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惟楚有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欧阳文峰提笔来写,抓耳挠腮几番,憋了两句,久而停笔。

    欧阳文沁倒是在慢慢琢磨,虽然写了几十辞藻,奈何自己又在连连摇头。这种以史为题的诗词,并不好写,其中之深意,也是在考人之大情怀。

    马子良之辈,手中拿着笔,却是眼神不在纸上,而是到处打量,到处去看。看得片刻,竟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叠纸张放在桌案之下,躲避着头前那些大人物的视线。翻看一会,又警觉抬头去看一眼。

    如此翻来翻去,许久之后,还是把那叠纸张塞进了怀中,作了一脸无奈之色,也好又一脸的懊恼。若是题目是山,是水,或者是大江,亦或是元夕佳节,冬日景象,等等。马子良怀中的纸张里应有尽有,就是没有一张合乎题目的。

    再看徐杰,笔端飞速,不得片刻依然写罢,只在两处地方思虑了许久,改动几番之后,重新誊抄了一遍,最后落款留名。

    徐杰已然写好,抬头去看,便不见一人起身往前。徐杰毫不犹豫,第一个站起身来,拿着誊抄的极为工整的词作,往前走去。

    这诗会鉴赏诗词之人,自然不是台子上等候的颜思雨颜大家了,而是头前那些大人物。

    徐杰昂首挺胸往前,一直走到欧阳正面前,先是躬身一礼,再拜左右几番,方才呈上词作,口中有礼有节:“请诸位先生指正。”

    第一个送诗词上来之人,欧阳正不免多看了几眼,见得徐杰眼生,便是低头去看案几上的词作。

    徐杰便也再行一礼转身,回去便是静候佳音。

    却是不想徐杰刚刚转身,便听身后欧阳正开口问道:“徐杰稍待。”

    徐杰闻言连忙停住脚步转头,站立答道:“学生在。”

    欧阳正脸上微有笑意开口说道:“原道你就是青山徐杰,头前听得你一首《声声慢》,着实不差。便也在青山县学里看过你的试卷,经义只算中上,策问却是极佳。今日再看你这一曲词,才思敏捷其一,遣词造句其二,兼具大情怀之畅快。这大江郡果然人才辈出,郡学之中,汝当治学严谨,他日东华门外唱名不在话下。”

    徐杰听得欧阳正这般不吝夸赞之语,心中也是大喜,连忙躬身答道:“先生赞誉,学生愧不敢当,拜谢先生。”

    欧阳正显然是真的见才欣喜,竟然连“东华门外唱名不在话下”这种话语都说出来了,可见徐杰刚刚写下的词是何等佳作。东华门乃皇城东面侧门,进士放榜便在这门外,更有差人会在当场大声唱那榜中之名。东华门唱名,便是代表金榜题名之事。

    欧阳正却是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词作,随后递到身边孙思潮手中,孙思潮拿起词作,凑近在读,读得几番,也是喜笑颜开。还与欧阳正连连说道:“好,青山徐杰,甚好!”

    欧阳正听得孙思潮之语,也是笑着连连点头,孙思潮却又把词作往一旁的老儒士传去,这一首词,正座七八人,皆在传阅。

    反倒是徐杰被晾在了面前,欧阳正头前也在顾着看左右人读词之后的颜色,当真是把徐杰晾了一会,待得回过头来,却是和善笑道:“徐杰,你且回座等候。”

    徐杰闻言,又在行礼,方才转身回头。面对文人,终究还是比面对武人要麻烦,麻烦就在这不断的作揖之上了。

    在场众人,却都把目光聚集在正走回座位的徐杰身上,有人羡慕,有人钦佩,有人好奇,也有人嫉妒,甚至还有人怀恨。

    马子良自然就是那怀恨之人,盯着徐杰一路行过,却是把笔往桌案一扔,白纸之上,沾染出了一团墨迹,马子良也并不在乎,显然马子良实在临场作不出诗词来。

    在场众人,如何能押得中题目?头前的那些准备花前月下,亦或者山水时节,便也都是白费了。

    这便是欧阳正的一种情怀了。与一般文人不一样的情怀。

    便是徐杰心中,名士大儒,便是该如此模样。

    一饮之后,众人落座。一个个的花魁清倌人已然从左右的厢房而出,琴瑟琵琶,侍候身旁,便等登台。

    最头前一人,便是那颜思雨,已然莲步款款而上,台中案几方椅备好。却是这见惯了世面的颜思雨,抬眼扫视在场众人,竟然也显出了一些紧张的神态。

    在欧阳正看来,这诗会就是元夕佳节弄墨为乐。却在这些文人士子看来,今日就是一场大考。欧阳正一语而下,众人皆是神情紧张,又下意识抓笔紧握。

    却又有许多人露出一脸的为难,或者是一脸的懊悔。

    也如徐杰头前所言,这诗会题目,大多不过是阳春白雪、花前月下。欧阳正出题,却是出人意料,楚地之历史,在这片土地上,往前几千年的历史,来写诗词。

    要说哪位主政一方,当地文风鼎盛,人才辈出,这才是这个时代最为耀眼的政绩了。比那些修了多少桥、铺了多少路,亦或者是交了多少赋税要高上几个等级。

    作为下官的欧阳正,也不是那等张扬之人,便也谦虚答道:“孙郡守乃大江主政之官,开场之主持,还是孙郡守比较合适。”

    孙思潮却是拱手,又连连摇头道:“欧阳公为文坛前辈,此地也不是衙门里,自然以文才论高低,在文才之上,在下自愧不如,还是欧阳公请。”

    头前孙思潮见得一切就绪,已然又是抬手作请,若是在别的地方,郡守便是郡守,上官便是上官,上下之别,虽然只有半个品级,也是天壤之别。唯有这大江郡不一样。

    欧阳正并未再推托,而是拱手与孙思潮微微见礼,表达一下自身的谦虚,随后方才开口:“适才说道故楚之地,惟楚有才,当以这片土地之历史为题,往前几千年之风起云涌,皆可为题,诸位才俊各展才思,便是弄墨之乐。”

    欧阳正谦虚而答:“孙郡守过奖。”

    欧阳正几语而出,并无长篇大论,又是口出华章,似有一种风范,潇洒不羁,还有那大家气度。极为符合徐杰想象中的名士风范,当真教人心旷神怡。

    孙思潮虽然来大江郡上任快一年了,却也算是初来乍到,也知道来这大江郡任职应该倚仗谁,哪里会去托大。对于孙思潮而言,能调动到大江郡来任职,本身就是幸运。只需三年一次的春闱之后,孙思潮便能再往上爬一步。这些就要靠这位学政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教育之事,就是最好最直接的政绩。也是朝廷国家的基础,江山社稷的基石,天下大治的保障。

    说完欧阳正举酒盅一饮而尽,在场众人更是极为激动,楚地有才,出自《左传》,大江郡乃故楚之地,欧阳正一语,夸了在场众人的祖宗,夸了这一方土地,这是一种乡土之荣光。

    众人起身举杯应对,皆是饮尽,诗会方始。

    便听郡守孙思潮夸赞道:“欧阳公出口成章,佩服佩服。”

    两人推来推去,徐杰便是也看出了一个大概,便是这位孙郡守对于欧阳正似乎极为尊敬。

    最终,还是欧阳正左右拱手几番,拿起酒杯之后,开场白几语:“故楚之地,惟楚有才,今聚于此,先人在上为楷模,后进之士勤求索,求知为智也,弄墨为乐也,诸位同请!”

    酒菜已然开始往案几而上,酒一小壶,菜色几般。今日也不是豪饮的场合,也不是大快朵颐的场合,这些东西,更多是象征的形式。

    在场众人,也没有人真的那拿起筷子如何去吃,大多都是把酒壶里的酒倒上一盅,等候着头前诸位大人物的话语。

    头前两个大人物却还在互相推托着,便听郡守孙思潮开言作请:“欧阳公,今日这诗会,合该您来主持开场,想来往日元夕皆是如此,欧阳公请。”

阅读诗与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22pq.com)



随机推荐:灵探之猜灵追凶末世大狙霸大唐之神童降临前夫高萌大佬今天也在虐菜[综漫]兰亭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