好。”

    原沅没说话,接过那杯水,下一秒就猛地转过身去,将那一整杯加了冰块的水泼到了他的头上!

    章天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但实在是太猝不及防了,于是那杯水大半都淋到了他头上,顺着他的头发湿哒哒地淌下来。那些冰块甚至砸中了他的鼻梁,令鼻梁中间顿时青了一大块。水从下巴上滴下来,淌进了他的衬衣领口,冰凉刺骨。

    手里的玫瑰花也掉了,散落一地。

    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贯知道原沅泼辣任性,但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程度的泼辣。

    更何况,这真的是原沅吗,以前她可是见不得章天受到一点伤害的,就连章天手指破皮了,她都煞有介事地要章天去医院!

    “原沅你……”章天被淋的那一刹那自然有火气冒上来,但他很快压制了怒气,表情在几秒的愣住之后,就变成了不敢置信。

    “我还有事。”原沅看他的眼神很冷漠,“下次还想起来什么你能做的,能让我开心的,我再叫你来做吧。”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姿态高傲地踏过殷红的玫瑰,下了别墅门前的楼梯,弯身钻进了早就等在院门前的那辆车子里。

    章天还握着拳头站在原地。

    过了良久,他才失魂落魄地捡起地上的玫瑰花,不仅连求婚戒指没有送出去,甚至连求婚的话都没能说出口!

    如果是别的惩罚的话,章天都可以接受。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原沅会如何哭闹,如何无理取闹,但唯独没想到原沅会这么冷漠。

    原沅到底怎么了?

    总不可能突然对他没感情了,打算放手了吧?

    章天心中忽然莫名地有些慌。

    原沅上了车之后,张玉芬就没有再跟过去,她回过身来,有些幸灾乐祸地瞧了章天一眼。经过章天身边的时候,故意冷哼了一声,这才进了别墅。

    这渣男!小小姐总算是不受他迷惑了!

    而车子在路上飞驰,原沅看了一眼系统提示,代表章天的那一栏进度条已经百分之五了,原晓倩和原父的则一点未动。

    看来完成任务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她来这个世界就是要将世界修正,让本该在一起的男主和女主重新在一起,让原父这几个人得到惩罚,并且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让原晓倩和章天结婚,至于到底怎样让他们结婚的过程不重要。

    因为正轨剧情里,他们俩是会结婚的。

    这倒有些难办了。

    原沅思忖着。

    不过目前更加难办的则是另外一件事情,这个世界的男主,明方宜。

    作为女主角的青梅竹马,他自然是一直守护在女主角身边的,小时候原沅被邻居家的孩子欺负了,都是他出头。本来两人已经有了心照不宣的关系,但先前的那个原沅好像对他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仅仅是对待哥哥的感情。

    在见到章天之后,原沅立刻一头扎了进去,为章天寻死觅活的。

    这之前明方宜尚未表露过心迹,这之后也更没有办法再对原沅表露心思。两年前原沅为了章天和他大吵一架之后,他有些心灰意冷,再加上他爷爷去世,他开始接手公司的业务,便就此出了国。

    总之两个人是越走越远。

    前段时间明方宜才回到国内来,回国后他的助理给原沅打了电话,邀请原沅去一场明家举办的慈善宴会。

    但原沅正和章天吵了架,哪里有心思去什么慈善宴会,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自然也没有听到助理接下来的话,明方宜还邀请她当自己的女伴。

    而今天,便是这场慈善宴会的日子。

    原沅看了眼自己身上,出门前特地挑了挑,身上穿的衣服虽然不至于艳压众人,但也是拿得出手的。只不过身上没有戴什么首饰,显得比较素雅而已。

    不过,还是得去一趟,会一会这个世界的男主角。

    说着扶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背影看起来却是十分萧瑟的样子。

    不禁令众人一下子想起来她现在还大病初愈,一醒过来就要面对这些糟心事,真是可怜。

    站在角落里的何妈距离餐厅这边最远,忍不住小声和身边的人议论:“本来还以为二小姐说的话是真的,就是章天那个人渣,骗了姐妹两个。但是看现在的情况,难不成真的是她主动勾引的啊?”

    “有可能啊,小声说一句,我其实一直觉得她不像是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单纯……”

    “那当然了,要真的单纯的话,做出勾搭姐姐男朋友这种事情,早该自裁谢罪了,还在这里演这一出负荆请罪……做错了事情,她居然还先发制人地哭起来了……”

    她花了这么久才在这个家里立起来的地位,没想到被原沅三言两语就这么破坏了。更气的是,这些下人平日里根本不敢议论原沅,怎么到了她头上,就敢明目张胆地说这些话了!还不是仗势欺人吗?

    “姐,我……”原晓倩可怜兮兮地抓着原沅的衣角,还想说什么。

    原沅就站了起来,背对着那些下人,将她用力地拂开了:“我有些头疼,出去散散步,你还有什么事情的话,以后再说吧。”

    原晓倩根本没办法解释,于是只好装出可怜的模样,跌坐在原沅面前,拼命抓住她的手:“我不是故意的,姐姐,你原谅我这一次啊,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不要把我赶出去,我只有你和父亲两个家人了!”

    说着,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任何人见了都我见犹怜。

    这个世界里,原父和原家里的下人,甚至于章天会偏袒原晓倩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原晓倩很会哭。比起脾气骄纵的原沅来,她实在是惹人怜爱多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谁会不偏向弱者的那一方呢?

    她们交头接耳声音很小,但难免还是传了几句进入原晓倩的耳中。

    原晓倩眼泪挂在下巴上,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但是现在两人全都哭了,他们居然不由自主地全都将视线放在了原沅身上。

    毕竟好看的女孩子落泪和绝顶美人落泪,是有本质性区别的。前者惹人怜爱,后者让人心疼的同时却让人完全移不开视线,让人心中都颤了颤。

    原晓倩嘴唇哆嗦了下,反驳非常无力:“我没有,我没有啊。”

    “那这些你很享受的照片,你怎么解释?”原沅问道。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就见原沅扭开头去,拼命咬紧嘴唇,本来就没有多少血色的嘴唇被她咬得快要破皮,像是极力在压抑着什么,眼眶红得不成样子,睫毛剧烈颤抖,有眼泪顺着那张精致的脸往下淌。

    尽管如此,原沅还是一言不发,竭力强忍着。

    站在旁边的下人们还是第一次见原沅哭,不由得都惊了。原本在这个家里,原晓倩一直是受欺负的对象,什么家务都抢着做,还经常进厨房帮下人端盘子。而原沅非常骄纵,脾气也大,更是从没见她受过什么委屈。于是他们自然而然地都偏心原晓倩了。

    但是换成了现在的原沅,谁更会哭还不一定呢。

    原晓倩正啜泣着,忽然感觉面前的地毯有冰凉的泪水砸了下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chapter2

    原晓倩脸色苍白地跌坐在地上,一时之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原沅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但是很显然,刚才原沅给她下了一个套。

    原沅看了张玉芬一眼,见她手中的视频已经关掉了,这才幽幽地垂头看着原晓倩:“以前我和章天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你总是想找借口跟着一起去,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看来,你恐怕是一直喜欢着你未来的姐夫的吧。包括模仿我的穿衣打扮,观察我的喜好,都是为了勾引他?现在看来,你得逞了……”

阅读他头顶长了猫[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妖域逆天宠爱娇妻:此生就爱你一个冷艳总裁的妖孽保镖大名人绝世遥大风水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